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八章:胎魇

章节字数:2722  更新时间:15-01-17 09:1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斜月,天上黑云翻滚着,面前一片漆黑的沼泽地,几棵枯死的树从水塘中升出枝杈来,扭曲着身体,被剥落的树干上盖着一层蚊蝇,密密麻麻地挤在一起蠕动着。

    李虹展眼向四周望去,无边的恶水,没有一丝生命的迹象,阴森森的世界中仿佛只有她一个人似的,腐败的臭味弥漫在身边,她低头望去,双腿膝盖以下已经陷入了淤泥之中,脚上根本就没有了知觉。

    这是什么地方?

    李虹想着逃离却怎么也抬不起腿来,那恶臭的泥中仿佛有两只手在狠狠地拽着她,令她无法移动半步。

    怎么会来到这种地方呢?不,现实中根本没有这样的地方!是梦!

    李虹很清楚自己在做梦,摆脱梦境最好的方法就是即刻地醒来,虽然这样想着,但这个梦却显示出了它强大的控制力,令她根本无法苏醒。

    梦魇的感觉让人感到恐惧。

    而这恐惧却依然在继续,甚至扩大了它的力度。

    前方不远处本来十分平静的水沼表面突然冒起了气泡,伴随着巨大的喘息声,气泡破裂又聚积,变得越来越大,终于,一条蛇状的东西从一个破裂的气泡中升了起来,浮在了水沼的表面,缓慢地游曳着,向李虹慢慢地逼近。

    李虹只想快速地逃走,身体却根本无法动弹,双腿依旧被深深的嵌在淤泥中,她惊恐地看着那个浮在水沼表面的蛇状物,喘息声却变得越来越大,很快,它就来到了李虹的身边,样子也变得更加清晰了。

    不是蛇,是泥,仿佛有了生命的邪恶的泥浆,竟然如藤条一般缠向了李虹,然后沿着李虹的身躯慢慢地游了上来,从双腿之间,掠过了女人最为神秘的位置,然后是腰,胸,直至脖子。

    李虹此时已不仅仅是恐惧,而是感到了羞辱,这泥蛇一样的东西在肆无忌惮地亲抚着她的身体,每一处敏感的部位,而自己却什么也做不了。

    她狂叫着,那声音跌落在黑暗的沼泽中,立即变得无影无踪。她试图用手拽下这个可怖的生物,但当指尖触及到那个生物的时候,那种滑腻腻的感觉却令她感到更加恶心,那生命看似如泥做成的一般,但能够发出可怕的喘息声,随着这喘息声,这生命里却似乎有着强劲的血管在跳动。

    李虹整个人被这个可怕的泥蛇紧紧地缠绕住了,整个身体更加无法运动,手臂也被束缚了起来,但这一切还没有结束,那东西慢慢地向李虹紧闭的朱唇侵去,挤开了她的双齿,滑进了喉管,沿着食道一下子坠进了她的肚子里。

    李虹顿时感到肚子一阵疼痛,冷汗将自己浑身打透,她努力地想把这东西吐出来,但即便将手指伸到嗓子眼也是无济于事。

    泥蛇安安稳稳地落在了李虹的肚腹内,它不再动弹,似乎盘踞了下来,沉重感油然而升,将李虹的身体向下坠着,也向下拽着。

    李虹突然发现远处的一棵枯树慢慢地从沼泽的视平线上升了起来,但她很快意识到了自己的身体正在一点点向泥沼中陷下。她并没有挣扎,在这梦魇中,所有的挣扎都是徒劳的。

    泥沼慢慢地没过了李虹的双腿,然后是腰,胸,脖子,微凉的感觉并不舒服,李虹幻想着自己整个身体没入泥沼中无法呼息时的样子。很快,恶臭的沼水涌进了她的嘴中,她似乎失去了知觉,但只是一个瞬间,一切却并不是自己所想象的那样。

    看似黑暗恐怖的沼泽下面却是一片纯洁的水,如血一般的纯洁,也许那就是血,血的池塘,没有腥臭的味道,似乎还可以自由地呼息着。

    李虹突然发现自己已经赤身裸体,在这片血水中自由地畅游着。而肚子中那沉重的感觉也消失得无影无踪。

    这个梦让李虹的感觉很不好,醒来的时候,她的被子都湿了,浑身感到一阵的冰凉。

    “你身体太虚了!”刘雅男关切地说道,她根本不知道李虹做的是多么可怕的梦。

    李虹淡淡地笑了:“也许我还没有完全恢复!”

