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版  008.重渡沟,滴翠河

章节字数:3921  更新时间:13-05-31 09:1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没错,他们穿越了。

    穿越到了哪里,谁知道呢?

    马面说他们来了他按照古龙小说的背景设定的游戏里面,可是,现在林保左看右看愣是没找出古龙小说中的人物诸如李寻欢楚留香陆小凤阿飞郭大路胡铁花西门吹雪花满楼老实和尚李红袖等人。

    他甚至连最讨厌的连城璧龙啸云之流都没见。

    不仅没见到,甚至连马面这个游戏的设定者,他的好舍友都失去了踪影。

    至于说林保后来又是如何与仇万千约战于插旗镇,又最终从林保变成了剑三十,是因为他遇到了一个人。

    这个人就是仇万千口中的解千愁。

    相遇解千愁的地点,是在重渡沟,滴翠河。

    这也是林保穿越之后坠落的地点。

    在干掉仇万千之后,他又重新回到了重渡沟,滴翠河。

    这是他与解千愁的约定。

    他替解千愁约战仇万千,如果他还能活着回来的话,就可以得到一笔珍贵的财富——传说中的宝藏。

    神秘人解千愁,传说中的宝藏,这是所有武侠剧中的套路,虽然林保也觉得很俗套,但他仍然答应了解千愁的要求。

    现在,他如约干掉了仇万千,所以便回到了这里。

    是该解千愁兑现诺言的时候了。

    当然了,他回到这里的另外一个原因就是,这里真的太美了,很符合他心目中的世外桃源的样子。

    他是个演员——可死跑龙套的也是有小资情怀的。

    这里飞泉流瀑,竹林清风,酥翠欲滴。

    用后世某个诗人的话来形容就是“高峡飞瀑藏幽径,绿水秀竹怀古情;竖看山水横看竹,上听鸟语下听泉。”

    林保穿过杏花园,绕过竹林苑,穿过环翠居,来到故人庄旁的泄愤崖下。

    崖下有茅屋一间,住着那个叫做解千愁的人。

    解千愁的年纪看来已经很老了,老得足以做林保的父亲。

    但他和林保长得倒是一模一样。

    林保走进茅屋,在解千愁将背后的竹筐解下来,随手放到地上,一抬手,揭掉盖在脸上的人皮面具。

    人皮面具就是一年前解千愁约战仇万千的样子。

    他将那张人皮面具左右看了看,塞进怀里,使劲揉了揉因为长时间戴面具而皱得生疼的脸。

    不知道是长时间戴面具的缘故,还是因为长时间模仿解千愁言谈举止的缘故,林保觉得自己跟解千愁越来越像。

    如果不是他早就知道这是怎么回事的话,一定以为解千愁是自己失散多年的父亲。

    林保在解千愁面前的竹凳上坐下来,将挂在竹筐上的竹筒摘下来,拔开塞子,使劲灌了几口。

    他摸了摸脖子里的那道疤痕,道:“以前总在武侠剧里面看到戴上人皮面具闯荡江湖很拉风,现在等到我自己带上人皮面具的时候才发现,这真不是人干的事,太难受了,真是岂有此理呀。”

    摸那道疤痕是解千愁的习惯。

    解千愁在将这个习惯教会了林保,自己却改掉了。

    林保将盛酒的竹筒递给解千愁,道:“来点儿不?”

    此刻,解千愁正站在一张竹桌前,用一支狼毫笔写着什么,时而奋笔疾书,时而眉头紧凑。

    或许是因为败了二十九次的缘故,他的神情有些苍老,两鬓已经斑白,穿着一领洗得发白的麻布长衫。

    他也不知道是因为太过于投入了,还是因为其他的缘故,并没有答林保的话。

    直到思绪堵塞实在想不起来解下来该写些什么的时候,他才抬起头来去看喋喋不休说个不停的林保。

    林保喝酒的时候,因为动作过大,拉动了胸前的伤口,疼得他忍不住“咝”得呻吟了一声。

    解千愁看着他胸口上沁出来的血迹,淡淡地道:“你成功了?”

