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六章:通话

章节字数:2887  更新时间:15-01-10 10:0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小高跟据张队的指示,将刘雅男李虹的肖像以及那辆红色途观发给了前往云南沿途的各个刑警队,如果发现线索,将进行秘密监视。与此同时,指派人手在全市范围内寻找秃头长毛以及那辆雪铁龙的下落,尤其是老板的酒吧附近,更要严密监控。

    但事情的发展还是超乎了张队的想象。

    第一个坏消息传来,秃头与长毛开着那辆雪铁龙离开了本市,张队的脸色立即变得十分难看,这两个人的离开意味着刘雅男与李虹随时都有可能遇到危险。

    第二个坏消息是上午传来的,在离本市不足一天路程的一个小镇上发生一起凶杀案,镇上最高级的宏运酒店403号房间内发现一具男尸,当地警方立即调动了酒店的监控,将整个事件还原了七七八八。

    傍晚时分,该名男子入住403号房间,二十分钟后,一名年轻的女子进入该房,再后来,两名男子闯入房间,夜里十一点钟左右,两名男子将女子扛在肩上离开了房间。男子被捆绑在椅子上浸入浴盆中淹死。

    这是一起恶性的绑架杀人案,接着,小镇的刑警发现离酒店大约两公里的地方有车祸的痕迹,地面上散落着一些雪铁龙车身上的碎片,旁边的电线杆子上有被剧烈撞击过的痕迹,肇事的车辆全部消失了。

    正当小镇刑警不知所措的时候,他们看到了张队发来的传真,通过照片比对,小镇刑警可以确认被绑架的女孩正是李虹,同时,复查监控,他们又发现了那辆红色的大众途观以及刘雅男。

    小镇刑警立即将这个消息反馈给了张队。

    所有的迹象表明,刘雅男与李虹确实驾着一辆红色的大众途观前往云南,而秃头与长毛则尾随着追踪了下去,他们在小镇的宏运酒店不期相遇。

    但令张队感到奇怪的是,刘雅男为什么与李虹并不在一起,而后来发生的那起交通事故又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经过对酒店人员的询问,各种信息也都及时地传达了回来,死者是一名经常出差的销售,他每次都要落脚在宏运酒店,但此人与小武一案并没有直接关系,极有可能是由于李虹的原因让此人遭受到了意外。

    如果李虹落在了秃头两人的手中,那后果是不堪设想的,小高与张队都非常着急,小高甚至询问张队,是不是先全力辑拿秃头二人。

    正当张队犹豫不决的时候,李虹的电话来了。

    张队怎么也没有想到李虹会来电话,他下意识地记住了来电显示,然后问道:“你们在哪里?”

    李虹在电话那一头显得很犹豫:“我也不知道我们在什么地方!”

    “你没有被秃头他们抓住?”张队继续追问道,他以此表明自己知道的情况远比李虹以为得要多。

    李虹并没有隐瞒,将所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地向张队做了交代,经过一天,她显然不再那么害怕了,但说到最后,李虹的语气变得有些担心:“你们说小武是拿着一笔赃款失踪的,那笔钱大概有多少?”

    “我们不得而知!”张队老实地承认道,“但数目不会很少,应该有上百万之多,刘雅男是不是换过车?”

    李虹嗯了一声,虽然打着电话,她却不知道自己应该说些什么,打这个电话的具体目的她也不是很清楚。

    “刘雅男换车的那笔钱极有可能就是赃款,她很有可能知道小武的下落,那么你们现在的处境就很危险了,我希望能和刘雅男直接对话,你能办得到吗?”张队毫不客气地说出了自己的决定。

    李虹愣了一下:“她并不在我身边,我是偷偷地打这个电话的。”

    “你们去云南是打算与小武汇合吗?”张队继续询问案情。

    李虹没有直接回答,她有些哽咽地问道:“其实……你们认为小武还活着吗?”

    张队怎么也没有想到李虹会问出这句话,难道她知道些什么?

    小武绝不能死,这件案子中最重要的线索便是小武。

    “我们想会的,你是想起什么了吗?”张队小心翼翼地说,他觉得从李虹身上找到突破口的可能性非常大。

    李虹沮丧地说道:“没有,对于失忆前发生了什么事情,我还是想不起来,但我有种不好的预感,我认为小武极有可能死了!”

