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版  054.狮子王

章节字数:4238  更新时间:13-08-11 10:0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那些捕快进来之后,毫不犹豫地将马面围了起来。

    一个矮胖子捕快踱着八字步悠悠地晃进来,将捕快一把推开,看了看马面,又看了看倒在地上的马面。

    马面拔刀,用衣服轻轻地擦拭着锋刃,看也不看地道:“别看了,这人即使不是花间派的采花贼,也跟采花贼有关系,拿进官府,你们的头儿又可以露脸了。”

    那矮胖子捕快满脸堆笑道:“这还不是马大侠您的功劳吗?”

    马面道:“别马大侠马大侠叫得那么亲热,弄得我都不好意思收你的花红了。为了抓这个家伙,我的刀都豁口了。”

    说着,猛然出刀,架在那矮胖子脖子上,吓得那矮胖子一个屁墩儿坐在地上,大叫道:“少爷救命呀。”

    一个声音道:“喂,阿聪,你鬼叫什么?”

    话音刚落,虎胆向不负信步走了进来,看着坐在地上的矮胖子,又看了看马面,最后目光落在那倒在地上的王湘北身上,一副难以置信的样子。

    仔细看了,你就会发现,这人虽然长得跟虎胆向不负一模一样,甚至连说话的口气和言谈举止都一样,但他身上总是缺少了向不负的那么一股子……对,是霸气。

    如果说向不负是只老虎的话,那么,他顶多就是一只披着老虎皮的狗而已。

    这人有个很响亮的绰号,叫做狮子王。

    真是身份,虎胆向不负的亲弟弟向博虎,南陵城的副捕头。

    虽然是两兄弟,长相也丝毫不差,但两人的性格却大不相同。

    虎胆向不负心狠手辣武功高强,是红衣首相萨满里十二封杀的宠将之一,早就名扬江湖。

    而这位向博虎的运气就差了那么一点点。

    无论他多么努力,无论他多么用心,无论他做得多么好,大家都只会指着他说:“呶,向不负的弟弟。”

    他的光环,永远被他的哥哥的光辉覆盖。

    这使他很郁闷。

    也激起了他的不服,他绝不相信自己无法超越哥哥向不负,所以,在向不负受命坐镇南陵城的时候,他也跟着一起来了,在梁正华手下担任捕头之职,他就是想向别人证明,哥哥做到的事,他也一定能够做到,甚至超越他。

    首先超越他的就是绰号。

    向不负绰号虎胆,他就给自己起名狮子王。

    此外,他还要用实际行动证明,他这个捕头抓到的采花贼不比他哥哥少。

    只可惜的是,他的武功实在是太过于稀松平常了,真的遇到花间派的采花贼,还不知道谁捉谁呢。

    有一次,他看到马面抓了一些官府通缉的强盗到南陵府领取花红,于是,灵机一动,将那些强盗接收了过来。

    功由他领,钱由马面领。

    马面虽然叫做盗侠,其实也是个小偷,小偷最不喜欢的就是跟官府的人打交道,既然有人替他出头,那就成交了。

    所以,以后马面再抓到通缉要犯,就交给向博虎,向博虎代为付钱,然后去梁正华那里领功。

    上任几个月来,在马面的帮助下,倒也扬名南陵府。

    哦,另外一个人就是那个矮胖子,叫做向聪,他的助手兼下人。

    向博虎看着倒在地上奄奄一息的王湘北,眉毛一挑,有些不屑地道:“哎,怎么又是些小角色呀,这样怎么能够显示出我狮子王的本事来。喂,马大侠,你就不能抓点儿让我扬名天下的角色出来?”

    马面收刀入鞘,一哈腰提着王湘北的脖子站起来,提着他就要往外走,道:“哦,你显小呀,那好,我直接把他交给虎胆向不负得啦,还省去了给你的分成呢,而且,我还听说他给花红的时候出手挺大方的。”

    向博虎一听这话赶紧将他拦了下来,心说我由你这个外挂还干不过他呢,如果你再去帮他我更没门儿了,将王湘北一把夺回来扔给周围那些捕快,嚷嚷道:“别,别,别,小角色也是角色呀,唉,这个月我们好像还没有向梁大人交货呢,估计他都快把我给忘了吧,阿聪,阿聪,你还躺在那里装死呀,赶紧给钱。”

    向聪一个激灵跳起来,揉着屁股问道:“多少?”

