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一、花间一壶酒(I)

章节字数:3048  更新时间:15-02-05 08:5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风很轻,夜很静。

    风轻如柳,夜静如水,整个夜空温柔得犹如情人的低语呢喃,水面上倒影着晓风残月的诗情画意。

    透明的露滴落在宽大圆润的荷叶上,发出一阵清脆的声响,粉红色的花蕊里,散发着幽幽的香。

    好美的夜色。

    在如此美妙的夜色下,本应该发生很多浪漫唯美的事情的,因为这本来就是一个浪漫的夜。

    可是,谁也不知道,就是在如此浪漫的夜色之下,将有一件恐怖而又撕心裂肺的事情正在慢慢降临。

    抬头望去,你会发现,星空下正有一道阴影正在慢慢地朝着一对青年男女逼近。

    风儿轻轻地吹,小河静静地流淌。

    一对青年男女,手牵着手,在河边漫步。

    清风拂水面,月上柳梢头。

    那年轻男子看了看水面,望了望柳梢头的月,突然不说话了,只是紧紧地抓住女孩子的手,激动得几乎说不出话来,道:“你,你,你嫁给我好吗?”

    男子几乎憋出了内伤,好容易才憋出这么一句话来。

    听到如此直白的话,女子立刻羞红了脸,低下头去。

    他们本就是青梅竹马的一对,也早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

    虽然男有情,女有意,可是,他们现在之间还永远保持着儿时的友谊,谁也不愿意捅破这种关系。

    男子不愿意捅破,是因为他觉得自己初入江湖,功未成,名未就,屌丝一枚,根本就配不上她。

    而她呢,不愿意捅破,是因为她害羞。

    在这种事情上,当然是男子应该主动些了。

    你不说出来,人家还以为你嫌弃她是黑木耳呢。

    其实,她等这句话已经不知道等了多长时间。

    长久以来,她都很想听到男子对她说这话,可现在等到他真的当着自己的面勤快说出来的时候,她却又偏偏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唉,恋爱中羞涩的年轻人呀。

    此刻,她是很想立刻点头答应男子的要求,可是,转念一想,又觉得有些不妥。

    因为她是一个女孩子呀,假如这个时候想都没有多想就冒冒失失地答应了,是不是会让他觉得,她是一个很随便的女人呢。

    所以,她才低下头去,装出再三考虑的羞涩样子,考虑着想出一个既不会让他觉得自己是一个随便的女孩子,又可以让对方知道她的心思的方法。

    唉,女孩子的心思呀,真是很难猜。

    这还有什么要考虑的呀,既然你有情,我有意,还有什么好为难的呢?

    唉,女人果然是女人,老是婆婆妈妈的,错过了人生很多美好的事情。

    ——甚至连方外之人身为作者的我都忍不住替他们揪心了。你说都什么玩意儿呀,喜欢了就要上或者被上,不喜欢就拉倒自己喜欢上自己的人去呗。有这么磨磨唧唧的吗?

    ——当然了,这种事还是身为作者的我是不能讲出来的,否则这本书恐怕要被禁,我还指望着这本书大红大火盖房子娶媳妇儿呢,呃,说的有点儿多,跑题了。

    好,姑娘,让我这个方位之人替你分析一下吧。

    你看呀,你们两个呢,本就是青梅竹马的一对,一起长大一起玩泥巴过家家偷幼儿园的向日葵,只是后来突然长大再也没有那么青梅竹马但心里还是很爱你的——你也知道的,男人的自尊一向都是很高傲的,既然他现在肯拉下男人的高傲和自尊低头向你求婚,就是希望你能够给他一个爽快的答复,他又怎么会觉得你是一个随便的女孩子呢?

    假如他认为你是一个随便的女孩子,很可能就不会说出这句话了。

    那女孩子仿佛听到了我的方外之音,终于抬起头来,羞涩地笑了一下。

    她决定答应男子的求婚。

    可是,当她抬起头来的时候,却发现,男子已经栽倒在地,胸口上插着一把匕首。

    他竟然已经死掉了。

    女子简直吓坏了,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她刚想大喊救命,却见半空中突然跃出一个黑衣人。

