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二、花间一壶酒(II)

章节字数:2971  更新时间:15-02-06 09:0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风从街角吹进树林。

    林子很密,也很静,鸟声啁啁,和阳光一起洒落在林间的小道上。

    小道上有人在行走。

    走路的人虽然步履急促,肩膀上还扛着几顶轿子,但仍然健步如飞,几乎没有留下一点儿声音。

    果然是高手。

    这几个黑衣人一边急促地赶路,一边竖起耳朵,仔细观察着林子周围的动静,仿佛是怕惊动什么人似的。

    不用看就知道,这几个黑衣人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鬼鬼祟祟的,净做些见不得人的勾当。

    没错,他们就是江湖中引起浩然大波的花间派门人。

    花间派,名字倒是唯美,只可惜专干些伤天害理采花的罪恶勾当。

    他们的门派叫做花间派。

    实际上是些采花贼。

    而这些出来捉年轻美貌姑娘的打手们,则被称作采花使。

    林子虽然没有人,却有阳光,阳光透过浓密的枝叶缝隙,惊起一阵飞鸟的啁啁,扑棱棱地直飞冲天。

    鸟尽,林静,只剩下风吹树叶的哗啦哗啦声。

    枯黄的树叶被风吹落枝头,落在水面上,哗啦哗啦流个不停。

    有水的地方,就有小溪。

    有小溪的地方,当然就有小桥。

    溪是翠微溪,桥是翠微桥。

    溪头有树,树上缠着绿藤,藤上停着老鸦。

    枯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

    但是,这里并没有人家,却有人。

    这个人正坐在翠微桥边的那棵老树旁,望着桥下哗啦哗啦流个不停的小溪,像是睡着了,又像是在练功。

    而在他的肩上,则扛着一柄乌黑的铁剑。

    他的身边,放着一只竹筐,筐子边上挂着一只竹筒,竹筒里装着的是酒。

    剑很平常,竹筐很平常,竹筒很平常,人也很平常。

    但是,黑衣的采花使们却从他的身上感到了明显的杀意。

    在这么一个地方,看到这么一个神秘落拓的男子,几个黑衣人吓了一跳。

    他们仿佛还没有弄明白,这种人迹罕至的地方,怎么还会有人出现,这个人究竟是什么来路?他想要干什么?

    领头的黑衣人是见过世面的,知道遇到了高手。

    对付江湖人,就要用江湖的规矩。

    他向同伙施了个眼神,示意他们做好战斗准备,看护好轿子里的人。

    而他自己则向前走了几步,冲着那落拓男子道:“朋友。”

    落拓男子不动。

    那领头的黑衣人只好道:“借过。”

    落拓男子仍然不动。

    领头的黑衣男子知道遇到了高手,要小心谨慎应付。

    他朝着同伴挥了挥手,示意他们先走,自己留下来应付。

    同伴会意,掂着脚尖,扛着轿子,小心翼翼地踏上翠微桥,打算轻轻地从这落拓男子的旁边紧贴着过去。

    平日里,他们虽然骄横跋扈,一向都是些杀人不眨眼的家伙,可是,这种时候,他们却不想惹上任何不必要的麻烦。

    众人屏住呼吸,轻轻地,轻轻地,一步一个脚印地走近,走近,再走近……

    眼看就要走过去的时候,那落拓男子却像是突然从睡梦中苏醒过来一般,长长地伸了个慵懒的懒腰,打着哈欠,然后,转过身来,冲着黑衣人笑了笑,笑得是那样满不在乎,笑得是那样莫名其妙。

    他懒洋洋地站起来,将扛在肩膀上的铁剑放下来,顶住地面,两只手握着平放在剑柄上的顶端,露出一副很生气的样子,骂骂咧咧地道:“真是岂有此理,江湖传闻说花间派的门人轻功绝顶行动迅速,可你们几个家伙的动作可真够慢的,怎么这么晚才来呀?我都睡了好几觉啦。”

    说到这里,他竟然还揉了揉惺忪的眼睛,不停地打着哈欠,一副等得极不耐烦的样子。

    众人虽然已经做好了被吓一跳的准备,可是,看着这莫名其妙的落拓男子说了这么一番莫名其妙的话,还是给吓了一跳,一大跳。

    他们谨慎地往后一跳,重新跳回到桥外。

    放下压在肩膀上的小轿子,呼啦啦地拔出腰间的佩刀,在桥头慢慢四散开去,对他形成包围之势。

    那领头的黑衣人没有揣摩明白这落拓男子的真实用意,不想把事情搞得太僵耽误了自己的要事,便小心谨慎地向前走了几步,走到他跟前五步远的地方停下来,双手一抱拳,淡淡地道:“我说这位朋友,你是干什么的,不知将我们拦下,有何见教?”

