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八章:爆发

章节字数:2575  更新时间:14-12-18 08:3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李虹有些头晕脑涨,胃里十分不舒服,妊娠反应强烈地袭来,让她根本无法抵抗,趁着刘雅男停车加油之机,她立即冲进了厕所。

    刘雅男走进油站的服务小店,要了一瓶可乐,一边喝着一边无聊地看着工作人员给途观加油,李三这小子竟然没有把油加满,她恨恨地想。

    正在这个时候,手机铃声响了起来,声音不大,但却让刘雅男心头一紧,谁会这个时候给自己来电话呢?她犹豫着把手机拿了出来,电话号码从未见过。

    可乐的汽冲了上来,刘雅男使劲地打了一个嗝,然后镇定的接通了电话。

    没有说话,对方也没有说话,沉默了几秒钟后,张队的声音传了过来:“刘雅男?”

    “是!”

    “为什么要走?”张队并不隐瞒自己掌握的情况,这也是一种暗示与威胁。

    刘雅男又喝了一口饮料,并没有回答张队的提问,却反问道:“你们能通过电话追踪到我的行踪吗?”

    电话那一头的张队显然愣了一下:“你在逃避警方?”

    “是的!”

    “为什么?”

    “因为小武出事了,有人想抓我和李虹。”刘雅男猜到张队已经知道自己和李虹在一起。

    张队安慰道:“警方可以保护你们!”

    “不!”刘雅男强调道,“你没有理解我的意思,我说有人想抓我们俩,也包括你们,我不想成为诱饵,李虹也不想。”

    “这也是李虹的想法?”

    “她没有选择。”

    “你们要去哪里?”张队决定直奔急需解决的问题。

    “至少是我认为安全的地方。”刘雅男回答道,她没有想到这句话里有什么不妥之处。

    张队欣慰地说道:“找到小武,抓到贩毒的那帮人,你们自然就安全了。”

    刘雅男苦笑了一下:“也许不是你想象的那样。”说完,她挂掉了电话。

    小高急切地看着张队:“她说什么?”

    “她说她要去至少她认为安全的地方。”张队有些木讷地回答道。

    “她认为安全的地方?”小高犹豫着,“难道真是云南?她老家?”

    张队点了点头,但他的心情却十分沉重。

    “至少是我认为安全的地方。”

    一个被男人伤害过的女人是不可能再承认男人能够给她提供保护的,那么刘雅男所认为的安全所在看起来就与小武根本没有关系,说明去哪里的所有主动权都由刘雅男说了算。

    为什么与小武没有任何关系呢?为什么那笔赃款却偏偏出现在刘雅男的手里?这两个问题摆在面前其实更让人无法想明白其中的原委。

    “也许不是你想象的那样。”

    张队听得出来刘雅男的语调中有一丝苦涩,这句话显得意味深长。真的刘雅男只是害怕当诱饵吗?这个理由看起来是多么苍白。

    不祥的预感在张队心中形成了,他没有说出来,也不想说出来,他希望自己的判断是错误的。但经验告诉他,那判断的正确率几乎可以达到百分之九十。

    经验本身是准确的吗?

    李虹从厕所出来后眼角还有泪痕,刚才的呕吐让她流泪了,为了不让刘雅男看到,她用手背擦了擦,但眼角还是很明显地留下了印迹。

    看到刘雅男似乎在发呆,李虹问道:“怎么了?”

    刘雅男急忙摇了摇头:“没什么!”接着她说道,“趁太阳没有下山,咱们得到前面找个小镇先住下,昨晚太累了,而且还得买些东西。”顿了一下,她又补充道,“你得买两件衣服。”

    说话的时候,刘雅男将手机偷偷地扔进了店内的一个废纸筒里。

    坐回到车中,刘雅男一边启动汽车一边若无其事地说道:“我知道你怀孕了!”

