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版  060.狮子咆哮

章节字数:3959  更新时间:13-08-27 09:0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狮子王向博虎从来就没见过像王湘北这么难对付的人。

    这个家伙,简直就像是虱子一样,让田博虎不知道怎么下手。

    田博虎本来打算从王湘北这里获取有关花间派有关温八的情报将其一网打尽超越乃兄向不负的,可是,那位王湘北却像是铁了心似的,一口咬定根本就不知道什么花间派不认识温八这个人。

    有关王湘北这个人,作为南陵城的第二捕头,田博虎还是多多少少知道一些的:出身底层,喜欢搞些坑蒙拐骗小偷小摸的事。

    虽然很多时候田博虎将其抓捕归案,可是,用不了几天,就有人将其保释出去,这使得他的气焰更加嚣张。

    当然了,这也与他偷人十分送礼七分有很大的关系。

    捕快的薪水很低,小偷们的收入很高。

    薪水低的捕快需要提高自己的收入,小偷们需要一个强大的靠山作为支柱,于是,狼狈为奸这个成语就是这么来的。

    田博虎有没有收黑钱不知道,但他现在堂堂的狮子王居然连王湘北这么一个小贼都搞不定,就是件让人很发指的事情。

    我们的狮子王,简直开始咆哮了。

    咆哮声,整个南陵城都能听见了。

    虱子搏虱子,确实无从下手。

    可是,跳蚤搏虱子,就半斤八两了。

    当向聪过来叫向博虎出去吃饭的时候,向博虎正在对着王湘北咆哮,咆哮完了,连啃了五只烧鸡。

    向聪:“二少,还没搞定呀。”

    向博虎:“那个家伙,简直就像是放了五个月的馒头,从里到外都硬透了,简直油盐不进。”

    向聪道:“如果二少相信我的话,可以让我试试,狮子搏虱子,无从下口,可是,虱子搏虱子,嘿嘿……”

    就在向博虎啃第七只烧鸡的时候,审讯室就传来王湘北讨饶的声音:“大哥,大哥,我说,我说还不行吗?”

    向博虎顾不得对付烧鸡,走进来冲着向聪一摆手:“怎么?招了?”

    向聪冲着他做了个胜利的手势。

    向博虎道:“你怎么让他招的?”

    向聪道:“他不是说他不认识温八吗,我就跟他做了个猜谜游戏,我把一叠通缉犯的画影图形放在一起,猜对一张一枚金铢,前面十五张都让我猜对了,后来这小子急眼了,在第十六张的时候我猜温八,结果他纠正我说,这个不是温八,因为温八的胎记在右脸上,而不是左脸。于是就什么就暴露了……”

    向博虎拍了拍向聪的肩膀哈哈大笑道:“阿聪,等抓住了温八,我给你记首功。你小子太有才了。”

    向聪摸了摸后脑勺嘿嘿道:“这是因为二少你的功劳,跟了二少你这个狮子王神探这么久,就是虱子也能咬人三口。”

    向博虎道:“嘿,你这是夸我呢还是骂我呢。”

    向聪赶紧道:“夸你夸你。”

    向博虎道:“走,咱们一鼓作气将他拿下比他说出温八的下落,将花间派一网打尽。”

    俩人还没等逼问出温八的下落,就见外面走进来几个捕快,提起王湘北就要往外走。

    向博虎将他们拦住:“嘿,我说你们怎么回事?没看我正审讯的吗?”

    其中一个捕快道:“对不起二少,我们是奉了向捕头之命,带王湘北出去,由他亲自审问。”

    向博虎:“我什么时候命令过你们?”

    捕快道:“是向不负大人之命。”

    不提向不负还则罢了,一提向不负向博虎就满腔火气,道:“人我抓的,必须由我来审讯。”

    捕快道:“对不起二少,我们是奉命带王湘北。”

    向博虎把胸膛一挺,道:“如果我不允许呢?”

