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二十六、四人当(I)

章节字数:3642  更新时间:15-03-13 11:2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闻停远越说越激动,越说越生气。

    他一边说,一边朝着江丰他们不停地逼近,很有有一巴掌将他们打醒的架势。

    四个少年也是一脸失落。

    不过,经过闻停远这么一分析,江丰他们四个即使是块生铁也已经隐隐感觉出这件事情中确实有点儿蹊跷了。

    但是,少年所特有的自尊心又使得他们不肯承认自己的错误。

    江丰小胸脯一挺,道:“你胡说。”

    闻停远撇了撇嘴,冷冷地道:“胡说?”

    宁守信道:“路剑鸣大侠仗义相助,他决不会是这种人的。”

    孟浪和明辉也跟着附和道:“是呀,他是好人。”

    闻停远道:“好人?你们连那个叫什么路剑鸣的面都没见过,只凭江丰的片面之言就认定他是个好人,说你们不长脑子难道说错了。”

    说到这里,他突然停下来,隐在乱发之下的右耳突然动了动,冷笑了一下,道:“既然你们他是好人,那么,你们自己来证实一下吧。”

    说到,他走到窗前拨开窗棂前的蛛网,向外看了看。

    江丰他们也跟着围了上去,透过窗户向外看。

    结果,这么一看,全都愣住了,哦,不,是吓住了。

    闻停远冷笑道:“怎么样?”

    宁守信道:“怎么突然来这么多人?”

    江丰还在执迷不悟,或者说不愿相信事实,道:“或许,这些人恰巧碰见我们在这里出入的,并不能证明是路剑鸣带来的人呀。”

    江丰道:“那又怎样,最多跟他们拼命了。”

    他的这个未醒的梦立刻被路剑鸣的声音给粉碎了。

    一手执着利刃一手举着火把走在众人最前面的路剑鸣冲着破庙里面大喊道:“喂,江兄弟,路某已经来了,出来见面吧。”

    这样说着,他带来的人已经被团团包围起来,剑拔弩张的。

    江丰一拳砸在墙上,道:“卑鄙,没想到真的是他。”

    闻停远道:“这就是年少轻信别人的下场,别人是一人做事一人当,你呢,是一人做事四人当,年纪轻轻地就学人出来闯荡江湖,结果,江湖还没开始闯荡,就成为别人的刀下之鬼,可怜,可怜呀。”

    宁守信道:“你不要讽刺我吗了。不就是误信了一个奸邪小人嘛,有什么,我们最多跟他们拼了。”

    说着,就要冲出去跟人家拼命。

    闻停远一把将他拽了回来,回身把门关上,挡下这些头脑发热的年轻人,道:“拼?哈,你们以为自己很能打吗?啊?”

    江丰道:“不能打又怎么样?脑袋掉了,碗口大的一个疤,二十年后又是一条好汉。”

    其他人跟着附和:“对!”

    闻停远在他们的脑门儿上一人敲了他们一个大爆栗,气得几乎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不停地道:“哎呀呀呀,你说你们让我说你们什么好呢。说你们蠢呢,看来一点儿不假。现在,对方在明,你们在暗。对方现在之所以在外面迟迟不敢发动攻击冲进来,就是因为不知道你们到底有多少人,有多少实力。如果你们脑袋一热就这么甲乙丙丁四个人一起冲出去的话,平白无故地把自己的实力暴露给了对方,他们也就没有什么顾忌了。到时候还不是手到擒来,你们就是不想死都不成了。”

    他一边感慨一边观察外面的情形。

    路剑鸣带来了百十人,将破庙围了里三层外三层,最前面是弓箭手,之后是刀斧手。

    弓箭过后,刀斧前冲。

    围得真是水泄不通。

    闻停远还没有想出什么脱身之计,只见那个自称是路剑鸣的小胡子一声令下:“放箭——”

    外面已经万箭齐发,朝破庙铺天盖地地射来。

    如果不是闻停远眼疾手快将四人扑倒的话,恐怕这一阵箭雨早就将他们射成了仙人掌。

    尽管趴倒在地上,箭仍然贴着他们的头发飞来。

    箭雨过后,一切安静下来,只剩下外面的火把噼里啪啦燃烧的声音。

    江丰他们刚想爬起来查探情况,闻停远却一把将他按倒,示意他们不要轻举妄动,自己却打开庙门,走了出去。

    一出去,就破口大骂:“喂,你们是什么人,是不是找死呀?半夜三更不睡觉,在这里又吵又闹又射箭,是不是想要我的命呀。”

    说着,从发髻里拔下一根不知道什么时候插进去的箭,朝着人群使劲扔了过去。

    路剑鸣暗叫一声不好,赶紧一闪身,却发现什么也没有。

    闻停远一摊手,道:“哎呀,还知道害怕呀,放心吧,你们这么多人,我没敢扔,在这里呢?”

    一甩手,将箭头扔到地上,没入土中。

    好大的手劲儿。

    倒是把路剑鸣一伙儿给镇住了。

    路剑鸣知道来者不善,深藏不露,说话的口气也客气起来,一抱拳,道:“喂,这位朋友,我们只是想要里面的那几个小子,如果识相的话,你最好不要多管闲事,否则,风黑天高杀人夜的,谁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

    闻停远一摸脖子里的那道疤痕,道:“哎哟,居然还敢恐吓我?”