    “是的,小武的。”李虹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解释,其实,这根本不是解释,而是一种挑衅,因为她知道,刘雅男与小武之间没有孩子。

    果然,刘雅男对这三个字十分敏感,她冷笑了一下:“当然了,不过对于你来说是一个悲剧。”

    “为什么是悲剧?”李虹问道,她觉得刘雅男在嫉妒。

    刘雅男用一种平静但却残酷的语调说道:“因为这孩子没有父亲。”停顿了一下,她补充道,“即便找到小武,他也是要做牢的,贩毒,死罪!”

    最后四个字听起来象是一种诅咒,十分怨毒。

    车内立即陷入了尴尬地沉寂中,刘雅男突然觉得自己不应该这么说,她只好慢慢地开着车,甚至不敢通过后视镜看一眼李虹。

    过了好一会儿,李虹突然爆发了,她甚至有些声嘶力竭:“你为什么这么咒他,就因为他甩了你吗?”

    刘雅男吓了一跳,但她很快就冷静了下来,淡淡地说道:“我再次强调一遍,是我提出离婚的,是我甩了他!”

    “你胡说!如果是你甩了他,你不会这么诅咒他的!”

    “为什么不可以?他做的事情必须让人诅咒,也正是因为他做的那些事情,我才会提出离婚的,你以为只有不爱了才会离婚了,你太幼稚了!离婚的原因有很多,我是一个现实的人。爱其实是件很无聊的事情,你明白吗?”

    说这番话的时候刘雅男依旧很冷静,她自己都有些奇怪,为什么会这么冷静,想起那些悲惨的日子,她的心就如刀割一般地痛苦。

    李虹继续着自己的爱情观:“他做了什么,不就是贩毒吗?”她大声叫着,却又意识到“贩毒”这两个字其实是很可怕的,于是接着说道:“你发现了,为什么你不阻止他,为什么你不让他去自首?”

    刘雅男突然觉得李虹有些不可理喻,于是解释道:“我要离开他的时候,并没有发现他在贩毒,也没有人告诉我,而且……”顿了一下,刘雅男觉得自己的胸口有些发闷,“如果你跟他时间长了,你一定会步我后尘的。”

    “我不相信,我爱他,他也爱我。”李虹有些沮丧地说道,语调已经有些哽咽,“如果他没有犯罪,我们可以过得很幸福的。”

    刘雅男突然明白了李虹心中最大的痛苦,原来这个年轻的被爱冲昏头脑的女孩并不是怕见不到小武,而是无法承认自己选择的错误。

    选择了一个违法犯罪的男人,这是一个女人最大的错误,李虹直到现在还无法接受小武是名毒贩的事实。

    的确,从自杀被救醒的那一刻,她忘掉了许多重要的事情,而也许这些事情中就包括了小武的真实面貌,她只记得和爱有关的一切美好经历。

    现在,所有的记忆都变味了,仅仅一天多点的时间,所有人或者用语言或者用行动都在帮她还原着一个真实的小武,她当然是无法接受的。

    刘雅男突然有些可怜李虹,但这样被爱冲昏头脑的女人值得可怜吗?

    “谁都不想自己所爱的男人是个罪犯!”刘雅男只好安慰道。

    “停车!”

    李虹突然大声命令道,刘雅男的安慰在她看来更象是一种嘲讽。

    刘雅男犹豫着,但李虹却突然如同疯了一般从后排扑了上来,抓住了刘雅男的双臂,车身顿时开始在公路上画起了曲线,迎面的车呼啸着扑了过来。

    刘雅男怎么也没有想到看似文静软弱的李虹会突然间变得这样疯狂,她咬紧牙关握住方向盘,一边慢慢地踩住了刹车。

    途观停靠在了路边,几辆汽车按着喇叭从后面超了过去。

    李虹放开了刘雅男的双臂,拉开车门便冲了出去,蹲在路边放声大哭起来。

    夕阳眼看就要落山了,最后一点余晖洒在了红色越野车的顶篷上,李虹蹲在路边,面对着广阔无边的北方荒地,地上形成的剪影显得很是怪诞。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