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版  035.照面就是一剑

章节字数:3558  更新时间:13-07-03 08:3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宗政净叶这个时候,才发现屋子里的气氛不对。

    但他仍然在笑,笑得一脸友善柔和,走过去,“唰”的一下打开白玉折扇,冲着他点了点头,道:“姬四绝?”

    姬四绝仿佛有些不耐烦,脚尖儿一提尖端,长剑迎空打了个旋儿,他的人跟着站起来,飞起来的剑这个时候又重新落到他的手里,他倚剑而立,冷冷地道:“宗政净叶,你似乎忘记了今天来这里的真正目的了吧?学武之人必定尊重对手,才能达到武学的至高境界,可是,你来了这么久,只是一味地摆你大侠的威风,连看我都没有看一眼。你似乎太不把我姬四绝放在眼里了吧?”

    宗政净叶轻轻撩起白衣的下摆,在旁边的一张椅子上坐了下来,看着他,道:“姬兄千万不要误会。我不是在大侠的谱儿。刚才不过是各位武林同道太过于热忱而已。在下并无轻视姬兄之意。请恕在下刚才的无礼之罪。”

    姬四绝“哼”了一下,连鞘剑照面一指,沉沉地道:“废话少说,我没有时间听你解释,出剑吧!”

    宗政净叶道:“姬兄虽然出道时间不长,可也算是最近江湖中成名最快的英雄,又何必像那些世俗的人一样,非要跟在下争一日之长短,向在下挑战呢?”

    姬四绝仗剑在手,剑鞘突然飞出。

    朝着宗政净叶,直直地飞了过去,照面就是一剑鞘,道:“文无第一,武无第二,少说废话,出招吧!”

    宗政净叶白玉折扇一点,在飞来的剑鞘上轻轻一点。

    那剑鞘便像是被一只无形的大手给捏住,忽然调转方向,顺着原路返回。

    只听得“哐啷”一声响,鞘再次将长剑套住。

    宗政净叶先是冲着姬四绝欠了欠身,随即道:“江湖中有位智者曾经说过,侠之大者,为国为民,侠之小者,锄强扶弱。在下不才,虽然没有安邦定国之志,但常常以锄强扶弱为己任。想姬兄你一身的武功,完全可以去江湖中闯一番自己的事业,又何必计较那些世俗的名分非要跟在下做一时之争呢?”

    姬四绝冷笑道:“人各有志,正所谓高处不胜寒。如果要在高处孤独,我宁愿做剑中之神,到达人间最高境界的孤独。而只有打败了你,才能达到这种至高境界的孤独,除非你以后不再用剑。”

    其实,他很想说,我本来没打算找你,但谁让仇万千死了,剑三十又不知所终了呢,所以,只好你倒霉找你比剑。

    但这些话他没说出来。

    这不仅因为带有极大的侮辱成分,更重要的是,会让他刚刚凝聚起来的剑气削弱。

    刚刚宗政净叶只是用折扇轻轻一点居然就将他用真气射出的剑鞘给原路拨了回来,便已经证明了宗政净叶之所以成为当今江湖中最风头最盛的英雄人物之一的实力。

    宗政净叶道:“其实姬兄此言差矣。剑,乃不祥之器,在下是不得已而用之。”

    姬四绝道:“既然你拿起来了剑,就是进入了江湖。既然你人在江湖,那么出剑吧!”

    宗政净叶道:“所谓剑如剑鞘,锋芒当收藏之。而姬兄此刻锋芒逼人,看来还得好好收藏呀。”

    姬四绝道:“如果剑锋不利者,应当收藏,可是锋芒毕露者,即使收藏起来,也会寒气逼人。”

    宗政净叶道:“这么说来,姬兄是一定要挑战在下了?”

    姬四绝道:“箭在弦,刀出鞘,在你十五天前收到我的挑战书的时候,就应该明白,这一战避不可免。”

    修罗喃喃地道:“不就是比个剑吗,恁多废话。”

    江丰道:“喂,你懂什么?这叫礼貌,又叫剑道。如果两个江湖人见面二话不说提刀就砍,跟街上的无赖混混有什么区别?”

    修罗叹道:“江湖啊江湖,武林啊武林……”

    江丰道:“不要说话,快听宗政大侠怎么说?大侠就是大侠,多有道理吧。没有看到他出手,就已经被他的剑道征服了。喂喂,你看到刚才他出手击回姬四绝的剑鞘那一招没,太潇洒了。”

    修罗道:“你不让我说话,结果你话比我还多。”

    江丰道:“我看你是个外国人,不懂我们中原江湖的规矩,在解释给你听,你居然还说我废话,真是岂有你的此理。”

    呃……不对劲,我说话怎么跟那人一个腔调啊。他喃喃的道,“好啦好啦,还是看宗政大侠跟姬四绝的比武吧。”

    宗政净叶却道:“姬兄,我不能跟你动手!”

    此言一出,周围立刻一片哗然,为什么?

    姬四绝也在问:“为什么?莫非你想做缩头乌龟?”

    宗政净叶道:“我是不想伤了彼此的和气。”

    姬四绝道:“我跟你素不相识,跟你也没有和气可言。”

    宗政净叶道:“天下武林是一家,既然大家都是江湖人,就是一家人。不管在下倒有个不伤和气的办法。”

    姬四绝道:“什么办法?”

    宗政净叶道:“以武入棋。”

    姬四绝道:“以武入棋?”

    宗政净叶道:“你看,对面的墙壁上有个棋盘,我们一方执白子,一方执黑子,以内力击发棋子,轮流订入棋盘上相应的位置。这样一来,既要考验我们彼此的内力,又可以考量彼此的智慧,还可以不伤和气分出高下,一举三得,不知姬兄意下如何?”