    路剑鸣道:“不敢,在下只是好心相劝。”

    闻停远看了看他,冷哼了一声,道:“既然你是好心的,那我就实话告诉你们把,你们找错地方了,这里面呀,根本就没有什么小子儿子孙子的,破败的神像倒是有一尊,如果你们喜欢的话,尽管抬走好啦。”

    闻停远走到破庙里,往门前一站,做了个“请”的姿势。

    路剑鸣一抬手,向站在后面的两个人示意。

    两个手下会意,提着刀走了进去。

    结果,刚一进门,闻停远揪着他们的脖子,左一剑右一剑,在门后给杀了。

    由于出剑迅速,他们甚至连喊都没来得及喊一下。

    路剑鸣在外面喊道:“张解李嵩,有没有?”

    闻停远拿起张解的手从门后伸出来朝外面摆了摆,示意他们再过来两个人。

    路剑鸣不知道怎么回事,朝着手下又做了个进去的手势。

    又有两个人走进去,结果进去之后,还是让剑三十在门口揪着脖子一剑一个给干掉了。

    干掉之后,又拿起李嵩的手从门后向外面摆了摆。

    路剑鸣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只好又派了两个手下进去。

    进去之后,闻停远揪着脖子杀了一个。

    另外一个早就觉得不对劲做好了防备,一进门就闻到了一股浓重的血腥味儿,发现里面躺了他刚刚进来的四个伙伴,紧接着就见一只手朝着他伸了过来。

    他暗叫一声不好,猛然一缩脖子。

    幸好他个头矮小,这一缩,居然就让他给躲掉了。

    他掉头就跑,一边跑还一边哇哇怪叫:“不好啦不好啦,刚刚进去的张解李嵩他们都给杀了。”

    结果,刚跑回自己这边,喘息未定的时候,就有一支箭从里面飞了出来,嗖的一下,穿透他的胸膛。

    死了!!!

    闻停远又重新从破庙里走了出来,摸着脖子里的那道疤痕懒洋洋地道:“你看,三更半夜不睡觉出来到处乱跑,你的手下对你很不满,他们说不跑了,要睡觉,让我出来告诉你一声,他们在里面要睡一会儿,让你们先走。”

    路剑鸣现在可以确定,这家伙根本就是出来搅局的。

    他一摆手,又出来十来个属下,围了上来,提刀就砍。

    闻停远打哈欠似的,扛在肩膀上的长剑就这么一甩,谁也没有看到他究竟是怎么出手的,围上去的那些人全都倒下去了。

    剑三十打了个哈欠,道:“喂,人我是见过不少,可就没有见过像你们这么横的。扰人清梦不说,还要动手动脚,真是岂有此理。”

    他瞬息之间就杀了人家六个人,他还要说人家岂有此理?

    瑟缩缩躲在破庙角落里的江丰四人,觉得如今的江湖中,这个家伙才是最可怕的人。哎呀,太可怕了!

    路剑鸣知道此次遇到了高手,接下来的事情不大好办啊,可是,他又不想在手下人面前太失面子,便像天底下所有色厉内荏的家伙一样,冲着站在他身后的属下们一摆手,道:“给我上!”

    他的手下也害怕呀,可是,头儿的话却又不能不听,只好提着刀围着闻停远不停地转圈子,就是不上。

    双方就这么僵持下去。

    最后,路剑鸣觉得再这么对峙下去的话,自己的面子将荡然无存,猛然一踢离他最近的一个大汉的屁股,将他踢开,自己哐啷一声拔出腰间佩剑就要冲上去亲自与他对阵的时候,就见身后一个人喊:“住手!”

    这个声音犹如救命符一般。

    他立刻停了下来,收剑,侍立一旁。

    一个彪形大汉双手负在身后,施施然地走了上来。

    他虽然体态粗狂,可是,走路带起的步子却很轻盈,轻得就连他什么时候到的他的属下都没有发觉。

    看来他的轻功不错。

    他不仅轻功好,言语之间还带着一种让人无法拒绝的威严。

    这是一帮横行无忌,杀人无算的亡命之徒,假如能够让他们轻易住手的人,除了温八还能有谁。

    火把噼里啪啦的爆炸的光,照亮这个人半边脸上的胎记。

    这个人果然是温八。

    温八走上来,冲着那些手执刀枪的手下怒吼了一声,道:“一个个都是饭桶,你们这样声势浩大的,别说庙里没有我们要找的人,即使有,也早就望风而逃了。”

    路剑鸣赶紧道:“是,是。”

    温八没有理他,只是冲着那闻停远一恭手,道:“看起来这位兄台的身手不错嘛,在下温八,敢问尊姓大名?”

    闻停远摸了摸脖子里的那道疤痕,居然就那么懒洋洋地在门槛上坐了下来,道:“我没——”

    其实,他想说的是,我没什么跟你说的。

    温八笑了笑,打断了他的话道:“哦,原来是梅大侠。”

    闻停远也懒得跟他解释,随便他叫好啦。

    温八又道:“如果阁下想赚钱找事做的话,可以到巨豪轩来找我温八。”

    路剑鸣赶紧道:“八爷,这个小子刚才杀了我们六个兄弟,怎么能……”

    温八沉沉地道:“是他们自己技不如人,死了活该!……梅大侠,刚才我说的事,你可以考虑考虑。”

    闻停远从随手拣了根草棍,从一头看到另外一头,在确定上面没有沾狗屎之后便含在了嘴里,砸吧砸吧像是在品味儿似的。

    最后,像是才听懂了温八的话似的,冲着他挥了挥手,懒洋洋地道:“对不起,我暂时还不想找什么事做。”

    态度傲慢至极。

    但是,温八却一点儿也不感到生气,仍然微微笑着道:“没关系,等到你想找事做的时候,请记着找我。”

    说到这里,他冲着手下一摆手,道:“走。”

    话音刚落,他和手下的人便已经消失在暮色之中。

    冲着他们的身影,闻停远冷笑了一下,道:“莫名其妙,这次算你们运气好,大爷不想打架,只想睡觉。”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