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七章:初识

章节字数:2815  更新时间:15-01-13 09:1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离开了前台,李虹心中有些忐忑,仿佛自己成了一个叛徒,刚才那次通话实在对不起刘雅男似的。

    李虹对自己这个念头有点吃惊,但又实在不知道问题出在哪里,只好深吸了一口气,打开了房门。

    一股呛人的烟气顿时从门内冲了出来,令李虹一时没有适应,拼命地咳了几声。烟雾中,刘雅男正半倚在床头。

    “你不应该抽烟!”李虹说道,完全出于一个护士对病人的口吻。

    刘雅男笑了笑,站起身来将窗户打开:“抽不抽烟对我已经没有关系了,倒是你,的确不该吸二手烟,我刚才没有忍住,对不起。”

    李虹立不好再说什么,她进了屋子,关上门,这才看到刘雅男的床头烟缸里已经有了不少烟头,想必她刚才一直在琢磨着什么事情:“其实危害没有传说中的那么大,我也不是那么娇气的人。”

    刘雅男将手中的半只烟掐灭了:“让我看看,你买了什么衣服!”

    女人,无论关系如何,说到衣服的时候总是会有共同话题的。

    李虹换上自己新买的几件衣服,然后从浴室走了出来。刘雅男的眼睛顿时亮了起来。

    从见到李虹的第一面开始,刘雅男就知道李虹是一个美人胚子,但这两天的李虹显然没有展现出应有的容颜来,由于自杀失血过多,整个人显得提不起精神,脸色一直苍白着,从医院逃出来的时候,因为只有那身病号服,所以只好换上刘雅男的衣服,但并不合身,自然显现不出来她的美貌来。

    而此时,一切都变了,李虹穿上了艳丽的服装,简直就象重新浇过水的鲜花一样。

    “你真的很漂亮!”刘雅男由衷地说道。

    李虹的脸一红,她对自己的容貌向来十分自信:“可惜我有一条从家乡一直带在身边的裙子,可能落在家里了。”

    说起那条裙子,李虹愣了一下,她记不清最后一次是什么时候穿的,似乎时间并不久远,但现在已经快入冬了,怎么可能在不太久之前还穿过裙子呢?

    刘雅男从随身的皮包里拿出几样化妆品递给李虹:“你还没有恢复好,脸色有些难看!”

    李虹感激地接过了化妆品,然后走进了浴室。

    刘雅男再一次躺倒在床上,刚才那一幕令她想起了许多往事。

    24岁,自己在24岁的时候也是如此美丽,身著着色彩艳丽的服装,快乐地生活着,但三年后,自己却因为美丽而遇到了改变自己人生的最为重要的一件事。

    在那以后,刘雅男因为这件事而无奈地活着,倔强与自怨让她固执地拒绝一切,她不再美丽了,也认为自己不可能再会美丽,这辈子就将在丑陋中度过,这种想法一直伴随着她,直到七年前的那个雨天,小武的出现。

    生命不应该为一件本不应该发生的事情而枯萎,于是,刘雅男重拾了信心,从小武的眼中,她又寻回了美丽,于是便义无返顾地离开了家乡,离开了自己所有的亲人。

    本不应该发生的事情,这是一个多么可笑的说法,当它发生的时候,没有人会认为什么是本不应该发生的,但当后果出现了,那么你可以追悔未及地说那是本不应该发生的。

    也许这就是宿命,无法改变的!

    第二次从浴室中出来的李虹仿佛一个天使一样,而这个天使在几天前还曾试图用极端的方式结束自己的生命。

    刘雅男暗暗地叹了口气,坐起身子来,建议李虹一起上街吃饭。

    两个漂亮的女人走出了旅店,坐进了一家干净的饭店,引起许多男士的侧目。

    这是她们第一次正式坐下来吃饭,刘雅男点了自己喜欢的辣味,而李虹并不太能吃辣的,也点了自己喜欢的素食。

    “今天已经很晚了,明天再走吧!”李虹建议道,她知道,刘雅男的病最怕的就是劳累与紧张。

    这个建议与刘雅男的想法不谋而合。刚才李虹买衣服的时候,刘雅男想了许多,既然已经改道,那么就不如好好地玩上一圈,想到那西北的风景,刘雅男也有种向望。

    云南有山,刘雅男是看着山长大的,云南也有水,刘雅男也是涉着水长大的,但如今身在西北,她看到的是更为广阔的平原,极目远眺的时候,那种开阔与壮美让人心旷神怡!

