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六章:闯入者

章节字数:2191  更新时间:15-02-09 13:2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刘雅男洗完澡,她并不急于穿上衣服,而是赤裸着身体走到了镜子的前面,伸手抹去镜子上的水雾,镜中立即呈现出一具成熟丰腴的肉体。

    很久很久了,刘雅男几乎忘记了女人总会照镜子的习惯。一个没有丈夫的女人,一个得了绝症即将死去的女人,一个生活再也没有希望的女人,照镜子竟然变成了一种极其奢侈又可笑的行为。

    此时,刘雅男看着镜子中的自己,她在仔细地审视着,身体微微有些发福,但还算结实,那种些许浑圆的感觉看起来更加性感。刚洗完澡,脸上没有妆,眼角的皱纹能够看到,虽然不是很明显,到底还是说明自己的确老了。

    心中感叹着,她看到了桌台一角放着一些性用品。原来这种高级的酒店总都会放些这类东西,刘雅男自我嘲笑了一番,开始穿上睡衣,这时,她听到了外面传来敲门声。

    不是浴室的门,而是玄关的正门。

    李虹到底还是没有给张队打电话,听到敲门声,她把名片放里了兜里然后走到了门前:“谁呀?”

    “客房服务!”外面的回答十分干脆。

    李虹没有多想,随手便打开了门,一柄匕首立即架在她的脖子上,吓得她本能叫了一声,声音却被另一只大手捂住了。

    穿好睡衣,刘雅男拉开了浴室门,顿时像坠入了冰窖一般。面前站着五大三粗的秃头,手里拿着砍刀正指向她,在秃头的身后,长毛坐在沙发上,他手中拿着一柄匕首正在把玩着,李虹则坐在他的旁边,身体僵硬,表情却已经要哭出来的样子。

    见到这两个人,刘雅男的心顿时凉了,她知道任何反抗都是多余的,只好在秃头的示意下,乖乖地坐在了李虹的旁边。两个女人相互看了一眼,心里都很清楚,此时也许离死亡不太远了。

    屋子里很静,半天没有人说话,秃头手里拿着砍刀紧张地指着两个女人,一边看着长毛,他不知道长毛在等什么。

    空气紧张地凝固着。

    长毛似乎有些漫不经心地把玩着匕首,他并不急于说话,在这种情况下,不说话的震摄力反而更大。刘雅男与李虹的心都几乎跳了出来,两个女人都看得出来,长毛是最可怕的一个人。

    约摸过了三五分钟,长毛突然笑了,他站起身来活动了一下筋骨,然后走到秃头的身边,将他推到了一边,面对着沙发中的两个女人坐了下来,左右打量着,最后把目光落在了刘雅男的身上:“第二次见面?在医院地下车库的时候让你跑了!”

    刘雅男与秃头心中都是一紧。

    长毛接着说道:“我不认识小武,所以我也没有什么顾忌的,找到你们俩个人,你们想必也知道是什么事情,尤其是你。”他指了一下刘雅男,“那天撞我车的人是你还是小武?”

    “我!”刘雅男尽量让自己放松下来,她暗暗地告诫自己,要死的人了,还怕什么呢!

    长毛点了点头,目光再度在两个女人身上搜索了一番,好奇地问道:“她是你丈夫的情人,你为什么要救她?”

    这个问题同样引起了秃头的关心,在他心中,小武对付女人方面真的很有一套。

    李虹也看了眼刘雅男,她很想知道此时的刘雅男会说些什么。

    刘雅男笑了,并没有看李虹,而是盯着长毛说道:“因为她也是个女人,原因很简单,你知道这个也没有什么意思,要钱是吗?那边,黑色皮包里,差了一些,如果嫌不够,停车场里有辆途观,你们也可以开走。”

    秃头立即从墙角那个不起眼的角落中拿过钱袋,细心地清点了一下,然后冲着长毛点了点头。

    刘雅男尽量用平稳的语调问道:“现在你们可以放过我俩了吗?”

    “进了这个屋,钱就是我们的了,所以这不是交易,你根本没资格讲条件。”长毛顿了一下,“小武在什么地方?”

    “我不知道!”刘雅男回答得很干脆。

    长毛沉下脸来:“想好了再回答,这笔钱落在你的手里,你能不知道小武的下落?”

    刘雅男镇定地回答道:“钱我是从家里翻出来的,他什么时候藏起来的我根本不知道。”

    长毛相信面前这个女人的嘴绝不会说实话,于是他把目标转向了李虹。

    刘雅男的回答也让李虹感到十分的沮丧,她心中不好的预感更加强烈了,小武说不定真的死了,而杀人凶手就是刘雅男。

    正想着的时候,长毛又问话了:“李虹,还记得上次我给你讲的那个故事吗?关于我妹妹的事情?”

    李虹怯怯地点了点头,那个变态的故事她是绝对不会忘记的。

    “你长得很像我妹妹,其实我很爱她,杀她是因为她不听话,你能听话吗?”

    李虹犹豫了一下,低声说道:“我也不知道小武在哪里,我们也在找他。”

    “来云南找?”长毛立即问道。

    李虹看了眼刘雅男,似乎觉得自己刚才有些失口。

    刘雅男立即说道:“我们也只是猜测。”

    长毛看得出来,李虹的确什么都不知道,而刘雅男显然是一个不容易对付的女人。虽然听说刘雅男与小武早就分开了,但难保余情未了,想让一个女人出卖她所爱的男人是一件十分困难的事情。

    “其实这笔钱并不是最重要的,小武也不是,在小武那里有一本老板的帐,我们最想要的东西那个。”长毛慢条斯理地问道。

    “什么?”刘雅男本能地反问了一句,她从来没有看过什么帐本。

    旁边的秃头也是一愣,他终于明白老板在担心什么,原来小武手中还有老板的一份帐本,这东西要比两百万更为重要。

    刘雅男反而放下心来,她说道:“我根本不知道什么帐本,我只看到了钱。”

    看得出来,这一次刘雅男根本没有隐瞒,她的确不知道帐本的事情。

    长毛可以理解,帐本这样重要的东西,小武肯定会随身携带的。

    眼前的情形陷入僵局,刘雅男显然知道小武的下落,但就是不说,而此次云南之行,长毛要解决三件事,钱,小武,帐本,现在只是把钱追了回来,显然有些辜负了老板的信任。

    长毛依旧抱有一份希望,他决定用最残忍也是最卑劣的方法得到小武的下落。于是,他邪邪地一笑,转向了秃头:“我知道你很喜欢这个女人。”

    秃头愣了一下,不明白长毛的意思。

    长毛说道:“她现在是你的了。”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