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版  026.虎胆向不负

章节字数:4043  更新时间:13-06-21 10:0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落拓男子拉着被绑成一串的花间派采花贼,穿过南陵府内重重的人群,在一处房屋的台阶上坐下来。

    那里原本还有很多像他一样等待着被向不负召见的年轻人——他们中的几个好像是前来应征捕快的年轻人。

    他们为了展现自己的实力和必胜的决心,在还没有开始接受神捕铁面的考核之前,就自己先动手比了起来。

    其中一个的年轻人比较英勇,站在台阶的最上方,同时应付十个人的进攻,并且防守得游刃有余,不时地主动出击,将进攻者逐个击破。

    最后他身上虽然也受了伤,但是,他相信,自己已经在虎胆向不负的眼里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了。

    他本以为自己已经成了此次被谒见中的焦点,可是,最后才发现大家的焦点是那个新来的落拓男子和他的猎物身上。

    他们没有理由不吸引众人的目光。

    一个落拓如拾荒者的男人,带着一串乌鸦般的男人,出现在南陵府内。

    那得胜的少年以为他是自己的竞争者,持着剑,走过去,等着落拓男子道:“喂,朋友,你混哪里的?他们是些什么人?为什么帮着他们?”

    落拓男子摸了摸脖子里的那道疤痕,道:“我是马戏团的魔术师,他们是我用魔法变幻成人样的乌鸦。”

    “什么?他们是……乌鸦?”

    落拓男子道:“怎么?你不信?”

    说着,一抖手中牵着的绳子,那四个花间派的黑衣人立刻跪了下来,跪在坚硬的石阶硌得他们立刻“嗷”的一下叫了出来。

    落拓男子笑道:“看吧,是乌鸦吧,叫的多难听呀。”

    众人还会一脸疑惑。

    落拓男子道:“怎么还不信,要不,我让他们飞一下?不过呢,还是不要飞了,等会虎胆向大人还要等着我去表演呢,现在要是累着了他们没法给向大人表演,那责任由谁来担待呀,你,你,还是你……”

    他指到谁,谁往后退。

    这个责任,确实是谁也担当不起的。虽然打死他们也不相信,这几个跟真人一模一样的家伙是乌鸦变的。

    落拓男子的目的已达到,不由地哈哈大笑起来。

    正笑着呢,门被打开了,走出一个传事模样的捕快,径直周到他的面前,道:“虎胆向大人有请。”

    落拓男子笑了笑,冲着那些还在将信将疑的人挥了挥手,将手里牵着的那几个采花贼交到了那捕快的手里。

    那捕快又招呼过来几个同事,将采花贼押了下去,等候虎胆向不负的发落。

    看着那些人被带下去,落拓男子看了一会儿,若有所思,这才转身,推开门,走进那件叫做“地网天罗”的房间。

    房间里静悄悄的,门后站了两个随时候命的捕快。

    但虎胆向不负似乎不在里面。

    “摆架子。”落拓男子摇了摇头,知道向不负是故意用这种傲慢的态度先给自己一个下马威好让自己别狮子大张口漫天要价,或者是杀一杀自己的威风,别以为自己捉了几个小毛贼就觉得自己很了不起。

    在他虎胆向不负面前,任何人不值得一提。

    落拓男子脑子里嘀咕了老半天,一边感叹着“地网天罗”的奢华。

    他将那只一直背在背上的竹筐摘了下来,随手放到旁边的桌子上,自己也毫不客气地在凳子上坐了下来。

    那两个侍立在门口的捕快看的直摇头:“什么东西?”

