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版  024.春衫薄

章节字数:3152  更新时间:13-06-18 09:5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那叫做江丰的青衫少年虽然已经气喘吁吁,可是,脚下却没有放松丝毫。

    原来,他和洪辉、宁守信、柳东平分开来在这嵩阳城寻找失踪多天的青衣姐,结果青衣姐没找到,倒是看见一个老妇人突然在他身边大喊大叫起来:她的钱袋丢了。

    江丰初入江湖,对什么事都充满热情,便暂时把寻找青衣的事丢到一边,开始替那老妇人寻找钱袋。

    正找着,便发现前面有个贼眉鼠眼的汉子紧紧捂着什么地方飞快地奔走:“是他偷了钱袋。”

    他不由分说便追了上去,一边追一边喊:“站住,你给我站住。”

    结果前面那汉子不仅没停下,反而跑得更快了。

    这还得了!

    追过了几条巷子之后,终于近了,离他还有几步远的时候,他也不知道突然从哪里来的力气,一个飞身跃起,犹如饿虎扑食黄狗吃屎,噗通一声,硬生生地扑在那个贼眉鼠眼的汉子身上。

    那汉子不成想被迎空一物给扑倒,便开始挣扎。

    江丰哪里容他反抗呀:“嘿,偷了钱袋还想逃。”

    说着,挥起拳头,噗通,吧唧,喀嚓,便是一顿劈头盖脸的拳脚,逐次落在那汉子的脸上,胸口,小腹,打得那他惨叫连天,苦水连连,哎哟,哇哇,暗暗,然后,像团烂泥似的瘫倒在街边,不能动弹。

    江丰却仍然不肯善罢甘休,一边猛揍,还一边骂骂咧咧:“让你跑,我让你跑,你这个该死的小偷,真是无法无天了,光天化日之下竟敢拦路抢劫。江湖中正是因为了有了你们这些败类才会变得不成样子的。你说你还有没有良心呀,连老人家的东西都偷。老人家年纪大了手脚不灵活了,赚几个钱容易吗?正所谓人之父母己之父母,难道你在家连你妈的钱也要偷吗,你简直是个不孝子,该千刀万剐。呃,什么味儿?”

    他提起鼻子闻了一下:“哇,你还要不要脸了,居然还拉裤子了,呸呸呸,简直恶心死了,丢足了我们江湖人的面子。”

    说着,又是一顿拳脚。

    嵩阳城是个古城,民风淳朴,鲜有这种暴力事件发生,现在发生了,大家觉得很新鲜,便呼啦啦地全围了上来,指指点点。

    众人正在那里议论云云呢,一个老妇人用力地分开拥挤的人群走了过来,一把扯住江丰的衣服劝解道:“哎呀,年轻人,别打了,别打了。”

    江丰一边拳脚不停地落在那倒在地上只能抱头躲避的汉子,一边回过头来跟那老妇人答话道:“哎呀,大婶,你来的正好,现在,我已经替你抓住了偷你钱包的这个胖子。死胖子,看你还跑不跑,跑这么快,累死我了。”

    那老妇人大叫道:“哎呀,小伙子呀,你打错人了,不是他,不是他呀。”

    江丰伸出的拳脚一下子愣在半空中,嘴巴张得有瓢大,道:“大婶呀,刚才不是你在喊他偷了你的钱包吗?现在怎么又不是他了。你……怎么回事?”

    老妇人道:“哎呀,不是他呀,刚刚我又翻了翻,发现钱包没丢,我来的时候放在左边的口袋里了,后来觉得左边的口袋不安全又放到右边的口袋咧,结果就忘了,这街上人山人海的,习惯性地一摸左边口袋钱袋没了便以为丢了,所以也没多想,一着急就开始喊起来了。后来一摸在有口袋里。”

    江丰道:“那你怎么不跟我说呀?”

    老妇人道:“正想跟你说呢,结果你一转眼就没了,你跑那么快,我腿脚不好,追不上你呀。

    此话一出,众人哗然,纷纷地由指责那个偷钱包的汉子开始转移到江丰的身上,道:“哎呀,我说你个小伙子,怎么能胡乱打人呢,真是太过分呀。你说你年纪轻轻的,怎么连是非都分不清呀。你这样的人这样胡乱打人实在太不应该了,不仅增加了我们嵩阳城的安全隐患,而且还影响了我们嵩阳城的古朴形象,照我说呀,你这样的人就该让衙门关起来好好教育一番才对呀。”

    江丰看了看那倒在地上的汉子,听着周围的议论纷纷,看着老妇人,一顿脚,道:“我说大婶,你这下可把我给害惨了。”

    说着,一抬手,示意周围那些议论纷纷的居民安静下来,道:“请静一静,正所谓一人做事一人当,今天的事,我会给大家一个合理的解释,也给我这位老哥一个合理的解释。不会让咱们嵩阳城的形象受损的。”

