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章:第一次接触

章节字数:2895  更新时间:14-11-11 09:2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离开医院的刘雅男没有立即回家,她觉得今天很压抑,不是因为自己的病情,而是其它的什么事情,不祥的预感让她感到十分慌恐,难道是昨天的事情已经暴露了?

    刘雅男仔细地回想着昨夜的每一个细节,虽然事件来得极其突然,但她相信自己处理得极其冷静,甚至可以说是完美,在这种情况下,即便最终会东窗事发也不可能来得如此迅速。

    为了让自己更放松一些,刘雅男开着车去了购物中心,其实她根本不需要什么东西,但看着琳琅满目的商品,还有形形色色的人,注意力自然就被转移了,仿佛所有的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似的,害怕与担心全都被抛在了九霄云外。

    在购物中心,刘雅男吃了一顿饭,她破格地点了几个菜,平时,她总是一个人,即便在饭店吃饭也会很简单的,但今天这几样菜让她觉得很舒服,云南风味,虽然做得还不够地道,但却让她有种亲切感。

    吃完饭,刘雅男决定回家,开着小奥拓,路上恰逢下班的高峰期。

    这辆奥拓是三年前小武以她的名义买的,性能并不是很好,有时还会发些脾气,在城市里还可以凑和着用,但绝对走不了长途。与小武分开后,又发现自己得了绝症,刘雅男曾一度想把这辆车卖掉,但终于还是没有舍得。没有丝毫情感的因素在里面,仅仅是为了方便。

    代步的工具,也让刘雅男觉得自己因此而发福,但对于她来说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反正都是要死的人,胖就胖点了,据说这样还不会显得很衰老。

    回到小区的时候天已经黑下来了,夜愈长,昼愈短,刘雅男怀疑自己还能不能见到明年最长的那个白昼。

    停好车,刘雅男从驾驶员的座位上钻了出来,却发现眼前站着两个人。

    这两个人仿佛一直站在那里,刘雅男竟然没有发现,她顿时心中有一丝恐惧,夜虽未深,小区却已经黑了下来。

    “你好,你是刘雅男女士?”其中一个年轻人很礼貌地问道,他身材高大长相温和,可以说是一个很有吸引力的年轻人,这让刘雅男心中的恐惧淡了许多。

    刘雅男点了点头,还是用警惕的眼神看着面前这两个人,在年轻人身后的老汉瘦小精干,没有说话,一双眼睛却盯着自己,眼神中透着智慧。

    “我们是市局的刑警,这位是我们张队!”年轻人从容地介绍道。

    刘雅男心情顿时紧张到了极点,她仿佛看到锃亮的手铐已经摆在了眼前,但很快她就镇定了下来,来抓人的警察绝不可能会这么客气的。

    “噢,什么事情?”刘雅男故意挺了挺胸膛,她知道对男人说话挺胸是一种能够占据主动的策略,只可惜她面对的是经验老道的张队。

    张队很有礼貌地伸出手来与刘雅男握了一下,然后说道:“我们想了解一下你丈夫小武的情况,你看是不是可以聊聊?”

    刘雅男自嘲式地笑了,她的心却在打鼓:“我们分居一年了,我恐怕提供不了什么情况。”顿了一下,刘雅男这才问道,“他出什么事了吗?”

    在这种情况下,一般人都会先问一声出了什么事情,刘雅男却只是补充地问及,她是对这个男人真的再无情感还是她其实知道小武的现状?张队觉得面前这个女人也许真的有问题。

    “你不知道吗?”张队反问道。

    刘雅男感觉到张队已经有所怀疑,于是急忙放松状态:“我当然不知道了,现在睡他旁边的人又不是我,他到底出什么事了?”

    张队并没有隐瞒:“我们怀疑小武和本市最大的一个贩毒集团有关。”

    刘雅男点了点头,并没有表现出惊讶的表情来:“原来是贩毒……”

    “怎么?你这话里好象有话啊?”

    “我是七年前认识他的,但说真的,我一直不知道他在做什么,也从来没有关心过,但时间久了,多少也会有些察觉的,我曾怀疑过他做的是不法勾当……”刘雅男镇定地说道,“你们一定要在这里说吗?”

