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版  049.护花铃儿系腰间

章节字数:3937  更新时间:13-07-30 14:3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现在另外一个女人快哭了。

    哦,不,是两个女人。

    一个是凤飞飞,一个是连湘儿。

    是被累哭的。

    那么,此刻我们这位可敬而又可爱的大小姐凤飞飞在干什么呢?

    她和连湘儿费尽心机,历尽千辛万苦一路乱闯乱逛从嵩阳跑到南陵,本来打算到传说中的武林圣地——英雄楼寻找传说中的剑三十的,结果,遇人不淑,偏偏碰到那位一脸神秘莫测的落拓男子。

    其实,遇上这位中年大叔也没什么关系,但千不该万不该让连湘儿去向他问英雄楼的路,于是,又被骗回了嵩阳。

    这一路上当然也碰到了一系列诸如把杀猪的当作小隐隐于市的大侠、把出来倒尿盆的大户人家的奴仆当大隐隐于朝的高人之类的笑话。

    再加上他们嚣张跋扈缺少礼貌向人问路从来都是喂喂喂的,弄得别人也挺烦,故意给他们指错路,七拐八拐也不知道拐到什么地方去啦,反正最后他们兜兜转转了一圈儿又回到了南陵城,又回到他们当初向落拓男子问道的地方,结果,抬头一看发现,嘿,这里不就是英雄楼吗?

    那个杀千刀的中年大叔。

    不管怎么说,他们终于还是来到了英雄楼,来到了传说中的武林圣地。

    站在英雄楼的那块金字招牌下,她们几乎泪流满面

    这种情况,在天王巨星的演唱会现场经常可以看见,特别是那些第一次参加演唱会的女孩子。

    这种女孩子的普遍特征是,天真,幼稚,没有出过远门,没有经历过大场面,甚至是见到老母猪打哼哼都会兴奋半天,典型的坐井观天的蛤蟆,但是,人前人后又喜欢装出一副老江湖的气派。

    再加上那本见鬼的《江湖见闻录》的熏陶,更是幼稚得一塌糊涂。

    凤飞飞和连湘儿抱在一起不停地跳呀,笑呀,叫啊。

    连湘儿像个考了一百分的小学生似的,使劲摇着凤飞飞的胳膊,大声道:“到了,到了,我们到了,少爷。”

    凤飞飞露出一种到了长城变成好汉的英雄气概,不停地抚摸连湘儿的头顶,假装淡定。

    但她也仅仅淡定了一会儿,就变得跟连湘儿一样了。

    正在笑的时候,像是突然想却了什么似的,脸色突然沉了下来。

    连湘儿发现了她的异样,道:“公子,你怎么了?”

    凤飞飞道:“最可恨的就是那个臭男人了,故意给我们指错方向骗我们走了那么多的冤枉路。哼,如果让我再见到他的话,非抽了他的皮,扒了他的筋,拆了他的骨头晾到树上晒成鱼干不可。”

    连湘儿道:“公子,应该是抽了他的筋扒了他的皮扒?”

    凤飞飞道:“我知道,这样反着说,才能更表现出我的愤怒嘛。”

    连湘儿道:“反正公子无论你说什么都是对的。哦,对啦公子,跑了那么远的路,湘儿有点儿饿了,既然我们现在到了英雄楼,不如进去见识一下吧,看看能不能遇到那位传说中的剑三十。”

    凤飞飞点了点头,一撩湖绿色长衫的下摆,风度甚是翩翩。

    连湘儿道:“公子,如果我是大姑娘的话,肯定会被你给迷倒的。”

    凤飞飞一挑他的下巴,故意一副轻挑的模样,道:“是吗?美人儿?”

    连湘儿一跺脚,立刻低着头道:“哎呀,公子,你坏死了。”

    凤飞飞立刻得意地哈哈大笑起来。

    笑得正得意的时候,突然有件东西掉下来,当的一下。

    是金铃一枚。

    凤飞飞却还未察觉。

    连湘儿捡起来道:“公子,你的东西掉了。”

    凤飞飞接过来,赶紧带回脖子里,想了想,又摘了下来,用绢帕包好,塞进怀里。

    连湘儿道:“公子,你怎么把铃铛摘下来了。”

    凤飞飞道:“湘儿你简直笨死了,这只铃铛叫做护花铃,让别人看见了,还不一眼看出来我是女人吗?”