    林保因为习惯,还是忍不住摸了一下脖子里的那道疤痕,道:“真是你的岂有此理,既然现在我可以走着回来见你,当然表示我成功了。”

    解千愁怔了怔,漠然道:“哦,那恭喜你。”

    林保道:“哈,应该说是我恭喜你才对,胜的虽然是我,可是,大家却都知道打败仇万千的是你。”

    解千愁却道:“打败仇万千的,是剑三十。”

    现在轮到林保怔了,摸着脖子里的那道疤痕,道:“真是岂有此理,原来你连我改名字的事都知道了。”

    解千愁道:“江湖中,传得最快的,就是这种事。而且,仇万千是江湖中的名人,不但是武林盟主,还是南陵府英雄楼的主人,更有不败枪神之称,而我解千愁虽然也是江湖中的名人——有败神之称……”

    林保:“败神?”

    解千愁道:“一个接连败在仇万千手下二十九次的人,还不失败吗?”

    林保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话来安慰他,只好尴尬地咳嗽了一下,道:“其实,这也不能怪你,仇万千真的太厉害了,而且,你传给我的‘铁剑十三式’对他根本都不管用,逼得我连铁剑十四式都用出来了,还是被他刺了一枪。”

    解千愁:“铁剑十四式?”

    林保摸了摸脖子里的那道疤痕,道:“真是岂有此理,难道你不知道,你的‘铁剑十三式’可以衍生出最厉害的十四式?”

    解千愁:……“

    林保:“哈,其实我也不知道。我只是在突然之间想出来的。在我们那个时代,有个武侠大师——就是以前我经常给你提到过的那位古龙前辈,他最重要的作品——《三少爷的剑》中有个叫燕十三的,他的剑招也是十三式。”

    解千愁被吸引了。

    此刻,他也不写了,将狼毫笔往桌子上一扔,快步走了过来,在林保的旁边坐了下来,等着他的下文,喃喃地重复着“燕十三”……

    林保咳嗽了一下,清清嗓子道:“那位燕十三呢,是个剑痴,将自己的一生都献给了自己的剑,号称以剑为老婆,以剑为儿子他平生最津津乐道的就是他的‘夺命十三剑’,可是后来,他却又悟出了第十四式,结果那一剑使出来,甚至连他自己都控制不了,你说可怕不可怕。”

    解千愁若有所思地道:“古大师的武侠世界,真的令人向往呀。”

    林保道:“嘿,我要不是听信了我的那位狗屁朋友的话说可以进入古大师笔下的武侠世界的话,我哪会到你们这个见鬼的什么世界,不仅没有遇到林仙儿苏蓉蓉等绝色美女,甚至还替你打了一场无聊的架?”

    解千愁却催促着道:“喂,别转移话题,赶紧说说你使出来的那个‘铁剑十四式’是怎么回事?”

    林保摸了摸脖子里的那道疤痕,道:“嘿嘿,想偷师了,那你得叫我一声师傅我再告诉你。”

    解千愁道:“偷你个大头鬼,不说算了。”

    林保赶紧道:“我说我说,哎呀,你这个人咋这么不好玩呢。呃……要说这个‘铁剑十三式’是怎么使出来的……嘿,怎么说呢,其实很简单,就是把前面的十三式的精要连起来就行了。”

    解千愁一怔,冲着他连连拱手,道:“小子,你还跟我装,原来你才是深藏不露无数大宗师啊,失敬失敬。”

    林保道:“失你个岂有此理的礼呀,其实我也是跟苏乞儿学的。”

    解千愁两眼泛光:“周星星的苏乞儿?”

    林保道:“你听故事上瘾了,居然还记住了我三个月前跟你说的周星星。”

    解千愁道:“还真到说呢,为了你听讲周星星的《逃学威龙》《唐伯虎点秋香》和《大话西游》的故事,把我珍藏多年的藏宝图都给你了,你就知足吧。哦,对啦,苏乞儿也会铁剑十三式?”

    林保道:“不会,他会降龙十八掌。”

    解千愁:“丐帮的?”

