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三章:秋雨中的两个女人

章节字数:3053  更新时间:14-12-04 09:5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天边闪过一丝光亮,夜色在那个瞬间被撕裂开来。

    看样子是要下雨了,刘雅男想着,回头看了看卧倒在后排座上的李虹,乙醚的麻效还没有过去,她依旧熟睡着。

    若不是秃头发了善心,刘雅男真不知道自己现在会是什么处境。

    与秃头只见过一次面,那是三年前的事情了,刘雅男对这个五大三粗的男人印象并不好。

    刘雅男清晰地记得,那天晚上,小武叫了几个据说是同事的人来家里打牌。那是小武头一次叫人来家里,其实也是最后一次,其中便有这个秃头。男人们在打牌,刘雅男以女主人的身份下厨,无意中,她发现有双眼睛在盯着自己。

    女人对好色的眼神向来都是十分敏感的,刘雅男感到浑身的不舒服,于是偷眼看过去,便瞥见了秃头那双并不算大的眼睛,眼神中透出男人那种赤裸裸地渴望来,这令刘雅男浑身仿佛被针刺了一般,甚至有些恶心。

    吃饭的时候,刘雅男借口不饿没有与小武的这些朋友一起就餐,到了晚上,她更是把自己的感受讲给小武听。小武安慰了她一番之后便借话题岔开了,不过从那以后,小武便再也没有让自己的朋友来家里。

    刘雅男却因此记住了秃头这个人,身材高大,反着光的头皮,还有那带着淫邪的眼神。

    本以为这辈子不可能再见到秃头,却没有想到在医院的地下车库碰上了,而且是在小武失踪的情况下。

    秃头看到了刘雅男眼中的恐惧,他向前迈了一步,从刘雅男手中拿过钥匙来替她打开奥拓的车门,然后冲着发呆的刘雅男低声说道:“李虹在我手上!”说完,他转过身去大步走到了雪铁龙车后,将李虹抱了出来。

    李虹就这样从医院的病床上被搬到了刘雅男的后车座,当她醒来的时候,她又一次陷入了迷茫,仿佛又是一次地狱之旅,只不过这次醒来的地点是在一辆狭小的汽车中。

    难道在医院里所发生的一切都是自己的想象?李虹依稀地记得那张脸,长发,一双狠毒的如狼一般的大眼睛。

    是的,我被人在嘴上捂住了东西,然后就失去了知觉。李虹相信自己是被人绑架了,于是,她更加相信小武在从事着非法的勾当,否则自己这么一个无关紧要的人怎么可能被一个素不相识的人从医院里绑架出来呢?

    如果指使绑架的人是小武呢?

    李虹心中有一丝窃喜,为了让自己离开警方的控制,所以才不得不采用这种非常规的甚至有些暴力可怕的手段。但小武又在哪里呢?

    此时,车厢里没有一个人,李虹急忙向车窗外望去。

    秋雨飞零,细而疏的雨滴打在车窗上,天空还是黑暗的,此时已是后半夜。

    车灯却亮着,透过车窗,李虹可以看到车前雨雾中站着的一个人,她仅仅知道那是一个人,迷离的雨夜,让那个人仿佛幽灵一般站在车的前面。

    小武,一定是他,李虹低声呼唤着,便推开了车门,她身上还穿着医院里的病号服。

    外面的世界很寒冷,深秋的凌晨有种冬天的凛冽,李虹本来想大叫着小武的名字,却在踏出车外的那一刻制止住了自己。

    赤裸着的双脚踩在冰凉的地上,软软的,却发出些许轻脆的声音,周围传来的是沙沙的雨声,而这种雨声却是城市中根本无法听到的。

    李虹环顾四周,奥拓车竟然停在一片林子深处,地上铺满了秋叶。

    不会是小武的,他不可能会把自己带到这里来,在这个寂静的雨林中,秋风秋叶让人感到一种莫名的惊悚,李虹顿时呆立在车旁,瞬间,那寒意竟然消失无踪,她的心悬了起来,眼睛看向那个孤单的冒着雨的身影。

    那身影似乎听到了李虹打开车门的声音,微微转了一个身,在雨声中说道:“你不想过来看一看吗?”

