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一章:修车

章节字数:2773  更新时间:15-01-24 08:4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在刘雅男的帮助下,林川顺利地从主人家里借到了所需要的工具。刘雅男觉得回到屋里也是闲得无聊,而且会影响李虹休息,于是便跟着林川进了他的房间,她要看看林川是怎样修车的。

    折叠的山地车已经被打开了,两个辘轱朝上地放在地上。

    刘雅男坐在了旁边,看了看林川的行李,硕大的包裹被扔在了一边,外衣也很随意地扔在床上,看来这是一个并不太拘于小节的男人。

    “你这屋里可以抽烟吗?”刘雅男突然问道,由于李虹怀孕了,在车内的时候,她已经很少抽烟。

    林川似乎有些惊讶,但很快地点了点头:“没事,您抽吧!刘姐,您是藏人?”

    刘雅男笑了:“不是的,我打小就生活在藏民区,所以会藏语。”

    “怪不得呢!”林川低声说道,然后继续修着自己的车链。其实山地车的问题并不是很大,变速器的牵引线断了,所以车链耷拉了下来。

    林川将自己的行李包打开,从里面拿出了许多东西来,有些东西是刘雅男根本没有见过的,对于现代年轻人的装备,她并不熟悉,于是非常好奇地一边抽着烟一边看着。

    直到翻到了最底层,林川终于从里面拿出一包牵引线,然后撕开包装,抽出线来走到了山地车的旁边。

    “很麻烦吗?”刘雅男好奇地问道,在她的生活中,山地车这种东西似乎是另一个世界的玩艺,代表着时尚与青春,只是见过,却从来没有骑过,更别说考虑它与普通自行车的区别了。

    林川笑了笑,他一边用借来的钳子拧开镙丝,一边解释道:“不麻烦,把这个旧的牵引换上就好,这一路骑过来都是上坡,弦绷得太紧了。”

    刘雅男点了点头,抽着烟凑了过去,这样看得更清楚一些:“你真是从北京骑过来的吗?”

    林川脸红了,点了点头:“是的。”语气中带着一丝骄傲。

    “这得多长时间啊?”刘雅男啧啧地感叹道。

    林川停下了手上的动作,似乎在掐指计算着:“我骑得慢,走走停停地,主要也是一路玩过来的,四十多天了吧!”

    “一个人?”

    “也不是,开始有两个朋友一起,后来天冷了,他们骑不动了,到西安就回去了!”林川将旧的牵引线抽了出来,扔在了地上。

    孤独的一个人从西安一直骑到这里,刘雅男思忖着自己是否能够办到,在这样的天气里,完成这样的事情的确很有难度,面前的林川虽然年轻,却显得与都市中其它的年轻人很不相同,至少有一份让人敬佩的毅力。在家乡的时候,刘雅男经常会遇到这样的人,当时还没有觉得如何,但现在仔细一想,这种坚持的确不是每一个人都能做到的。

    刘雅男突然对面前这个也许比自己能小上十几岁的年轻人有了一丝好感:“你怎么想到要去玉树的?”

    林川低下头来将新的牵引线仔细地穿过车把上的闸口:“那边不是受灾了吗,一直在重建,希望进一份力量。”顿了一下,他笑了:“其实我也没那么公益,更多的是想锻炼一下自己,看看自己有些事能不能做到!所以就给自己出了这么一个难题。”

    “现在的感觉呢?”刘雅男好奇地问道,她觉得这个小男人是一个很实在也肯定有故事的人。

    “现在?”林川愣了一下,似乎想了想,说道,“你是想问我后悔过吗?”

