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四十四、剑挑蜜糖(I)

章节字数:3023  更新时间:15-04-16 11:0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英雄楼对面的茶楼,叫做侠客楼。

    其实,那并不能算作一座楼,顶多也就是临时搭建起来的一座木棚而已。

    山寨这种事古已有之,江湖中人也不能免俗,既然你叫英雄楼,我为什么不能叫做侠客楼呀,江湖又不是你们家开的。

    当然,你可以说这是挑衅,可以说这是崇拜,也可以说这是跟风恶搞山寨。

    就像现在我们写武侠的,大多都是师从古龙,单句成行单字称号名字装逼情节诡异,形式上完全是古龙风,但真正学到其中精粹的却不多。

    侠客楼也一样。

    它只能从名字上进行山寨而已。

    出入英雄楼的,都是一些有身份、有地位,豪气冲云、胆气冲天的大英雄大豪杰,可出入侠客楼的,却都是一些下等人,挑屎的,拉粪的,抬轿的,杀猪的,保镖护院的……他们一个个精赤着上身,很是享受地抠着鼻孔,或者站在凳子上,或者干脆就坐在桌子上,大声地说着下流话,大口地吐着痰,大段地谈着女人,大碗地喝着茶。

    热闹,低俗,下流,吵人。

    置身其中,几乎能把一个正常人给折腾死。

    此刻,江丰和他的朋友就身在侠客楼。

    他们即使没有折磨死,也差不多只剩下半条命了。

    侠客楼地方小人却多,大部分人只能像是不相识的拼坐在一张桌子上。

    和他们拼桌而坐的是两个家伙一看就是贩夫走卒类型的,身上脏兮兮的,黑一块,污一块的,也不知道是抹在上面的鼻涕,还是沾在上面的大粪。

    他们进来之后,旁若无人地坐在江丰的这张桌子上,跟伙计要了饭菜,便拿起放在桌子中间被火烤得黑糊糊的铁壶里倒了一大碗清茶,一仰脖,“咕咚”“咕咚”地喝了下去,喝完了袖子一抹嘴,开始对着吹牛。

    这两个人一个胖子一个瘦子。

    胖子一拍瘦子的肩膀,道:“喂,老三,干嘛一大早就愁眉苦脸的,有人往你裤裆里放冰块了呀,哈哈哈哈……”

    瘦子道:“哎呀别提了,真是倒霉,我昨天晚上刚从‘十丈软红阁’里挖完大粪推着车子出来,结果一拐弯,正好撞在一个黑衣人的身上,那小子看着挺凶但脾气挺怂,让我骂了一顿屁也不敢放一个。”

    胖子道:“气都让你撒完了,你还生气个什么劲儿?”

    瘦子道:“能不生气吗,被那个黑衣小子撞过之后,车子就坏了,洒了一地不说,还弄了自己一身屎,真是气死人了。”

    话刚说完,江丰就觉得整个胃被人抠了一下,不停地翻腾。

    而明辉、孟浪和宁守信的模样也跟她差不多。

    但碍于江湖义气大家都是江湖儿女的面子上,又不好意思将他们赶走,只好假装耳聋不闻不问。

    但这两个人像是故意跟他们过不去,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嚣张了。

    胖子道:“这有什么呀,说出来我比你更倒霉呢,昨天晚上去窑子里找姐儿,早上起来一看,妈呀,吓了一跳,躺在我身边的居然是个胖娘们儿,简直比母猪她二姨还要肥,到现在还恶心呢。”

    瘦子道:“你不是整天都说天下女人吹了灯都一样吗?”

    胖子道:“话是这样说,可真是情况却不同,就好比我们现在吃的饭挺香,但你仔细一想这些饭是用浇过大粪的大米和青菜做出来的,就没胃口了。”

    江丰拿起馒头本来想以吃来转移注意力呢,结果听到这话立刻又将馒头扔到盘子里,躲到桌子底下干呕。

    胖子说到尽兴处,伸手使劲抠了鼻孔,随手从盘子里抄起一个馒头。

    宁守信再想阻止已经来不及了。

    胖子已经塞到了嘴里了。

    瘦子道:“怎么?你昨晚也去了焚香听雨楼找姐儿呀?”