    向博虎冲着其他的捕快一摆手,道:“将这个人先带回去,等我回去了再审他的同伙在哪里?”

    说着,朝着马面脸前一凑,道:“马大侠,不知道你这次想要多少?”

    马面用长衫的下摆擦了擦手,道:“这个月月初的时候是五十个金铢,月中加到八十,月底正好是一百,再分给你两成折扣呢……不多不少正好是九十八个金铢,一手交钱一手交货,拿来吧。”

    说着,伸手要钱。

    向博虎蹭了蹭鼻子,道:“那个……马大侠,你看,现在物价上涨得厉害,你看我的回扣是不是……”

    马面点了点头,道:“呃……你说的没错,最近物价确实长得厉害,一百个金铢不够花的了,那以后只能给你一个回扣了。”

    向博虎一口手心,赶紧道:“那还是照旧吧,阿聪,把钱拿过来。”

    向聪从怀里瑟缩缩地掏出一个钱袋,沉甸甸的,少说也得有一百五十个,刚想数一百个金铢出来,马面一把抢过去,道:“哎呀,数什么数,咱们一向合作无间在钱上缺一个两个的我也不在乎。”

    说着,从里面掏出一个金铢,扔给向博虎道:“呶,这个是给你的回扣。”

    向博虎拉长了脸道:“这……”

    马面快要走出门口的时候,突然又走了回来。

    向聪以为他良心发现要还钱给他们,赶紧迎了上来。

    马面却一把将他推开,走到向博虎的面前,道:“刚才你说的话我考虑了一下……”

    向聪赶紧走过来一伸手:“马大侠你打算把钱袋还给我了?”

    马面在他脑门上猛然一拍,拍得他一缩脖子,又乖乖地退到一边。

    马面继续道:“最近抓的这些确实都是一些低档货,我不赚钱你不扬名,那你说说看有什么高档货?”

    向博虎精神一震,道:“马大侠你所谓的高档货具体高档到什么地步?”

    马面道:“高档到你不敢拿回扣呀?”

    向博虎道:“这个嘛,要说如今的江湖中,最高档的货色,可能就是专门掠劫年轻女子的花间派了,如果我们联手把那个花间派的幕后大老板抓出来的话嘛,我可以扬名,你可以得利,一箭双雕,马大侠你觉得怎么样?”

    马面道:“说是这么说,可花间派大老板是谁你知道吗?”

    向博虎道:“不知道。”

    马面道:“温八知道吧?”

    向博虎和向聪一起点头道:“知道知道。”

    马面道:“知道也不行,现在我们既没有证据,也没有实力,凭我们三个只能白挨,所以我们现在只能从嘴简单的做起。”

    向博虎道:“你是说……”

    马面道:“那个王湘北,还有一个同伙叫做南陵公子路剑鸣,他们即使不知道花间派的底细,也跟花间派脱不了干系,所以,现在你们回去对那位王湘北辣椒水老虎凳土飞机都用上套取更多有关花间派的消息,而我则去对付那个什么路剑鸣,现在他正在干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

    向博虎道:“那我跟你一起去?”

    马面道:“你呀……”

    向博虎道:“怎么?”

    马面道:“走呀!”

    向博虎知道自己即使跟着去也是白搭,他和向聪的武功实在是稀松平常了,这种在外面跑抓人打架的事还是交给马面好了,他还是做他最为擅长的吧——严刑逼供,那个王湘北,哼,我一定打得他把她老娘的裤衩藏到哪里去了都说出来。

    这样想着,自得意满地走了出去。

    马面则在这座小院子里溜达了一圈儿,既然现在这里的主人——王湘北已经伏法,那么,院子就空了下来。

    反正空着也是空着,以后那我干脆就搬进来好啦。

    呃,他对这个安排很满意,满院子的溜达,跟在自家一样不客气。走着走着,突然听到厨房里有动静。

    走进去一看,吓了一跳,不知道什么时候钻进来一个小乞丐。

    那小乞丐的脖子里正围着白色抹布,用叉子叉扣在锅里的那只烧鸡吃。

    正是那个在十字坡讹上落拓男子被起名小猫的小乞丐。

    看见马面进来,小猫居然也不害怕。

    马面一怔,道:“你个小乞丐溜到别家的厨房里偷东西吃,也不觉得害羞。”