    捕快道:“那么,属下只有无礼了。”

    向博虎道:“怎么?你敢……”

    这种事应该不止一次了,所以知情识趣的向聪赶紧拉住了他道:“二少二少,你别生气。”

    说着,冲着那捕快一抱拳:“两位大哥,人你们带走吧。”

    临出门的时候,王湘北一瞪向聪,那意思仿佛在道:“那又怎么样?爷我又出去了。”

    哦,对啦,以前他被抓的时候,也是由向不负带人将他释放的,向不负给出的理由是,王湘北是他的眼线,用现在的话说就是他的线人,他的鱼饵,你向博虎把他的鱼饵给拿掉了让他还怎么钓鱼呀。

    这也是向博虎不服他大哥向不负的其中一个原因。

    在他看来,这是因为向不负已经感觉到了他向博虎的威胁,怕他追上他,所以才故意从中破坏。

    哼!

    王湘北跟在捕快的后面很是得瑟,他已经记不清这是在南陵府衙门的几进几出了。

    诚如捕快们所言,他确实是虎胆向不负布在南陵城的眼线,几年来,他也确实为田博虎提供了不少情报——花间派与向博虎信息的传递,其中一部分是向博虎将他抓进来的时候趁机传达给向不负的。

    信息传递完毕之后,再由向不负派人将他释放。

    一切做的滴水不漏。

    每次释放之后,他都可以从向不负那里得到一笔为数不少的赏金。

    向不负心情好的时候,甚至还会请他吃顿丰盛的酒宴。

    可是,今天出去的时候,王湘北却有种不好的预感。

    释放他的捕快有点儿面生,带他出南陵府的时候,甚至还换上了便衣,带着他在南陵府到处兜圈圈,期间一句话也不说。

    这种无言的沉默让王湘北的预感越来越不好。

    当他们带着他来到偏僻的角落的时候,王湘北终于忍不住了问道:“两位大哥就先带我到这里吧,以后有时间,我一定为两位大哥奉上厚礼以示感谢。后会有期。”

    其中一个捕快道:“等一等。”

    王湘北:“不知道两位大哥还有什么吩咐?”

    另外一个捕快道:“姓梅的找过你?”

    王湘北:“姓梅的?”

    第一个捕快道:“就是那个一脸落拓的中年人。”

    王湘北道:“哦,你说的那个家伙呀,没错,你们不知道他跟盗侠马面有多可恶,如果不是他们,今天我可就发大财了,碰上他们只好眼睁睁地看着到手的鸭子又飞了。既然两位大哥问起,不如咱们合作,把包袱要回来,咱们兄弟二七分账,我只要二,怎么样?”

    第二个捕快道:“他找你,只抢了你偷来的包袱?”

    王湘北道:“是呀,今天真倒霉,先是碰到盗侠马面,随即被那个中年人把我藏好的包袱诓出来,随即又被向捕头——是向二捕头抓,如果不是你们两位大哥及时把我放出来的话,恐怕还要被那位向聪向大爷给逼问温八爷的事。好险呀,如果你们再晚来一步的话,我怕我忍不住真的要把温八爷招出来的。”

    第一个捕快道:“我们知道你有难处,所以,特意前去搭救。”

    王湘北道:“我也知道向捕头绝不会坐视不理的,不管怎么说,我们是利益共同体嘛。”

    第一个捕快道:“你最近的境况很不妙,我劝你最好找个地方避避风头。”

    王湘北道:“这个我能感觉得出来,不过嘛,最近兄弟手头儿有点儿紧,两位大哥能够跟向捕头通融通融,给点儿……嘿嘿……”

    第二个捕快道:“向捕头早就想到这里了,所以,放你出来的时候,我们兄弟已经为你申请了一大笔安家费。”

    说着,从怀中掏出一个钱袋,递过去。

    王湘北伸手去接。

    还未碰到钱袋,那捕快却突然一松手,钱袋跌落地上。

    王湘北一怔,随即弯腰去拣。

    扔钱袋的捕快突然拔刀,迎风一刀斩。

    伤口从左背滑到后腰。

    王湘北惨叫一声,就地一滚,靠着墙瞪着两人,失声道:“你们这是……”

    第二个捕快一脸狰狞地道:“你知道的太多了,我决定送你去个地方避避风头。”

    王湘北虽然心里害怕得要命,可是表面上却装得满不在乎:“我知道你们要杀我灭口,可是——”

