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三章:母亲的电话

章节字数:2635  更新时间:15-01-28 09:3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一觉醒来,天光已大亮了。

    告别藏民一家的时候,刘雅男要留下一些钱,这户藏民显得很朴实,执意不要。

    出了院门也就到了与林川分手的时候。晨光中,林川显得精神饱满,对于前往玉树的行程他是充满了信心。

    “谢谢你们。”林川真诚地说道。

    刘雅男一笑:“不用客气了,祝你好运吧!”

    没有过多的话,其实陌路相逢,临别祝福就是最真诚的问候了。

    坐在车子中,李虹透过后视镜看着骑在车上的林川,年轻的朝气令人艳羡。她突然觉得自己过得太累了,这个岁数,应该和林川一样,富有朝气。但现在呢?仿佛只能背负着一身的创伤继续前行,而前行的路却还是迷茫的。

    李虹在静静地沉思,刘雅男却打开了话匣子。

    这一年来的时间里,刘雅男很少与旁人接触,所以话说得很少,如今与李虹在一起,她终于可以找到一个说话的人了,虽然由于小武的原因,她与李虹心中总是存在芥蒂的,但这并不影响她本性的表露。

    刘雅男本来就是一个性情随意的人,谁又能想到,正是经历的许多事情让她变了许多,而这次云南之行,却似乎让她找回到了本色。

    一路南下,行车比较顺利,没有遇到任何事情,刘雅男大概是心情好的原因,病几乎没有再犯过,这让李虹省了不少事。

    唯一让人担心的是,李虹的妊娠反应似乎变得有些强烈了,胃口不够好,吃过的东西比吐出来的还要少一些,整个人似乎又有些削瘦了。一度让刘雅男有些担心,但可以看出,李虹的精神状态却没有什么问题,体力也没有任何不支的迹象。

    如果只是这么一路走下去,两个女人似乎都感到这种生活很惬意,但云南却越来越近了。

    随着目的地的离近,两个人女人终于从路途的美好中清醒过来,她们知道,到了云南将要面对的事情是根本无法预料的。于是,两个女人的话变得少了,相互之间的不信任感又在慢慢地滋长着。

    进入云南地界,刘雅男的车子直奔昆明,她对李虹说:“来云南不去春城转一圈就不算到了云南。”

    李虹也便同意了,她虽然急切地希望见到小武,但那毕竟只是一种猜测,谁也不能保证小武就真的在云南。但刘雅男已经将近生命的终点,这却是一个不争的事实,所以,李虹对刘雅男的提议总是顺从地应承着。

    在距离昆明还有百十来里路的时候,刘雅男将途观驶进了一个加油站。

    这是高速路上的一个休息站,李虹的肠胃又有些不适了,于是她急忙向厕所奔去。

    虽然已经入冬了,但云南终究是一个美丽的地方,尤其是昆明又有春城之称,所以前往的车辆还是不少,在休息区停驻的人更是很多。

    李虹排了很长的队伍终于进了厕所的单间,一进去,她便再也忍不住了,胃里的东西一古脑地倒了出来,伴随着眼泪,过了好半天,她才直起身子来,感觉好受了一些,于是她走了出来。

    来到了休息区,李虹远远地望见那辆红色途观已经停在了停车场内,显然刘雅男加油的工作已经完成,走近一看,车内空空的,刘雅男并不在里面。

    难道她也上厕所了,李虹转过身来又在冗长的队伍中寻找了一番,没有刘雅男的身影,于是她便向超市走去。

    未近超市的时候,李虹便看到了刘雅男,正在收银台的边上打着电话。

    李虹被光头等人劫持,兜里只有身份证,没有手机,而刘雅男为了防止张队的追踪把手机扔掉了,这个时候,她也只能找公用电话。

    拨通了电话,里面传来了一个女人的声音,安静慈祥:“你找谁?”