    胖子道:“我一个月才几个铜板呀,哪里去得起焚香听雨楼那种地方呀。”

    瘦子突然看了看他,道:“咱们的饭菜还没上来,你哪里来的馒头。”

    然后,两个人一起看着桌子上的那盘馒头,又一起看着江丰。

    胖子知道自己拿错了东西,便又把那馒头重新放回到盘子里,不停地点头哈腰,一脸的歉意,道:“哎呀,不好意思呀,是我顺手拿错了,你们继续吃。”

    ——吃个屁呀。

    刚刚被他抓过的那只馒头上,清晰地隐着五个黑手印,还沾着一粒类似于“黑米”的东西。

    江丰张了张嘴,一副要窒息的样子。

    宁守信第一个受不了,此刻,再也忍不住,呼啦一下钻到桌子底下,哇哇地呕吐起来。

    吐完了起来一看,胖子和瘦子已经被明辉和孟浪按着揍了一顿扔到门外。

    世界,终于和谐了。

    宁守信用袖子擦了擦嘴巴,绿着脸对江丰道:“喂,江丰,你说那个梅大侠到底是怎么回事,明明约了我们在侠客楼喝茶,现在却叫我们在这里等,他自己跑到英雄楼喝酒去了,真是太可恶了,虽然有求于人,可我觉得不能再这么惯他了,要不以后他还不得蹬着鼻子上脸呀。”

    明辉道:“最可恶的是,他居然还不拿我们当回事,总觉得我们是草包,我们是累赘,什么也不跟我们说。”

    孟浪道:“就是就是,所以我们尽快得显示点儿本来出来,让他看看我们也不仅仅会吃干饭而已。”

    江丰一拍他们的肩膀。

    几个人回头看看他,然后一起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望去。

    呃,马面……

    马面好像在跟踪什么人?

    跟踪的什么人呢?

    走,一起看看去。

    结果,偌大的南陵城几绕几拐,就失去了马面的踪影。

    他们又回到了侠客楼下。

    江丰道:“我觉得事有蹊跷呀。”

    宁守信道:“当然有蹊跷了,能够吸引盗侠马面注意力的事情,当然不是一般的事了。”

    孟浪道:“那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办?”

    明辉道:“既然把马面跟丢了,我看我们还是先找梅大侠吧,他既然去了英雄楼,我们干脆别在这里干等着,直接进去找他得了。”

    四个人一致觉得好主意。

    四个人毫无顾忌地冲进了英雄楼。

    他们从一楼找到二楼,从二楼又找到三楼,然后又从三楼找了回来,几乎把整个英雄楼都翻了过来,结果还是没有闻停远的身影。

    奇了怪啦,明明说在这里面喝酒呢,究竟去了哪里呢?

    他们几个重新集聚在英雄楼的门口嘀嘀咕咕,商量对策。

    宁守信用手托着下巴,一脸疑惑地看着其他三个人,喃喃地道:“你们说他究竟去了哪里呢?”

    明辉道:“他一定觉得我们是累赘,才让我们在侠客楼等,而他来英雄楼喝酒什么的全都是假的,根本就是想甩掉我们。”

    江丰道:“不会吧。”

    孟浪道:“怎么不会?我早说过他有点儿古怪了,真正的大侠哪有这么神神叨叨的。”

    明辉道:“我也觉得他是在耍我们。”

    宁守信道:“说的对,青衣姐被杀的这件事根本就与他无关,而且当时他也在场,说不定他就是那花间派的幕后黑手,知道我们在找他,所以现在就伪装成大侠打探风声耍得我们团团转。”

    江丰转了转眼珠,想了一会儿,看着他们,不由地点了点头,道:“现在仔细想想你们所说的话好像也不是没有道理,你们看呀,大清早的他叫我们去侠客楼喝茶,可是他自己却去了英雄楼,正是想借机逃脱……哎呀,幸亏我们没有全信他,不然被他卖了还替他把风呢,我们……”

    他还未说完,就听得一个懒洋洋的声音突然从街口的另一个角落里传了过来,道:“莫名其妙,我说你们几个呀,真是莫名其妙,大爷我要去哪里,难道还要事先告诉你们吗?我呀,跟你们一样,看见了马面,就偷偷地跟了下去,想看看有没有什么线索可循,哼,于是乎……哦,不,应该说谁料想……发现了一个不得了的秘密。”

    闻停远背着竹筐,扛着剑,从角落里懒洋洋地走了出来。

    他站在街角,看了看四个少年,不屑地“哼”了一下,脚步并没有停下来。

    四个人什么也没说,就那么跟在他身后,赫然发现,他的竹筐里多了一只包袱……

    ——呃,好像很眼熟的样子。

    虽然不知道在哪里见过,但江丰完全可以肯定,这只包袱绝对不是他的,便道:“我怎么知道你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

    闻停远猛然停下脚步,转身冲着他大吼了一声,道:“信不信由你,反正我是懒得跟你们解释……我说你们这群家伙呀,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喂,你们跟着我干吗,你们该干嘛干嘛去。”

    宁守信道:“那我们干嘛?”

    江丰道:“那你又干嘛?”

    明辉道:“反正你干嘛我们就干嘛。”

    孟浪道:“对。”

    闻停远道:“你们……”

    随即摇了摇头,哼道,“如果能跟上就尽管跟来好啦……跃马江湖道,志节比天高,一个是温柔美婵娟,一个是翩翩美少年……”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