    小猫冲着她一呲牙,道:“你想把别人家的院子据为己有都不害羞,我只不过吃点儿东西,又有什么好害羞的,而且,我又不是白痴,我吃完之后起码会擦嘴帮主人家把厨房收拾干净代替饭钱。”

    马面摸了摸后脑勺,呵呵地道:“居然被你看出来了,真是不好意思,呃,你的眼睛是怎么回事……像个洋妞儿。”

    小猫打了个饱嗝,用围巾擦了擦嘴,道:“那有什么奇怪的,我是混血儿,带着二分之一的西方血统。”

    马面很惊奇:“我怎么听着你说话有种很熟悉的感觉。”

    小猫嘻嘻一笑,说了句洋文:“ofcoruse。”

    马面一惊,失声道:“你……也是来自那个时代?”

    小猫还没有说什么,浑身突然打了个激灵,像是突然感觉到了什么很不妙的事,瞳孔中跟着闪了一下,喃喃地道:“来了。”

    马面刚想说什么来了,就听到外面突然传来一阵朗朗跄跄的声音。

    马面走到门前向外一看,就见向聪像是见鬼了似的,急急地返还回来来,一边跑一边大叫道:“马大侠,马大侠,救命呀,不好了。”

    马面将直刃刀扛在肩膀上,走出厨房,从上到下地打量着他,道:“喂,怎么了,看你鬼哭狼嚎的,见鬼了。”

    向聪立刻点了点头,道:“鬼,鬼……马大侠,我们刚才真的见鬼了。”

    马面看了看自己的姿势,觉得很眼熟——呃,是在模仿落拓男子,便将扛在肩膀上的直刃刀摘下来,拄在地上,双手托着刀柄,道::“大白天的说什么鬼话,我看你自己才是个鬼,大头鬼。”

    向聪道:“不是呀不是呀,是真的鬼。刚才我和我们家少爷出门的时候,在街角碰到一个家伙很可疑,大白天的穿着一身黑衣,带着风帽兜住大半张脸,作为一个捕快,碰到这种可以的人我们当然要去查问一下他的底细了,谁知道他一言不合就打了起来了……总而言之,现在我们家二少爷还在外面躺着呢。”

    外面果然传来向博虎哼哼唧唧的呻吟声。

    马面跟着向聪朝着出事的地点走过去。

    走着走着,向聪立刻指着即将消失在街角的一个黑袍人的背影哇哇大叫道:“对,对,对,马大侠,就是那个家伙……”

    马面一怔:“怎么是他?”

    向聪道:“怎么?马大侠认得这个人?”

    马面确实认识这个人,哦,不,准确地说,应该是见过这个人。

    是在英雄楼见到的,当时,他去英雄楼观看“武林判官”宗政净叶和“四绝公子”姬四绝第一次比武,他当时坐着观战的那个位子就是当初这个黑衣人坐过的。

    如果没有记错的话,这个人好像也是个蓝眼隆鼻的西洋人。

    而且,这个西洋人他好像也有点儿印象——摩羯·修罗。

    怪不得刚才她会有感应呢,原来那个小女孩……

    马面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也顾不得躺在地上嗷嗷乱叫的向博虎,扭头返回院子,冲进进厨房里一看,那个乞丐样儿的小乞丐已经人去锅空。

    难道她是……

    西方圣域还未转世的女神——雅典娜?

    而那个黑袍男子则是……

    圣域第十宫的主人,摩羯座的宫主——修罗?

    马面是这个游戏的设定者,当初他开始设计这个叫做《武林遗卷》的游戏的时候,确实考虑着将自己最喜欢的圣域部分也添加进来了。

    可是,却没有料到,此刻,自己居然与圣域中最强大的两个人的相遇了,而且还是在这样一个情形中。

    看来,事情确实有点儿出乎他意料又超出他的预料。

    看来,这个游戏真的超出了他的控制了。

    看来,跟臭鸭蛋合作打通关的事,是该坐下来好好考虑一下了。

    外面,向博虎的呻吟声更大了。

    不过,马面却已经打定主意让他自生自灭了,因为他所想的是那位南陵公子路剑鸣。

    既然包袱已经让那个臭鸭蛋给抢走了,那么,他能做的就是尽可能地赚够多的钱将损失补偿回来。

    而抓到路剑鸣就是一种损失——至少他也值一百个金铢花红呢。

    更何况,他的手里还有一个身价不菲的大小姐——凤飞飞。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