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七章:小武之死

章节字数:2827  更新时间:15-02-12 12:0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下了飞机,张队与小高直奔昆明市刑侦大队,在当地同事的协助下,调取了全市交通监控系统,经过两个多小时的搜索,终于在春城大酒店的停车场里找到了雅男那辆红色途观。

    此时,张队也不得不承认现代科技对案件的帮助,如果在几年前,找一个人只能是大海捞针,全凭所有干警的高度责任心。想到这里,张队只能感叹,自己的确老了,一些经验已经被这些城市监控设施所替代了。

    小高很兴奋:“张队,要不要派人监视这两个女人?”

    张队想了一下,转过身来对昆明的同事说:“这两个女人是案件的重要线索,但我们现在还不能抓她们,我希望请春城酒店跟我们配合一下,我要看看她们是不是在这个酒店等什么人。”

    “那没有问题。”昆明的同事很得意自己城市的布控。

    来到春城大酒店,张队与小高立即得知刘雅男与李虹住进了总统套房,于是调来了酒店内部的监控录想,刚看了没有几分钟,两个人就都有些坐不住了。光头与长毛竟然也进了那间客房,时间在两个小时之前,这也就意味着两个女人现在已经是凶多吉少。

    根本来不及细想,两个人马上向总统套房奔去,昆明的同事立即打电话请求支援。

    冲进房间,屋内凌乱不堪,沙发前的地毯上,流着一滩血。

    长毛的那句话说出来之后,李虹的脸色立即变得苍白,她当然明白这句话的意义,急忙看向刘雅男。

    刘雅男却笑了,看着长毛:“我也不是小姑娘了,这种手段你觉得能让我屈服吗?”说着,她转向秃头,眼神毫不避让地盯着他。

    秃头根本没有想到长毛会出这个主意,一直以来,他对刘雅男充满了性幻想,但现在这种情况显然不是他所希望的,侮辱一个女人的贞洁,那是猪狗不如的人才会做的事情。

    秃头有过的女人不少,花钱买的小姐,临时搭伙的玩伴,但没有一个女人是他用强迫的手段得到的,他始终认为自己不是一个好人,但在女人方面,他相信自己不能算是一个坏人。

    做人是有原则的,正如秃头从来也不杀人一样。

    秃头避开了刘雅男责备的目光,表情艰涩地看着长毛:“这个……”

    长毛伸出一只手来摊开了冲着秃头:“拿来!”

    秃头愣了一下,立即明白了,马上将手中的砍刀交给长毛。长毛将匕首掖在胁下,把砍刀提在手里,冲着刘雅男调侃道:“做那种事哪有带着刀的。”

    “大哥,还有别的办法吧!”秃头第一次称长毛为“大哥”。

    长毛并没有理会秃头的哀求,而是接着对刘雅男说道:“你想错了,我这位兄弟喜欢的不是你,而是她。”他说的自然是李虹,“秃头,你是打算在这里还是要把她带里间去啊?”

    李虹脸上已经没有半点血色,整个身体缩在刘雅男的身边,发着抖。

    “你不是说她长得像你妹妹吗?你会这样对你妹妹吗?”刘雅男故作镇定地说道。

    “如果是我妹妹,我早就自己上了!”长毛恶狠狠地说,“你等什么呢?”

    秃头向前走了两步,终于还是有些不忍,停下来看着长毛:“大哥,这种事我做不了。”

    长毛笑了,斜眼盯着秃头:“老板怎么吩咐的?让你一切听我,这么快就忘了?”

    “老板也不会让我做这种事的!”秃头有些大义凛然的样子,“要做你自己做,跟我没有关系。”

    长毛狠狠地盯着秃头,突然摇了摇头,然后对刘雅男说:“如果她被强奸了,你不担心吗?”

    刘雅男摇了摇头:“一个夺走我老公的女人,我凭什么要护着她?”说着,刘雅男突然站了起来,转身给了错愕中的李虹两记耳光,“你以为怀了小武的孩子你就能扶正了?我们还没有离婚呢!再说了,谁知道你肚子里的孩子到底是谁的,秃头,她孩子是不是你的?”

    秃头根本没明白刘雅男为什么突然发疯,急忙摆手:“不是,不是,跟我没关系!”

