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章:搭车人

章节字数:2609  更新时间:15-01-22 09:1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风卷残雪如尘暴一般。

    昨夜弯月悬于天空,湖水宁静得让人深思,虽然飘了雪,但雪片很小,也没有风,更增加了几份幽雅的恬静感。

    雪一直在下,早晨,刘雅男与李虹早早地便出发了,刘雅男预判,要变天了。果然,到了中午的时候,风突然变得大了起来,雪片子也更大了。整个世界仿佛瞬间变成一片苍白,人置身其中如入冰柜。

    刘雅男小心翼翼地开着车,前方的道路被风雪遮得并不是很清楚:“这样的天气是不宜出行的,在青藏高原上总是出事故,咱们到前面如果有个小镇就先住下吧!”

    李虹有些无精打采地点了点头。

    刘雅男斜眼看了看李虹,发现她的脸色十分不好:“你怎么了?”

    “好象有些不舒服。”李虹有气无力地回答道。

    刘雅男突然想起了什么,有些懊悔地说道:“我忘了,咱们现在行进在海拔最高的路段上,旁边就是唐古拉山脉,你该不是高原反应吧?”

    “高原反应?”

    刘雅男解释道:“低海拔的人到高海拔的地方总会感觉不适应的,胸闷气短,恶心等等,这和身体素质并没有多大关系,是因人而宜的。”她有些后悔,立即换了档,车速明显比刚才更快了,她想尽快地找到一个小镇可以歇息。

    李虹忙说道:“别,还是慢慢开吧,路不好走。”

    红色途观飞驰在茫茫的风雪中,色彩极为醒目。

    刘雅男集中全力地盯着前方,风雪白茫,透过前挡风玻璃,只能看到十几米远的距离。这样的天气的确应该慢些开车。

    突然,一条黑影猛地出现在刘雅男的视线中。

    在几乎有些视觉疲劳的时候突然出现这么一条黑影,让刘雅男颇有些意外,她急忙踩下了刹车,红色途观滑行了几米后终于停了下来,那条黑影也立即清晰了起来。

    一个年轻人,手扶着一辆山地车站在路边,他的一只手伸出来做着拦车的手势。

    紧急刹车让李虹也是一惊,当她明白了怎么回事的时候,刘雅男已经打开车门走了出去。

    “你知不知道这样会死人的?”刘雅男走到年轻人的面前咆哮着。

    这是一个与李虹岁数相当的年轻人,清瘦的面庞竟然还有些稚气,样子却很英俊。看到面前这个三十多岁的女人,年轻人的脸立即红了,他急忙解释道:“实在对不起,大姐,我出了点状态,所以想搭个顺风车,没想到吓着你们了,实在不好意思。”

    刘雅男看了看面前这个年轻人,从装束以及肩上的行囊来看,这是一个独自旅游的背包族,她的目光落在了年轻人手边扶着的那辆自行车上,车链向下耷拉着。

    在这么一个天气中遇到了这样倒霉的事情,也难怪年轻人要拦车求帮呢。

    刘雅男长出了口气,缓了缓心绪:“你是旅行的?”

    年轻人点了点头,诚恳地微笑道:“如果不是车坏了,我也不想麻烦你们,您看这天……”

    “行了,行了,真想不明白你们这些人为什么要自己找罪受,上车吧!”

    年轻人高兴地将自己的山地车折叠了起来,在刘雅男的帮助下放进了途观车的后备箱,然后打开了后车门。

    李虹显然已经弄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见到年轻人要上车,忙说道:“你坐前面来吧,我坐后面,我想躺一下。”

    这句话仿佛提醒了刘雅男,她不等年轻人坐到副驾驶的位置,立即问道:“你会开车吗?”

