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五章:总统套房

章节字数:2576  更新时间:15-02-07 09:2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跟随着服务员,进了电梯,然后来到了套房的门口,当房门打开的瞬间,刘雅男与李虹都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房间里的样子仿佛只是在电影中看到过,宽敞与奢华,这里根本不是普通人所住的地方,这简直就是另一个世界。

    两个人呆呆地看着眼前的室内装潢发呆,此时服务员已经把行李放进了屋内,他停下了脚步,脸上挂着笑,充满了暧昧地看着刘雅男。

    李虹这时才发现服务员显然没有离开的意思,愣了一下,她随即明白了服务员的意图,小费,是的,这种高级的场所,每个服务员都是有收小费的义务的。她悄悄地拽了一下刘雅男。

    刘雅男打开了包,从里面抽出五张百元钞票,虽然她根本不清楚应该给多少,但自觉得这个价码应该还是够了,递在了服务员的手中。

    服务员笑着点了一下头,脸上却没有丝毫感激的神态:“如果两位有什么需要请直接拨打前台电话,另外,我们这里有叫餐服务,房费里包含着一些套餐,您可以在酒点说明中查找。”

    说完,他倒退着出了房门。

    看到服务员离开,刘雅男立即关上了房门,然后冲进了宽大的客厅,然后一下子卧在了沙发中,檀木沙发,座垫却软得要命,几乎让刘雅男整个人陷在了里面。

    李虹显然没有这么冲动,她要顾及到自己肚子里的孩子,于是在另一张沙发上慢慢地坐了下来。

    卧倒在沙发中,刘雅男看着李虹:“这里只能住一个晚上,”看到李虹不解的表情,刘雅男接着说道,“这种酒店肯定都是联机的,咱们用身份证登记,警方很快就会知道的。”

    李虹点了点头,她对此并不太在意。

    沉默了一会儿,刘雅男从沙发中跃了起来,到了窗前,落地的大窗,整个昆明几乎全收在眼底,夜色的霓虹随处可见。

    “我从来没有住过这样的地方!”刘雅男转过身来对还在审视着房间的李虹说道。

    李虹在极力地掩饰着自己的新鲜之感:“我也没有住过。”

    刘雅男叹了口气:“人生的际遇各不相同,以前我走到这种地方,心里发慌,就连大门口都不敢多停留一会儿,但今天,我却可以躺在这里了。”说着,她绕过沙发坐在了李虹的对面。

    “这种酒店本来就不是为咱们准备的。”对于贫穷的话题,两个女人有相同的认识。

    刘雅男从玉石般的茶几下拿出客房服务的大厚册子来:“所以好歹地尝试一下。对了,咱俩晚上吃点什么?西餐?不能要套餐,肯定不好吃。”

    两个女人凭借着电视上学来的那点微薄的西餐知识点了餐,过了一会儿,服务员就推着送餐车敲开了套房的门。

    还有红酒,服务员开完酒后便退了出去。

    面对美食,两个女人并没有丝毫客气,很快就吃个干干净净,至于西餐中的顺序一说,她们却根本没有考虑。

    一瓶法国贝杰哈克红酒很快也下去了半瓶之多,李虹顾忌着肚子里的孩子喝得并不多,她本身酒量又好,所以几乎没有什么反应,刘雅男却已经有些微醉了。

    “我他妈都要死了,才能在这种地方睡上一晚!而且只能一晚。”刘雅男斜倚在沙发上,看着手中透亮的红酒杯,很沮丧地说道。

    李虹叹了口气:“你可以明天再换一家高级的宾馆!”

    刘雅男苦笑了一下:“那有什么用,这里是昆明,又不是迪庆,我的家在迪庆,这样的地方其实住一晚就足够了,我还是要落叶归根的,要死也得死在迪庆啊!”

    “刘姐,你不能总是把死挂在嘴边,这样对你的病不好!”李虹劝慰道。

    刘雅男笑了笑,却突然睁大了眼睛,盯着李虹:“你叫我什么?刘姐……”她放声大笑起来,“刘姐,小老婆终于管大老婆叫姐了,多有意思啊!”

