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二章:信仰

章节字数:2453  更新时间:15-01-26 10:3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藏人的热情好客闻名已久,夜色临近的时候,主人便张罗着饭菜请三位不速之客一起品尝。

    外面的风雪已经小了很多,李虹睡过一觉,浑身的倦意也淡了,也不象白天时那么难受了,于是便理所当然地也入了席。但一贯口味素淡的她显然接受不了过于油性的牦牛肉,只有酥油茶还能勉强地喝上几口。

    “你不能一点都不吃的,一方水土一方人。只有吃了高原上的东西才会减轻高原反应。”刘雅男看着李虹劝说道。

    林川看了一眼两个人:“李姐进藏之前没有服用红鼎天吗?”

    李虹有些疑惑,她并不知道红鼎天是什么东西。

    刘雅男急忙解释道:“她怀孕了,还是少吃点药。”

    怀孕了还来藏区,而且在这么一个恶劣的天气,林川有些疑惑,但终于还是没有问出来。从修车时接触刘雅男,林川就觉得这两个女人一定有秘密,但事不关己,他也无心探究。

    李虹终于明白了红鼎天大概是可以预防高原反应的药,临时起意才走的西北路线,怎么可能会做预防呢,她心里清楚,也就顺着刘雅男的话点了点头。只是当着面前这个年轻男人的面说自己怀孕了,不知为什么,她竟然有些不好意思。

    觉查到自己有些不好意思,李虹心中一惊,对于这个名叫林川的旅友,她并没有任何好感,那么这不好意思又是从何而来?难道是因为自己太年轻?24岁,对于许多女人来说,怀孕生子并不是一件很出格的事情,那为什么还会不好意思呢?

    否定,是的,这是一种潜意识中的否定,至少认为自己不应该怀孕。

    李虹突然发现自己也许不如想象中的那么爱着小武。

    发现自己并不是那么爱小武,李虹有些闷闷不乐,只是勉强地吃完了晚饭。回到房间的时候,刘雅男还在叨唠着责备李虹应该多吃一些。

    天色还早,外面的风雪已经停下了,一片银灰色从窗外透进来,有些亮堂,让人一时很难入睡,于是两个女人各自躺在床上聊起天来。

    这一段日子,两个女人一同行路一同吃住,睡前也一同聊天。两个女人俨然就是一对好友,天南地北的聊,关于沿途的风景,关于对美丽服饰的喜好还有关于各种吃的口味。

    女人在一起,话题会很多的,但两个人都很自觉地抛开了有关爱情与男人的讨论,因为她们心理很清楚,涉及到这类话题的时候,小武便会象个幽灵一样冒出头来。

    今天的话题是有关信仰的,完全是因为林川才引出来的话题。

    “我从来就不认识这样生活的人,放弃一切来到这么一个荒凉的地方。”李虹评价着林川的行为。

    刘雅男笑了:“我见过不少这样的人,你知道在香格里拉,还有大理等地,有许多人都是放弃了一切,然后住在了那里,他们喜欢那里的风景,也喜欢那里的生活节奏,舒适……”顿了一下,她郑重地说,“还有懒惰。”

    “懒惰?”李虹对这个词并没有好印象,不明白刘雅男为什么想到这个词。

    刘雅男很认真地说:“这是我听一名旅友说的,他对那种生活的总结,但懒惰这个词在他那里绝不是贬义的,而是一种生活方式,他说懒惰是浪漫主义的温床。”

    “浪漫主义,浪漫主义……”李虹默默地心里念叨着,她在想自己一时冲动与小武私奔的行为算不算浪漫主义。

    “城市里的生活节奏太快了,我以前不知道,但这几年是深有体会。”刘雅男有些悲哀地说道,她怀疑自己的绝症其实就是不适应城市的快节奏。

    “你有信仰吗?”李虹突然问道。

    “为什么这么问?”刘雅男转头看着李虹。

    李虹解释道:“你看,藏民基本都信藏传佛教,那个林川想去玉树做点什么,你说的那个人信仰浪漫主义,那你呢?”

    刘雅男想了想,然后坚定地摇了摇头:“我从小生活在藏民区,但我并没有任何信仰,你知道,其实香格里拉并不完全是藏民,有许多少数民族,信仰也很多,佛教,基督教,回教,还有萨满教,但我都不信,我只信我自己。另外,刚才所说的浪漫主义我并不认为是一种信仰,它只是一种生活方式。”

    “那什么是信仰?”

    “应该是很崇高的,应该是能够让人为其一生而奋斗的事情。”

    李虹叹了口气,突然间她觉得自己很渺小:“这么说我也没有信仰,我觉得没有什么事情能够让自己为其一生而奋斗。”

    “咱们都没有什么信仰,只是希望能够按照自己所需要的方式活着,就足够了,所以我说,我信的只有我自己。”

    “自己也不可信,会走错路的。”李虹有些悲观。

    刘雅男笑了,摇了摇头:“人生是没有错路的,做了就不能后悔,后悔了就说明你已经做了,那其实后悔也没有任何意义了。”

    李虹点了点头,她突然敏感地盯着刘雅男:“你是不是以为我在后悔?”

    “没有,我只是希望你不要后悔。”

    李虹从鼻子里嗯了一下,终于没有反驳刘雅男,而是转移了话题:“你说林川和女朋友分手了,才决定去玉树,才决定远离都市?”

    刘雅男急忙摇了摇头:“不是的,我没有这么说,其实他也说不清是因为想来玉树才跟女朋友分的手还是由于和女朋友分手才要去玉树。”

    “我想是后者。”李虹自信地判断着。

    “为什么?”

    “一个人在情感失落的时候总会想着离开伤心地的。”

    刘雅男叹了口气:“也许是前者呢,一个人为了自己的理想而放弃情感。”

    对于刘雅男的这种说法,李虹只能点头,毕竟这个世界上并不是每个人都把爱情情感当成最根本的需求,尤其男人,在理想与情感之间的选择往往偏重于前者。

    “其实根本不重要,无论什么原因,分手了,要去玉树,这两件事都是事实。”刘雅男补充道。

    “也许真的不重要……”李虹喃喃地说道。

    刘雅男突然笑了:“唉,你不会是看上这个小伙子了吧?”

    这句话问得突如其来,让李虹有些措不及防,她睁大了眼睛,然后失笑道:“怎么可能,我几乎跟他都没怎么说过话,别看他和我岁数差不多,但不知为什么,我觉得他就是一个小孩,也许我更喜欢成熟些的男人。”

    说到这里,李虹突然闭上了嘴。

    小武是不是一个成熟的男人呢?答案是肯定的,成熟得让你根本不知道他在做什么,这是一种城府,是经历过许多故事的男人才拥有的一种魅力,但这种魅力对于许多女人来说也许就是一剂致命的毒药。

    至少现在看来,屋里的两个女人都被这剂毒药伤害过。

    刘雅男叹了口气,笑了起来,有些爽朗,但看得出这是故意做出来的样子:“我在跟你开玩笑,一见钟情的事是不可信的,尤其处于咱俩这种境况。”顿了一下,刘雅男的语调颇有些自嘲,“如果有机会让我重来一次,我也许会喜欢小男生,至少不用太费心。”

    李虹看着刘雅男,仿佛看到了一团火在燃烧着,但那火苗却飘忽不定。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