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章:死神印迹

章节字数:2944  更新时间:13-06-06 14:3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东方已渐白,秋天的早晨风很冷,李虹的心更寒。

    李虹试图让自己的大脑能够沉静下来,但它却丝毫不听使唤的异常活跃。

    一夜没有睡,她也根本无法入睡,一直想到的就是死,难道只有这条路可以解决一切吗?也许只有这条路可以拯救自己,那么这一定就是上天的安排。

    逆天,是不可以的!

    李虹选择自杀的方式是很需要勇气的,曾经做过护士的经历告诉她,自杀绝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她就曾见到过许多在最后瞬间失去了自杀勇气的人,他们没有成功,却将自己置于一种生不如死的境地。

    与其这样,莫若好好地活着,既然选择了自杀,就一定要成功,最好是几种方法同时进行,确保其中一种方法可以顺利地完成自己的心愿,即便在濒死的瞬间突然有了反悔的念头也终归是无法回头了。

    李虹是这样想的,也是这样做的,她采取了两种方式,这种双保险的自杀手段让她确信自己将成为一个死人。

    李虹见过死人,她觉得死人并不可怕,相反,死人很安静,没有危险,死人也许是这个世界上最能够让李虹感到安全的一种人。

    如果我也成为死人,那么,一切就可以结束了,所有的威胁都会烟销云散。

    李虹独自一个人呆在这个大开间里,屋里的家具并不多,所以显得十分宽敞,但对于女人来说,越宽敞的空间反而越令她们感到不适。

    在这个宽敞的空间中,李虹感到的是寂寞与恐惧,没有他是寂寞,有了他则是恐惧,尤其是在这个时候。

    在决定实施自己的自杀行动之前,李虹做了许多准备,她从来没有认为自己会表现得如此冷静从容,也许一夜未睡会让人的神经变得更为敏感,就在开始实施自杀行动的那一刻,她突然觉得自己仿佛真的长大了一般,也成熟了许多。

    可惜,成熟来得太晚了些。

    李虹首先将浴盆里放上水,看着清沏明亮的如银柱般的水线从笼头下喷出,她感到自己的生命已经渐渐流逝,融入这水中,在浴盆里泛起涟漪,从沸腾向着平静慢慢地扩散荡漾开去。

    浴盆的旁边放着一柄水果刀,很轻很薄,不锈钢的刀身锃亮反着光,即便用来杀人也会有种宁静的美感。

    在浴盆中结束自己的生命,这是李虹准备的第一种自杀方法。

    煤气加安眠药则是李虹为自己准备的第二个自杀方案,有了这样的双保险,李虹相信自己只有不足两个小时的生命了。

    新小区房子的隔音效果极佳,关上窗户,外面的声音就再也听不到了,屋里一片死寂。

    李虹拿起一块毛巾,沾湿,然后堆在了房门的下沿,站起身来,她似乎觉得堵得还不够严实,于是又重新摆弄了一下湿毛巾的位置。

    大开间并没有厨房,灶台就设在房内的一角,李虹打开阀门,管道里立即发出滋滋的声音,这声音在这个孤独的房间里立即被放大了数倍,但听在李虹的耳中似乎觉得十分熟悉,仿佛是一首舞曲一般。

    在音乐声中,李虹翩翩起舞,一支无人欣赏的舞蹈,只有大衣柜镜子中的身影。

    临死前,李虹要再看一看自己最后的容颜,她还年轻,修长的身材,丰满的胸脯以及靓丽乌黑的长发,她知道自己的本钱,正是这本钱将她带出那个贫穷的小镇,但也正是这本钱将她交给了一个她本不该爱上的男人,直至走到了今天这个地步。

    红颜自古多薄命,如果不是心中向望这都市的生活,如果不是心中对自己本钱的怜惜,怎么可能义无返顾地离开父母呢?

    来到这个城市,李虹就知道自己错了,她不属于这个城市,只是属于那个同样不属于这个城市的男人,她失去了自由,仿佛一只金丝雀一样被圈养在这间租来的房子中。

    李虹成为一个被世人诟病的二奶,小三,情人。

    找错郎是女人一生的悲哀,但李虹不想说自己受骗了,如果没有贪念,自己怎么可能被骗,如果自己能够平静下来,把那个男人只当作普通病人来看待,又怎么会听信他的甜言蜜语呢?