    刘雅男似乎有些发呆,这个声音听起来是那么亲切,却又是如此遥远,几年在外的生涯中,她一直渴望着听到这个声音,却始终没有勇气打这个电话,今天,眼看就要回到家里了,她不得不鼓起勇气。

    电话中的女人似乎预感到了什么,也沉静了片刻,然后静静地问道:“雅男?是你吗?”

    刘雅男咬了咬嘴唇,终于说出话来:“妈--”泪水不由自主地流了下来,这句称谓突然变得是如此艰难。

    看到刘雅男在打电话,李虹立即止住了自己的脚步,她在猜测着电话那一头是谁,会不会是小武,也许是家人。

    但是,李虹更希望电话是打给小武的。

    还没有到昆明,自己就这么沉不住气了,本以为这一路对小武的思念已经淡了许多,但此时,看到刘雅男打电话,那思念之情就一下子冒了出来。

    咬了咬牙,李虹还是转过身去了,她回到了途观车的旁边,静静地等待着。

    该说的,刘雅男一定会说,不该说的,问了她也不会说的。虽然李虹这么想着,但还是心中渴望着那个电话是打给小武的。

    过了一会儿,刘雅男回来了,走过来的时候,她的脸上带着一丝疲倦,但见到了李虹,她立即象变了一个人似的,笑容又回到了脸上。

    “等了很久吧?”

    李虹摇了摇头:“没有,就一会儿。”

    “好点没有?”

    “好多了,咱们走吧!”李虹说着上了副驾驶的位置。刚才这四句话让她感到十分地不舒服,觉得仿佛是过场戏一样,过于机械,没有丝毫的情感在里面。

    进入云南地界,正如预料的一样,两个女人之间的芥蒂悄无声息地回来了,机械的谈话,相互的戒备,这所有的一切都预示着即将发生的事情。

    红色的途观驶出了加油站,一路向昆明方向驶去。

    一名加油的小工看着刘雅男与李虹离去,拿出纸笔来,将车牌号抄了下来。

    两个人坐在车中都没有说话,刘雅男显然还沉浸在刚才的通话中,一时情绪并没有转过来,李虹心中却仿佛种下了种子似的,它要发芽,已经不可遏止地破土了。

    “你家还有什么人?”李虹终于策略性地打破了僵局。

    刘雅男愣了一下,问题有些突然却在情理之中:“只有我母亲。”

    “你刚才电话打给老人家的?”

    “噢,你刚才看见了?”刘雅男问道。

    李虹点了点头,她不打算隐瞒。

    刘雅男很清楚李虹在想什么,所以她笑了:“给我母亲打的电话,离开云南后,我从来没有打过电话,这是第一次。”说完,她自嘲地摇了摇头。

    李虹突然觉得自己有些过份,不应该这么问的。但说到母亲,她也开始想起自己的亲人,是的,自从离开了那个东北小城,她也从来没有和家里人打过电话,不知道父母还好吗?

    父母,这个好象很久远的思念在前不久似乎曾被想起过,因为什么呢?

    “如果你觉得可以,不防给家里人打个电话。”刘雅男劝慰道,“我说的是真心话,你无论做了什么,父母都是惦记你的。”

    “包括这个孩子吗?”李虹指了指自己的肚子。

    刘雅男肯定地点了点头。

    李虹却冷笑着摇了摇头:“你不知道我父亲那种人,他把面子看得比什么都重要,我这样回去,没名没份地却有个孩子,他能杀了我。”

    刘雅男叹了口气,不好再说什么。虽然她相信绝大多数父母都是疼爱自己孩子的,但她却不能否认有些人更怕所谓的丢人。

    女人未婚先孕在许多地方还是一件很丢人的事情。刘雅男想到了那段让她几乎无法见人的岁月,是的,即便在这个相较其它地方性观念更为开放些的地方,未婚先孕的事情依旧不能让人接受,至少几年前是这样的。

    女人,能够生孩子,说是繁衍生命,伟大崇高,这都是屁话,在许多情况下,这是一种耻辱,甚至是一种罪行。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