    落拓男子也不搭理他们,自己给自己斟了一杯水,端起就喝,喝完了,仿佛还觉得椅子不舒服似的,将身体尽量舒展开来,跟在自己家的炕头上似的。

    你虎胆向不负摆官威不进来,哼,我也不着急,对啊,我着什么急呀,我又不急着回家给老婆接生。

    他一边喝水,一边用手很不自觉地去摸脖子里的那块疤痕,一边冲着站在门口的那两个捕快呵呵傻笑,笑得满不在乎,笑得莫名其妙。

    最后,他终于不耐烦了。

    他站起来,走到那两个捕快的面前,用一种近乎谄媚的声音,道:“喂,公差大哥,向大人怎么这么慢呢,如果他有事一时走不开的话,那我就不等他了,麻烦您老哥先把我的赏金给打发了。”

    左边的那位捕快显然早就看他不管了,听他这么一说,居然还把脸扭到了一边,很不耐烦地道:“你说你怎么这么多废话。向大人让你等,你就得老老实实地等着,再等一会儿吧,向大人马上就会出来见你了。”

    落拓男子一怔,笑了笑,道:“向大人这么赏脸,不可能吧?”

    右边的那个捕快道:“什么不可能?”

    落拓男子道:“虎胆捕头向大人真的要亲自见我这个无名小卒,你老哥不是在故意跟我开玩笑吧?”

    他刚说完,就听得屏风后面传来一个男子刚毅的声音,道:“没有人给你开玩笑,凡事都有第一次。”

    紧接着,虎胆向不负施施然地走了出来。

    向不负四十岁上下的年纪,虽然只是个捕头,却穿了一件神兵卫的武士劲装,外面罩着一件黑色的斗篷,肋下的一柄宝剑将斗篷高高的顶起。

    他虽然在笑,可是,满脸的高傲和凌厉之气。

    他走进来,在“地网天罗”牌匾下的椅子上坐了下来,冷冷地看着那落拓男子,将他从下到上打量了一番,像是要看透他的心事似的。

    落拓男子笑了笑,道:“虎胆捕头真不愧是虎胆捕头,人未到,声先到。‘地网天罗’,好大的门面,虎胆捕头向大人,好大的气派。现在,花间派的采花贼我已经交给你们了,那么,说好的我的花红呢——”

    他刚想过去跟向不负讨要抓到采花贼之后府尹告示上所说的花红,却被那一直侍立在两旁的捕快给挡了下来。

    落拓男子看了看左边的捕快,又看了看右边的捕快,最后转身,把目光定格在虎胆捕头向不负的身上,像是很不满似的。

    他也用刚刚向不负打量他的神情将向不负打量了一遍,沉沉地道:“怎么?我说你这是什么意思?”

    向不负笑:“没什么意思?”

    落拓男子道:“不会是我刚才错抓了好人吧?”

    向不负摇头。

    落拓男子道:“不会是想赖账不打算付赏金吧。”

    向不负仿佛不想再听他胡扯了,便朝着左边的那个捕快使了个眼色。

    那捕快会意,这才走进屏风后面,捧了一个沉甸甸的袋子出来,哗啦哗啦作响,看样子装着不少钱。

    落拓男子接过钱袋,掂量了两下,便冲着向不负挥了挥手,笑道:“谢了。正所谓今宵有酒今朝醉,有了钱不赶紧花掉,晚上睡觉都要做噩梦的。”

    说着,转身出门。

    向不负却在后面叫住了他,道:“喂,朋友,等一等,你先别走。”

    门后站着的两个捕快哐啷一声,拔出佩刀,交叉着横在门前,将他拦下。

    落拓男子一脸惊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他转身,看着向不负,等待着他的解释。

    向不负冲着那俩捕快一摆手,示意他们不要轻举妄动。

    他自己则一步步冲着那落拓男子道:“喂,朋友,我曾经查过你的来历,也查过这几月来来你的赏金记录,发现你很喜欢用‘无名氏’的这个名字,现在,你能不能告诉我,你究竟是谁?”

    落拓男子将钱袋塞到怀里,笑道:“名字只是个称呼罢了,叫什么都无所谓。我抓人你们付钱才是天公地道的,你说对不对?”

