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六章:为了更好地逃亡

章节字数:2680  更新时间:14-12-14 09:4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位于城市西郊的二手车市场现在还没有开市。

    李三是这里的一个业务员,今天起得很早,昨天跟老婆吵了一架,睡了一晚上的沙发,腰到现在还有些酸痛。

    吃了一碗羊杂,两个烧饼之后,李三就来到了工作地点,平常总是没有到开市的时间就会有几个性急的顾客堵在门口了,今天也不例外。

    坐在营业大厅里看着外面焦急等待开门的那些顾客,李三总觉得很惬意。

    虽然一直和车在打交道,却始终没有一辆属于自己的车子,家里有个败家的娘们,怎么能够省下钱来买车呢。

    其实二手车市场一直比较火旺,李三的客户也有很多,仅拿提成,他每个月平均下来也有上万元的收入,但他却有个致命的毛病,赌。

    赌是一个无底洞,从来嗜赌的人都是输多赢少,但李三显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所以看到自己身上没有钱了就责怪媳妇败家。仿佛这样就可以减轻他自己的罪孽一般。

    这个说法当然会遭到老婆的反对,于是家里经常闹得很不愉快,几乎是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吵,这样的日子过起来十分地艰难。

    今天会有什么样的顾客呢?

    李三一边品着高碎泡出来的浓茶,一边透过落地的玻璃窗盯着外面,还有十几分钟就要开门了,这些顾客们就不能晚点来吗,好象你们都是忙人似的,早来就能证明你们是多么有钱吗?

    等着吧,站在外面受点冻才好呢!李三正幸灾乐祸地想着的时候,他看见了刘雅男,站在玻璃门前似乎在冲他招手。

    大凡做销售的都有一个好记性,李三立即想到了小武。

    和小武认识是在牌桌上,后来小武便成了李三的客户之一,并且还热心地帮着李三介绍了其它的几个客户。小武为人很仗义,牌风很好,这是李三对小武的印象。

    通过李三,小武共买过两次车,第一次是一辆八成新的黑色捷达,第二次是一辆几乎全新的奥拓。买车的时候,刘雅男都在旁边。

    相比起家里那个得理不让人的臭婆娘,李三对别人的老婆总有一种莫名其妙的关心,他曾暗自羡慕小武的运气比自己好得多。正因为这样,他对刘雅男的印象很深刻。

    在营业大厅的后门,李三见到了刘雅男,她身边还有一个年轻的更为漂亮的女人。

    李三并不认识李虹,这个女人虽然穿着看起来并不是十分合体的衣服,却偏偏让她穿出另一种风姿来,只是这个女人的脸色不太好,有些苍白,就象刚得了场大病似的。年纪轻轻,怎么身体就不好呢?

    当销售这么多年,李三已经练就了一副看人识相的本事。从刘雅男故作镇定的表情中,他看得出这个女人有事要求他。

    “嫂子,怎么,来买车?”李三决定单刀直入,不再客套了。

    刘雅男点了点头,她下意识地将肩头的背包向上提了一下:“换车,把我那辆奥拓换了,换辆性能好些的越野。”

    “越野?”李三打量着刘雅男,他其实并不了解这个女人,但把奥拓直接换成越野车的女人并不多。他又看了看旁边的李虹,这个女人一副娇弱的样子,更不象开越野车四处乱跑的人,“还真有几辆值得推荐的,你要什么牌子的?或者什么价位的?”

    女人对车辆总是没有男人更清楚,所以问价位比问品牌更实际一些。

    半个小时后,刘雅男和李虹便坐在了一辆红色的大众途观上,然后威风凛凛地驶离了二手车市场。

    刘雅男显得很兴奋,一边开着车一边说道:“我一直希望有这么一辆越野车,红色,也是我最喜欢的颜色,象征着热情奔放。”

    “是吗?”李虹则坐在后排座上有一搭无一搭地回应道。

    “你想说什么?”刘雅男看了一眼车内的后视镜。

    李虹惨然一笑:“我能说什么,我是被你绑票的,你做什么我都必须跟着。”

    刘雅男笑了,她现在完全没有了昨夜在鱼塘边上时的那种冷酷,仿佛换了一个人似的:“哎,可别这么说,我说过,绝不勉强你的,你有你的选择。”

    李虹叹了口气:“是的,这是我的选择,因为你知道我无处可去,如果我回去,警察还有那帮人都希望我能够帮他们找到小武,我只不过是一枚棋子!”

