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版  005.剑三十

章节字数:4034  更新时间:13-05-30 11:0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刚才,仇万千完全是抱着陪他玩玩的心态迎战的,所以未尽全力。

    解千愁虽然是江湖中少见的用剑高手,但是,和他仇万千比起来,仍然还差着那么一段段距离。

    所以,他仅仅拿出了七成的力气,就拿他当作是饭后用来消遣的把戏而已。

    可没想到的是,自己的轻敌却使得解千愁有了便宜可占,居然被他使出了第十四式剑招跟他打成个平手。

    真是岂有此理。

    解千愁竟然还用这第十四式将自己那只心爱的酒杯打碎了,甚至还弄了他一身的酒渍,你说,他仇万千怎能不气。

    仇万千一向是个有洁癖的人,最容不得别人弄脏了他的衣服,所以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这才使的他决定用断魂枪的杀着和他交手。

    现在,当仇万千全心投入到这场决斗的时候,解千愁立刻显得有点儿力不从心了,被仇万千的那杆神出鬼没的断魂枪给逼得连连后退,一个不小心,就被急袭而来的枪杆击中了胸口。

    ——仇万千根本就没打算杀他,所以,击中他胸口的时候用的是枪的末端。

    只听见“嘭”的一声,解千愁一下子就飞了出去,向后飞了足足有五六丈远,“砰”地一下落在了高台上,将那些桌子椅子碰倒了一地。

    他还没有缓过神来呢,仇万千的长枪又急速袭来。

    快如风,快如电。

    眼看就要刺中解千愁的咽喉,解千愁抬手将手中长剑一横,把刺来的长枪架住。

    仇万千的断魂枪虽然很快,可是,解千愁的长剑好像更快,这一架,居然将断魂枪真的架住了。

    你说他侥幸也好,竭尽全力也好,反正他总算躲过了一劫。

    可是,他还是错了。

    因为这一枪只是虚招。

    解千愁虽然将刺来的断魂枪架住了,可是,却没有防备仇万千袭来的铁掌。

    还没等他明白怎么回事的时候,胸口上已经连中三掌,然后,又后退了五六步,“噗通”一声,栽倒在地。

    一口鲜血喷涌而出。

    他的人倒在那里,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

    天空中的那只苍鹰此刻也已经使出了杀着,朝着猎物飞驰而去,快如风,快如电。

    它本以为这一扑必会将猎物一举擒获,却不料那只看似瘦小的猎物却忽然回过头来,冲着它反咬一口,正好咬中它的脖子。

    血立刻流了下来。

    秃鹰仿佛是已经被这突然的变故给吓住了。

    ——它实在没想到这个小东西居然敢反扑,便惊慌失措地扑棱了几下翅膀,传来一阵“杀杀杀”的惨叫声。

    它闪到一边,打算重整旗鼓,重新来过。

    解千愁仿佛也感觉到了天空中的动静,抬头看了看苍穹,苦笑着,用袖子擦了擦嘴边渗出来的血迹,痛苦地咳嗽了几下。

    可是,擦血的手还未放下来,仇万千的断魂枪再次急刺而来。

    快如苍龙,急如闪电。

    一道白光过后,枪尖已经顶住了解千愁的胸口——心脏的位置。

    仇万千持枪在手,看着解千愁,冷笑着道:“怎么样?认不认输?”

    解千愁努力地挤出一丝微笑,摇了摇头。

    仇万千道:“你可真是一块茅坑里的石头。”

    解千愁道:“我们这些人的心思你根本不懂。”

    话刚说完,突然抬手,抓住了仇万千顶在自己胸前的枪头,用力地刺了下去。

    仇万千一愣,虎目圆睁,道:“你这是干什么?”