    这是女人的声音。李虹多少有些放下心来,女人总比男人更安全一些,除非她是鬼。

    光着脚,李虹向那个女人慢慢地走了过去,雨仍在下,却一时半会还无法打湿李虹身上的病号服。

    顺着车灯射出的光线,李虹走到了那个女人的身后,这是一个不再年轻的女人,个头也比自己矮上一些,身体微微发福却散发着一种成熟性感的魅力。李虹的心突然悬了起来,她立即想到了一个人,而这个人却是她最不愿意见到的。

    “刘雅男?”李虹有些不自信地问道。

    刘雅男转过头来,她显然在雨中并没有站多久,头发略湿,衣服却是防水的,借着车灯看上去,与这里的环境融为了一体。

    转过身来的刘雅男上下打量着李虹,这让李虹感觉自己象一只动物似的,自尊在那个瞬间被污辱了,于是,她也挺直了腰板。

    “我怎么会在这里?”李虹继续问道,她希望自己能够占据主动。

    刘雅男哼了一声:“你为什么要自杀?”

    李虹看着刘雅男冷如冰霜的脸,心中有气,但这个问题也是她想知道的,于是有些无奈地回答道,“如果我知道就好了!”

    刘雅男再一次用好奇的眼神打量着李虹,似乎并不相信李虹所说的话:“自己都不知道原因?我怎么不信呢?”

    李虹有些后悔,明明自己先提问的现在却又被动地成了受审一方:“最近发生的事情我都不记得了,医生说我是受了刺激的原因,但我却想象不出来我能受什么刺激。”

    这一次刘雅男并没有马上再提问,只是盯着李虹的脸,这张刚刚脱离青涩还没有任何皱纹的脸上看不出任何撒谎的可能性:“那你认不认识我?”

    “你知道你是刘雅男,小武的前妻。”李虹故意把前妻两个字说得更重一些,在她看来,虽然刘雅男与小武还没有正式离婚,但两个人的婚姻关系早已不存在了。

    “见过我吗?”刘雅男接着追问道。

    李虹摇头,她也故意冷笑了一下:“如果没有必要,我绝对不会见你,这样咱俩都省去了尴尬。”

    刘雅男点了点头,她的眼神有些游离,似乎在想着什么。

    “我怎么会在这里?”李虹似乎觉得自己已经占据了主动,于是第二次提出相同的问题。

    刘雅男愣了一下,解释道:“有人想劫持你,至于为什么,我想刑警队的张队长肯定跟你说过,不过他们运气不好,阴差阳错的,我救了你,然后我就带你到这里了!”她说得很简单,关于秃头一时的善念,刘雅男不想做过多的解释。

    李虹的眼前又浮现出那个长发有着狼一般眼神的男人:“我知道小武的事情,但真的是那帮人要劫持我吗?如果他们要劫持我,我又怎么可能躺在你的车里?”

    李虹的怀疑并无道理,刘雅男淡然地笑了笑:“你不相信我救了你?你以为是我主使的?你觉得我象一个能指使两个大男人的女人吗?”

    李虹顿时有些语塞,她早就听说过刘雅男,但对于这个人,她其实了解不多,因为小武也很少在她的面前提及有关刘雅男的事情,仅从面相而言,刘雅男似乎并不是一个恶毒的女人,但谁又能够肯定呢?小武既然是贩毒分子,那么他的前妻真的还会是好人吗?

    “可是你怎么会在医院里,那时已经很晚了!”

    “因为我想见你,而且我相信,如果他们不劫持你,我极有可能也会劫走你的,虽然出了些意外,但现在的结果是一样的。”刘雅男不紧不慢地说道。

    这番话显然对李虹造成了巨大的心理威胁,一个被抛弃的女人是什么事情都能做出来的。刘雅男就是一个被抛弃的女人,而这里的环境又是如此令人感到不安。

    李虹这才注意到,在车灯照射的前方竟然还有一个水洼,此时是夜里,看不到水洼的面积到底有多大,但雨水落在水面上,除了发出细微的如同戾鼠啃食的声音以外还泛起阵阵似有似无的烟蕴,飘来荡去如同鬼气一般。

    李虹不禁打了一个寒颤,她顿时感到了害怕:“你要干什么?”声音远不如刚才那么自信了。

    “这是一个荒废的鱼塘,大概在五年前,我和小武在这里钓过鱼,有一次,他甩杆的时候,鱼钩从我身边掠过,竟然钩住了他给我买的结婚戒指,险些把戒指拽到了鱼塘里。”刘雅男停顿了一下,接着说道,“如果那一次真的把戒指拽掉了,也许就没有后来的事情了!”

    李虹并没有意识到刘雅男在说什么,她还沉浸在惊恐之中:“你为什么要跟我说这个?”现在,她觉得衣服已经被打湿了,浑身的每一寸肌肤都在颤栗着。

    刘雅男抬起自己的手看了看,指上是几枚藏银的戒指,显然已经没有了那枚结婚钻戒:“本来我带你来想做一件事情,但我现在改变主意了!”

    “你本来想做什么?不,你改什么主意了?”李虹慌乱地问道,其实这两个问题对于她来说都有种不祥的预感。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