    说着,将那个贼眉鼠眼的胖子一把拉起来,忍着他浑身散发的冲鼻的粪臭味儿,将他拉到一个无人的角落里,满脸的愤怒之意,一副要杀人的样子。

    他等着那汉子,用一种很奇怪的口气,道:“喂,你,给我过来,咱们好好商量商量,给大家一个满意的答复。”

    大家不明白他要做什么正想跟过去看个究竟的时候,就听见角落里再次传来一阵凶残的“噗通”“哐啷”“扑棱”的声音,正像是其中的一人在对另外一人使用暴力,看样子揍得还不轻。

    大家都吓了一跳,这个小伙子也太凶残了,刚走过一顿还要揍,这样闹下去还不闹出人命来嘛。

    甚至连刚刚追过来的那三个同伴也暗暗替那贼眉鼠眼的胖子担心,因为他们知道,他们的这个叫做江丰的朋友一向都是嫉恶如仇出手狠毒,现在又因为他而受到众人的指责,你说他怎能咽得下这口怨气,还不把他的一层皮给扒下来了,便赶紧大声劝解:“喂,江丰,江丰,你手下留情,千万别闹出人命来呀。”

    但让人感到意外的是,最后满脸伤痕捂着肚子从角落里出来的人不是那个胖子,而是那个青衫少年。

    他一边捂着肚子不停地哎哟着,、一脸正气地冲着大家抱拳道:“各位乡亲,我江丰做错了事就要承担责任,刚才我已经给他陪了不是,而他也已经答应和解了,好了,现在已经没事了,没事了。大家都哪儿凉快哪儿呆着去吧。”

    话音刚落,那胖子满脸蛮横之气地走出来。

    他先是摸了摸脸上的伤,冲着江丰一挥拳头,狠狠地“哼”了一下,道:“这次的事情就这么算了,你下次最好小心点儿,一定要把人看准了再出手。他妈的,我肚子疼想上厕所呢,结果,厕所没找到,先被你给叽里咕噜地给揍一顿,这下好啦,老子不用上厕所了,直接拉裤裆里了,哼!”

    看到好事变坏事,其他三个少年苦笑了一下。

    他们赶紧走上来,驱散那些围观的人群,大声道:“好了,没事了,走吧,走吧,都走吧。误会一场。”

    众人有的摇头,有的叹气,有的指指点点,像是看了一场热闹还没有看够似的,很不满意地走开了。

    宁守信走到江丰的身边,扶着摇摇晃晃的他,关心地道:“喂,江丰,你这是怎么搞的,现在没事了吧。”

    江丰捂着肚子,不停地呻吟,却还硬挺着充英雄好汉,一挺胸膛,道:“你看我这个样子像是……没事吗?”

    洪辉指着他的鼻子,一咧嘴,哈哈哈大笑道:“早就叫你不要这么冒失了嘛,可你就是不听,现在挨揍了吧,活该。”

    江丰一肚子的火气没处发:“我招谁惹谁了?”

    是呀,他招谁惹谁了,先是好心办坏事,追着一胖子掏钱包不成无缘无故还被打,现在又受朋友的嘲笑,气得几乎吐血,道:“你们这帮没良心的。我挨揍也不知道安慰我,还在一边风言风语。”

    柳东平笑道:“哎呀,还那么玻璃心呀,谁让你那么冒失呢?”

    江丰道:“你们以为我想冒失呀,刚才我正在这嵩阳城满大街找青衣姐的,忽然就听见有人喊捉贼捉贼的,于是,我就跑过去帮着捉贼了——作为一个江湖人,捉贼乃是我辈中人的举手之劳嘛。正在那招贼呢,结果发现走在我前面的一个贼眉鼠眼的胖子捂着肚子急急地跑开了,我一看这个不就是传说中的做贼心虚吗。而且他又是一副贼眉鼠眼的样子,于是我就拼命地去追啊追啊追啊,谁知道自己忙活了半天竟然追错了,他不是个贼,而是拉肚子找厕所的。”

    说到气愤处,他使劲一拍手,道:“你们说我冤枉不冤枉呀。唉,真是狐狸没抓着,倒惹了一身的骚,气死我了。”

    宁守信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他道:“别说那么多了,那你找了几条街,到底有没有见到我姐姐呀?”

    江丰立刻不好意思地吐了吐舌头,连连抱歉道:“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刚才净顾着追贼了,把找青衣姐的事给忘了。”

    洪辉和柳东平一听这话就火了,忿忿地道:“咳,你瞧你这德行,到底想什么呢?我觉得那个胖子应该再揍你一顿!”

    江丰看了看天,道:“天快黑了,你们也就别再那么多废话了,赶紧再去其他地方找找吧。即使找不到人,起码也可以找到一些线索。”

    洪辉却突然道:“刚刚我从一个刚从南陵过来的人说,现在花间派的采花贼们在那里闹得挺凶的,好像也有好多女子消失了,不如我们去那里看看吧。”

    江丰道:“那咱们得抓紧了。南陵城离嵩阳还有百十里路呢。不如咱们找个马车,连夜赶过去吧。”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