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版  043.帝都王孙

章节字数:4028  更新时间:13-07-18 10:0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此去南陵城东八里处,有个十字坡,坡上有家十字老店。

    店掌柜是个叫做刘老实的老头。

    刘老实,人如其名,又老实又本分,做起生意来,更是童叟无欺。

    南来北往,无论吃饭还是打尖儿,无论你是王孙还是穷光蛋,他都一样拿你当做上宾看待,吃完了喝足了,你如果手头方便就多赏几个钱,要是手头暂时不方便的话,那你先欠着也没有什么不妥。

    刘老实做人的原则就是多条朋友多条路——不是有句老话叫做要想富先修路吗,所以积攒人脉是致富的先决条件。

    虽然刘老实平日里在“修路“的时候未免会碰上几个吃饱喝足却在故意哭穷不想给钱的客人,但多年来,他的生意依然蒸蒸日上。大家平日里都很捧场,不为别的,就为刘老实的这份儿老实劲儿。

    而江丰带着那落拓男子来的地方,就是刘老实的十字店。

    一来,江丰知道刘老实这个店里的东西便宜实惠,正合落拓男子的胃口合他的身份,二来呢,江丰和这位刘老实多多少少还有那么一点点的交情,如果落拓男子做了什么出格的事的话,也好收拾残局。

    能做什么出格的事呢?

    ——救完人之后主动跟你要钱喝酒还不出格呀。

    既然这落拓男子救了他门四兄弟好意思跟他们主动开口要钱买酒喝,那就说明在将来的某一天他还会提出其他什么无理的要求来,比如说仗着自己救了他们四个的命以救命恩人自居,要他们天天大鱼大肉地伺候着他,那就够呛了。

    ——他们可都是穷人,拿不出这么多的钱。

    碰到这种情况,江丰跟刘老实的交情就可以派上用场了,不说让他免费招待,起码可以先欠着。

    但落拓男子并不是那种吃饭欠钱的人,他有自己的原则。他的原则就是,你们不要问他有什么原则。

    哈,说笑的。

    既然宁守信他们几个实在凑不出一顿酒钱,那落拓男子就只好自己赚钱了。

    怎么赚钱呢?

    自从来到这个未知的世界之后,落拓男子用来赚钱的手段就是做赏金猎手——以抓捕朝廷通缉要犯换取官府赏钱。

    可是,自从他将那几个花间派的采花贼送到南陵府孩子后,就再也看不见什么要犯了,他现在看到的每一个人好像都是好人。

    更何况,他跟虎胆向不负已经闹翻了,即使抓到了什么要犯,也不知道能不能拿不到赏钱。

    看虎胆向不负对他的那副架势,即使拿到了钱,也不一定有命花呀。

    青衣就是个活生生的例子。

    落拓男子不由地叹了口气:“为什么当时脑袋一热就把自己的大部分赏金都给了青衣呢。要不然的话,现在还要为顿酒钱发愁让接小辈儿看不起……哎呀,不好,那几个家伙不会连同那些金铢一起跟青衣埋了吧?”

    落拓男子不停地叹气,揣着几个从江丰宁守信那里搜刮来的少的可怜的铜板,跟着江丰来到了十字坡。

    咦?十字坡?

    别是那位传说中的那位母夜叉孙二娘开的黑店吧?里面卖的别都是人肉包子吧。哎哟,真够恶心恐怖的。

    不过呢,如果这里真是家卖人肉包子的黑店就好了,他正好可以人赃并获抓几个小贼送到南陵府里领赏金。

    现在,他虽然跟虎胆向不负闹翻了,可是,货到付款,抓到了要犯,你告示上说的赏金总不能赖账吧?

    即使你是朝廷命宫红衣首相满萨里的宠将也不能这样啊。

    落拓男子这样无厘头地想着,便将一直背在左肩的竹筐放了下来,哐——

    他站在那里,长长的伸了个懒腰,像是从来没有这么惬意似的,然后,摸了摸脖子里的那道疤痕,习惯性地摘下竹筒拔掉塞子往嘴里灌烧酒。

    竹筒早就空了。

    唉,酒瘾犯了没酒喝的感觉,实在不爽。

    更不爽的是,站在他旁边摆摊卖土特产的一个小贩居然冲着他哇哇大叫了起来:“喂喂喂,你哪里来的,别在这挡道儿。”

    落拓男子一怔。

    他左右看了看,没发现周围有其他人挡道,随即意识到那小贩嘴里的“喂喂喂”就是自己。

    他指了指自己的鼻子,道:“老兄,你是在说我?”