    年轻人点了点头。

    “那你来开。”刘雅男用一种不容质疑的口吻命令道。

    红色的途观再次踏上了征程,年轻人开车的技术很不错,这令刘雅男感到十分地放松。终于可以歇一下了,这一路上,她一直开着车,简直都要累坏了。

    李虹的身体状态的确有些不好,倒卧在后排,不一会儿的功夫便睡着了。车厢内顿时陷入一片寂静,只能听见车外面传来的风声,呼啸着。

    刘雅男坐在副驾驶的位置看着年轻人在开车,她不甘寂寞,于是打破尴尬问道:“你从哪里来的?”

    “北京!”年轻人回答道。

    刘雅男有些纳闷地问道:“怎么选这么一个季节啊,人家去拉萨都是在七八月份,天好景美,这都十一月份了,多招罪啊!”

    年轻人笑了笑,看了一眼刘雅男:“我不是来旅游的,也不是去拉萨,我去玉树!”

    刘雅男惊讶地看了看年轻人,近两年的新闻中常常会提到玉树,去那里意味着什么,她当然很清楚。

    “你怎么自己去啊?”刘雅男疑惑地问道,“不是都有组织的吗?”

    “其实也是一时冲动……”顿了一下,年轻人自嘲地笑了,“到了那边人家要不要我还不一定呢!”

    “一时冲动,一时冲动。”刘雅男默默地在心里重复着年轻人说的这四个字。

    人们总是会做出一时冲动的事情,但结果呢?刘雅男就为了自己的一时冲动付出了代价,她深知,这几个字虽然象征着勇气,却十分盲目,而且常常会招来不必要的麻烦。

    “一时冲动可不好,不过……”刘雅男感概地说道,“年轻,可以理解。”

    “大姐,您们这是要去哪里?”年轻人随口问道。

    刘雅男沉下了脸:“别叫我大姐,叫我刘姐,我叫刘雅男,后面那个叫李虹,大姐听上去跟叫大妈差不多!”

    年轻人尴尬地脸红了,那受窘的样子令刘雅男感到好笑,她急忙回答着年轻人的问题:“我们去云南,办点事!我说了我们的名字,你叫什么?”

    “林川,森林的林,山川的川。”年轻人说出自己的名字感到一阵的轻松,刚才被刘雅男抢白的尴尬也随之消失了。

    “林川?”刘雅男点了点头,“这名字听起来还不错。”说完这句话,刘雅男突然意识到自己说了一句废话。

    又行驶了半个多小时,前方隐约的出现了一个乡镇,刘雅男终于又找到了话题:“我这个朋友有些不舒服,这天也不好,我们就落脚在这里了,你呢?”

    林川哭笑不得地说道:“我也得在这里,先把车修好再说。”

    刘雅男点了点头:“这是藏区,也没有什么正劲的旅馆,你就开着车找吧,咱们一起住下就是了。”说完这句话,刘雅男总觉得有些不妥贴,好在眼前这个年轻人似乎并没有在意,只是立即答应着。

    途观驶进了乡镇,这里的确没有什么正式的旅馆,但家庭式的住店还是有的,他们把车停在了一户藏人家的院外,与藏人沟通后,立即住了进去。

    那户藏人并不太懂汉语,刘雅男却能够说得一口流利的藏语,所以沟通起来倒也没有太大的问题,只是令李虹以及林川都感到十分地惊诧。

    搬行李到房间后,李虹随口问道:“那个人明天还跟咱们走吗?”

    刘雅男摇了摇头:“他今天把车修好了,明天就自己走了,他去玉树。”

    李虹点了点头,由于身体不舒服,便直接躺在了床上。

    刘雅男将东西收拾好了,看着沉沉睡去的李虹,觉得一个人呆着真是无聊。正在这个时候,门突然被敲响了,林川站在门口,这令刘雅男十分不高兴,她想到那些旅途中期望艳遇的男人们,于是沉着脸问道:“有事?”

    林川满脸通红,从刘雅男的语气以及表情中,他似乎明白了什么,但还是硬着头皮说道:“大姐,不,刘姐,我想管这家借几样工具修我的车,可……”

    刘雅男笑了,她知道自己有些误会了,反而也不太好意思,于是立即走出了房间,将门轻轻地关好,跟着林川来到这户人家所住的房间担当起翻译的工作来。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