    “可是你也没有选择回你的东北老家啊!”

    李虹换成了苦笑,她摸着自己的肚子:“回家我会被骂死的,出来的那一刻,我就知道老家我再也回不去了!”

    刘雅男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李虹能够随小武出走显然是下了很大的勇气,当初自己又何尝不是呢?甚至更无所顾忌!

    阻碍每个人追求幸福的原因各不相同,但当那些自以为是的幸福沦为一场悲剧的时候,当初所有的阻力其实都变成了一种暗示。人的命运只能是事后才会被理解的。

    “你换车就是为了摆脱警察的追踪吗?”李虹突然问道。

    “不仅如此,那辆车跑不了那么远的路,所以我必须换一辆有越野性能的。”李虹回答的同时又充满了爱意地看着车内的装饰,虽然是二手车,看起来却还是比较新的。

    “噢,咱们要跑很远吗?”李虹接着问道,她显然对车的性能这些问题并不关心。

    刘雅男愣了一下,反问道:“我老家是云南的,难道小武从来没有跟你说过吗?”

    “也许说过,”李虹淡淡地回答道,“我听说云南那边是毒品入境的主要渠道!”

    刘雅男皱了一下眉头,别人说她家乡不好她当然有抵触心理,但事实上,新闻中的确会经常提及这个问题的,她没好气地问道:“你想问什么?”

    李虹犹豫了一下:“你说过你和小武认识的时候他正在那边暂住,是不是那时候他就已经在做违法的事情?”

    刘雅男从来没有想过这个问题,甚至与小武一起生活的前三年,她也一直没有怀疑过小武的职业,直到后来,一些奇怪的迹象慢慢地呈现了出来,当激情失去的时候,女人才会真正对一些现实问题敏感起来。

    说实话,刘雅男并不愿意承认小武与自己结识的同时竟然在从事着贩毒的勾当。那段相识的经历是美妙的,如果被加入了犯罪的事情,那么这美妙就会逊色甚至肮脏了许多。

    “也许是吧!”刘雅男不得不承认这种可能性。

    李虹笑了,仿佛得到了满足:“这说明咱俩一样,一开始就被他骗了。”

    “开始的时候女人总是甘愿受骗的!”刘雅男恢复了冷静,她觉得李虹在有意地挑战自己,而这种挑战其实是毫无道理的,因为自己根本就不再爱那个男人了。

    进入城郊,周围的建筑物已经变得十分稀疏,矮小了,山多了起来,土地也多了起来。

    北方的秋末冬初,大地是了无生气的,山永远在远处,朦胧着,起伏不断却鲜有高峰,而近处则是大片的土地,光秃秃的,偶尔能够见到一些塑料大棚,但被风吹着,总觉得不是那么协调。北方的土地此时就应该一马平川,不应该有这些所谓的现代化种植,真是大煞风景。

    经过一个并不起眼的汽配城,刘雅男停下了车,从里面买了一套假车牌以及各种假手续,给自己的红色途观换上。她向李虹解释道:“这样,咱们就可以完全摆脱警方的追踪了,二手店的那个李三并不保险!”顿了一下,她补充道,“男人都不保险!”

    李虹并没有认真地听刘雅男说的话,她觉得有些恶心,难道是妊娠反应?

    在没有多少车辆的道路上,车开得太快了,虚弱的身体加上妊娠反应让李虹感到十分地不适应。但她却没有说出来,因为如果不是太严重,她觉得没有必要去恳求这个女人。

    无论陪走到哪里,她们都无法成为朋友。李虹这样想着慢慢地睡去了。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