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章:中断的线索

章节字数:2988  更新时间:13-06-13 09:5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美丽而成熟的死神并没有尾随而行,李虹依旧僵卧在棺材中,被一群白衣的小鬼推着向前走。

    红色的失魂灯在头顶被点亮,幽幽地好象刑场上的火把一般,间隔有着一定的距离,所以便形成了红黑交措的局面,更有一分鬼气让人难以忘怀。

    这是通向审判的道路,李虹想着侧过头向两边看过去,孤魂野鬼,甚至有些拥挤,见到自己的棺材被推了过来,他们本来是漫无目的地游荡着,却也知趣地立即让开了道路,只是那些泛着红色与灰色的眼睛死死地盯着李虹,显得异常贪婪,仿佛是面对一道美味的人肉盛宴。

    死亡的滋味并不好受,李虹现在切实地感受到了恐惧,如果死亡只是一个瞬间,那么所有人都可以忍受,但它偏偏是一个过程,经历在这个过程中,随处是可怕的景象!

    据说死过一次的人都会格外地珍惜生命,也许就是这濒死的遭遇让他们对死亡产生了恐惧。

    死亡,本来就是应该被敬畏的,许多凡夫俗子们竟然会蔑视它,无知者无畏大抵也就是这个道理。

    李虹感到了痛苦与恐惧,但她相信这个过程不会长久,很快一切都会过去的,身上的血已经冷了,并且开始凝固了,整个身体的每个关节也都变得僵硬了起来,四面和上下的棺木将她固定住,分毫也动弹不得。

    前方,腥红的大门,一道匾额高悬,龙飞凤舞地书写着“阎罗殿”三个字。

    终于到地方了,李虹的心慢慢地平静了下来,记忆也随之消逝。

    接到通知以后,医生立即穿好手术服来到了急救间,一名女护士为他戴着手套,而另一名护士则拿着一个文件夹:“病人是大约二十多岁的女性,深度昏迷,心跳已经开始衰竭,随时都有生命危险。初步探明的原因是服用过量安眠药,一氧化碳中毒以及割腕造成失血过多引起。”

    医生愣了一下,无奈地摇了摇头,仿佛是自言自语:“现在的年轻人为什么会这么恨自己呢?”

    女护士露出了无辜的表情,这个问题是谁也无法解答的,她只好接着说道:“另外,据出诊的医生说,病人极有可能已经怀有五周至七周的身孕,手术前需要进一步检查。”

    此时,李虹已经被几名护工推进了急救间,医生迅速地拿起挂在移动病床上的出诊单扫了一眼,立即吩咐道:“B型血,再准备1000CC!”

    一名护士答应着立即走出急诊室,门在她身后关上了,上方的灯亮了起来,“手术中”三个字格外醒目,龙飞凤舞一般。

    由于停车耽误了一点时间,张队与小高赶到的时候,手术已经开始了,两个人不便闯入,于是在手术室外来回地踱着步,心中都是忐忑不安。

    张队从兜里拿出一根烟来,突然意识到是在医院里,于是闷闷地又将烟放了回去。

    小高十分理解地走到张队的身边:“头儿,咱们在这里等着也没用,这手术一时半会儿也完不成,不如到外面去抽一根吧!”

    张队的脸色并不好看,他看了看那盏红灯,立即意识到小高的建议是十分正确的,于是没有丝毫留恋地迈步就向楼梯口走去。

    站在医院诊楼的门口,张队点上一根烟,深深地吸了一口,每当事情紧急的时候,他总要抽上一根烟,这样不但有利于思考,而且能够让自己放松下来。

    小高知道张队的这个习惯,等着他吸了几口后才凑过去安慰道:“放心吧,咱们赶得及时,一定能把人救过来的!”

    张队笑了笑,看着年轻的助手:“想不到你鼻子还挺灵,那么点煤气味都让你闻出来了。”

    小高不好意思地笑了,伸出手来揉着自己的鼻子:“当初我们宿舍的人都说我是狗鼻子,如果在香港,毕业后一定分到辑毒组。”

    “咱们这边不分那些,只要有案子,有人手,轮上谁算谁的!”说这话的时候,张队不由自主地回忆起自己当刑警这些岁月中所遇到的各种案件。

    “多接触一些对我总是有益的。”小高谦虚地说。

    张队叹了口气,笑着说道:“可惜啊,我明年就要退休了,估计这个案子就是我接手的最后的一件了!”

