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四章:新的计划

章节字数:2977  更新时间:15-01-05 12:2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红色大众途观飞一般地驶离了小镇,左拐右拐便进入到了国道上,然后一路向西奔驰下去。

    此时已是深夜,国道上的灯光并不算明亮,不时地有高大的货车呼啸着迎面开过来,强烈的灯光令刘雅男有些紧张,她的双手已经出汗了,甚至能够听到自己的心跳声。

    刚才那一幕几乎只能在电视电影中看到,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也做到了,而且做得是那么成功,原来真的可以这样撞车。

    刘雅男暗自庆幸自己有先见之明,换了一辆好车,才能完成这次壮举,如果是以前的那辆奥拓,现在昏迷的恐怕只能是自己了。

    回想起刚才那一幕,刘雅男还是心有余悸的,她根本无法解释当时是从哪里来的勇气,竟然能够促使她做出这么危险的事情,难道仅仅是因为自己早已将生死置之度外了,就可以无所顾忌的疯狂一下吗?

    还是一时冲动只为了救出那个与自己同命相怜却根本不值得被人同情的李虹?

    也许救出李虹是初衷,但踩下油门的那个瞬间,整个事情已经变成了一种刺激,这几年来,刘雅男的生活平淡无味,已经很少再有这样的刺激了,在这个时候,她需要放纵一下,尤其是临死之前,任何的放纵都是不为过的。

    我不是为了小武的情人才这么做的!刘雅男告诫自己。

    心情逐渐地平复了下来,刘雅男不再感觉心跳了,她转了一下头,只见躺倒在后排座的李虹似乎呻吟了起来。

    刚才的撞击令李虹也是受伤不轻,好在她本来就躺在雪铁龙的后排座上,剧烈的震动让她整个身子冲向了前排的椅背,然后又反弹了下来,落在后排座的夹缝中,整个人立即晕了过去。

    刘雅男费了很大的劲才把李虹从雪铁龙的车厢里拖出来,然后塞进了自己的车中,在这个过程中,她生怕前排的那两个男人清醒过来,他们显然受到的冲击更大,两个人都伏在了座位上,前挡风玻璃还被秃头撞出了一个圆形的裂纹,

    半个小时后,李虹醒了过来。

    意识逐渐地恢复了,看到自己又回到熟悉的地方,李虹的心顿时放了下来,她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竟然再一次被刘雅男救了。

    李虹喃喃地说道:“谢谢你!”

    刘雅男一边开着车一边头也不回地问道:“你怎么落他们手里了?”

    面对自己的救命恩人,李虹自然没有任何保留,于是便将自己所遇到的事情全部说了出来,当说到那个年轻人的时候,李虹突然喊了起来:“咱们必须回去!”

    “你要死啊?那两人一会儿就能醒!”刘雅男透过车内的后视镜见到李虹是真的着急了。

    李虹叫道:“临出来的时候,那个小个子把椅子放倒了!”

    刘雅男的脸色顿时也变了,她当然知道把椅子放倒是什么意思,那个无辜的年轻人被捆绑着一定会被浴盆里的水淹死的。

    但转瞬间,刘雅男就镇定了,她的大脑做着迅速地判断,知道从时间上算,那个年轻人肯定活不了了,除非此时恰好有人闯进403号房间,但那却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时间来不及了!”刘雅男平静地说。

    刘雅男说的是实话,李虹不能不承认,她的心情坏到了极点,如果自己没有想着去麻烦那个人,怎么可能会发生这种事呢?

    “打电话报警!”李虹想出来一种最为及时的方法,其实她很清楚,即便现在报警也根本不可能挽救那个年轻人的命了。

    刘雅男只好说道:“我把手机扔了。”顿了一下,她似乎怕李虹不相信,于是强调道,“真的扔了,我怕警方追踪。”

    李虹不知道刘雅男所说的是否实话,但此时此刻,自己是没有任何权利再要求什么了。

    刘雅男接着哼了一声:“那个人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他不是还想占你便宜吗?”

    “可是他不应该死的!”李虹一边抽泣着一边说道。

    “谁说他不该死,误会你想与他偷情也就罢了,他竟然以为你是做小姐的,那他就该死!”刘雅男恶狠狠地说道,“他在污辱你,你难道不明白吗?”

    李虹点了点头:“我知道,可是那也罪不致死啊!”