    第一个捕快道:“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你想说你把我们的秘密给了第二个人,如果你死了的话,我们的秘密就会暴露是不是。”

    王湘北一怔。

    第二个捕快道:“因为我们现在就是用这个借口对付温八的,所以,这种威胁我们绝对不允许出现,而且,自从我们开始合作以来,你的一举一动都在我们的掌握之中,杀了你,与你相关的人也绝对一个活不了,所以,你可以安心地上路了。”

    王湘北一脸沮丧,然后一脸兴奋地道:“向捕头,救命呀,你的兄弟要杀我。”

    两个捕头顺着他的眼神往后一看:“向捕……你他妈骗我。”

    再扭头一看,王湘北蹑手蹑脚要跑路呢……

    见自己暴露了,王湘北再也顾不得许多,拔腿就跑。血,流了一地。

    作为小偷,他不敢保证自己的武功胜过两个捕快,可是,他对自己逃跑的功夫却有绝对的把握。

    从他开始打算做小偷的那一天起,他就开始训练自己逃跑的功夫了。

    只可惜他太高估自己了。

    他高估了自己的腿脚,也高估了自己的判断力。

    他千算万算没有算到,他在街口会撞在一个人的身上,这个人就像是一堵墙,正好将他堵在胡同里。

    幸好,这个人不是向不负,也不是捕快。

    而是一个黑衣人。

    这个人的全身上下都裹在一件宽大的黑色长袍里。

    血,沾染了这个人一身。

    可是,这人一刷袖子,那件宽大的斗篷就像是被风吹起来似的,猎猎作响,沾染在上面的血滴,反溅到墙上。

    他像是厌恶至极,眉头皱了皱。

    所幸的是,与这个黑衣人相撞之后,这人并没有阻止他,他连滚带爬几乎是从他的胯下钻出去逃走的。

    他是从这两个捕快而来。

    两个捕快也看出来者不善,道:“朋友,在南陵府,你最好安分些,我们公差办案,如遇阻拦,格杀勿论。”

    黑衣人不言。

    两个捕快相互对视一眼,同时挥刀。

    可是,他的刀斩到的时候才赫然发现,手里只剩下刀柄。

    他们的刀锋就像是被一件无形的利刃给迎空斩断,跌落在地上。

    好利的剑!

    犹如透彻到骨子里的冰。

    不知道从哪个方向吹来的风,吹起那人的黑色长袍,那两个捕快才隐隐看到,在这黑衣人的左肋下,配着一柄重剑。

    这样的剑以刚劲见长,速度应该稍慢一筹,可是,到了这样一个人的手里,却依然迅疾如冰。

    看到这样的剑法,又看到他那渐隐在风帽下高挺的鼻梁,晶蓝色的眼睛,两个捕快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从怀中掏出一枚盾形镌刻有猫头鹰和蛇的指环,套在右手拇指上,然后右手抚胸,道:“神州弟子今安在!”

    黑衣人以同样的手势道:“男儿何处寄头颅!”

    第一个捕快道:“满萨里十二封杀向不负大人座下聂云叶封恭迎摩羯大宫主修罗大人殿下。”

    修罗冷冷地道:“你们居然知道我的身份。”

    聂云道:“向不负大人接到满萨里首相大人的信笺之后,恭候修罗宫主大人圣驾多时。”

    修罗道:“满萨里居然胆敢泄露我的行踪?”

    叶封道:“满萨里大人也是接收了来自圣域教皇的命令,协助修罗大人对付圣域的叛徒。”

    修罗道:“你们回去告诉向不负,我的事他最好不要插手。”

    聂云道:“向不负大人是怕中原江湖情势复杂多变,茫茫人海难以搜寻圣域叛徒的踪迹,不得已而为之。”

    叶封道:“可是……”

    修罗道:“休得多言,还有,刚才那个人,你们最好不要动他。”

    聂云道:“为……什么?他现在知道我们太多的秘密,而且行踪已经泄漏,如果不及早铲除的话,我怕会破坏满萨里大人的计划。”

    修罗却根本不再理他,只留下一个凛冽萧杀的背影在两人凌乱的瞳孔中。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