    刘雅男的目光落在了李虹的肚子上:“你这样对孩子并不是一件好事!”

    “不要说他好吗?”李虹恳求道,那个梦便和肚子里的孩子有关,李虹真不愿意将两个联系起来。孩子应该是纯洁的,但那个梦却是邪恶的。

    刘雅男不知道是不是理解了李虹的想法,她只是笑了:“再过几个月,你还是要面对他的,其实,你现在就一直在面对他,你想过以后怎么跟孩子说吗?”

    “这个问题太远了!”李虹摇了摇头。

    刘雅男叹了口气,她也许根本见不到李虹的孩子。

    李虹的身体其实比刘雅男想象得要好许多,虽然处于怀孕初期,但基本没有过于明显的妊娠反应。李虹的胃口也很不错,尤其在路过西安的时候,她走在小吃街上,显得十分地兴奋。

    这是一次旅游,尤其对于刘雅男来说,也许这是她人生最后一次旅行了。李虹时时在提醒着自己,想着即将死去的刘雅男,李虹那护士的天性便油然而升,她想让刘雅男能够过好这最后的日子,也想为刘雅男做些什么,但她错了。

    刘雅男根本就不需要别人照顾,这个女人内心强大得令人咋舌。

    李虹虽然工作的时间不长,但她见过许多濒临死亡的人,这些人无意识中表现出的无助与可怜让人感到同情的时候又无可奈何,只能感叹宿命的残忍。

    但刘雅男则不同,如果不是看到刘雅男吃的那瓶药,李虹甚至根本不相信这个女人还有不足半年的生命了。她看上去很坚强,也很乐观,而且对各种各样的事情都表现出极浓厚的兴趣。难道这不是对生命的留恋吗?

    刘雅男却不这么认为,她说:“接触少的事情,我当然就感兴趣了,接触太多的事情你是不可能感兴趣的,只会觉得累,我都要死了,还让自己这么累干什么呢?”

    也许每个人都有一种活法吧?李虹总在想,自己如果到了刘雅男这个地步,会不会如她一样乐观的面对死亡呢?

    也许不会的,这种人生的态度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学得来的。

    如果没有小武,李虹觉得自己其实是很喜欢刘雅男的,至少从这个女人的身上,她学到了许多平时不可能学到的东西,比如如何成为一个成熟有魅力而且内心还强大的女人。

    但李虹也很清楚,这种合谐的状态是不会长久的,因为到了云南,也许一切都会变了,那里可能会发生什么呢?

    小武到底在不在云南呢?他是不是还活在世上?这所有的一切都会成为不得不面对的问题,当这些问题摆在面前的时候,刘雅男这个女人还如她现在所表现出来的乐观与坚强吗?

    李虹与刘雅男都极力避免谈论起小武的事情,这个男人成为两个女人友谊中的定时炸弹。

    那笔钱也没有人会主动提及,两个女人只是很随意地使用着它,根本不考虑它的来处,也不考虑它所潜藏的危险。

    刘雅男的决定是正确的,自从改了道,一路上就再也没有任何危险,那个凶巴巴的秃头与邪恶的长毛再也没有出现过。

    李虹突然有种感觉,这次旅行仿佛将自己置身在了另一个世界,所有的烦恼都远离着,只是一味的享受大自然所带来的快感,虽然秋末冬初,这自然的脾气有时会令人很难堪,但它只是那么明明白白的,不带有任何邪恶的色彩,不带有任何针对性。

    李虹只希望这样的日子能够长久些,不知为什么,她已经不太关心小武的事情了,但当她意识到自己有了这种想法的时候,她却十分吃惊。

    为什么一定要见到小武?

    为了肚子里的孩子?为了那份爱情?还是为了曾经的那段岁月?李虹迷茫了!

    在迷茫的那一刻,她终于明白了,自己所看到的刘雅男的乐观与坚强其实更是自己所希望拥有的。

    这些就是一个成熟女人所具有的岁月品质。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