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一章:意气的决定

章节字数:2981  更新时间:14-11-13 08:5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刘雅男倦腿坐在卧室的地上,背倚着衣柜,嘴里叼着烟,在她的面前是双人床,被子堆到了最里面,腾出的空间上放着二十摞百元捆扎好的钞票。

    钱是从那个黑色皮包里拿出来的,现在就摆在自己的面前,刘雅男竟然没有一点感觉,仿佛这钱只不过和一张椅子一样,摆设而已!

    没有想到皮包里会有这么多钱,这是刘雅男打开皮包拉锁后的第一个反应,她立即想起了张队所说的话,小武的手头极可能有笔赃款。

    把钱拿回到家里,刘雅男就开始犯愁了,如何处理这笔钱成了最大的问题?

    按照正常的程序来说,通知警方是必须的,毕竟这是一笔赃款,但如果真的那么做了,对自己的现状其实是没有任何改变的。

    一个身患绝症的人,法律在他面前已经没有任何效用了。也许,还有其它的选择。

    第二个选择就是用这笔钱来治疗自己的绝症。

    绝症,上网查过了许多资料,能够治愈的也是凤毛麟角,许多人花了大笔的钱最终只是延长了自己在医院里受苦受难的时间,而这段时间对于个人来说又有什么意义呢?不能随心所欲地做些自己想做的事情,只能在医院里重复着化疗吃药这些动作,这样的生活是刘雅男不能接受的,虽然她这一年其实过着的也是极其无聊重复的生活。

    用这笔钱挥霍,反正是将死之人,好好的享受一下,这也是理所当然的,可是还有没有更好的选择呢?

    看着烟头冒出来的火光,刘雅男眼前竟然产生了一种幻象,这四四方方的钱在火里燃烧了起来,淡蓝色的火苗中,那些亲切的伟人头像毫无痛楚地继续微笑着。然后这火苗慢慢地越来越大,变成了火舌,舔噬着这张孤冷的双人床。

    奇怪的是,整个床虽然燃烧了起来,但却没有影响到屋内其它的任何东西,而那火焰虽然高涨却没有变成赤红色,依旧是淡蓝色的,以至于能够看见床上的一切,在床的中央,慢慢地洇出一片血迹来,这红色很是强烈,如女人的血,肮脏却透着顽强的生命力。

    直到烟烧到了手,刘雅男才清醒过来,她怀疑自己做了一个短暂的梦,但这个梦却暗示了她应该怎么去做。

    刘雅男下定了决心,这个城市因为小武而邪恶,那么逃离这个城市才是最正确的选择。

    刘雅男以最快地速度收拾出一个并不算大的行李箱来,里面装了一些随身的衣服,她环顾着四周,这家里其实也没有什么值得她留恋的,当然更没有什么让她无法舍弃的。

    原来一个人一旦决定了要走,其实就没有什么值得珍惜留恋的了。人们总喜欢把简单的事情变得很复杂。

    翻出一个随身携带的背包,刘雅男从那堆钱中数出二十万放在里面,然后把剩下的钱依旧装进了黑色的皮包内。

    临出家门的时候,刘雅男很细心地将水电闸全部关掉,她可不想因为自己的离开而给邻居们带来什么麻烦。关上门,她拖着行李下了楼,除了那个黑色皮包有些重量以外,其它的行李包竟然出奇的轻。

    夜里十点钟的时候,刘雅男的奥拓车已经飞驰在出城的道路上了。

    这是一座现代化的城市,夜色中的灯火十分明亮,在繁华地带可以看到路边的行人还未归家,尤其是一对对情侣,走在一起,在霓虹灯的映衬下,一直在说着情话。

    虽然根本听不到那些情人在说些什么,但刘雅男无端地想象着这些情侣们接下来要做的事情,暧昧的灯光,甜蜜的情话,接着是醉人的红酒,最后便是坦诚的相见了。

    在自己逃离这个城市的时候,有多少人正在享受着爱人的温柔与激情,这个夜,尤其这个现代化的有着迷离灯光的夜,本身就是暖昧与性感的。

    不知为什么,刘雅男突然想到了李虹。

    李虹为什么要选择自杀呢?当一个女人选择自杀的时候,她是在向世人宣告她的软弱,试图用这种方式乞求世人的怜悯?

    自杀的女人其实是不值得同情的,刘雅男的观点是这样的,尤其是象李虹这样的女人,无论是什么原因,都不值得让人同情。

    她应该去死,那个张队长真是多事,难道就不能晚点出现在李虹的面前吗!

