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二章:逼供

章节字数:3119  更新时间:14-12-27 08:0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年轻人被放倒在浴盆里,冰凉的水没过了双耳,头发被浸湿,死亡的恐惧让他感觉浑身的血液如同凝结了一般,只能睁着一双惊恐的眼睛盯着站在浴盆前的那个彪形大汉。

    秃头看着眼前的这一幕,他似乎有些发呆。

    一直以来,秃头就是个在社会上混事的人,架打了许多次,也用刀子捅过人,但他从来不敢杀人,所以,每当挥出刀子的时候,他总会下意识地让自己的手腕转动一下,这样就可以避免给对方致命的伤害。

    虽然没有杀过人,但秃头道听途说的杀人事件并不在少数,经常是打架的过程中失手致人于死命,所谓的失手只是刀子一不小心捅到了要害之处,受害人痛苦地倒在地上,然后是血,流了出来,染红一片。

    在秃头的印象中,死亡就应该这样的,流血,痛苦,然后失去知觉,虽然只是一瞬间,但却充满了暴力。但今天,他突然明白了自己为什么会害怕外面那个小个子。

    小个子教给自己一种非暴力的杀人方法。

    此时,面前这个年轻人的嘴里堵着毛巾,他根本喊不出来,所以一切临死前的感受都是通过那双眼睛传达出来的,一双正在等死的眼睛,里面并没有多少痛苦,有的只是哀求,惊恐与绝望。

    看着别人在慢慢等死,秃头终于领悟到了杀人的快感。

    一刀子捅出去,只是一种暴力的发泄,而让人在慢慢地去等死,经历着死亡前的恐惧,这才是真正的杀人的艺术。

    秃头不知道什么是艺术,却突然觉得内心中对长毛的杀人方式感到十分敬佩,他觉得自己内心中有一种野性被慢慢地唤醒了,此时他根本没有怜悯,只有享受,甚至根本听不到外面长毛对李虹在说些什么。

    秃头沉浸在头一次杀人的快感中,他甚至根本没有想过,面前这个即将死去的年轻人到底是谁?也许那并不重要,生命在杀与被杀之间,是根本没有身份这个概念的。

    李虹吓坏了,不但是长毛所说的话,她的脑海中更多地浮现的是那个年轻人此时的样子,被水没过了头顶,气泡从嘴里鼻孔里向上升腾着,然后整个脸憋成了紫色的,一双眼睛睁得巨大,由于水层的折射而变形,黑白已经不太分明,变成了灰色,透着冰冷。

    长毛的话说得越慢,这种恐惧就越加明显,李虹仿佛与浴室中的那个年轻人一样感同身受着,身上的每一寸肌肤都颤栗起来,寒意从长毛的刀子上传了过来。

    “你饶了他吧,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李虹哀求道。

    长毛笑了,将手中的刀子更贴近了李虹的脖子:“其实我相信你说的,在医院的时候,我看过你的病历,疑似选择性失忆,我虽然不太懂,但我相信在这个时候你没有胆量骗我,”长毛活动了一下脖子,手中的刀子也微微地在李虹的面前动了一下,这让李虹神经绷得更紧了,“我想让你说一说刘雅男带你走后发生的一切,一天前的事情,你不会也选择性失忆了吗?”

    面对两个穷凶极恶的罪犯,李虹根本没有其它的选择,于是便将自己与刘雅男逃出医院后的经历完整地述说了一遍。

    长毛认真地听着李虹的叙述,两件事立即引起他的注意。

    “鱼塘,在哪里?”长毛追问道。

    李虹摇了摇头:“我不知道,我不认路的,真的,只知道在郊区。”

    “她为什么带你去那里?”

    李虹的脸上突然出现了惊恐的表情:“她本想把我永远留在那个地方。”

    长毛愣了一下,脸上随即浮现出一丝笑意,然后只是点了点头,接着问道:“你说刘雅男换了一辆车,花了十几万?她哪来的钱?”

    李虹愣了一下,茫然地摇了摇头,她根本没有想过这个问题。

    长毛依旧把刀子架在李虹的脖子上,眼睛盯着李虹的眼睛,头也不转地对秃头问道:“刘雅男很有钱吗?”

    秃头猛地惊醒了,此时浴盆中的水已经没过了年轻人的耳朵,很显然,年轻人耳朵里进水这让他感到十分难受,但死亡的恐惧已经让他根本不在乎这一切了,他只是做着徒劳的挣扎,但手脚身子被绑得很紧,布条被水浸过更增添几分力道。

    “她好象没有什么钱,和小武分开没有多久她就辞职了!”秃头回答道,“把这个人拽起来吗?”

