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三十、风声杀人(I)

章节字数:3428  更新时间:15-03-24 09:2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这两个人一个用刀,锋刃狭直呈流线型。

    一个用剑,二尺三寸的锋刃。

    刀光剑影,你来我闪,打得不可开交。

    刘老实和十字老店里的伙计则被轰到了大堂不许观战。

    这两个人,闻停远都是认识的。

    使刀的那位,长着一张马脸。

    那柄形状怪异的长刀,那更加怪异的刀法,以及交手的时候那神情,那举止,不是处处跟他作对的“马面”顾邕是谁。

    而使剑的那位,则是一领白色长衫,英气逼人的年轻人,二十多岁,剑法狠毒,冷酷无情,长得还算不错。

    他就是曾在英雄楼和大侠慕如净叶比武的姬四绝。

    也是在春空山的山洞里被自己一剑毙命又死而复活的姬四绝。

    让闻停远感到意外的是,这“马面”顾邕和姬四绝之间好像并没有什么交集的地方,他们是怎么会交上手的。

    ——真是令人费解。

    闻停远正在那里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突然发现脚底下有窸窸窣窣的声音,低头一看,不由大怒道:“真是岂有你的此理,你上来干什么!”

    原来,江丰在下面等得实在有些着急了,听里面打得那么热闹,闻停远又看得这么专注,心里痒痒。

    可是,他又不会闻停远这样高来高去的功夫,只好踩着大个子孟浪的肩膀爬上来看着究竟。

    也不知道是江丰早饭吃得太饱了突然放了个屁熏到下面,还是孟浪早饭没吃饱两腿发软,反正江丰还未站稳又一下子就从上面摔了下来。

    四个人叠在一起,压得嗷嗷乱叫。

    闻停远叹了口气,知道有这么几个家伙在,休想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便从墙上跳了下来,将跌到的四个家伙拉起来,不耐烦地道:“喂,你们几个在搞什么,我不是让你们在下面等着吗?”

    江丰揉了揉被摔痛的屁股,苦笑了一下,道:“哦,我是听里面打得太热闹了,所以忍不住想去看个究竟,只可惜我身高不够又不会高来高去的功夫,想借力一下,谁知道这个家伙太不争气了,居然连个人都托不住。”

    宁守信也帮腔:“就是就是,白长了那么大个。”

    孟浪嘟囔道:“什么呀?还有脸怪我,你刚才那个屁熏得我眼珠子都要掉下来了,早就让你不要吃那么都南瓜了。”

    江丰不服,昂首挺胸地辩解道:“哎呀,你还说我吃得多?我吃的都吃到我肌肉上了,你看我浑身的肌肉多结实,可你却都吃到你肚子上了,瞧你那肚子,咱们四个可以在上面支一桌牌局了。”

    明辉道:“我说你们俩就别争了。”

    宁守信道:“孟浪,你还好意思说孟浪,如果昨天晚上不是你左一趟右一趟往茅厕跑害得我们睡不着觉,我们又怎么会这么无精打采浑身无力?”

    明辉道:“得了吧你,居然还怪到我头上来了。”

    四个人居然争了起来。

    闻停远一跺脚,道:“好啦,别吵了。”

    四个人立刻耷拉下脑袋,怯怯懦懦的不敢再吭声。

    闻停远道:“我告诉你们,给我乖乖地在下面等着,谁要是手脚痒痒跟着爬上来,我全部把你们扔进去。”

    四个人吓得一缩脑袋,乖乖地在墙角蹲成一排。

    闻停远瞪了他们一眼,再次飞身上墙,隐在原处打探。

    他发现下面的两个人已经打到了白热化的阶段。

    姬四绝展开七七四十九路天绝剑法,左一剑,右一剑,逼得“马面”顾邕只有招架之功而无还手之力。

    几个月不见,这个家伙的剑法见长啊。

    在姬四绝凌厉的剑势攻击下,顾邕渐渐落入下风。

    越打越没底气。

    结果,手下一个疏忽酿成大祸,因为当他回过神来的时候,姬四绝的剑已经抵在了他的咽喉。

    一步步逼近。

    眼看就要刺进他的身体。

    闻停远微微摇了摇头,在墙上抠下一块石头,突然扬起右手,朝着姬四绝飞过去一块随手拈下来的石块。

    只听得“啪”的一声响,小石头打在姬四绝握剑的那只手腕上。

    姬四绝手腕吃痛,握剑的手猛然下垂。

    顾邕则趁机反击,回手一刀,朝着他的脑袋狠狠地砍了过来。

    虽然没有砍中他丝毫,却仍然吓了他一身冷汗。

    姬四绝还剑入鞘,朝着闻停远隐身的地方看了看,知道有人暗中帮忙,便渐渐提高警惕。

    顾邕得了便宜还卖乖,冲着顾邕哈哈大笑,道:“小子,这叫天不亡我,你服不服?”

    姬四绝冷哼一声。

    顾邕道:“嚯,小子,看样子你不服。我要打到你服了为止。”

    说完,举刀攻击。

    他刚才的反手一刀虽然吓了姬四绝一跳,但是武功终究不敌人家,所以没过几招,再次处于下风。

    姬四绝的剑再次抵住他的咽喉。

    姬四绝看着马面,斜视了一下刚才石块飞来的方向,冷哼了一声。

    他虽然什么都没说,可是,闻停远却能够明显地感觉到,空气中溢出的杀人的气息。

    他握剑的手并没有刺下去。

    他只是冷冷地道:“我今天本来可以杀了你的!”

