不如不遇倾城色  第八十一章 忧来思君不敢忘(上)

章节字数:2768  更新时间:14-04-19 19:3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她一直紧盯着我,一看见我变了脸色就知道我已经清楚了,轻声说道:“这是当年本后被皇上从感业寺里接出来重新纳为妃子的时候,皇上赏给本后的第一件东西。”

    我神色大变,立刻跪在武则天脚下,当面卸下了头上的玉簪,双手举着呈到武则天面前,低声道:“殿下和婉儿都没有想要冒犯娘娘心意的意思,可若是娘娘觉得婉儿配不上此簪,还请娘娘代殿下收回。”

    武则天看着我跪下呈上簪子,脸色又缓和了几分,一边伸手拿过了我手上的玉簪细细端详,一边低声说道:“没有想到,你虽然伶牙俐齿,却也是个懂得进退的宫侍。”

    我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等待着武则天的下文。等了一会,却看见她又将手中的玉簪重新给我戴在了头上,语气虽然是温柔的,说出来的话却情不自禁的让人想要抖:“这簪子是弘儿给你的,东西也是弘儿的东西,本后不便夺。还是让弘儿亲手收回为妥,何婉你说,是也不是?”

    她说这话就是明明白白的否决了我,不配得到原本属于她的这对簪子,更不配作为李弘的正妻成为太子妃。

    我听着这话,虽然脸上没有太大的表情变化,此时心中的剧痛却怎么都难以平息,为了掩饰自己的目光,我只好低下头轻声道。

    “何婉,谨遵娘娘教诲。”

    等到李弘和太平公主两个人笑闹着回来的时候,我已经完全平静了心神,唇边带着微笑的站在武则天身后,看着她代替李弘在刚刚从崇文馆搬来的奏折上批红,然后将自己的头埋得更低。

    夜色已深,今日漆黑的天幕上,只有一道弯弯的月亮,投下莹白的月光。

    心满意足的武则天和太平公主已经走了,我心中的痛楚却仍然没有停,看着月光下李弘笔直的背影,有些惫懒的低声说道:“殿下,夜已深寒气重,请回崇仁殿内罢。”

    李弘听了我说的话,骤然回过身来,纯黑的瞳孔在月色下闪出温润的光芒,声音还是像平时一样的温和,却多了几分焦急:“母后刚才在崇仁殿里,是不是找你的麻烦了?”

    我微微笑着抬起头,定定的看着他的眼睛,一字一顿的说道:“殿下过虑了,娘娘这次来不是来找婉儿的,而是要来看殿下处理政事的折子。”

    “母后只是翻阅了我以前批过的重要折子?”李弘完全没有被我的谎话骗过,双眼紧紧地盯着我的眼睛,淡淡的说道,“是什么时候的?”

    “大部分是今年初春殿下监国时候的,那些折子放在崇文馆里,足足有好几大摞,搬来的时候我和芸姐姐都累坏了。”我脸上漾出更深刻的微笑,低声回答道,“今日殿下还未用晚膳,此时还用么?”

    “你让他们端过来罢,我在崇文馆偏殿。”李弘坚定的眼光似乎动摇了一下,但是下一刻他依然凝定的眼神就让我明白,他还是不相信我说的话。

    我脸上神情不变,低声道:“是,还请殿下稍待。”

    说着这话,我向着他轻施一礼,转身下了台阶,向着远处行去。

    我希望这件事能够瞒过李弘,更不希望武则天和李弘起了更大的嫌隙,虽然他们本来就没有相互完全信任,可是我知道,在李弘心里至少……至少还是存留着对于自己生身母亲的敬与爱。

    不能因为我,更让李弘添一道担心。

    我这样想着已经走到了膳房门口,低声催促着他们将饭菜热好之后端过去,我一转身进了旁边的药房。

    刚进了药房我就有点吃惊,讶异的看着很是清冷没有几个人的屋子,低声问向那个正端起一碗药放在托盘上的小宫女。

    “药房平时不是很多宫女和内侍看着么?人都哪里去了?”