    刘雅男冷笑了一声,慢慢地说道:“别管他了,反正这种男人不值得为他流泪,死就死了吧,咱们应该想想咱们的事情。”

    李虹的脑子还沉浸在悲痛中,对刘雅男的建议根本没有任何回应,刘雅男抬高了音调:“你现在什么打算?还要给张队打电话吗?”

    李虹终于愣了一下,她缓缓地止住哭声,似乎进入到了刘雅男的语系中:“我不知道!”

    “你不知道?”刘雅男笑了,“还是两条路任你选,第一条就是给张队打电话,不过这次不仅是小武的事情,可能还有403凶杀案,另一条路就是和我一起去云南,我不管你是怎么想的,其实我想了,有没有你陪着对于我来说并没有影响,但对于你却有影响,你不是还想见到小武吗?”

    “你说小武在云南?”李虹擦着眼角问道。

    刘雅男叹了口气,颇为犹豫地说道:“我没这么说,但你真以为那两人是追咱们吗?他们肯定也是去云南,也许小武真的在那边。”

    “他们也去云南……”李虹对两个小时前发生的事情心有余悸,她完全被长毛的所做所为吓坏了,第一次亲眼见到杀人,虽然没有血,没有任何暴力,但把人放在浴盆中淹死毕竟也是一种杀人的手段,其结果也是显而易见不难想象的。

    “你害怕了?”刘雅男的口气中颇有些调侃的意味。

    李虹心中的确害怕,但她却不愿意承认,更重要的是,她不想让刘雅男认为自己因为害怕放弃了与小武见面的机会:“我跟你一起,只要能见到小武,我什么也不怕!”

    刘雅男苦笑了一下:“其实你应该找个他们谁都找不到你的地方,安心地把孩子生下来,见到小武对于你来说,尤其对于你肚子里的孩子来说都算不上什么好事!”

    “可孩子有了父亲!”李虹骄傲地说道。

    刘雅男哼了一声:“但是这个父亲是个罪犯,还极有可能招来其它的罪犯,还有警察。”

    “我不管,哪怕他是一个十恶不赦的坏人,他也是我孩子的父亲!”李虹从来没有象现在这样坚定地说话。

    刘雅男只好妥协,面对这个爱情至上的女人,她无话可说:“好吧,但我话说在前面,小武在云南只不过是我的猜测,也许他根本不在!”

    李虹的决定已经不会再更改了,于是刘雅男说到了更实质性的问题:“还有一件事必须说明,为了安全着想,咱们不能走那条最近的路了,必须绕点远,这样可能会晚几天才会到云南。”

    李虹当然明白刘雅男改变路线的原因,秃头和那个长发的小个子既然也是去云南,选择同样的线路,碰上的机率是很大的,经过酒店里发生的那件事,李虹再也不想见到这两个人。

    “他们先到了云南,会不会先找到小武?”李虹提出了自己的担心。

    “不会的!”刘雅男肯定地说,接着又换了一个口吻补充道,“小武肯定不会呆在原先住过的地方,他又不是傻子!”

    李虹点了点头,她也相信小武绝不是一个傻子。

    “时间拉长了,但不能我一个人开车,我累了,你就接把手!”刘雅男说道。

    李虹急忙摇了摇头:“我不会开车!”

    “你不会开车?”刘雅男显得十分惊讶。

    李虹犹豫地回忆道:“我……我好象考过驾照,但是……我不记得我开过车……你知道,我从医院出来,身上没有驾照。”

    “这倒是真的,我可不想再惹麻烦了!”刘雅男的语气中似乎有一丝失望。

    李虹刚想说些什么,这时,一件意外的事情却突然发生了。

    刘雅男突然感到浑身肌肉变得紧张了起来,一根神经剧烈地跳动了起来,刺激着大脑,接着,肌肉就变得再也不听使唤了。

    要犯病了,刘雅男残存的一点意识在提醒她,她急忙用力地踩下刹车,一只手紧打方向盘向右侧转过去,另一只手却拉开了储物箱的盖子,那里放着一瓶药。

    但此时,车身已经开始了剧烈的晃动,李虹吓得不知所措,她看见了刘雅男的手伸向储物箱,但手伸到一半就剧烈地抽搐了起来,即而是整个身体再也不听她的使唤了。

    车身向着右边的车道斜刺里穿了过去,终于停在了路边,刘雅男的反应是相当及时的。

    李虹这时才平稳住心情,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于是目光越过椅背落在了刘雅男的身上。

    刘雅男此时整个身体竟然在剧烈地颤抖着,四肢变得僵硬笨拙。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