    刘雅男点了点头。

    林川接着说道:“肯定后悔,而且还不止一次,但挺过来了,现在就好了。”

    在刘雅男看来,林川做的是一件很有意义的事情,不但趁着青春年少时挑战自我,锻炼了自己,而且保有一份善良之心,比起那些旅途中只想捡艳遇的人不知强了多少倍,但即便是这件被许多人敬羡的事情,林川也曾后悔过。

    后悔这件事很奇怪,并不是你一定做错了才会后悔,有时,你即便做了正确的事情,当困难摆在眼前的时候,你也会后悔。但只要你忍住,那么这后悔其实便无法动摇你的决心了。

    后悔永远是坚持的大敌。

    刘雅男在琢磨着自己的事情,这一路走来,她有时也会有后悔的念头,原因却是多种的,后悔在那个废弃的鱼塘边没有杀死李虹,后悔把小武的情人带着一起上路,后悔自己为什么要回老家,而不是自由地享受那两百万后再去迎接死亡,也后悔自己选择了放弃对绝症的医治。

    但不知为什么,刘雅男却觉得自己每次做出来的选择其实都没有错,她没有杀死李虹,没有把李虹扔给小武的那帮朋友,更没有过度地荒废这两百万……

    一个人年轻,是不是还有后悔的机会呢?刘雅男不禁有些羡慕起林川来:“现在肯这样锻炼自己的年轻人已经不多了!”

    林川摇了摇头:“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方式,我这么做也有许多人不理解。”他的语调中含着一种莫名的愁闷与担心。

    刘雅男立即意识到了林川语气的变化,于是半开玩笑半小心地问道:“不理解?是不是你女朋友?”

    林川使劲地拧着镙丝,点了点头:“是啊,她觉得我辞了工作去玉树是神经病。”

    “但你还是坚持了你的想法,”刘雅男顿了一下,鼓励地说道,“因为你认为这是正确的,而且你觉得你女朋友太现实了,是吗?”

    林川愣了一下,看着刘雅男,似乎思索了片刻,终于肯定地回答道:“是的,我不想和别人一样,上班下班,家里,总之,生活得过于轨迹了。”

    刘雅男叹了口气,理解地说道:“男人吗?总是要多见识见识,多体验一下的,你的想法没有错,你女朋友的想法也没有错,难道就不能相互体谅吗?”

    林川苦笑了一下,把修好的车翻了过来:“如果能相互体谅她就不会跟我分手了。”

    分手对于现代年轻人来说似乎是很稀松平常的事,刘雅男突然感到自己根本就没有勇气,所以才度过了那段黑暗的日子。

    “你是因为分手出来还是因为出来才分的手?”刘雅男突然问道。

    林川愣了一下,他的脸突然涨得通红,他坐在了一边,犹豫了片刻才说道:“刘姐,你说的这个问题我从来没有想过,说真的,我们其实已经到了分手的边缘,那个时候,我从来就没有想过挽救,却提出了要去玉树,我想,我这个决定其实是加速了我们之间的分手。”

    刘雅男又点起一根烟来,并且递给了林川一根:“这么说你一直认为是她提出的分手,但事实上却是你促成了这次分手?”

    林川尴尬地点了点头:“我不应该把责任推到她的身上,至少提出分手这件事不是她的错。”

    “你后悔吗?”

    这是刘雅男第二次问出这样的问题来。林川皱了皱眉头,此时却不知道如何回答。

    刘雅男笑了笑,她突然觉得自己竟然无意中充当了这个年轻人的爱情指导老师:“姐比你大几岁,想听听姐给你的建议吗?”

    林川点了点头。

    刘雅男继续说道:“姐是一个女人,一直认为爱情是生命中最重要的事情,后来随着岁数大了,姐突然发现这个世界上有许多比爱情更重要的事情。但其实呢,我这么说并不是认为你和你女朋友分手是正确的,恰恰相反,你应该了解,一个女人在年轻的时候,总是对爱情充满了幻想的,如果一个男人不能满足她的这种幻想,她其实是很失落的。”

    “您的意思是让我与她复合?”林川小心翼翼地问道。

    刘雅男摇了摇头,说道:“我并不想叫你具体去做什么,我只是说这种心态,你肯定有自己的答案,但无论你决定要怎么做,都意味着你会为此付出代价,也许你会幸福一生,也许你会后半生在悔恨中度过,这些都是也许,所以你的任何选择都没有错误,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林川若有所思地盯着那辆刚刚修好的山地车,刘雅男的话好象什么都没有说,却又好象说了许多。这是一个有故事的女人。

    一个成熟女人怎么可能没有故事呢?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