    林保道:“是啊,苏灿走了狗屎运做了丐帮帮主,结果只练会了前面十七掌,第十八掌怎么也练不会,所以,被赵无极扁得满地乱爬。后来清风不识字只是乱翻书,结果他发现这十八掌就是将前面的十七掌连起来……而我当时的清晰跟他差不多,就在我被仇万千揍得满地乱爬的时候,突然就想起了这个场面,于是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念头试了试,结果死马还真的被我医活了……”

    解千愁道:“于是你使出‘铁剑十四式’干掉了仇万千。”

    林保道:“干你个大头鬼呀,你的‘铁剑十四式’根本不顶用。”

    解千愁:“……”

    林保道:“当时如果不是我急中生智的话,这个时候,我恐怕真的是站着出去躺着回来了……断魂枪果然是断魂枪。仇万千果然是仇万千,果然名不虚传。难怪你杀了他二十九次都没成功。”

    解千愁叹了口气。

    林保道:“不过这话又说回来了,你跟仇万千只见究竟有什么一天二地恨三江四海仇,非要杀他二十九次?”

    解千愁猛然站了起来,重新回到书桌前,忿忿地道:“哼,仇恨?我跟他之间的仇恨三天四夜也说不完。”

    林保道:“他杀了你老母?“

    解千愁:“……“

    林保:“他强奸了你家的老母猪?“

    解千愁:“……“

    林保:“莫非……“

    解千愁猛然一拍桌子,道:“没有什么莫非的了,那个狗娘养的东西,居然说我写的文章是臭狗屎一堆。”

    林保差点儿没被呛死,道:“就因为这?”

    解千愁一下子就跳了起来,瞪着林保,眼睛里冒着火焰般的光芒,道:“怎么?这个原因难道还不够吗?哼,我平生最为自负的,就是我的那一手好文章,经常跟人说我平生是文一剑二酒三,可是,他居然当面说我的文章是臭狗屎一堆,叔可忍婶不可忍,所以,我就向他提出决斗。”

    林保道:“你可真够无聊的。”

    解千愁的脸色开始黯淡下来,道:“其实,在跟他决斗了三次之后,我也意识到自己很无聊了,可是,却又不能不硬着头皮继续跟他决斗下去。因为大家都在看着呢。他们每年最为津津乐道的话题就是我和仇万千之间的决斗,就像是你们那个世界每年的春晚大家都在期待赵本山的小品一样。”

    林保不好意思地摇了摇头,摸着脖子里的那道疤痕道:“真是岂有此理,你居然连赵本山都记住了,我觉得你早晚会被我带坏的,大家期待你跟仇万千的决斗,那又怎么样呢?反正结果都是一样的,你都是失败嘛。”

    解千愁道:“所以我才生气呀,那帮狗娘养的,故意看我笑话呀,他们甚至还开了盘口那我和仇万千的决斗来赌。”

    林保摇了摇头,道:“唉,可怜的娃儿,怪不得你年纪轻轻就跟个小老头儿似的,压力山大啊,这点儿你跟本山大叔倒有点儿相似,虽然虽然等着被看笑话,可又不能向世人宣布说自己不上春晚。”

    解千愁道:“没想到这一战,一下子就战了三十年,最后,才假你之手将他干掉,想想也够丢人的。可是,仔细想想,现在将他干掉了,又有什么意义呢?徒增痛苦而已。正所谓无敌是寂寞。”

    林保猛灌了一口酒,听到这话之后又如数喷了出来,哇哇大叫道:“岂有此理,你早干嘛去了。我拼死拼活地帮你干掉仇万千,你现在居然跟我说什么寂寞如雪啊,狗屁!你真够无聊的。”

    解千愁一怔,面带惊讶之色,道:“寂寞如雪?哎呀,这个词的意境,还真是能够体现我此刻的心情,唯美而又凄凉。”

    他茅塞顿开,离客提笔写了一阵。

    林保站起来,走过去,低头看了看他,道:“你在写什么?”

    解千愁道:“我在写一本书,名字叫做《江湖见闻录》。”

    林保摸着脖子里的那道疤痕,沉吟道:“江湖见闻录?”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