    刘雅男嘲笑道:“跟你没关系,那你怎么不上她,她不漂亮吗?”一边说着,她一把抓住了李虹的头发,迫使李虹抬起头来。

    此时的李虹泪流满面,她的心完全混乱了,根本不知道刘雅男在干什么,但刘雅男那几句话显然还是触到了她的痛处。

    仿佛并不解气,刘雅男抓着李虹的头发,猛地一使劲,竟然将这个女人从沙发中拽了起来,一下子抡向了长毛,紧接着,她也扑了上来。

    按照刘雅男的设计,毫无防备中的李虹一定会张牙舞爪地扑向长毛,长毛手中的砍刀一定会被撞掉在地上,自己抢到刀就一切都能变得主动了,但事实上却完全不是这样。

    长毛是一个帮着别人解决问题的人,刘雅男情绪上的变化令他早有准备。

    当李虹不由自主地摔过来的时候,长毛早已象只兔子一般蹦了起来,退后了三步,待到刘雅男扑过来,手中的刀尖已经指在了刘雅男的脑门:“你当这是演戏吗?”

    “你随便吧!”刘雅男也觉得自己有些冒失了,不但没有成功抢到刀,而且还摔得李虹伏在地上呻吟着,她只好慢慢地退身坐回到了沙发上,盯着那柄砍刀,刀尖上一点红,她此时才觉得脑门上有丝凉意。

    “你敢用车撞我们,说明你很有勇气,但你毕竟是个女人,有些事情是学不来的。现在我不会杀你的,我要知道小武的下落!当然,我肯定你是不会说的,事情既然僵在这里,也没有别的办法,我只好先把你带走……”说着,长毛一把拽起李虹,把砍刀架在了她的脖子上,“但我不能带两个人,她不知道小武的下落,可以留下!”

    刀锋已经划破李虹白皙的脖颈,一线血痕显现了出来。

    “你别动手,我说,小武死了,是我杀的。”刘雅男知道再也拖延不下去了,急忙说道,她看到李虹一双眼睛死死地盯着她,完全忘记了自己身处危险之地。

    “为什么要杀死小武,怎么杀的?尸体呢?”长毛追问道。

    刘雅男坐在沙发上喘了口气,无可奈何地说道:“他回家来逼着我签离婚协议,就吵了起来,我随手拿起一个烟缸打在他的头上,他就死了,尸体我扔在了城外的一个废渔塘里。”

    长毛犹豫着,没有说话,与秃头相互看了一眼,两个男人都在判断着刘雅男的话是真是假。

    “这么简单?”

    “失手,寸劲儿,我也不想杀他的。”似乎怕长毛不相信,刘雅男又强调道,“我说的都是实话,否则,我跑出来干什么?”

    “我怎么才能相信你说的是真事?”长毛有些不甘心。

    刘雅男笑了,说道:“这两百万现金就是证明,小武如果没死,他敢贪了你们老板的钱吗?即便他真的这么做,恐怕也不会把钱交给我吧?现在,你可以放开她了吧?”

    这件事似乎是真的,不能不让人相信,如果小武真的死了,那么对于老板来说却是一件好事,至少解决了威胁,长毛的任务也算完成了。

    长毛在判断着,手上的砍刀也放松了。

    “到我这边来!”刘雅男对李虹说道,“你们现在拿了钱就走吧,小武死了,那个帐本我从来没有见过。”

    长毛推了一把李虹:“我暂时相信你说的,但怎么处理你们俩我得打个电话。”说着,他拿出了电话。

    重新获得自由的李虹慢慢地走向刘雅男,她的目光有些呆滞。

    “没事了!”嘴上虽然这么说着,刘雅男却知道,眼前并没有脱离危险,如何摆脱这两个男人依旧是个大问题。

    但令刘雅男没有想到的是,李虹突然扬起了手掌,狠狠地扇了她一记耳光。

    看着脸色由于气愤而铁青的李虹,刘雅男一时不知道如何回答,这记耳光令两个女人多日间形成的友谊瞬间破裂了。沉湎于爱情中的李虹绝不会原谅刘雅男的。

    也许所有的努力都白费了,刘雅男感到一阵的头晕,身体中的血液突然变得异常冰冷,大脑开始空白,不受神经支配的肢体不由自主地颤抖了起来。

    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

    刘雅男意识到自己要犯病了,整个人向后便倒,嘴里开始溢出白沫,浑身抽搐着。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