    张队笑了笑,理解地点了点头:“在这里说完吧,我们知道你和小武分开一年了,所以要问的问题并不多。”

    刘雅男靠在了奥拓车前,一副放马过来的样子。

    “可以问一下你们为什么分开吗?”张队问道。

    刘雅男的脸色变了变,没有好气地说道:“递交法院的离婚申请书上都写明了,当然,没有写我怀疑他从事的是不法勾当,我也没有证据。”

    “不是因为李虹才想到要分开?”

    “李虹?噢,是他现在的情人吧?当然不是,我和小武分开时还没有这个女人呢!”刘雅男轻松地回答。

    “但你现在知道李虹的存在了?”

    刘雅男笑了:“我和小武总会有几个共同的朋友吧?你知道,虽然我俩分开了,但他的事我还是想知道的,每个女人都这样,犯贱吗!”

    “每个男人也一样。”张队颇有些感概地说道,似乎想缓解刘雅男的戒心,但话峰却一转,“李虹现在的情况很糟糕。”

    “噢?”刘雅男脸上显出一丝惊讶。

    张队解释道:“我们本想先找李虹了解一下小武的情况,所以今天一早就去了她那里,结果发现李虹自杀了,好在我们赶到的及时,就把她送进了医院。”刘雅男不知为什么突然想到自己离开医院时见到的那个急救病人,张队接着说,“刚才医院打来电话,李虹脱离危险已经清醒了!”

    “那还不算很糟糕!”刘雅男漠不关心地说道。

    “比较幸运,两条命都保住了!”

    “两条?你们不是说李虹怀了小武的孩子吧?”刘雅男很惊讶,一时间显得有些失态。

    “事实上李虹的确怀孕了,你现在还是不恨她?”

    刘雅男笑了:“张队,你好象在挑拨啊?为什么我要恨她,我说过我和小武分开在前,她与小武走在一起是后来的事,至于她怀孕,和我又没有任何关系。”

    张队赞许的点了点头,感概道:“如果都能象你这么想,至少可以避免三成的刑事案件发生。”

    “还有什么事吗?”刘雅男下意识地紧了紧衣服,秋末的夜晚,天已经很冷了。

    “小武失踪了!”

    刘雅男睁大了眼睛,一副根本不相信的样子:“这就是你们今天来找我的原因?想问我知不知道小武在什么地方?”

    “是的。”张队随即笑了,“但现在我已经相信你根本不知道小武在什么地方。”

    “他怎么会失踪呢?”刘雅男好奇地问道。

    “这也是我们想知道的,失踪之前,他手里有笔赃款,所以我们很难说他是主动失踪还是被动的失踪!”

    “主动?被动?”刘雅男犹豫着问道,她似乎在想着什么。

    张队叹了口气,说道:“作为贩毒网络中的一枚棋子,可以想象被动失踪意味着什么。”停了一下,他看了看刘雅男的反应,很淡然,也不知道她是否明白被动失踪的真正含义,“主动失踪就是他携款潜逃了,这样做的后果是,他极有可能会得罪某人,那么,找他的人就不只是我们警方,你明白吗?”

    刘雅男无所谓地点了点头。

    张队急忙补充道:“你恐怕还没有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如果小武是主动失踪,那么他身边的人可能都会有危险的。”

    刘雅男犹豫了一下,脸上掠过一丝惊恐:“我明白你的意思,但我和小武分开一年多了,不会这么轻易地找到我头上吧!”

    “但愿如此。”

    刘雅男长吁了一口气:“不管怎么说,我得谢谢你的提醒,这段日子我也会尽可能地注意一下。请问还有什么别的事情吗?”

    “没有了!”说着,张队从怀里拿出一张名片来递给刘雅男,“如果有小武的消息,我希望你能及时给我打电话,这件事很重要,关系到你的安全。”

    看着两名刑警驾车离开了,刘雅男把张队的名片又拿了出来,仔细地看了看,团成了一个团,刚要扔掉,却又犹豫了一下,然后重新展开放进了衣兜中。

    倚着奥拓车,刘雅男抽了一根烟,有夜里溜弯的邻居经过,她只是下意识地打了打招呼,却一直沉浸在自己的思考中。

    一根烟很快就抽完了,刘雅男走到了奥拓车的后身,打开后备箱,里面赫然放着一个黑色的皮包,这个皮包已经跟着刘雅男在城市里闲转了一天。

    看着皮包,刘雅男不禁皱起了眉头,她猛地弯下腰去,将皮包上的拉锁拽开。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