    还没有等她喊出来,其中这黑衣人便出手点住了她的哑穴。

    他冲着黑暗处一挥手,又跑出几个同伙。

    他们七手八脚地将那被制住了穴道的年轻女子装进一个大麻袋里,抬着,几个转身,便消失在蒙蒙的夜色当中。

    那倒在地上的男子胸口上的匕首,散发着一阵幽郁诡秘的香气。

    匕首柄上,刻着几个字:“花间一壶酒”。

    是……花间派。

    风仍然很轻,夜仍然很静。

    水面上仍然荡漾着晓风残月的倒影,宽大的荷叶上仍然有透明的露珠滴答,滴答地响个不停。

    可是,谁也不想到,在这么一个风轻夜静的晚上,曾经发生过一起惊人的场面。

    而在这中州的其他地方的河边、树林、城市黑暗的角落、路边停靠的马车上,都留着这么一把刻有“花间一壶酒”字样的匕首。

    它们或者插在少年情侣的胸口上,或者插在年轻丈夫的心脏,或者跌落在年老父亲因为惊吓而倒地的身旁。

    无论浪漫的夜变得多么可怕,但还是像往常一样,很快过去了。

    夜色散去,旭日东升,黎明慢慢来临,大街上突然变得喧闹起来。

    这是地处中州的南陵城。

    这个时候,乡下的农人们应该扛着锄头到田野里忙碌了,城里的人们还赖在床上撅着肥大的屁股睡着懒觉才是,为什么大清早地跑到街上喧哗呢?

    原来,在昨天夜里,发生了几件惊破人心的大事。

    这些早起的人们,正三五一团地聚在一起,讨论这件大事,越讨论越激动,越讨论越激愤,越讨论越恐怖,越讨论声音越大。

    于是,就造就了这些喧哗的场面。

    那些还在睡懒觉的人被喧哗声惊扰得心烦意乱,便用被子紧紧地蒙住自己的脑袋,试图阻挡住那些喧嚣的吵闹声,再趁机睡个回笼觉。

    可是,那些喧嚣声却仍然不停地隔着门缝传过来,飘进他们的耳朵里,让他们实在没有心情再睡下去。

    他觉得再也睡不下去了,这才起身,用手揉着惺忪的眼睛,披着一件外衣,慢慢地走出房门,走到大街上来。

    他们刚想走到人们扎堆的地方打听一下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便看见南陵城的衙门里走出两个脸色沉重的官差。

    这两个官差拨开拥挤的人群,大步走到十字路口最喧哗的地段,从怀里掏出一卷纸,从中抽出一张。

    另外一个官差则用刷子抹了两下糨糊,将那张纸贴到墙上,又挤出人群,到另外一个地方继续张贴。

    官差走后,人们立刻围了上来,指着贴在墙上的那张纸,继续议论纷纷。

    原来,这是南陵城衙门贴出的告示。

    ——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不过,他们隐隐觉得,这应该与昨天晚上发生的那几件大事有关。

    识字的人拼命地向前挤,不识字的人也向前挤得拼命。

    识字的人看了告示上的内容之后摇头不止。

    而不识字的人看了半天也跟着摇头,他们什么也看不懂,急得抓耳挠腮,只好拉着旁边识字的人,让他们念给自己听。

    识字的人被逼不过,只好给他大声地念了出来:“朗朗乾坤,天条昭昭,清平世界,竟有不法之徒,专门抢劫年轻美貌之女子,民愤极大,现本府出一百银毫的花红,捉拿不法之徒。有知其下落者,不论生死,一律有赏。如有知而隐报者,与之同罪。南陵城正堂府尹,梁正英印。”

    告示刚刚念完,人群中立刻爆发出一阵喧闹声。

    有的害怕,因为自己家里还有几个未出阁的姑娘,假如让这帮淫贼给盯上的话,那后果将不堪设想。

    有的则兴奋不已,因为官府所出的花红实在是太诱人了,足足顶得上一般人家一辈子的收入。

    有的则旁眼冷观,因为他知道,这笔赏金并不是那么好拿的,拿到了恐怕也没命花,还不如不拿,所以等闲视之。

    总而言之,什么样的人都有。

    这个时候,假如你仔细观察一下的话,可能就会发现,在这些围观的人群当中,有一个人特别的显眼。

    这人大概有三十岁左右的年纪,一领蓝衫,洗得发白,眼角已经布满了细密的皱纹。

    他的左手握着一柄通体漆黑的铁剑,扛在肩膀上,右手则提着一只竹筐的提手,紧贴着膝盖放在地上,一脸的落寞之意。

    他挤在这些人当中,一边煞有介事地看着告示,一边不停地摸着脖子里的那道疤痕,微微笑着。

    笑得满不在乎,笑得莫名其妙。

    看完了告示,他便把扛在左边肩膀的铁剑换到右边,微微摇了摇头,然后,慢慢地挤出人群,朝着街角人群稀疏的地方走去。

    一边走,一边微微笑着。

    他虽然在笑,可是,眉头却又拧成一团,仿佛是在思考什么问题,又仿佛是在下什么重要的决定。

    想得痛苦了,便停下来,将挂在竹筐旁边的那只竹筒摘下来,拔掉塞子,仰起脖子,倒了几口烧酒。

    欸乃一声,君去也。

    转瞬间,便消失在茫茫人海之中。

    脚下,有微尘飞起。

    起风了。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