    “回女官,刚才膳房那边到了给殿下送膳的时候却没有人过来,他们人不够便过来向我们药房借人手,因此走的就剩下我们几个人了。”那个小宫女听着我加重了的口气,似乎有点害怕一样向后面缩了缩,低声答道。

    不错,刚才为了皇后和公主来访的事情,没有了我的帮忙,芸姐姐一定只顾着崇文馆那边的事情,忘了给殿下进膳了。

    我想到这里松了口气,自己揉一揉眉头,低声说道:“没事了你去罢,把殿下的药给我就行了。”

    那小宫女怯生生的,只是抬头略微看了我一眼,就立刻退到了一边,露出了一碗还在冒着热气的黑漆漆的药汁。我走上前去,皱着眉低声叹了口气,然后从托盘边上拿起勺子放进碗里轻轻搅了搅,然后舀起一勺吹了吹后喝了下去。

    还是这么苦。

    我尝完之后从袖子里拿出锦帕擦了擦嘴角,确保不会被李弘看出来之后才稳稳的端起托盘,准备向着外面走去。刚走出几步,还没有完全的下完台阶,我就觉得眼前似乎有些模糊,随之是天地跟着旋转了起来。

    怎么了?

    我站在原地有些晃悠,几乎连手里的托盘都拿不稳了,神智更是渐渐模糊下来,支持着再向前跌跌撞撞的走出一步之后,我终于双膝发软的跪在了地上,眼前一片漆黑。

    完全沉睡在那一片黑暗之前,我最后听到的,是那只玉碗落在地上被打碎的声音。

    我似乎陷入了一场大雾里,那片大雾是黑色的,黑漆漆的什么都看不见,只能感觉到自己的身体似乎不受控制被人移动着,然后猛然浸入了一片冰冷的水里。

    那水是深碧色的,还反射着银白色的月光。

    多么美。

    可是我记忆仍然深刻残留着的,却是那一声药碗破碎的响声。

    有人在药里做了手脚。

    我一下子睁开了眼睛,顿时急促的喘息了几声,意识到自己还活着的时候,立刻否定了刚才这个有人想要利用药杀掉李弘的念头。

    要是真的毒杀李弘,那药里放的就不该是让我昏迷的药。

    既然不是要对付李弘的……那就是要对付我的。

    我这么想着,吃力的抬起头看了看四周,发现自己的手被一条一指粗的麻绳并着绑到了一起,那绳子的长短十分巧妙,应该是绑在池边的梅树树干上,一直从梅树下延伸到了池边我的双手上。

    而我除了脑袋之外的整个身体都在丽正殿石桥下的湖泊里浸着,脚下没有着力点伸手又抓不到池壁的顶端,只能这么不上不下的吊着。

    好高明的计策,好狠毒的心思。

    武则天,我本来并不想要你和李弘起争端,也不想看见你和李弘闹崩,为什么你就不能体谅一下别人的苦心!你心里到底除了你自己还有没有别人了!

    先是利用我次次都要尝药的习惯在药里加了药,把我迷倒后也不杀我,只是把我拖到了这里后用绳子这么绑着我,最后把我整个身体浸在湖水里。

    我是不是该庆幸……这一次她应该是想要警告我,还并没有想要杀我的意思。

    不然我早在服下药的时候,她就应该派人把我直接扔到湖里淹死,而不是这么费劲的将我这么半吊在湖里了。

    若是今夜没有人出来找我,我岂不是要整整一夜都被吊在这里?现在我的手腕承受了整个身体的力量就已经痛的不行,若是要连着吊一晚上,我的手非废了不可。

    武则天,我知道你不想要让我留在你身边,我也听清楚你的意思正在想办法不在你眼前出现了,可是你为何还是这样的紧追不舍?你为何欲要逼我到绝路?

    我深深的低下了头,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这一片素来只有值守的内侍回到左春坊的时候,才会经过这里的小路,而我看着眼前光秃秃的池壁,却怎么都判断不出来自己到底是到哪里了。

    我今日睡了一天,起来之后也没有吃饭就一直忙着李弘的事情,本来刚才接待皇后和公主的时候我就因为极度紧张而有点不舒服了,此时挂在着池壁上还被冰冷的湖水泡着,我就比刚才更加难受了。

    力气所剩不多,除非听到了过路宫女的脚步声,我是决不能喊出声来浪费力气的。这么想着的时候,我就忽然听到了一阵急促又有些凌乱的脚步声。

    有人来了。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