    “以后我再办案的时候也免不了会请张队您给我些建议呢!经验这东西是财富啊!”小高讨好地说道。

    “你真的这么想?”张队似有深意地问了一句,未等小高回答,他又笑着转移了话题,语气变得严肃了起来:“你觉得小武到底出什么事情?他可是这个案子中关键人物。”

    小高想了想,说道:“其实别的不怕,就怕小武遭受意外了!”

    “意外?”

    “说是意外,可能也不是。老板这个人疑心比较重,而且心狠手辣,如果他觉得小武已经被盯上,那肯定要对小武下手的,这样就可以断了咱们的线。”小高认真地分析道。

    张队从怀里又拿出一根烟来,续上,然后摇了摇头,说道:“我觉得可能性不太大,老板虽然疑心重,也手黑,但他也是一个谨慎的人,如果对小武有怀疑,那三天前那批货就不会派小武出了。”

    “小武这家伙也够滑的,咱们一直盯着他还让他脱钩了,头儿,你觉得会不会是小武故意藏了起来,他发现了咱们在跟踪他,所以他决定先不见老板?”小高又做出另一番假设。

    张队挠了挠头:“这个都很难说,他既然能够发现跟踪器,说明他反侦查能力还是很强的,这个时候,他完全可以不经过老板同意自己决定任何行动。”

    小高的脸红了,颇为歉意地说道:“那个跟踪器我没有安好,才造成现在咱们这么被动的局面,但我不明白了,李虹为什么要自杀,难道她知道了小武的事情后,害怕了?还是想不开了?”

    “根据咱们了解的情况,这个女人以前肯定是不知道小武的违法行为,但我认为,一个肯与病人私奔的护士绝不会那么胆小的,要说她知道了小武的事情就去自杀,我不相信!”张队盯着一个从身前走过的年轻女护士说道。

    小高点了点头表示赞同:“从现场看,十分整洁,没有搏斗过的痕迹,应该排除他杀的可能性,当然最终还需要现场勘查的结果出来才行。”

    张队把烟掐灭了,然后活动了一下腰身,身上的筋骨发出轻微的响声,这令他感到十分地舒服:“刘雅男那里你怎么看?”

    小高显然愣了一下,然后摇了摇头,说道:“她那里我觉得没有什么可查的,他们都分居一年多了,没有迹象表明他们还在联系,所以我觉得她肯定不知道小武的下落。”

    张队笑了笑,拍了拍小高的肩膀:“小武在失踪前,你这么想绝对没有问题,但现在他失踪了,我倒觉得刘雅男最有可能知道他的下落。”

    “为什么?”小高急切地问道,他语气中含着一丝不服气。

    张队正色地说道:“李虹虽然是小武的情人,但他们在一起的时间太短,而且李虹根本不知道小武所做的事情,刘雅男就不一样了,她是小武的妻子,而且现在也还没有正式离婚呢,两个人在一起有六七年了,小武做什么,她肯定知道一些的,所以小武要藏起来,老板替他找地方,这样会引起咱们的注意,只有刘雅男,那是最佳的选择。所以我认为,如果小武还在这座城市中,刘雅男极有可能知道他的下落。”

    “那咱们为什么不先找刘雅男?”小高显然对张队的分析并不赞同,于是反问道。

    张队叹了口气,缓缓地说道:“如果真是我预料的情况,那么李虹还有救,刘雅男就已经没救了,其实今天早上我要见李虹一方面是看看有没有小武的消息,另一方面现在已经到了收网的阶段,我想现在可以让李虹离开这里了,不但救了这个女孩,而且也算是破了小武的一个藏身地点。但她自杀这件事却是我没有想到的。”

    也许人的岁数大了,心就都会变软的。

    小高显然不同意张队的做法,在他看来,这样的做法很有可能破坏了整个侦破过程的节奏,如果李虹并不在意小武做过什么,那么这个女人无疑就会破坏警方的布署。

    “我还是觉得这个女人的自杀肯定有玄机,”顿了一下,小高接着说,“也许她早就知道小武做什么的。”

    张队立即感觉到小高语气中的不满,他猛地一惊,似乎也觉得自己现在做事多少有些优柔寡断,这是侦警最为忌讳的。

    秋风将一片叶子恰好吹到了张队的脸上,他顿时感到有些寒冷。

    “走,找刘雅男去!”张队下了决定,“医院这边咱们电话联系,但愿李虹不会出什么意外!”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