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版  031.大好头颅,五十万枚金铢

章节字数:3849  更新时间:13-06-26 09:2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向不负的手收回来的时候,掌心便多了一只飞蛾。

    那飞蛾的翅膀在刚才向不负出手的时候,就已经被无形的利刃给削去,只剩下光秃秃的身体,在他的掌心爬来爬去。

    也不知道是在示威还是在惩戒,向不负将虫子吹在地上,看着温八,冷冷地道:“你手下的事,想必你已经知道了。“

    说着,一摆手,那些装扮成捕快的神兵卫收刀入鞘,回归原位。

    这一瞬间,温八的内心经历了阴晴雨电的百般变化,重重地喘息着,重新在那张软榻上坐了下来,面带不悦之色,道:“是他们自己做事不小心被人抓住了把柄,所以,死不足惜。你做的很好。”

    向不负道:“我是在为你提出隐患,他们的身份已经暴露,所以,我只有将他们杀死。”

    温八道:“那个叫无名的人,究竟什么来历,看他的剑法,应该不是无名之辈。”

    向不负道:“不管他是什么人,挡我者死,不服从者死!”

    这话说得温八从脚底板儿一直寒到头顶。

    他们总觉得今天的月夜林之约,凶多吉少。

    向不负伸手将坐在轻纱炉上的红泥壶端了下来,倾手将里面剩余的水倒掉,袖子在壶口一展,壶里再次蓄满了水。

    手法神秘莫测,就跟他刚才用无形之刃削去飞蛾的翅膀雷同。

    红泥壶重新坐到了炉子上。

    向不负袖子一展,炉火便冒了起来。

    不多久,壶里的水沸腾,向不负提起,冲入茶碗,拨到温八的面前,道:“你的茶叶是好茶叶,只可惜水太一般了。我替你煮了一壶大内天波湖的水。”

    温八也不知道是真心夸赞,还是不屑,道:“向大人隔空取物的意念力果然厉害。”

    向不负将自己的盖碗加满水,道:“总之,我办事,你放心,要不然的话,我们也不会合作这么久?不过嘛——”

    这个转折转得温八像是被沸水烫了一下,暗叫一声“来了”,然后,抬头望着他,一脸戒备地道:“不过什么?”

    向不负用食指在鼻尖儿上轻轻地蹭了蹭,像是在想着接下来该怎么把话说得既委婉又能够能让温八明白,最后却装作一副很为难而又可惜的样子,道:“不过,我想暂时结束我们的这种合作。”

    温八担心的正是这个,道:“为什么?”

    向不负道:“我此次能够坐镇南陵城,虽然是相爷一手举荐的,可是,他对南陵城如今的情况却很是不满。而且,在买卖年轻女子这件事情上,你们做的未免太过于明目张胆了,甚至连远在帝都的雷千啸都收到了风声,你们也知道的,雷千啸和他的权兵卫一向都是站在皇上那一边的。他与相爷也一向不和。到时候,他一定会派人到南陵城来继续调查南陵城少女失踪案。所以,为了相爷的大计,我决定暂时收手,以免……”

    温八道:“向大人有什么话,不妨直说。”

    向不负道:“其实也没什么,我只想无惊无险舒舒服服地过完下半生,仅此而已。”

    温八皱了皱眉,道:“我们如何才能让向大人您今后的日子过得更加舒服……有什么条件不妨坦白。”

    向不负拍了拍手,道:“真不愧是跟着大老板做事的人,温八爷就是温八爷,果然一点就透。既然如此,那么,下官就直说了,七天之后的重阳节,你们给我五十万枚金铢。”

    温八放下茶碗,嘿嘿冷笑道:“向大人,杀鸡取卵的道理,想必你是知道的。在这个时候你这么胡乱要价,对你我都没有什么好处的。”

    向不负道:“其实,真正要杀鸡取卵的,是你们。如果最近不是你们做事太过于张狂闹得满城风雨的话,我也不想这么做。”

    温八道:“这么说,向大人你是下定决心要脱离我们了。”

    向不负道:“不是脱离,是各奔东西。”

    温八道:“可是,你知不知道,大老板会怎样对付背叛他的人?”

    向不负道:“知道,当然知道,不过,不管他用什么方法对付我,我都会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温八右边额头上的青筋动了动,道:“现在,你胆敢这么跟我说话,当然是已经给自己准备好了后路?”

    向不负道:“我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不妨实话告诉你,后路我已经交代好了。如果我向某人有个什么三长两短的话,自然会有人向官府和江湖中人揭出大老板的真正面目,后果会怎样,我想,你一定比我更清楚。以大老板现在在江湖中的名声和地位,他是玩不起的。”

    温八:“……”

    向不负得意地笑道:“而且,你别忘了,我是什么人?相爷虽然对我现在跟你们合作的事很是不满,可我毕竟是他一手提拔起来的。即使事发,我还可以安安稳稳地做我的十二封杀的七卫长,可是你们花间派,你们的大老板呢,就不同了,你们会硬生生地结下神兵卫这个强大的敌人。”

    温八被说中了心事,一肚子火气却又偏偏知道不能发作出来,怒道:“向大人,你……到底想怎么样!?”

    向不负道:“我刚才已经说得很清楚了,一句话,七天之后的重阳节,我要五十万枚金铢!”