    姬四绝点了点头,道:“好办法,请。”

    姬四绝既然才绝,那么棋艺应该不在话下。

    他长剑“呛啷”出鞘,挑起桌子上的黑子,飞向棋盘。

    好棋!好剑法!

    可是,宗政净叶的棋艺好像也不比他差多少。

    两人一个执黑子,一个执白子。

    一个以剑入棋,一个以扇入棋。

    越下越快,越下越奇绝。

    一个时辰过去,还未分出胜负,棋盘上密密麻麻铺满棋子。

    最后,宗政净叶将棋盘上的最后一格下满。

    一局结束,两人居然不分胜负。

    英雄楼立刻掌声一片。

    宗政净叶收势,“唰”的一下展开折扇,摇着道:“姬兄文武双绝,实在高明得很,在下佩服,佩服。”

    姬四绝点了点头,收起脸上的那种孤傲决绝之气,眼睛现出惺惺相惜的神色,冲着他抱拳一回礼,道:“宗政大侠也高明很哪。今天我们虽然在棋艺上打成了平手,但如果以后有机会的话,在下一定再来向阁下讨教,后会有期。”

    说着,纵身一跃,从原来的窗户跳了出去。

    众人的目光跟着望出去,可哪里还有姬四绝的影子。

    好快的身法,好高明的轻功。

    江丰却撇了撇嘴,道:“哎呀,这个姬四绝可真够不要脸的,净往自己脸上抹金。连瞎子都看得出来刚才是宗政大侠故意让着他,他居然还好意思说跟人家说打成了平手,这算什么呀?你说是不是?修罗兄……”

    另外一个声音道:“小兄弟,你是刚刚出来混的吧,我劝你呀,还是别管那么多了。在英雄楼,什么人都有,以后你也就见怪不怪了。不管怎么说,这个姬四绝呢,也算得上是江湖中的成名最快的用剑高手。成名不易,可是,要毁掉一个人却很容易。宗政大侠是为了顾及他的面子给他一个台阶下,所以,才故意跟他打成平手的,不过呢,这也是宗政大侠的宽容仁慈之处呀。”

    江丰点了点头,道:“一定是这样的了,呃?你是谁?”

    接他话的,是个长着马脸的家伙,脸上带着一种也不知道是高兴还是心烦的表情,就像是凭空得了个老婆却又意外发现老婆给自己戴了绿帽一样。

    他就坐在修罗刚刚坐着的位置。

    而修罗却早已不知去向。

    英雄楼的伙计正点头哈腰地站在旁边一脸的谄媚:“马大侠,你对这个座位还满意吧?”

    马面点了点头,道:“虽然不是很好,但还凑乎着坐吧。”

    店伙计一边抹桌子,一边跟他东打听西打听的,满脸的虔诚之色:“马大侠,您老这个月抓了多少强盗呀?”

    马面懒洋洋地道:“唉,怎么说呢,反正每个月抓的强盗都差不多,勉强够吃饭喝酒的,也没什么特别的。”

    伙计谄媚道:“您老今天要吃点儿什么?”

    马面拍了拍他的肩膀,笑着道:“当然是最好的酒和菜了,刚刚宗政大侠不是说今天有他来请嘛。”

    江丰道:“刚才是你在说话?”

    马面道:“怎么?你有意见?”

    江丰道:“修罗呢?”

    马面道:“什么胡萝卜白萝卜的,这里压根儿就没人,我看你是见鬼了吧。”

    江丰被呛,这才开始打量着这个长着一张马脸的家伙猜测他究竟什么来头,说话怎么这么无礼。

    光从外表上来看呢,这个人实在是太普通了,普通得让江丰几乎没有一点儿他究竟有什么高明的地方来。

    可是,从刚才那个英雄楼的伙计对他的恭敬态度上来看呢,他又觉得这个家伙显得是那么得不普通。

    英雄楼是个什么地方呀?

    那可是一个英雄豪杰辈出的地方,伙计们当然也算是见过大场面的。一般的江湖中人他们哪会放在眼里呀。

    能够让他们如此谄媚如此巴结的,一定是像宗政净叶这样的大侠。

    呃,说到宗政净叶,宗政大侠呢?

    宗政净叶居然不见了。

    不在英雄楼专门为他准备的雅座,也没有在跟他相熟的座位,上卫生间了?没有啊?喝多了?

    他伸手拦下一个伙计打听宗政净叶的去向,伙计根本白了他一眼,道:“我哪知道?”

    江丰道:“真是岂有你的此理,你怎么能不知道呢?”

    那伙计道:“我又为什么要知道呢?”

    江丰为之气结,道:“你……”

    他本来打算请宗政净叶帮忙对付和花间派有关联的温八呢,可现在倒好,他居然走了。

    那该怎么办呢?

    哎呀呀呀呀,怎么办呢怎么办呢怎么办呢?

    他急得直拍手。

    马面皱了皱眉头,抬手给他了一瓣蒜。

    江丰一怔:“干什么?“

    马面道:“我看你把手捣得跟蒜臼似的,怕你无聊,你就给我捣盘蒜泥吧,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哈哈哈……”

    江丰道:“喂,你……”

    他突然有了主意。

    这个家伙,看伙计对他这么热情谄媚,说不定有几把刷子,而且他又是专业抓强盗的,如果有他帮忙的话,说不定……

    想到这里,他便忍住浑身的火气。

    马面被他的怪眼神看得怪不自在的,但又懒得理他,只是自顾斟茶喝水。

    江丰指了指自己刚才就坐着的那把椅子,一脸谄媚地道:“马大侠?是马大侠吧,我能不能坐在这里呀?”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