    向不负道:“满萨里大人对花间派最近掠劫年轻女子的事情非常地关注,所以,才委派我坐镇南陵,一查事情的端的。这原本是我们官府的事,可是,你作为一个局外人,好像对此也很关注。”

    落拓男子拍了拍钱袋,道:“我关注是因为抓一个采花贼就有一百个金铢可拿,其他的的事情一律不放在心上。”

    向不负道:“自从咱们第一次照面的时候起,我就已经开始注意你了。我发现你这个人轻功卓绝,剑法了得,而且有勇有谋,很有自己的见地,现在,相爷萨满里大人很需要你这样的人才。假如你肯效命相爷的话,肯定前途无量。”

    落拓男子笑了笑,道:“可我还是觉得做个无名小卒好,自由自在,无拘无束,一个人吃饱全家不饿。

    向不负道:“不要说得那么绝对。以阁下的身手智谋,如果肯投效神兵卫,那么,十二封杀很快就会变成十三封杀。”

    落拓男子道:“哦,这么好啊。烦请向大人先替我谢谢相爷的好意,不过你看我这副德行就知道了,我是那种根本受不了清规戒律约束的懒人,所以呀,官嘛,还是留给你们这些有耐心的人当吧。”

    向不负:“……”

    落拓男子道:“你看,我跟向大人您都不知道该怎么说话,以后要是跟了相爷,还不知道会把相爷气成什么样儿呢。要是进宫拜见皇上的时候口不择言冲撞了皇上,那岂不是给相爷招来横祸?那罪过可就大了。”

    向不负道:“既然你不愿意加入神兵卫,我也不强迫你,不过,有件事我想向阁下请教。”

    落拓男子抬了抬手:“大人请讲。”

    向不负道:“自从告示贴出去之后,虽然全城轰动,几乎所有的江湖人都参与到了剿杀花间派采花贼的行动中,可是,能够抓到采花贼而且一下子还抓了那么多的,只有你一个。”

    落拓男子道:“只不过我的运气比别人好了那么一点点而已。”

    向不负道:“应该不仅如此吧。”

    落拓男子道:“那大人你的意思是?”

    向不负道:“有人给你通风报信?还是你确切地掌握到了花间派的底细?有关花间派的秘密,你究竟知道多少?他们有多少人?隐迹在哪里?平常行动的风格都有哪些?你不妨说给我听听,我们可以联手破案。到时候,到手的赏金就会比现在多十倍,而且,风险也会减少到极限,你不妨考虑考虑,对大家都有好处的。”

    落拓男子笑了笑,忍不住又去摸脖子里的那块疤痕,道:“大人您在说什么,小人实在不明白。”

    向不负道:“就怕你揣着明白装糊涂。”

    落拓男子道:“是真糊涂。”

    向不负道:“花间派那么大的势力,你不要妄想着一个人就将他们吃掉。一口大胖子的事,是做不得的。”

    落拓男子仿佛有点儿受不了他的威逼利诱加威胁,既然你那么不给面子,那我也就用不着给你面子了,道:“大人,有什么话直说,用不着在这里打官腔了吧。反正大家都已经那么熟了,我不会觉得不好意思的。”

    向不负道:“我只是实话实说提醒你一下而已。”

    落拓男子道:“提醒我也不用拿官位压我吧。你也知道的,我这个人已经做惯了要饭的了,最讨厌的事情就是跟你们这些官府里的人打交道,免得人家说我们是狼狈为奸。我不是傻子,不是听不出来你话里的意思,可是,我不是不想帮你,而是对花间派采花帮的事情确实是一无所知。这次之所以能够抓到一下子那么多的采花贼,全是凭运气。你看,我脑袋上现在还肿着一个大包呢,那都是在抓采花贼的时候被贼给打的。有危险我不是不知道呀,我也想找你们帮忙呀。最多这样了,下次再有什么有关花间派采花贼的消息的时候,最多先跟你们通通气了,好不好?”

    向不负道:“当真?”

    落拓男子道:“不仅当真,而且果然,大家都知道你虎胆捕头精明能干,明察秋毫,我骗谁也骗不了你呀。你说是不是?”

    说到这里,他拍了拍那只装进怀里的钱袋,哈哈大笑了一阵。

    他笑,向不负也跟着笑。

    可笑中的含义,却有所不同。

    哈哈大笑中,落拓男子带着满满一只钱袋走出了“地网天罗”堂,走出了南陵府的大门。

    “正所谓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日忧来悠日愁,有了这些银子,终于可以找个地方喝个痛快了。”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