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五章:来路不明的钱财

章节字数:2971  更新时间:15-01-07 11:5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紧张的一天终于过去了,东方又泛起了红晕,寒冷的晨风在北方广阔的大地上肆虐着。这是晴朗的一天,风虽然已经开始刺骨了,但一切仿佛都将是新的开始似的。

    刘雅男终于醒了过来,她立即意识到自己昨夜犯病时的情景,现在想来还觉得很危险,以前也会犯病,但远没有昨夜那么迅速,完全没有时间拿来药来吃,若不是她反应快,残存的意识让她及时踩了刹车,那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也许是这两天有些心力憔悴的原因吧!

    途观还停在路边,刘雅男向车窗外看了一张,李虹站在旁边,面冲着北方,瘦弱的身影在寒风中似乎瑟瑟发抖,让人见了着实会不由自主地产生怜爱之情。

    怪不得小武会看上她呢!

    刘雅男十分认同小武对女人的审美,一个男人对女人的审美观表明了这个男人的才气,但有才气的男人不一定就是好人!

    刘雅男叹了口气,看到了储物箱的盖子并没有关严,那瓶药还放在那里,她知道昨夜犯病来得突然,肯定是李虹救了自己,心中也不免升出感激来。

    略略地活动了一下筋骨,刘雅男从车上下来,绕过车前的时候,她看了一眼左前档,那里还是深深地凹了下去,昨夜那充满勇气地一撞依旧赫然在目。

    刘雅男不禁又为自己的壮举而感到自豪,同时更加欣赏自己的换车策略。

    远处山绵不断,山顶似乎被一抹淡粉色的霞光所点饰,有一种遥远的美丽之感。

    李虹听到声音转过头来看了一眼刘雅男,又转过头去继续看着远处的风景,她的表情显得很冷漠,这令刘雅男感到奇怪。

    在李虹转身的那个瞬间,刘雅男看到了她手中的那瓶矿泉水。

    刘雅男的心顿时悬了起来,她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急忙绕过车身,来到了后备箱,打开后盖,里面有一个黑色的皮箱,皮箱打开着,里面满满地堆放着钞票,旁边放着一箱矿泉水,是刘雅男特意备在路上喝的。

    “不用看了,一分都不少!”李虹的声音冷冰冰地从身后传来。

    刘雅男转过身来,盯着李虹:“你怎么知道这笔钱的?”

    李虹脸上挤出一丝渴望:“那两个人说你根本不可能有买车的钱,这笔钱是不是小武的?”

    刘雅男点了点头,她的思绪已经跳跃到了大前天的夜里。

    “那他人呢?”李虹不出意外地追问道,她的神色比较紧张。

    “你不知道吗?”刘雅男尽量让自己放松心态,反问道,好象这样一来她就能占据主动似的。

    “你把他杀了?”李虹从牙缝中艰难地挤出自己的猜测来。

    刘雅男苦笑了一下,看着远处的风景:“我说没有你信吗?”

    李虹疑惑了,她看着眼前的刘雅男,根本无从判断。

    刘雅男接着说道:“其实我现在说什么你都不会相信的,因为我根本不可能告诉你这笔钱从哪里来的。”

    李虹咬了咬牙:“你说过在云南能见到小武的。”

    “不!”刘雅男坚决地说道,“我说的是到云南也许会见到他!”

    “你不敢肯定?”

    “昨天这个时候你能肯定自己在这里吗?谁也无法肯定的给出答案。你别忘了,不但咱俩在找他,警察和那拨人也在找他!”刘雅男淡然地说道,她似乎在暗示着最坏的可能性。

    李虹嘴角抽动了一下,没有说出话来。

    刘雅男突然笑了:“我知道无法打消你的怀疑,那么小武的事情咱们先不用管,你不觉得现在最重要的是这笔钱吗?”

    李虹愣愣地看着刘雅男:“什么意思?”

    刘雅男上前了一步:“现在咱们是一起的,钱也是一起的!当然,如果你觉得这笔钱来路不明,你可以选择放弃,但别忘了,你将有一个孩子要养,而他的父亲现在还不知道在什么地方呢?”

    孩子,这是一个很重要的砝码,李虹的心终于动了一下,然而她却抬起了头,看着刘雅男:“为什么不用这笔钱治你的病?”

    “我的病?”刘雅男一时间不知道要说些什么,她总是尽量地让自己忘掉那个绝症。

    李虹同情地看着刘雅男:“我以前做过护士,那瓶药治什么的我很清楚,你不能再等了!”