    那小贩还在咆哮:“指什么指,傻啦吧唧的,就说说你呢,一边儿去。”

    原来,那小贩看到落拓男子的竹筐和他的一脸落拓样儿,以为遇到了竞争对手,便使劲往外轰他。

    在此我要说明的是,十字坡其实是南陵城通往周边的十字路口,除了交通位置方便之外,还因为旁边就是月夜林,景色优美,冬暖夏凉,再加上十字店的生意实在红火,有来自天南地北的商客出没,所以,十字路口也就在无形之中形成了一个热闹的集市。

    如今,重阳又将近,正是谷物瓜果成熟上市的时候,周围村庄里的农人便挑了自家地里产的特特产拿来卖,再买回自己所需的东西。

    所以碰到小贩也是在所难免的事。

    同行是冤家,这话古往今来都是真理名言。

    一看起了争执,原本已经进了十字店里的江丰四人又倒了回来。

    他们出来一看,发现一个乡巴佬模样的家伙正在跟落拓男子吵架,二话不说,就要过来折那小贩的秤杆。

    对付花间派的采花贼他们无能为力,可是,要对付这么一个不会武功的乡巴佬却是绰绰有余。

    “敢找我们救命恩人的茬儿,是不是活得不耐烦了。”

    四个人当中,就数洪辉的脾气暴躁。

    再加上刚才在庙里他们被落拓男子给抢白了一顿,憋了一肚子气无处发泄,既然你个乡巴佬硬往刀口上撞,就别怪我不客气。

    洪辉抬脚就跺。

    江丰一看大事不好,赶紧在后面拉住了他,劝阻道:“喂,喂,喂,干嘛干嘛,息怒息怒,冲动是魔鬼,完事就后悔。”

    幸好江丰见势不妙赶紧拉住了他,因为落拓男子的脸色已经变了。

    欺凌弱小确实不是为侠之道。

    虽然这个小贩看起来并不是什么弱小之辈。

    四个人像是做错了事的小学生似的,陪着洪辉往那一站,耷拉着半个脑袋,等着他的冷言冷语。

    落拓男子摸了摸脖子里的那道疤痕,也不知道是哭还是笑:“岂有此理,真是岂有你们的此理。”

    江丰赶紧道:“我说那个什么,你也别生气,其实,小辉他也是想替你着想想为你出气而已。”

    落拓男子却把剑在地上一顿,沉沉地道:“你看我像是生气的样子吗,啊——我就是觉得呀,对于这种欺男霸女……哦,不是,是欺凌弱小的狗东西,你就应该见一次揍一次,一直揍到他们见了穷人也跟见到自己二大爷一样尊敬。你比他弱他就欺负你,你比他强他就怕你,这就是江湖中的规则。”

    他指着那小贩,恶狠狠地道。

    四个人一怔,没想到这位尖酸刻薄的大侠居然如此说话,当然了,心下也会一松,见鬼了,居然没挨骂。

    可是,那小贩却吓坏了。

    他仿佛没想到自己因为一逞口舌之快而惹了这么大的麻烦。

    别看他们这些人一个个穿得跟叫花子似的,可说话的口气却实在不像是一般人,难道,是帝都天中出来微服私访的王孙公子?

    据说上至皇帝老儿下至王孙公子都喜欢玩这种变装游戏。

    他一边在那嘀咕着,一边想着这群帝都来的王孙会如何收拾自己。

    但落拓男子并没有乘胜追击对他进行打击报复。

    他却把过来帮腔的江丰他们给轰走了:“去,去,去,你们老是跟着我干嘛,该干嘛干嘛去呗。从现在开始,你们跟我再也没有一毛钱的关系。”

    宁守信道:“大侠,我们只是想……”

    落拓男子用剑鞘戳了戳他的胸口,不耐烦地道:“想什么想,你们要真的替我想的话,那你们现在最好去给我弄点儿钱回来,好让我能够大吃大喝一顿再找个舒服的地方大睡一顿以报答我对你们的救命之恩,要么你们就有那么远给我滚那么远,让我的耳根子可以清静一会儿找点儿钱喝酒。”

    杀人放火江丰他们四个可以在所不惜,但要说到弄钱嘛,他们真的是无能为力。

    既然无能为力,他们只好灰溜溜地走了。这个家伙一向不按常理出牌,不走谁知道他会干出什么事儿来呢。

    他们走了,那小贩开始在那里战战兢兢。

    刚才落拓男子的那句“找点儿钱喝酒”的话,简直把他给吓蒙了。

    不会吧,难道是碰到拦路打劫的了?