    还有那份美丽的承诺,永远看不到可能的承诺。

    追悔的极致便是以死亡来结束,李虹知道真正为自己负责的时候到了,她必须这么做。

    李虹来到了浴室,不大的浴室,浴盆已经占据了一半空间,此时里面已经注满了水,清澈的水。

    记得少女时候读过一句古诗,质本洁来还洁去。

    原来做到这一点是如此困难。李虹一边想着一边将自己融进了水中,裙衣却慢慢地飘浮了起来,铺开来,宛如一朵盛开着的大丽花。

    李虹很喜欢这种效果,曾在医院工作过的经历提醒她,死就得美丽,甚至惊艳,所以她特意换上了她平时最喜欢的,也是从家乡一直带在身边的裙衣。

    透过衣服,凉水如同一个好色之徒似的温润着李虹的肌肤,没有打开热水阀,到了这个时候,水的冷热又有什么关系呢?心要比水还冷!

    裸露在外的手臂上泛起了点点颗粒,李虹不禁自生出一种怜爱。

    不是自怜,而是一种哀叹,因为李虹知道,这看起来如玉一般的肌肤其实已经被血与泪玷污了,在看不见的地方。

    李虹把一瓶安眠药倒进了嘴里,奇怪的是,没有水,她竟然毫不费劲地将药片全部咽了下去,看来命运之神是多么赞赏她的选择,所以给予了她最大的便利。

    拿起水果刀的瞬间,李虹曾有些犹豫,割在腕子上,会不会疼,但这只是闪念的想法,她反而笑了,已经经历过了那许多痛楚,难道还会再怕疼吗?于是,刀尖慢慢地刺进了自己那纤细的左腕,的确有点疼,但很快就不觉得了,也许是冷水已经将自己的神经麻痹了。

    竖起的刀尖沿着洁白的肌肤在滑动,可以看到肌肤下淡青色的血管在有意地躲闪着,但最终还是被无情地割裂开来,血,从手腕处慢慢地渗了出来。

    这一刻,李虹还是清醒的,她闻到了煤气的味道,甚至还有自己血液中散发出的清香,但没过多久,味道已经消失了,疼痛感也消失了,李虹的神智开始迷乱。

    冷水与安眠药让李虹失去了肉体上的感觉,意识却顽强地残存着,只是一点点而已,但足够让李虹感到濒死前的美妙。

    血,从浴盆的底部慢慢地升起,双腿之间。

    浴盆中为什么会有血?李虹意识到自己那只正在滴血的手臂明明搭在浴盆边沿,从手腕处滴下的血珠根本没有落在浴盆之中。

    李虹浑身已经无力,她睁着那双已然慢慢泛出灰色的失神的眼睛,似乎有些留恋地想再看一眼这个世界,哪怕仅仅是这间小浴室,那也让人感到怀念。

    但她看到的只有白色的墙壁与红色的血,浴室地面上的血,已经浸出了一片,没有流动,只是静静地象凝成了胶一样铺在地面上,怎么可能有这么多血?李虹感到惊讶,即而,她看到这血似乎变成了一面镜子,照着自己的脸。

    苍白清秀,看起来还算单纯的脸。

    风,不知从何处吹了进来,难道是煤气?又怎么会如此可怕地吹入,吹皱了地面上如镜面一般的血痕,于是,那张单纯的脸变得难看了,依旧苍白,却狰狞。

    几乎在同一个时间,李虹感到双腿的下面被一股温热粘稠的热浪所熨烫着,于是,她低下了头,还是血,从那个已经塞住的排水口处涌了进来,大量的血,澎湃汹涌地带着气泡涌进了浴盆中,将一盆清水染成了触目惊心的红色。

    而这红色中,依旧是那张苍白而又狰狞的脸,在笑。

    死神,李虹看到了死神,却想不到死神是这个样子,如此熟悉又是如此陌生。

    如果死神能够幻化,那么它一定会幻化成现在这个样子的,因为报应。

    李虹想着,终于缓缓地闭上了眼睛,死亡的过程并不是想象中那么难熬。

    在闭眼之前,李虹隐隐地听到了一段美妙的音乐,如天赖之声般遥不可及,却又象门铃一般实在可辨。紧接着,几声轰鸣之后,李虹看见了死神的脚。

    四只脚,两名死神。

    为什么要这么大费周章呢?李虹觉得好笑,自己根本不值得死神如此兴师动众。

    也不知眼睛闭了有多久,李虹的意识有些恢复了,她看到了许多小鬼,穿着白衣,将自己放在一口棺材中,正在努力的搬运着,那死神便站在旁边,美丽而成熟的女人,似乎在哪里见过,却又想不起来。

    死神的身畔被一轮黑暗的光映罩着,诡异而又亲切。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