    解千愁痛苦得几乎说不出话来。

    仇万千却感到一阵天摇地晃。

    这种无言的反抗比世界上任何狠毒的语言都要让他感到吃惊和愤怒。

    好像是又起风了。

    风在头顶呼啸着,哗啦,哗啦。

    风沙弥漫,刮得台子周围的彩旗呼啦啦作响。

    看见仇万千将对手逼于枪下,围观的人群立刻欢呼起来,大声呼喊着仇万千的名字,仇万千,仇万千,仇万千……

    欢呼声响彻云霄。

    守卫在锦帐周围的那些彪形大汉仿佛也受到了气氛的感染,跟着众人欢呼起来,一边喊,一边用枪杆不停地捣着地面,嗨,嗨,嗨,嗨,嗨……

    但仇万千的脸上并没有表现出胜利后骄傲的神色。

    而仇万千也没有表现出失败后无名的失落感。

    他的伤势虽然很重,却仍然在不停地笑着,笑得满不在乎,笑得莫名其妙。

    仿佛受伤的不是他,而是仇万千。

    仇万千强忍愤怒,冷冷地道:“你明知道我舍不得杀你,为什么还要故意送死?”

    解千愁攥着枪头,竟然还在不停地用力,将枪头向胸膛的更深处刺进去。

    仇万千脸上有汗沁出来,等着解千愁。

    解千愁脸上的汗珠更重,艰难地道:“我知道,你不杀我,并不是想放过我,你只不过是想看到我在受伤的时候露出的那种痛苦的表情而已,所以,你休想让我说一句对你感激的话,因为我还有自尊。”

    仇万千冷笑了一下,道:“你想自杀?可惜呀,连老天都不会帮你,你现在受伤的位置,并不是致命处,顶多疼上个一年半载而已,绝不会致命的。如果再经过国医圣手春水流的调制,你恢复得更快,所以,你至少还有经受一年的痛苦,哈哈哈哈……”

    解千愁的额头上有大颗大颗的汗珠滚落下来,滚落进他的嘴里,流进他的脖子里,流进伤口里面。

    他的伤势虽然不轻,可是,仍然笑着,笑得满不在乎,笑得莫名其妙,笑得风流洒脱道:“我知道。”

    仇万千哈哈大笑道:“既然知道,为什么还要做这种蠢事?”

    解千愁突然变色,冷冷地道:“你以为我真的像你想象中的那么蠢?”

    话音刚落,他忽然挥剑,拦身将插在自己胸前的断魂枪砍成两截。

    仇万千一怔,随即明白过来怎么回事。

    他收手,想将枪拔回,却拔了个空。

    他只拔回半截枪杆。

    解千愁拔出插在胸口的那半截枪,突然跃起。

    在仇万千还没有明白怎么回事的时候,半截长枪已经刺入了他的胸口。

    刺中的正好是致命处。

    正如他自己所夸口的那样,要让断魂枪下多了一条游魂。

    但可惜的是,这条游魂不是别人的,而是他自己的。

    他没有杀解千愁,解千愁却杀了他。

    他不杀解千愁,是因为他想看看对方那种痛不欲生的表情,满足自己变态的心理。

    而解千愁杀了他,是因为要维护自己做人的尊严。

    仇万千狠狠地瞪着解千愁,至死都不相信自己竟然会死在这个人的剑下。

    他指着解千愁,失声道:“不可能,不能,绝对不可能,这样的剑法,这样拼命的打法,还有那种勇往直前毫不退缩的气势……你……你不是……解千……”

    结果,“解千愁”三个字还没有说完,仇万千便在原地晃了几晃,就一头栽倒在地,做临死前的最后挣扎。

    围观的人一片混乱。

    有人喊: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

    世界上没有什么不可能。

    解千愁吐了几口带血的唾沫,站起来,摇摇晃晃地走到仇万千的跟前,冷笑着道:“你猜得没错,我不是解千愁。”

    仇万千道:“你到底是谁?”

    落拓男子道:“一个替解千愁告诉你做人的道理的人。”

    仇万千:“……”

    落拓男子道:“我虽然不是解千愁,可是,我所使用的招数,却全部都是来自于解千愁的亲传,这样也算是替他报了这前二十久次的受辱之仇了。所以,我打败了你,就是解千愁打败了你。这一次,你知道你为什么会失败吗?”

    仇万千:“为什么?”