    落拓男子看了看他,很不耐烦地道:“喂,老兄,你这么客气干什么?难道你还没有看出来吗,我现在摆明了是来找你们麻烦的,你们却对我这么客气,让我怪不好意思的,真是岂有你的此理。”

    另外一个黑衣人凑到那领头的黑衣人面前,怒道:“老大,别跟他那么多废话,不如做了他吧,免得夜长梦多。”

    听到这话,落拓男子用手挠了挠后脑勺,立刻做出一副很不耐烦的样子,道:“既然这样,那你们还不快点儿动手?”

    所有黑衣人一怔:“这么直接?”

    落拓男子道:“直接个屁,你们不动手,我可动手了。几个大男人唧唧歪歪的,跟娘们儿似的,真是莫名其妙。”

    说着,朝着黑衣人一步步地逼近。

    那些花间派的采花使黑衣人虽然已经做好了迎战的准备,可是,他们的头儿还没有下命令,所以,谁也不敢轻举妄动。

    落拓男子步步逼近,他们只好慢慢后退。

    退着,退着,眼看就要退到桥下边,跌到翠微溪里,那领头的采花使知道今天的这一战不可避免。

    正所谓忍无可忍无需再忍,便把手一挥,大声道:“上!”

    黑衣采花使们一拥而上,再次将落拓男子包围起来。

    落拓男子像是很欣慰似的,用连鞘的黑色铁剑指点着他们,哈哈哈大笑道:“对啦,这才像坏人。坏人就要有坏人的样子,恶狠狠的才符合你们坏人的职业道德嘛。你们刚才对我那么客气简直太岂有此理了。”

    坏人也是有底限的。

    这些采花使们觉得这落拓男子已经践踏了他们做坏人的底限,怒喝一声,便挥刀朝着他狠狠地砍了过来。

    落拓男子挥剑相迎。

    但是,他的黑色铁剑却未出鞘。

    他只是以连鞘剑使出棍法,朝着采花使黑衣人们砸了过来。

    他仿佛根本就没有把这几个黑衣人放在眼里。

    但是,这些采花使也并不是一般的角色,他们的三十六路花间刀法使得颇得蜜蜂吸蕊时细密坚韧的精髓。

    招招见风,虎虎生威。

    他们的花间刀法虽然厉害异常,但可惜的是,落拓男子却不是娇滴滴的花儿。

    他的连鞘剑犹如蝇拍,唰唰唰,没几个回合,便打得这些采花“蜜蜂”们一个个地败下阵来。

    其中的一个采花使被他的“蝇拍”打得原地乱窜,头上,脸上,脑门,胸口全部都是鼓起的疙瘩。

    遍布的疙瘩,犹如癞蛤蟆。

    太疼了,疼得他再也顾不得什么同伙,立刻蹲在地上,抱着肚子,哎哟哎哟地大喊大叫起来。

    一边叫一边呻吟。

    另外一个采花使想用“饿虎扑食”的招式将落拓男子毙于刀下。

    只可惜他在扑食的时候,扑得过了头,一个不小心,“噗通”一声,居然扑到了落拓男子身后的那棵古树上。

    嘭——

    树没事,他撞晕了。

    第三个采花使倒是有几分旁观者清的眼色。

    他见落拓男子的上部防守缜密,所有的杀招都是从他的上半身发出来的,便开始改变策略,专攻他的下半身。

    就在落拓男子准备迎战的时候,他突然“噗通”一声仰身躺在地上。

    ——怎么回事?

    ——羊癫疯发作了?

    落拓男子还没明白怎么回事的时候,那小子一挥刀,呼啦啦地,居然使出了四十九式地趟刀的招式,专门攻击他的下部。

    唰唰唰,甩手就是三刀。

    嘿,你还别说,这种古怪的招式还真把那落拓男子给吓了一跳。

    他跳出战圈,倒吸了一口凉气。

    那采花使的地趟刀法犹如车轮般,呼呼呼,掀起一阵刀风,朝着那落拓男子急攻乱打狂杀快剁。

    落拓男子一时想不出对招,只好连连后闪。

    这采花使见落拓男子被自己的地趟刀法给逼得连连后退,得意地笑了一下,于是,加紧攻势,如秋风扫落叶。

    眼看就要将那落拓男子的双腿给斩下来的时候,意外发生了。

    因为他们所有的狂攻乱杀都是在翠微桥上进行的。

    仔细想想吧,地处郊外人迹罕至的翠微桥上,能有多大的空间呀,而且,他的地趟刀法摆动的幅度又很大。

    ——他就这么在上面躺着满地乱滚着砍落拓男子。

    他只顾着砍人了,结果忘记看下面了。

    结果,就这么滚着,滚着……一不小心,就滚到了桥底下。

    “噗通”一声,掉入翠微溪中。

    “啊呜,啊呜,救命呀。”

    ——他不会游水。

    都在忙着对付落拓男子呢,谁有功夫救他呀。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