    虽然看着一个人慢慢地走向死亡是一件很过瘾的事情,也唤起了秃头心中的那份残忍,但这毕竟是杀人,理智让秃头不得不提出这个问题来。

    “先把他竖起来吧!”长毛想了一下吩咐道。

    秃头将年轻人连同椅子竖了起来,年轻人的脸色终于和缓了一些,他几乎在死亡的边缘走了一圈,但这样坐在浴盆的椅子上,令他还是不敢动弹,生怕摔倒后又躺进了水中。

    浴盆同样是可以杀人的。

    秃头在长毛的指挥下,用新撕下来的布条将李虹也捆在了一把椅子上,然后用毛巾将嘴堵上,连椅子带人一起搬进了卫生间。

    关上卫生间的门,秃头这才问道:“怎么样,有小武的下落了吗?”

    长毛将匕首收好:“刘雅男拿着那笔钱,她可能知道小武的下落。而且李虹说了,刘雅男要回老家,你的判断是正确的。”

    秃头点了点头,却又疑惑地问道:“李虹怎么会在这里?”

    长毛淡然地笑了笑,总结性地说道:“刘雅男放弃了李虹。”

    秃头并没有询问放弃的含义,因为小武的关系,两个女人怎么可能会走在一起呢?

    “他们怎么办?”秃头冲着卫生间努了一下嘴。

    长毛笑了,他的嘴角掠过一丝笑意,秃头的心顿时沉了下去!

    几乎所有的北方小镇都有一个统一的称呼,睡城。

    尤其秋末以后,这些小镇夜里九十点钟就已经十分安静了,街头几乎根本见不到什么人在走动,所有的商家店铺也关了张。只有街灯还亮着,但光线也是昏暗惨淡的。

    宏运酒店虽然是这个镇上最大的旅馆,但此时也已经变得静悄悄了,只有个别房间里传出电视机的声音,前台的两名服务员实在闲得无事,都回到休息室里呆着,酒店大堂显得冷冷清清的。

    其实在这样的夜晚,这种小镇是很少再有顾客的,两名服务员这个点就可以安静地入睡了。保安同样也可以睡下,小镇不大,也不够繁华,这里根本不可能出什么事情,于是,监视器便如同一个摆设一般,根本没有人守在前面,这也就给长毛两个人创造了机会。

    李虹被秃头扛在肩头,这一次,长毛并没有给她用上乙醚,一个手脚和嘴都被堵上的弱女子根本不必再用上乙醚的。

    下了电梯,两个人确定了前台没有人,便急匆匆地将李虹扛出了酒店,酒店门口灯光明亮,两个人转了一个弯,立即向昏暗的停车场走去。

    走到了雪铁龙的旁边,打开车门,秃头将李虹放了进去,此时的李虹已经吓坏了,她甚至一点反抗的意识都不存在,她知道,403的房间明天一早将成为本地的最大新闻。

    秃头上了驾驶位,长毛却犹豫了,他在车旁徘徊了一下,然后向回走了几步,来到了一个停车位前站住了,那里曾经停放着一辆红色的越野车,但现在,越野车早已不见了踪影。

    在李虹的叙述中,刘雅男换的是一辆红色大众途观,会不会就是那辆呢?

    长毛突然自己笑了,在这里能够劫住李虹已经很是运气了,刘雅男怎么可能也住在这个酒店呢,她是一个聪明人,聪明人绝不会过于张扬的。

    也许自己太疑神疑鬼了。这么想着,长毛钻进了副驾驶的位置。

    雪铁龙缓缓地启动,驶出酒店院子的时候,门卫是一名大爷,睁着惺松的睡眼,嘴里充满了酒气地向秃头要了十元钱。

    “为什么要带着她?这是一个累赘,而且她什么都不知道!”秃头终于没有忍住,还是把自己心中的疑问提了出来。

    长毛转过头去看了一眼后排的李虹,她蜷缩在座位上,手脚依旧被绑住,嘴里堵着毛巾,只有一双眼睛,睁得很大,在夜色中显得异常明亮。

    “如果在云南真的找到小武,她就是一个筹码!”长毛说道,话里却有种言不由衷的感觉。

    秃头一边开着车,一边无奈地说道:“就算是这样,但这一路得好几天的时间。”

    长毛眼神中闪过一丝冷酷,看着李虹答道:“经过刚才的事情,我想这个女孩不会那么冲动的……”

    下面的话并没有说完,长毛突然发现李虹的身后亮起了光,她就象一个圣女一样,虽然面部表情隐藏在黑暗的阴影中,但却可以想象出是多么动人而又美丽。那神圣的光线强烈而又刺眼,长毛突然意识到了什么,强光在这夜色中显得极有穿透力,呼啸着便冲了过来。

    长毛想转过身子去提醒秃头,但一切都已经晚了,那两道强光迅速地扑了上来。接着,车身猛烈地震动着,他看到李虹的身体狠狠地砸在了前排的椅背上,与此同时,他自己与秃头则不约而同地向前挡风玻璃冲去。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