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九章:青色的夜

章节字数:2473  更新时间:15-01-19 10:3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也许刘雅男很坚强,她可以平静地面对死亡,但她却绝不是李虹所想象的那样乐观。

    刘雅男很清楚这次旅行对她意味着什么,更清楚这次旅行后她将面对的是一项多么艰巨的任务。

    如果一切正如自己安排的那样,那么所有的事情都会有一个了断的,死亡是不可逃脱的,但有些事却可以避免。

    这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自己到底能不能够完成,刘雅男心里并没有底,当旅行结束,到达云南的时候,只有尽力去做,能否成功,只看天命了。

    想明白了这层道理,刘雅男觉得自己应该好好享受这次意外到来的旅行,她这么想的也是这么做的,所以在李虹的眼中,她不但坚强,而且乐观。

    刘雅男过得很快乐,一路上似乎努力地在补偿着自己这几年失去的岁月,一个人如果因为爱情而失去了对这个世界的认知,那么这个人一定很蠢。

    刘雅男只希望李虹不会重蹈自己的覆辙。

    在千年古都西安,刘雅男不但吃到了便宜而又驰名中外的西安小吃,而且也看到了著名的兵马俑,面对那成排的古代骑士,她想起了张艺谋的电影《古今大战秦俑情》,蒙天放的痴情也许会羡煞每一个纯情少女,但事实上,这个世界更多的女人如同朱莉莉一样,虚荣而自以为是。

    走在敦煌莫高窟的壁画飞天前,刘雅男幻想着自己死后的样子。

    据说佛教中的飞天是乾闼婆和紧那罗。乾闼婆的任务是在佛国里散发香气,为佛献花、供宝,栖身于花丛,飞翔于天宫。紧那罗的任务是在佛国里奏乐、歌舞,但不能飞翔于云霄。后来,乾闼婆和紧那罗相混合,男女不分,职能不分,合为一体,变为飞天。

    刘雅男回忆起自己能歌善舞的日子,但那个可怕的日子将这一切都毁了,她本以为爱情能够拯救自己,然而还是错了。

    一个女人不能没有爱情,但爱情真的不是一个女人的全部。

    刘雅男突然意识到,自己已经很久没有享受爱情了。

    秋末冬初的西北远不是旅游的季节,只有内心强大的人才会领略到西北那独有的望天地悠悠独怆然而泣下的自然风景。

    西安往西,景色其实便已经开始出现了明显的变化。

    人烟与树木变得越来越稀少,苍茫大地变得越来越坚硬,无论是一望无际的漫漫黄沙还是彪悍雄壮的戈壁都会让人有种恍如隔世之感,远处是连绵的山脉,可以望见山峰上的雪,纯净地与天色相惜。

    在这样的景色中,大路是唯一的,象河一样,淡青色伏在茫茫大地的正中,蜿蜒曲折地通向远方,是看不到尽头的,仿佛那一边就是天堂,而刘雅男所驾驶的红色途观却显得十分醒目,如一点圣火,留下一抹迷人的醉影,带着光晕。

    而令刘雅男与李虹印象最深的莫过于青海湖的夜景。

    经过青海湖的时候,刘雅男突然说道:“咱们可以在这里露宿一晚。”

    李虹吓了一跳,虽然刘雅男的样子象是临时起意,但怎么看都让人觉得她早就有了预谋。于是,李虹也便答应了。

    果然,刘雅男将车停在了青海湖畔后从后备箱中拿出了早就准备好的帐篷支了起来。李虹甚至不知道她何时买的。

    李虹与刘雅男费了半天的功夫才将帐篷支好,然后便迫不及待地来到了湖边,此时,天已寒,湖边结了薄薄的一层冰。

    刘雅男点起一根烟来:“知道我为什么要在这里露宿一晚吗?”

    李虹摇了摇头,现在是傍晚,蓝湛湛的湖水映着霞云,触手可及的感觉令人心旷神怡。

    “因为我从来没有见过海。”刘雅男解释道,“以前,我以为我一定能见到海的,但却没有机会了,这个其实并不算很奢侈的愿望都无法实现了。你见过海吗?”

    李虹略有些同情地回答:“我见过,海是……”

    “不要告诉我。”刘雅男摆了摆手打断了李虹的话,“其实我并不想知道真正的海到底什么样子,在我看来,这里就是一片海,它一望无际,它很蓝,它也会起浪,这就足够了。”

    即便是内陆最大的湖,和海的感觉也永远不会一样的,尤其到了夜里,这种区别便更加明显了。

    这是初冬里最宁静的一个夜晚,微风,天边有一弯月,淡青色,一束银光洒在湖面上,水与冰反射着这层光,显得异常地晶莹。极远处有山,在弯月的映衬下能够显现出一个极淡的轮廓来,起伏着,那曲线令人迷醉。

    刘雅男拿出一瓶青稞酒来,递给身旁的李虹:“喝一点,暧暧身。”

    “你有话要说?”李虹终于忍不住提出了问题,其实在刘雅男准备在青海湖畔过夜的那一刻开始,李虹就有这个疑问。

    “没有。”刘雅男意外地回答道,“你知道吗?一会就要下雪了。”

    李虹看了看天空中的那弯明月,有些不相信。

    刘雅男笑了:“我家乡的天象和这里差不多,我很小的时候就会看。”

    李虹惊讶地转头看着刘雅男:“我以为你住云南某个城市,昆明或大理。”

    刘雅男摇了摇头:“迪庆,确切地说是香格里拉,我从来没有说过吗?”

    李虹点了点头,她的眼光中充满了向往:“那一定是很美的。”

    刘雅男看了一眼李虹,然后捡起一颗小石子扔向了湖中,石子并没有落到湖里,在近水边的地方滚动了几下:“全世界的人都认为香格里拉是一个美丽的地方,是天堂,是圣地。”

    “它不美吗?”

    “美,你能见到许多美景,但美又能代表什么呢?人不能因为美而活着。”刘雅男缓缓地说道,然后目光落在了李虹的身上。

    李虹皱了一下眉头,犹豫地问道:“你还是想跟我说些什么?”

    刘雅男笑着摇摇头:“没有,我只是发表一下感概。”

    当女人已过了而立之年,对美的看法便有了新的含义,刘雅男已经濒临死亡,她心中的美丽是李虹根本无法理解的,更不会理解美对生命的意义。

    李虹不再说话,两个女人静静地看着前方。

    逃离那座城市时的紧张,旅行途中的快乐此时都已经不存在了,只剩下一份宁静,静得出奇,静得让这个世界变慢了,那弯明月似乎也在柔和地述说着千古的宁静。

    雪,如期而飘,不大,也不纷扬。

    李虹的脸上突然有了一点凉意,她意识到下雪了,抬头看,月还在,淡青色,雪如尘,只是静静地在下着,转眼看了看刘雅男,她的眼角似乎变得晶莹了。

    这是李虹第一次注意到刘雅男的眼睛,很亮,长长的睫毛上挂着雪化后的晶珠,显得异常的美丽。眼神凝视着远方,那静静的湖面,似乎在思索着什么。

    李虹不敢惊动刘雅男,在这个瞬间,她突然有种想哭的冲动。

    这种冲动来得很突然却毫无理由,这令李虹很惊奇,她只好忍住然后也这么静静地坐着。

    “下雪了!”刘雅男突然说道,她似乎有意识地破坏着自己期待以久的这份宁静。

    李虹点了点头。

    刘雅男突然站起了身子,拍了一下李虹的肩头:“进帐篷吧,别冻坏了。”

    李虹抬起头来看着刘雅男,轻轻地问道:“明天要起风了,是吗?”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