    李虹仿佛被猛击了一下,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刘雅男凑近了李虹:“喂,说实话,你真的想见小武?”

    李虹坚决地点了点头:“当然,否则我跟你来云南干什么?”

    “如果见不到呢?”

    “你什么意思?”李虹惊讶地问道,虽然她心中早有这种猜测,但如今刘雅男主动提起,不免还是有些紧张。

    刘雅男笑了:“我忘了,你还有他的种呢,没了爹,再没妈,多可怕啊,这孩子真可怜!”

    “没有妈?”李虹的眼神中闪过一丝恐惧。

    刘雅男摇了摇头:“你知道吗?那个鱼塘,我带你去,其实我当时真的很想把你扔进去,你信吗?”

    李虹的脸色有些苍白,想起自己被劫持的那个秋雨如丝般的夜里,那个四寂无人的幽暗鱼塘,再看看面前这个多少有些放浪行骸的刘雅男,她怎么也不能想象正是这个女人准备要杀了自己。

    “你醉了!”李虹努力地让自己镇定下来。

    刘雅男愣了一下,她低头看了看自己,似乎也知道自己有些酒后失言,于是把酒杯放在了茶几上:“好象是的,我好久没这么喝酒了。”

    李虹尴尬地笑了笑,不想再提起刚才的话题。

    “我要去洗澡!”刘雅男说着,站起身来向浴室走了过去。

    看着刘雅男走进浴室,李虹有些手足无措。

    刘雅男刚才说的话让李虹感到恐惧,想起那天晚上在鱼塘边上的情景,李虹相信,刘雅男驱车前往鱼塘的时候一定是这么计划的,当时自己陷入昏迷之中,只能任人摆布,但后来刘雅男改变了主意,为什么到了鱼塘她会改变主意呢?李虹猜想不透。

    其实在李虹的心中,对刘雅男始终是存有戒心的,她认为,凡是正室对小三都一定深恶痛绝,恨不得食其肉喝其血,当发现自己成为了一个招人唾弃的小三时,她就很是担心,担心刘雅男会对自己做出什么不理智的行为。

    但事实却不是这样的,与小武接触的日子中,从来没有见过刘雅男,李虹也相信,正如小武所说,他们两个人的关系早已是名存实亡,爱不存在了,那么对自己的恨自然也就没有了。即便这样,李虹还是害怕刘雅男的,她知道这害怕是来自于社会道德层面的,虽然毫无意义,但却让自己在与刘雅男的接触中始终会处于弱势的地位。

    前几天,当李虹知道刘雅男身患绝症,护士的天性让她不由自主地产生了一丝怜悯,试图照顾好刘雅男最后的这段日子。关系变得亲近了,那种弱势的心理也便消失了。

    但刚才刘雅男醉酒时无意中所说的话却把李虹重新拉回到了现实之中。

    刘雅男,小武的正式妻子,她永远是强势的,甚至曾计划杀死自己。

    虽然这个计划并没有真正实施,但刘雅男会不会在某个时刻再次想起呢?李虹感到自己其实一直就处于火山的边缘,生命时时刻刻遭到了威胁,于是,她又想起了张队的那张名片。

    一个电话,可以改变现在的局面,李虹找出名片来走到了电话机旁,她听着浴室中的水声,犹豫着,手指已经触摸到了电话机,却显得十分沉重,她甚至都不明白,自己到底在等什么。

    经过这几天了,怎么可能再去打这个电话呢?即便打了,张队抓住了刘雅男,对自己又有什么好处呢?

    但为什么自己现在又坐在电话机旁呢?难道是因为刚才刘雅男的那句失语让自己感到了害怕?还是有种不祥的预感,让自己不得不打这个电话,以期寻求警方的保护?

    李虹感到肚子里有些异样,那个孩子似乎在跟她说着什么。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