    口气强硬而不可商量。

    看着事情马上就要闹翻,向不负立刻换了一副口气道:“温八爷,你别以为这么多钱全部落入了我的腰包,其实,是我替你在朝廷里打点的。相爷那里要打点吧,我十一个卫长兄弟那里要打理吧,还有我手下这些跟着我混饭吃的兄弟,他们也有家儿老小要养活,其实五十万枚金铢我还要的少了。我所做的这一切,还不是为了收拾你们大老板和花间派弄的这个乱摊子。”

    温八道:“五十万个金铢可不是小数目,我现在一时还无法筹到那么多的钱。”

    向不负道:“筹不筹得到钱,那是你们的事。”

    温八的手指头在碗盖上地不停地打转,像是在思考刚才的问题,道:“现在还无法给你答复,我要回去跟大老板商量一下。”

    向不负道:“好,我给你们七天的时间,七天之后,我希望有好消息。”

    温八道:“可是……现在大老板行踪不定,我也不知道这七天里能不能见到他,难道真的没有其他补救的方法?”

    向不负突然笑了。

    没错,这个才是他真正的目的。

    他就是想让温八自己提出其他的补救办法。

    向不负冲着他属下的那些人一使眼色,他手下的捕快会意,仅仅一瞬间,便退出了月夜林。

    温八也屏退家奴。

    现在,月夜林里只剩下他们两个人。

    向不负突然道:“温八爷行走江湖那么多年,见多识广,应该听说过圣域吧。”

    温八浑身一震,道:“你是说……听说相爷就是来自那座传说中的圣域。”

    向不负道:“不错。相爷最近刚刚收到来自圣域教皇的指令,说圣域第十宫——射手宫的宫主艾欧罗斯殿下企图行刺年幼的女神,不果,仓皇逃出了圣域,偷偷潜来了我云泽国,企图寻找帮手继续进行颠覆女神和教皇的阴谋。据目前得到的消息说,他此刻已经到了这南陵城。”

    温八朝着他靠近了一些,道:“向大人,你的意思是说……”

    向不负道:“圣域方面,已经派出了第十一宫——摩羯宫的宫主修罗殿下追杀叛徒艾奥罗斯。相爷的意思是说,如果你能够在修罗殿下到达南陵城之前先一步剿杀叛徒艾欧罗斯的话,那么,他不仅可以免除你这五十万金铢,另外还会给你一百万金铢的酬金以及这南陵府城卫将军一职。那个时候,你们就不再是见不得阳光的贼,而是堂堂正正的官。这样一来,你们花间派所进行现在这样赚钱的买卖,就完全是合法的,受到官府保护的,那么,谁也再说不得什么。”

    温八显然被打动。

    但他毕竟是老江湖。

    心动归心动,但其中的危险曲折他也是知道的。

    所以,他强忍着激动,道:“如果钱真的那么好赚、功那么好立的话,我们也就不用做这种伤天害理拐卖女子的事情了。”

    向不负道:“如果钱是那么好赚,功那么好立的话,我们也不用费这么大的劲找你们了。”

    温八道:“可是……”

    向不负知道他已经被打动,但心里却又在徘徊,所以,并没有逼他,而是循循善诱地引导他道:“艾奥罗斯宫主殿下的大好头颅,五十万枚金铢而已。其中的功过,你回去之后和大老板好好地掂量一下。”

    他又补充道:“虽然相爷也是出身圣域,但现在他出仕我云泽国,算我云泽子民。圣域毕竟不属我云泽国所辖,所以,这种事情我们官府不好出头。而你们则不同了。即使搞出什么事端,顶多也是一般的江湖纠葛而已。你们巨豪轩最近不是声名鹊起,很多江湖豪杰都来投奔吗。你们就从那些投奔你们的江湖人中选那么几个来执行这项计划,成功了,功你们来领,失败了,你们可以推得一干二净。”

    温八咂巴了几下嘴巴,道:“让我和大老板商量一下。”

    向不负道:“好。你最好记住,七天后的重阳节,要么你拿出五十万金铢给我回帝都四处大殿,要么我把艾奥罗斯的画影图形给你,你替我执行这项杀贼计划。记好了,你还有七天时间,在这七天里,会发生很多意想不到的事情:或许是你们杀死叛徒艾奥罗斯,或许是你们拿出五十万金铢,也或许,你们花间派买卖人口的事端爆发,朝廷真的追查下来,成为全国通缉的要犯,派雷千啸和他的权兵卫将你们剿杀。其中轻重缓和,你们确实需要回去好好的考虑一下。”

    说到这里,他端起盖碗将香茗一饮而尽。

    盖碗放下,站起来,喃喃地道:“茶水凉了,人也该走了。”

    他在站起来的时候,跨出的一步正好踩在刚刚被他割掉双翅丢在地上的虫子身上。

    “虫子即使被割掉双翅,仍然可以活下来。甚至因为没了翅膀,才能好好地停下来享受低处的风景。说不定还可以重新化茧成蝶,以另外一种美丽的形象示人。可是,如果翅膀被割了还不知好歹的话,那么,唯一的下场,就只有这样。”向不负走过去,虫子被踩得粉碎,体液四溅,场面惨烈。

    向不负的人慢慢地消失在月夜林深处。

    温八突然站起来,一脚把软榻踢翻,把桌子泥炉和茶壶掀了一地:“他妈的,你别欺人太甚!”

    喧嚣声,愤怒声,再次惊乱了夜枭的梦,杀杀杀杀……

    落拓男子从不远处的一棵树上偷偷地探出头来,看了一下这边的情形,习惯地摸了摸脖子里的那道疤痕。

    他觉得自己的思维出问题了,有点儿不可思议地喃喃自语道:“神兵卫,花间派,圣斗士……东方的武林和西方的斗士居然交集在了一起,在这南陵城上演一场东西方武林的大PK,哎呀,还真是岂有你的此理呀。我这个江湖啊,看来是个不平静的江湖呀。马面,你看你都设计的什么十三——乱七八糟的游戏呀。我手拿流星弯月刀,喊着响亮的口号,前方何人报上名儿,有能耐你别跑。哎哟哟哟……林子大有好多的鸟,做好事不让人知道,是是非非惹人恼……”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