    连湘儿道:“哦,也是,那公子你收好吧。”

    两人重振英雄胆,迈步走向英雄楼。

    英雄楼的门口,还是原来的那两位家丁。

    一个叫张横,一个叫李扈。

    张横和李扈虽然只是看门的,但见多识广。

    他们在见到两人的时候,就像是当初见到江丰的时候那样,傲慢中带着些让人望而生畏的感觉。

    连湘儿觉得这俩人是那么威风,那么帅气,那么让人高不可攀,崇敬之意悠然而生。

    但她觉得这种与江湖人物打交道的事应该由他们那位江湖经验丰富的凤公子来处理。

    果然,凤飞飞已经像个闯荡江湖几十年的老江湖那样向前跨过一步,冲着两人一抱拳,朗声道:“两位大侠,请了。”

    两人一起回礼:“请了。”

    凤飞飞道:“敢问两位大侠……”

    左边的张横道:“我们不是大侠,我们只是在这里做事的两个下人。”

    右边的李扈道:“敢问公子,我们有什么可以帮助你们的?”

    凤飞飞没想到如此不给面子,自己好声好气叫他们一声“大侠”他们居然说自己不是“大侠”,真是太不识抬举了,所以,先前的江湖气立刻淡了下去,道:“没什么?我们只是想进去喝杯茶而已。”

    连湘儿也感觉出了两人的话很没礼貌,帮嘴道:“喂,我说你们两个怎么能这样呢。我们公子叫你们大侠你们就是大侠了,干嘛要否认呢,实话告诉你吧,我们公子别看年纪轻轻的,其实什么都懂的。”

    凤飞飞道:“不错,在江湖中,镖局有护镖,院有护院,英雄楼有护楼的了,那我应该叫两位一声‘护楼’才对。两位护楼,请了。”

    张横和李扈虽然心里暗自嘀咕“什么乱七八糟的”,但看两人器宇轩昂出口不凡不知道是不是哪家偷偷溜出来玩的大小姐女扮男装,只好应付着还了一礼,道:“哦,原来二位‘公子’是来喝茶的,那里面请。”

    凤飞飞“请”了一下,甩身就往里走。

    连湘儿跟在后面,神气活现地进了英雄楼。

    张横在她们身后不停的嘀咕:“喂,这谁呀?怪里怪气的?”

    李扈道:“谁知道呀,神经病吧?管他呢,反正有钱就行了。”

    张横捂着嘴窃笑:“而且,还是两个雏儿。”

    李扈道:“唉,这下不知道便宜谁了。”

    两人进去,立刻有伙计迎了上来。

    虽然凤飞飞极力装出一副老江湖的样子,但仍然像天底下所有初次出远门的人一样,看见什么都觉得新鲜。

    连湘儿也是东看西看看什么都觉得不如富家山庄华丽。

    唯一比富家山庄好的地方是——热闹。

    连湘儿问那伙计;“小哥儿,你们这里今天好像很热闹。”

    凤飞飞咳了一声,拉住她故意落后一步,低声道:“喂,湘儿,要死啊你,不知道就不要问,你一问,不就证明我们什么都不知道吗,我辛辛苦苦挣出来的老江湖的名声被你给败光了,没我的允许不许再胡乱开口了。”

    连湘儿赶紧捂住了嘴:“那……”

    凤飞飞一瞪眼道:“嗯!”

    那伙计回头道:“哦,这个小哥刚才是不是问这里今天为什么这热闹是吧?热闹是因为大家都在等宗政大侠。”

    连湘儿一脸惊讶,道:“啊?宗政大侠?是不是宗政净叶?”

    凤飞飞瞪了她一眼,然后,冲着那伙计一脸堆笑,道:“是不是宗政净叶?”

    那伙计道:“不错,小兄弟你年纪轻轻,知道的倒是不少。”

    凤飞飞没说话,径直走进去,挑了张桌子坐了下来,那样子又骄傲又清高。

    连湘儿道:“那当然了,我们公子走南闯北什么都知道了,像什么仇万千啦剑三十啦宗政净叶啦……哦,对啦,剑三十会不会来呀?”