    刘雅男淡然地说道:“你以为这两百万够吗?真的就能挽救我的生命吗?我记得有部电视剧中说过,用钱能够解决的问题就不是事儿,但这个病……”

    李虹迟疑了一下,她知道刘雅男的决定其实并没有错。这个世界上还是有绝症存在的,还是有医术无法解决的问题,钱,更没有用了。

    “别傻了,我可不愿意把钱浪费在那些化学药品上,而且还得剃光自己的头发,象个尼姑似的,而且失去了自由,与其在医院里等死,不如多走走,至少别让自己的余生再留任何遗憾,你说是吗?”刘雅男的语气中透着轻松,但李虹总觉得这番话是在安慰自己。

    “因为这个你才要回云南的?”李虹问道。

    “出来七年了,”刘雅男叹了口气,目光转向了远方,“临死了才想到回家。”

    李虹不禁打了一个寒栗,她也想起了家乡,但如今怀着身孕,回到家乡将是什么情况,她却不敢想象。

    “走吧!”李虹顿了一下,仿佛是下了很大的决心,“我送你回云南。”

    刘雅男笑了:“是陪我,你说了你不会开车,即便会,你也没有驾照。”

    “我不会开车,但我做过护士,”李虹犹豫着说道,“你这种情况虽然不影响行动,但总是需要别人在旁边盯着的,否则犯病时来不及吃药就随时有生命危险……”

    刘雅男感激地笑了笑。

    八成新的途观车被阳光一照,反射出耀眼的红晕来。

    刘雅男与李虹重新坐回到了车中,在李虹的建议下,两个人决定在前方再找个地方住下来,经过这两天晚上的折腾,两个人其实都有些身心疲惫,若不好好的休息一下,刘雅男的病情会很快复发的,行在路上,这是极其危险的。

    重新上路,刘雅男感到心情放松了许多,虽然她知道,李虹对小武以及那笔钱的问题肯定还有怀疑,但护士的本能让她暂时忘掉了这一切。

    但她总会有再次记起的那一刻,那时她会怎么办呢?刘雅男不再想了,想也没有用,管它呢!

    前方是一个不错的小城,刘雅男将车拐了进去,她们找了一家条件不错但并不是很显眼的旅店住了下来,经过昨夜的事情,两个人都决定要小心行事。

    一觉几乎睡到了下午,两个人这才醒了过来,刘雅男第一件事就是看了看角落中的那个黑色皮包,完好地躺在那里,谁也想象不出来两个单身女子身上竟然藏着近两百万元的现金。

    “你应该去买几件衣服。”刘雅男建议道,并且从挎包里拿出两千元现金来交给李虹。

    李虹这才意识到自己的确没有一件合身的衣服,身上穿的还是刘雅男的那件。

    “用我陪你去吗?”刘雅男随口问道。

    李虹摇了摇头,接过了两千元钱。

    看着李虹出了门,刘雅男突然有种患得患失的感觉,李虹为什么不让自己跟在身边呢?她会不会做出其它的决定,毕竟手头有了两千元的现金。

    刘雅男有些紧张,她再次看了看角落中的那个黑色皮包,神经质地跑了过去,将皮包拿了起来,拉开拉锁,把包倒了过来,抓住底部,里面的钱全部掉落在床上。

    李虹很快就买了几件合身的衣服,手里拿着不知来路的钱,这让李虹感到有些害怕,所以买起衣服来也有些畏手畏脚,其实她并不是一个对衣服十分讲究的人,只要合身就可以了,但今天,在购物的时候,她还是情不自禁地注重了一下花色与款式。

    这两天来,李虹发现刘雅男身上穿的衣服都很合体,她一定是一个爱美的女人,而她的确长得也很美,虽然岁数有些大了,但美却以另一种形态散发了出来。

    如果我到了三十五六岁,也能象刘雅男那样就好了!李虹感叹着,如果她死了,那么她的美丽就停留在这个岁数,其实也是女人的一种幸福。

    有人常说,把美留驻,但很少有人真的去这么做,衰老是人生的必然规律,没有人能够改变,但留住美却是一种选择。刘雅男的人生也许是许多对美痴狂的人所羡慕的。

    由刘雅男想到了小武,小武为什么会与刘雅男分手呢?李虹百思不得其解!小武在她面前也很少谈及刘雅男。

    拿着衣服回到旅店,经过前台的时候,李虹突然在那一瞬间看到了放在桌子上的公用电话,她的心顿时提了起来,口袋中张队的名片似乎发出了轻脆的如电话铃般的声音。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