    夜里的城市交通很顺畅,没有半个小时,刘雅男的车子已经驶离了市区,前面光线已经不是那么奢华了,只有成排的路灯孤零零地坚守着自己的岗位。深夜里进城的货车也开始多了起来,呼啸着撒野般的从奥拓车旁经过,带着风。

    胡思乱想着,刘雅男险些被一辆迎面驶来的货车刮到,这令她猛地惊醒了。

    一个并不成熟甚至危险而大胆的想法在刘雅男的脑海中慢慢地成形了。

    这么做是需要勇气的,但我还怕什么呢,大不了就是一死。

    自从知道自己身患绝症以后,刘雅男就觉得可以为所欲为了,大不了就是一死成为她做事的动力。以前的自己就是过于懦弱了。

    想到这里,刘雅男猛地转动方向盘,奥拓车几乎原地转了180度,在一辆迎面行驶来的大货车面前挤进了反向的车道,这个突如其来的举动立即引起了大货车司机的不满,喇叭声在夜色中长鸣。

    夜里十一点半的时候,刘雅男的奥拓车停在了医院的地下车库中。警卫并没有过多的盘问,医院是一个陌生人聚积的地方,深夜中也是如此。

    刘雅男从车内下来,她仔细地检查了一下车子是否锁好,车窗是否关紧,毕竟在后备箱里放着两百万的巨款。人是钱的奴才,当你没有钱的时候,你可以轻松的什么都不必在意,一旦有了钱,你就必须处处谨慎,时时小心。

    在检查车子的时候,她发现车身的底盘有些脏,粘着泥土,这让她有些害怕,傍晚时张队竟然没有注意到,否则如果问及起来,刘雅男真不知道应该如何回答。

    也许只是注意了自己的车子,所以刘雅男并没有发现在旁边停放着的一辆雪铁龙轿车,但即便发现,她也绝对想象不到这辆车对她意味着什么。

    离开奥拓车,刘雅男向电梯门口走去,这个电梯直通向住院部。

    夜半时分,由于是医院,地下车库里显出一种令人不安的宁静来。各种版本和医院有关的神鬼故事立即充斥着刘雅男的脑海。虽然她已经将生死全然不顾了,但那些故事还是令她感到毛骨悚然。

    刘雅男开始有些后悔自己的决定,也许这样做太不明智了,难道只是为了赌气吗?还是报复?是的,她想报复!

    走到电梯门口的路很短,刘雅男听到了自己靴子发出的声音,在地下车库里回响着,传出很远却在耳边萦绕着,的确让人感到有些恐怖,以至于站在了电梯门口,她脑子里无端地想象着电梯门打开后的那个瞬间会不会有什么奇怪的事情发生。

    电梯门口的上方有数字显示,刚才是在五层,那里是护士站也是特护病房的所在。刘雅男不知道李虹会在哪一个病房,所以五层的护士站是肯定要去的。

    数字在变化着,五四三二一,B一,B二,电梯停了下来,灯闪了几下,门终于打开了。

    刘雅男真是后悔自己的选择,她几乎吓得差点尖叫起来,半夜里,当电梯门打开的瞬间,无论是谁都会有种惊悸的感觉,她自然也不会例外。

    梯箱中有三个人,两个站着的,一个坐在轮椅上。站着的两个人都身穿白褂,戴着口罩,身材高大的那个人头顶上没有一根头发,在地下车库那昏暗的灯光映射下竟然也反着光,另一个则身材略显矮小,头发很长,一双小眼睛透着狼一般的警惕。这两个人大概是医生,站在轮椅的后面,轮椅上则坐着一个人,因为被一张白色床单完全罩住,所以看不到这个人的脸,只不过是个人形罢了,一动不动。

    夜里,突然见到这一幕,刘雅男自然十分害怕,她不禁向后退了一步。长发的小个医生则冲她点了一下头,将轮椅车推出了电梯。

    他们出来之后,刘雅男这才侧身走进了电梯,关上门。

    电梯缓缓地升了起来,刘雅男怪自己过于大惊小怪了,一颗心本应该放下来,不知为什么却一直悬着,好象有什么事情让她感到不太对劲。

    刘雅男努力地回忆着刚才侧身与两名医生以及那辆轮椅走过时的情景。

    眼睛!是的,就是眼睛。

    那个光头医生的眼神中是充满了惊讶的,一双似曾相识的眼睛,而这双眼睛曾有意无意地暗中窥视过自己,一度让自己感到恶心。

    是的,光头的一双眼睛,刘雅男猛地记起来了,那是小武的朋友,秃头!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