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章:情人

章节字数:2960  更新时间:14-11-12 09:3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为什么不到刘雅男家里坐坐?”在前往医院的路上,小高提出这样的疑问。

    张队有些疲惫地蜷在副驾驶的位置上,这是长年办案养成的习惯,副驾驶总是他最好的休息场所:“你想在刘雅男家里得到什么,小武的线索?”

    “邻居看不到不等于小武在危机时刻不回来,毕竟两个人共同生活了六年。”小高有些不服气地说出自己的想法,然后补充道,“你也说过,刘雅男最有可能知道小武的下落,兴许现在小武就藏在她家里呢。”

    张队笑了,转头看着小高:“我是说过,但绝不等于刘雅男会接纳小武,你看过刘雅男的离婚诉讼吗?”

    小高愣了一下,摇了摇头,他没有想到张队竟然准备得如此充分。

    “看过那个你就知道了,刘雅男绝对不会藏匿小武的!”小高惊讶地看了看张队,想问却终于没有问出来,要知道案宗中这些材料都是有的。

    一份离婚起诉书竟然还会和本案有关系,这是小高怎么也没有想到的,他后悔自己过于想当然了,因而忽略了对这份材料的重视。

    “小武知道刘雅男恨他,所以也绝不可能自己主动找她的!我说刘雅男可能知道小武的去向,是因为两个人生活太久了,刘雅男也许会想到一些线索,但从刚才的表现上来说,刘雅男并不是一个容易对付的人,她太放松了。”

    “太放松了?”小高不解地问道。

    张队接着说道,“一般人遇到警察讯问,就算心中没鬼,也会很慌张的,所以,刘雅男的反应有些不对劲,现在逼着她说,根本不是时候,没有任何证据能够表明她了解情况,索性可以放一放。不过……”

    “不过什么?”小高问道。

    张队叹了口气:“这个女人比我想象中的要有城府,对于一个其实没有经过什么大事的女人来说,她的这种城府也很不正常,只有经历过大事情的人才会有这种城府。”

    “你说离婚诉讼……”小高有些迫不及待地问道。

    张队摇了摇头:“小武有家暴行为,刘雅男还为此验过伤,但我不认为这种事情可以让一个女人能够变得这么有心机,肯定还有其它的事。”

    再见到李虹已经是夜里九点多钟了,单间给张队营造了一个极佳的审问环境,但刚才医生所说的话却令他心中蒙上了一层阴影。

    据医生说,醒来后的李虹一切病理特征都很正常,只是由于失血过多显得有些虚弱,腹内的胎儿由于不足两个月暂时还没有看出异常情况,唯一的问题就是李虹的精神状态。

    李虹醒来似乎对某些事情处于失忆状态,但是否真的失忆还需明天请专家进一步检查才能得出定论,一般而言,从医学角度来说,李虹从病理上并不存在失忆的可能性,那么就是意识层面的问题。

    而张队所要问询的正是心理意识层面的问题。

    面对两名刑警,李虹远不如刘雅男那么从容,她本来苍白的脸由于紧张而稍显红润。

    “你最后一次见到小武是什么时候?”

    李虹瘦弱的肩头似乎抽动了一下,她抬眼看了看旁边的医生,医生冲她点了点头,仿佛得到了鼓励一般,李虹这才犹豫地说道:“我说不好,我……我记忆中的最后一次是大约二十多天前,小武要出门,但我知道,这绝不是真实的,我甚至可以肯定地说,在这二十多天里,我与小武一定还见过,可是我就记不起具体的时间和情景了!”

    医生的判断似乎是正确的,李虹对近期发生的事情并没有一个清晰的记忆,这令张队感到十分地沮丧:“你可以说说你印象中的小武是什么样的人吗?”