    落拓男子道:“其实,这次真正打败你的,并不是解千愁的剑招,而是你自己。你今天之所以有这样的结局,并不是因为我的武功比你高,而是因为你太骄傲了。是你的骄傲将自己杀死的。”

    仇万千道:“我被明白。”

    落拓男子道:“前面的二十九次决斗,你有机会杀解千愁而没有杀他,他虽然受辱,可是,却逐渐习惯了痛苦的滋味,那种痛苦逼着他学会了忍耐,学会了寻找机会,然后,在你最骄傲的时候,给你致命的一击。”

    “况且,被你打败之后,解千愁整天都在磨练自己,磨练武功,磨练意志,磨练寻找你枪法中破绽的机会,而你呢,却整天沉迷于酒色,因为你认为,普天之下,已经没有人是你的对手了,你已经天下无敌了,所以,明知下一年解千愁还会来找你比武,却根本就没有把他的挑战放在眼里。更甚的是,在每次决斗之后你不仅不杀他,还想尽办法侮辱他,打击他的信心。可是,解千愁并没有你想象中的那么软弱,他并没有因为你的打击而丧失信心。在经过二十九次的磨练之后,解千愁的武功虽然没有精进,可是,忍耐力却大大的精进了。所以,你才会有今天这样的下场。”

    “在你临死之前,送你四个字,咎由自取。”

    说完,捡起自己跌落的铁剑,转身就走。

    仇万千却叫住了他,道:“你别走,你别走。既然是你代替解千愁前来赴约,那……真正的解千愁又去了哪里?”

    落拓男子道:“他已经死了。”

    仇万千道:“死了?”

    落拓男子道:“是的,解千愁已经死了。可是,我的剑法源自于他,所以,这次虽然是我击败了你,却也等于他击败了你。”

    仇万千点着头道:“好,好,好。今天,我败在你的手上,无话可说,不过,你总得让我死个瞑目,告诉我,你究竟是什么人?”

    解千愁的伤口又开始流血了,一抬手,捂住胸膛,不停地咳嗽道:“我?哈,一个无名的人而已。”

    仇万千道:“我已经放过你……放过了解千愁二十九次,这一次,你为什么不放过我,却杀了我?”

    落拓男子将铁剑放回到竹筐里,摘下挂在一边的竹筒,拔掉塞子,摸了摸脖子里的那道疤痕,沉沉地道:“因为我不想再做一个无名的人。”

    只要打败仇万千这个天下第一的高手,那么,他就成了天下第一的高手,当然不再是一个无名的人。

    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滩上。这是江湖中的定律。

    仇万千道:“就这么简单?”

    落拓男子道:“是。”

    仇万千道:“好,非常好,现在你已经如愿,打败了我,变成了有名的人,那你能不能告诉我你的名字?你究竟是谁,叫什么名字?”

    落拓男子虽然一脸痛苦的表情,但是,仍然笑了起来,笑得那么莫名其妙,笑得是那么懒洋洋的,就像是刚刚睡醒了似的。

    他看了看仇万千,淡淡地道:“随便了,随便了,无所谓,随便你叫什么?”

    仇万千:“……”

    落拓男子道:“我本来就不是属于你们这个世界的人,我在那个世界的名字,是不能告诉你的,否则,就会破坏这个世界的规律,说不定会改变时空,改变世界,那是一件很可怕的事。”

    仇万千:“……”

    落拓男子将竹筒重新放回竹筐,笑着道:“这样说吧,我是用剑的,加上以前解千愁的二十九次,总共和你决斗了三十次才取胜,如果你真的想知道我的名字的话,那么,就叫我剑三十好啦。剑三十,哈哈。”

    说着,背好竹筐,哈哈大笑着走出李家荒园。

    他笑得仍然是那么满不在乎,那么莫名其妙。

    夕阳如血,夕阳如歌。

    在这漫天的夕阳之下,仇万千喃喃地念叨着“剑三十“的名字:剑三十,剑三十,剑三十……

    然后,安静地闭上了眼睛。

    剑三十脚步踉跄,看着夕阳降落的方向,慢慢走远。

    他重新摘下挂在竹筐边上的那只竹筒,一边摸着脖子里的那道疤痕喝烧酒,一边用沧桑的嗓音长吟着:我本无心入江湖,江湖却把我带入。我本有心退江湖,江湖不让我退出。哦,江湖……

    而在他的身后,李家荒园里那面绣着“仇”字的大旗缓缓地落了下来,缓缓地,缓缓地,缓缓地……

    好像是又起风了。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