    光天化日之下打劫?也不是没有可能,现在的世道有多乱呀。

    不过,这小贩也算是老江湖了,走南闯北他其他的本事稀松平常,可是,应付人情世故的本事倒是学了一点点。

    有句话叫做扬手不打笑脸人,虽然刚才有那么一点点不愉快,可是,如果现在我给你陪笑赔不是,你还好意思找我的麻烦?

    那小贩这样想着,便一脸讨好地从筐子里拿出一只最大最红的柿子在身上擦了擦,捧给落拓男子,满脸堆笑道:“吃水果吃水果。朋友,看样子,你是第一次来南陵吧。”

    落拓男子故作客气地推让一番,最后,像是再推辞就对不起小贩的一番热情不吃实在不给他面子了,这才接过来,看了看,又弯腰拿起放在小贩凳子便的水壶,倾了点儿水冲了冲,这才自顾啃起来。

    只要你肯吃东西,就不能再找我麻烦,那小贩脸上的笑更浓了,道:“看样子,朋友你吃东西还挺很讲究的嘛。”

    落拓男子叹了口气,道:“唉,还不是让农药残留给害的。”

    小贩一怔:“农药残留?”

    落拓男子咬了一口嘎吱嘎吱地咬着,道:“跟你说了你也不懂,不过,有句话你倒是说准了,在我们那里,吃东西确实是很讲究的,你以为跟你一样,摘下来之后直接在大肚皮上擦擦就敢啃。”

    小贩嘿嘿笑了笑,明显被说中了心事。

    落拓男子继续道:“在我们那里呀,看着红红的果子,不是洗了糖水澡就是有农药残留,反正让人很不放心。反正挺麻烦的,先用清水把水果洗一遍再一遍,洗干净了削了皮,切成块用牙签挑着吃,当然了,要是再讲究的话,还会用雪碧泡,用蜂蜜水蒸,浇上奶油做成水果沙拉。”

    小贩像是听天书似的,砸吧了一下嘴巴,试探着问:“不说其他的,就光说这个吃,就能感觉出来你们那地方比咱这南陵城气派。”

    落拓男子道:“那当然。我们那地方楼上楼下电视电话,哦,电视是什么东东,现在电脑都快没人用了,不说其他的,就拿这个种水果来说吧,一种就是几千几万亩的,有专门看护着,除草打药施肥全是自动化的,有时候还会弄些新花样在果子上种出诸如‘福’啊‘寿’啊之类的吉祥话,讲究可多了……”

    小贩越听越觉得自己的心法是对的,越听越觉得眼前的这个人来历不凡,出口成章都是一些自己没有听说过的新名词,他用一种既惊恐又惊讶还带着些微惊诧的口气道:“敢问你老人家那地方是……”

    落拓男子笑了,一副佛曰不可说的样子,摆了摆手道:“要说我们那地方呀……哎呀,说了你也不一定知道。”

    那小贩眼睛的一亮,用一种谄媚而又惊惧的口气道:“帝都,天中?”

    落拓男子故意拿那人开心,装出一副文绉绉的样子,摸着下巴摇头晃脑地道:“哎呀,这个嘛,不中亦不远亦。”

    小贩连连鞠躬道:“原来是帝都天中来的大人,小人刚才失礼多有得罪,还请大人多多见谅。”

    落拓男子道:“哎呀,说起来这个吃呀,我又饿了。吃完你这个柿子呀,感觉更饿了。”

    他揉了揉肚子。

    小贩本来想讨好这位帝都来的大爷,怎奈生意还未开张,口袋中空空,唯一能够招待的只有这些白菜萝卜和柿子了。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