    古人有乐山乐水之说,大多是为了修身养性,但凡说到一马平川,不禁就和沙场联系上了,月色如血,刀光如歌,肃杀的意境带出来是苍凉与悲苦。

    刘雅男说不好自己现在的心情,但她相信,多少肯定也会带点悲怆感,正迎合了即将遇到的风景,倒不是为了自怨自艾,而是能够看到生命的渺小。

    只有领略到了生命的渺小,才会知道自己那点悲怆感是多么不值一提。

    两个女人几天没有好好吃东西了,所以这顿晚饭吃得很香,并且要了一瓶红酒,颇有些小资小调的意味。

    看着手中的红酒杯,刘雅男笑了:“以前小武追我的时候喝过红酒,嫁给他之后反倒没怎么喝过。”说完,她故意用挑衅的眼神望着李虹。

    李虹立即接受了挑战,她说道:“我和小武在一起的时候很少喝红酒,我是东北人,能喝点白的。”

    “那喝点?肯定不会少喝的,我知道小武的酒量很好!”刘雅男回忆道。

    李虹笑着摇了摇头:“其实他酒量不如我。”说到这里,她愣了一下,有些自嘲地说道,“我觉得这顿饭好奇怪!”

    “怎么?”

    李虹解释道:“我从来没有想过竟然会和你这么面对面地坐着,就象两个老朋友似的喝着酒聊着天,而且聊的竟然是小武。”

    刘雅男补充道:“一个和咱俩都上过床的男人!”

    李虹的脸突然红了,她的表情显得十分尴尬:“这么说很难听,但我还不能否认。我认识他的时候,真的以为他是单身,我从来没有过一个做小三的思想准备!”

    “小三?”刘雅男突然笑了起来。

    李虹的脸色顿时变了:“你在嘲笑我?”

    刘雅男急忙摆了摆手:“所有人都认为小三这个词是贬义词,其实你刚才说的时候也在有意无意地贬低自己,但你想过没有,一对夫妻没有了爱情,只有仇恨,你认为‘夫妻’这两个字就神圣吗?”

    李虹细细地品味着刘雅男的这番话,鼓足了勇气终于问道:“你为什么恨他?他到底做错了什么?”

    “你为什么要自杀?”刘雅男迅速地反问道,一双眼睛眯成了一道缝,斜斜地盯着李虹。

    李虹尴尬地摇了摇头:“这也是我想知道的事情!”

    “你早晚会记起来的!”刘雅男正色说道,“其实我很羡慕你,选择性失忆,真的能够这么选择吗?如果可以,我情愿忘掉所有不愉快的事情。”

    李虹默默地点了点头,心中却根本不同意刘雅男的说法。忘掉所有不愉快的事情,只记得那些美好,岂不会变成一个傻子!更何况,没有经历这种失忆,刘雅男自然不会体会到由于缺失记忆而带来的痛苦。

    李虹一直在拼命地回想着自杀前所发生的一切,按照医生的说法,这种非病理上的失忆完全是潜意识在做祟,既然能够进入到潜意识中,那么这些失去的记忆一定是非常重要的。

    它到底是什么呢?难道是自己无意中发现了小武是个罪犯,这个打击无疑是残酷的,但它真的能让自己为此而去自杀吗?意外怀孕?那更不可能,李虹知道自己其实是很喜欢小孩的,无论如何,她都觉得女人一生中一定要怀孕生子的,不是为了生命的延续,也不是为了成为一个完美的女人,而是为了爱!

    “你们为什么一直没有孩子?”李虹觉得自己问得有些唐突,立即解释道,“当然我不应该问这样的问题。”

    刘雅男惨然地说道:“没关系,事实上是我不想要,我不喜欢小孩!”最后六个字说得斩钉截铁。

    李虹不敢继续问下去了,她突然想到,面前这个女人一定还有许多秘密。

    “不要说这些了,你能喝酒,我会抽烟,我突然觉得不是小武把咱们凑到了这里,是上天的安排!”刘雅男已经有了些醉意,她的酒量并不好。

    李虹尴尬地笑了笑,思忖着这家饭店到旅店间的距离。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