    声音中充满了杀人的凛冽。

    说着,收剑,入鞘。

    一提长衫的下摆,走出十字老店。

    在出门的时候,他还是忍不住朝着闻停远隐身的地方警惕地看了一下,然后,消失在外面滚滚的人流中。

    顾邕静静地看着他走远,这才捂着屁股,用刀拄着地面,一瘸一拐的。

    姬四绝的剑,虽然没有刺进他的咽喉,却伤了他的屁股。

    他本来是想趁着没人看见自己丢脸偷偷地溜回房里给屁股上点儿红药水的,结果,一抬头就看见墙上突然飞下一道黑影,冲着他哈哈直笑。

    笑得非常不怀好意。

    顾邕像是早就知道落下来的是什么人似的,腰杆一挺,立刻不觉得屁股痛了,用刀一指黑影,大叫道:“哈,臭鸭蛋,我可找着你了。”

    说着,挥刀便向那闻停远砍去。

    只可惜,他的武功本来就不如人家,刚刚又被人揍了个四脚朝天,现在就更不行了。

    闻停远不躲不闪。

    眼看着刀落下来,突然出手,一把攥住顾邕那即将砍下来的刀柄,道:“哎哎哎,干什么呢,我说马面,我救了你,你居然还要杀我,真是没有良心?”

    顾邕冲着他狠狠地唾了一口,怒道:“什么良心?如果你有良心的话,就不该把我压在树下,差点儿没把我压死;如果你有良心,就不该溜走,让我差点儿没被一群老娘们儿的唾沫淹死。要是你非要跟我讲良心的话,就先让我揍你一顿再说。”

    闻停远一勾手,搂着他的肩膀道:“哎呀,男子汉大丈夫揍什么揍的呀?都是老朋友了,还跟我客气。”

    马面还刀入鞘,将他搭在肩膀上的手打掉,拨拉了一下:“谁给你客气。”

    闻停远道:“我是说真格的,这次我找你真的有事。”

    说着,四处看了看,在江丰的脑袋马上又要冲墙头上露出来的时候,一哈腰,拉着马面就钻进了旁边的茅房里。

    这个时候,不甘寂寞的江丰又踩着孟浪的肩膀从墙上露出大半个脑袋,在院子里到处望了一圈,发现里面静悄悄的,所有人都不知去向,感到非常意外,朝着下面道:“哎呀,怎么没有人了?”

    宁守信:“什么没人了?”

    江丰:“没人的意思就是,一个人也没了。”

    明辉:“人去哪儿啦?”

    江丰:“我哪知道?”

    孟浪:“什么你怎么能不知道。让你上去干什么的?我们千辛万苦托着你爬上去看,你居然告诉我们说没人了,你什么意思?”

    江丰道:“你说我什么意思?”

    孟浪突然一松手,江丰“噗哒”一下就从上面摔了下来:“我就是这个意思?”

    俩人又交起手来。

    明辉和宁守信一人拉着一个:“好啦好啦,你们俩打什么打?”

    江丰很不爽地道:“你说打什么打?上面那么高?你摔一下试试看,孟浪这小子根本就是故意的。”

    孟浪一撸袖子,道:“我就是故意的,你说怎么着吧?”

    江丰道:“我不想怎么着,我就是想揍你一顿。”

    接着,传来嘭嘭嘭的声音。

    宁守信道:“好啦好啦,你们再打,他们都跑完了,难道你们不觉得奇怪吗?我觉得那个老家伙是想甩掉我们?”

    江丰听他们这么一说,果然不打了,点了点头,道:“有可能,哎呀,不好,你说他是不是跟里面的人串通好了。”

    明辉道:“也可能是他们发现了新情况,来不及通知我们,自己追出去了。”

    宁守信道:“那我们现在怎么办?”

    江丰道:“当然是追上去了,走!”

    几个人的声音渐渐消失在墙外。

    “马面”顾邕和闻停远蹲在茅坑上,既不拉屎,也不说话,就那么连着裤子干蹲着,用掌心托着下巴,手指堵着鼻孔。

    知道的说他们在躲猫猫,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有特别的嗜好呢,

    等到墙外的那几个聒噪的少年们渐行渐远以至完全消失的时候,他们这才长长地舒了口气。

    顾邕先是歪着脑袋确定那几个家伙真的走了,这才回过头来看闻停远。

    一看他蹲在茅坑上那副不拉屎的姿势,立刻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闻停远看了看马面,又看了看自己的姿势,道:“怎么?很好笑吗?”

    顾邕道:“不好笑不好笑,一点儿也不好笑。”

    说着,脸色突然一变,跟着出拳,朝着闻停远打来。

    闻停远早有准备,一搭手,将他攻过来的拳头架住,咧着嘴道:“哎呀,我说马面,你怎么还是像以前那样卑鄙无耻下流,喜欢暗箭伤人,幸亏我早有准备,要不然还不被你给打茅坑里。”

    顾邕道:“哎呀,你还好意思说我卑鄙。”

    闻停远道:“好啦,好啦,我卑鄙。”

    顾邕摇着头道:“那你这个卑鄙的臭鸭蛋阴魂不散地拉我进茅厕里想干什么?哎呀,反正只要跟你扯上关系准没好事。第一次见到你,就被你压在大树下面,第二次见你被一帮老娘们儿给缠住差点儿没把我蛋黄炒出来,这次又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了。看来,我还是离你远点儿为好。”

    说着,站起来,从茅厕里走出来,躲瘟神一般。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