    伙计道:“英雄楼就是招待英雄的地方,剑三十是当今江湖中排名第一的英雄,当然回来了。”

    一听这话,连湘儿像个受到奖励的小女孩那样连蹦带跳地蹿到凤飞飞面前,道:“小……公子啊公子,你听到了没,伙计说剑三十也要来啊。”

    凤飞飞假装淡定地拿捏着嗓子道:“我又不是聋子,都听到了。”

    然后,一下子就跳了起来,道:“哎呀哎呀哎呀,太好了,剑三十也要来。”

    这种人伙计见得多了已经见怪不怪,只是走到她们面前道:“两位想要吃点儿什么?”

    凤飞飞要了《江湖见闻录》上介绍的大侠行走江湖的必备套餐,豪气地道:“五斤牛肉一坛女儿红。”

    两个人在坐好,一边喝茶耐心地等待着大侠们的光临,一边想象着在那些大侠们到来之后,自己如何去跟他们打招呼。

    她是千金大小姐。

    更何况她现在又是一身浊世翩翩佳公子的打扮,当然要跟一般的凡夫俗子见到大侠的时候表现得有所不同了。

    所以,她暗暗地告诫自己,矜持,矜持,到时候一定要矜持,矜持,一定拿出百分的大家闺秀的样子来,哦,不,是世家公子的木阳子,免得日后传出去贻笑大方,让人家笑话自己没有修养。

    在有关“矜持”的话题上,我们的凤飞飞凤家大小姐对于自己这方面的修养一向都是很自信的。

    她唯一担心的是连湘儿这个没有见过什么大场面,没有见过什么大人物的小丫头,到时候一见了剑三十就像是发骚的小母牛一样把持不住,做出什么诸如示爱疯狂出格的事情来的话,是有损她大小姐的身份的。

    所以,她在千叮咛万嘱咐自己要矜持的时候,也在一遍又一遍地暗暗告诫连湘儿等会儿一定要矜持,矜持,再矜持。

    凤飞飞刚想教给她如何矜持的时候,结果一抬头:好家伙,冤家路窄啊!

    她看见那个故意让她们走冤枉路的臭男人居然也来了英雄楼。

    一看到那个落拓男子,她就再也无法矜持住,呼啦一下就站了起来,一副要杀人的架势。

    连湘儿一看架势不对大家都在看她们,在底下拉了拉凤飞飞,道:“公子公子,矜持矜持呀。”

    凤飞飞一打她拉自己衣服的手,道:“这种事情要是还能忍的话,我以后还怎么出来跑江湖。”

    说着,再也顾不得许多,径直走到那落拓男子的面前,哇哇大叫道:“喂,你这个臭男人,你可把我们给骗惨了。”

    连湘儿也只好跑过来帮忙,对着他指指点点:“是啊是啊,你这个大骗子,你太坏了你。”

    那落拓男子却像是没听到他们听话一样,自顾坐在那里喝茶。

    凤飞飞一拍桌子,把茶壶震了好高,道:“喂,我在跟你说话呢,臭男人。”

    连湘儿道:“对啊,我们公子在跟你说话呢。你怎么不说话呀?”

    落拓男子喝着茶,冲着她嘿嘿直笑:“喂喂喂,又喂喂喂,我不叫喂喂喂,你为什么老是叫我喂喂喂,我最讨厌人家叫我喂喂喂了,可你们一次又一次叫我喂喂喂,你们是属鹦鹉的只会喂喂喂啊。”

    连湘儿道:“你……”

    落拓男子道:“我再给你重申一遍,我不叫喂喂喂,而且,我身上也不臭,不信你闻闻嘛。”

    说着,掀开自己的衣服,直往她们身上凑。

    凤飞飞和连湘儿一起往后退,像是看到一堆臭狗屎。

    结果,俩人“咚”的撞在一起。

    刚刚塞进怀里的铃铛像是听到召唤了似的,一下子跳了出来,落在地上。

    凤飞飞脸一红,赶紧拉了拉连湘儿。

    连湘儿会意,赶紧蹲下去将铃铛捡起来,攥在掌心,趁众人不注意的时候,还给凤飞飞。

    这种挑事的事情英雄楼见得多了,所以,也没人注意他们的争吵。

    但落拓男子却注意到了。

    那只铃铛……他好像听老鬼解千愁说起过……好像是在说起某个人的时候……哦,是在说起凤南天的时候。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