    “你为什么这么认为?”张队尽量想让自己的语气放松,也许这样可以给李虹一个更充足的思考时间。

    但事实远不是张队所想象的那样,李虹站在电话机的另一头,她犹豫着,“我怀疑刘雅男杀了小武”这句话始终没有说出来。而这句话正是李虹要与张队通话的主要原因。

    拨通了张队的号码后,不知为什么,李虹似乎并不愿意相信自己的猜测就是事实,她幻想着小武还活着,还在云南等着自己,而刘雅男只不过要将她送到了小武的手中。但这种幻想其实是很幼稚的,刘雅男即便不阻止自己和小武的交往,也不可能亲自送自己去见小武。

    电话的那一头,张队又跟了一句:“现在的情况看,如果小武真的遭到不幸,那么刘雅男的嫌疑是最大的!”

    张队以为这么一说就会将李虹吓到,对于李虹这样的弱女子,她真的不应该卷入这个案件中,但他错了。

    李虹经历了生死的两天,远不是当初那个被小武圈养在家里的弱小女子了。

    被刘雅男劫持着离开那座城市时,李虹感到自己很无辜,也很可怜,尤其肚子里的孩子,让她觉得生不如死,所有一切好象都是一场梦,梦虽然曾经美好过,现在却变得很恐怖,这其实是个噩梦。

    寻求帮助,依靠别人,自怨自艾,这是昨天的李虹,但晚上所发生的一切却让她彻底地改变了。

    恶果是挥之不去的,仿佛有一条不知时务的狗,无论你把那恶果丢得多远,这条狗总要把它衔回来,而且还得意洋洋地冲着你笑。

    李虹在寻找帮助的时候险些被那个过路的年轻人非礼,更险些被秃头两人劫走,但这所有的一切都过去了,李虹发现自己原来并不是想象中的那么脆弱,如今的自己竟然还能够平平安安地站在电话机前与张队通着话。

    如果小武真的死了呢?而凶手就是刘雅男,那么我应该怎么做呢?

    这是一个艰难的选择,毕竟刘雅男两次把自己救出虎口,难道真的为了小武把自己的救命恩人出卖吗?

    李虹没有想好,现在她的脑子很乱,所以索性挂掉了电话。

    李虹的来电对于张队来说既是一件好事,又令他有些担心。

    是的,李虹与刘雅男现在并没有遭受到意外,这是不幸中的万幸。

    一个与案情无关的年轻人死去,虽然没有人知道当时403号房间里发生了什么,秃头长毛以及李虹都有嫌疑,但张队相信李虹的描述,他几乎可以肯定,杀人者一定是那两个人。以这种手法杀人,从容而阴狠,这绝不是莽撞的秃头所为,凶手肯定是那个留着长发的小个子。

    如果刘雅男与李虹再被他们追到,那么后果便不堪设想了。

    另外一点,刘雅男竟然能够用撞车的手段救下李虹,说明这个女人的确不同凡响,绝不能用普通女人的标准来衡量,但从材料上看,刘雅男绝不可能是这样一个充满了勇气的女性。

    这个女人似乎一直被爱情所困扰,为了爱,她离开了云南跟随着小武,在这里安家立业,直到一年前。

    张队想起了那份离婚起诉的文件,她很理解刘雅男所遇到的一切,除了离婚,她没有其它的选择。但既然离婚了,她又是怎么得到的那笔赃款呢?难道真如李虹猜测的那样,小武已死,而凶手就是刘雅男?

    办案多年,张队并不在意把人性想得多么恶毒,但不知为什么,这个猜测刚刚闪现出来,他便拼命地遏止住了,不愿意再追寻下去。

    人老了,心也善了!张队这样安慰着自己。

    这时,小高把李虹所用电话的地理位置查找出来了,交给张队。

    “她们改了路线!”小高满怀期待地问道:“这不是去云南的路,咱们是不是通知当地警方干脆把这两个女的控制起来吧!”

    张队摇了摇头,淡然地说道:“也许咱们想通过这两个女人找到小武的这个思路根本就不正确!”

    “什么?”小高纳闷地瞪着张队,“可是那笔赃款?”

    张队笑了笑,并没有直接回答,转身离开了,留下莫名其妙的小高呆在那里。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