    张队只好采用这种似乎无关案情的提问方式。

    李虹苍白失血的脸上浮现出一小片幸福的潮红:“大概是一年前,我还在当护士的那个时候,小武生病住院,我们认识的。”

    “什么病?”张队追问道。

    李虹的脸更红了:“急性阑尾。需要做开刀手术。”

    “接着说。”

    “他很乐观,是个很招人喜欢的男人,我们那些护士都挺喜欢他的,尤其还知道他是从大城市来的,你知道,我们那个地方只是一个县城,对大城市里来的人多少有些幻想。”李虹似乎陷入了她的回忆中,“不过我也没有想到,事情会发展得那么快,我爱上了他,不可救药的爱上了他,为了他,我甚至背叛了我的父母,辞了工作,来到了这里。”

    一个女人在爱情的作用下,冲动产生的力量是常人根本无法理解的。

    李虹讲述的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爱情故事,这样的故事每一天在每一个地方都有上演,幸福来得太突然,当女人一无返顾地追随爱情时,发现现实竟然是一个谎言,原来爱上的竟然是一个有家室的男人。

    “这么说你虽然知道了他有家室,但还是选择了留在小武的身边?”张队问道。

    李虹点了点头,脸上显出一丝骄傲来:“在感情上,他并没有骗我。”

    “你见过刘雅男吗?”

    “没有。”

    “真的没有?”

    李虹犹豫了一下,似乎想了想然后肯定地点了点头:“没有,他们分居很久了,小武好象也从来不联系她。”

    一个罪犯的爱情故事,你总不能认为罪犯的爱情就是虚伪的。张队觉得没有必要再在这个问题上纠结,他只想通过这个问题观察李虹的记忆。

    “那么在你们相处的这个阶段,你始终没有发现小武从事什么职业?”问题回到了正轨上。

    李虹摇了摇头,有些慌恐地回答道:“他说他在一家公司做职员,业务方面的,我也见过他的一个同事……”

    “什么样子?”

    李虹努力地回忆着:“个子挺高,光头,长得有些凶,但人还不错。”

    张队也小高相互看了一眼,资料中秃头的形象立即浮现在眼前:“接着说。”

    “他有时候会出差几天,但大部分时间都呆在家里,这和我想象中的业务员有些不同,我认为做业务的经常会不在家呢?”

    “你没问过他吗?”这次提问的是小高。

    李虹摇了摇头:“我没有问过,但他自己解释过,公司又不是他的,每个月挣到自己的份额就行了,没必要拼死拼活的。”

    李虹的嘴里,小武就是一个新好男人,工作努力又恋家,对李虹更是百依百顺。这样的男人怎么可能是罪犯呢?

    经过这番回忆,李虹甚至怀疑警方是不是找错人了:“我可以问一声吗?他到底怎么了?”

    张队犹豫了一下,然后才正色说道:“我现在说出来会完全毁掉你心目中小武的形象,我希望你能够正确对待这件事,你明白吗?”

    李虹点了点头,脸上显出一阵的恐慌。

    “我们有证据相信,小武是一个毒贩。”张队故意停了停观察着李虹的表情,李虹的眼神中充满了惧意,嘴巴张大了却发不出声来,这是一个涉世未深的女孩,张队心中这样判断着,继续说道,“而且他很可能是本市最大贩毒网络中的重要一员,其实我们盯了他很久了,本想通过他把这个网络捣毁,但也就在昨天,小武突然失踪了。”

    “失踪了?他不会出什么意外吧?”李虹担心的问道,虽然这问题显得十分幼稚,但却充分地表明了她的情感与刘雅男完全不同。

    张队暗自叹了口气:“这个我们现在还不敢说,所以今天早上本想向你了解情况,没想到……你现在还想不出你为什么要自杀?”

    李虹嘴角抽动着,最终还是摇了摇头。

    “好吧。”张队站起身来,“你在这里好好休息吧,如果想起什么就跟我们联系。”

    从病房出来,小高低声问道:“头儿,你相信她是真的失忆了吗?要不要明天做个测谎试验?”

    张队叹口气,站住脚步看着小高:“她不是犯罪嫌疑人,你用测谎仪是不合程序的。明天医院会对她检查的。”

    小高喏喏地点了点头,想说些什么最终还是忍了回去。

    “明天如果她还没有什么好转,恐怕咱们必须转移目标了。”张队也有些不甘心,毕竟小武这条线他们跟了很久。

    小高心中更有不甘,只是当着队长的面不宜过份表露,他故意点了一下头,笑着说道:“也许明天小武会自己蹦出来呢,头儿,今天忙了一天,您也该休息了。”

    张队点了点头,他确实感到累了。

    这时,医生走了过来:“张队,有一个情况我必须向你们通报一下!”

    “什么?”

    医生犹豫了一下:“病人的身上有被伤害过的痕迹!”

    张队与小高相互看了一眼,两个人都很清楚,李虹身上的伤是从何而来!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