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四十五、剑挑蜜糖(II)

章节字数:2966  更新时间:15-04-17 11:4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唱着,脚下也开始慢慢加快。

    江丰他们连马面都能跟丢,更别提闻停远了。

    当闻停远几个起落终于将江丰他们甩脱的时候,便加快步子,朝着预先想好的路线急冲过去。

    当他到达月夜林外的小土坡上的时候,终于发现了南陵公子路剑鸣和凤飞飞的踪迹。

    此刻,他们被“盗侠马面”给逼停在那里。

    顾邕的肩上靠着直刃刀,一声不吭的,在他们面前不停地走来走去,一边走一边不停地打量他们。

    南陵公子路剑鸣是认得马面的,冲着他一抱拳,朗声道:“马大侠将我们拦下来,不知有何指教?”

    顾邕道:“指教不敢当,我只是想借几个钱花而已。”

    路剑鸣倒是很豪爽,从怀里掏出一个钱袋,拿出一枚金铢,道:“小小意思,不成敬意,请马大侠喝完水酒。”

    顾邕看着他道:“怎么?把我当乞丐了?”

    但仍然将金铢接了过去,在耳边吹了一下,辨别真假。

    凤飞飞指着马面一跺脚,道:“喂,你怎么回事?光天白日想拦路抢劫还是怎么着?你谁呀?报上万儿来。”

    路剑鸣又拿出两个金铢放在马面横在面前的直刃刀上,道:“凤兄休得无礼,这位就是江湖中人称盗侠马面的马大侠……马大侠,我南陵公子路剑鸣在江湖上也算是略有微名,可不可以给你交个朋友?”

    顾邕一抖刀柄,金铢化作一道弧线飞进怀里。

    他将刀扛在肩膀上,道:“当然可以交朋友。为了表示你交朋友的诚意,不如说出温八现在在哪里?”

    凤飞飞有点儿不乐意了,一扯路剑鸣,道:“这个人贼眉鼠眼的,一看就不是善类,路兄,你干嘛对他这么客气,我还不相信凭着你我兄弟二人之力,还对付不了这么一个猥琐的男人不成?”

    路剑鸣仿佛也懒得理他了,只是冲着马面沉沉地道:“马大侠,我看你是误会了,在下并不认识什么温八温九的。”

    顾邕的马脸色突然一沉,冷冷地道:“什么误会?路剑鸣,你不要在这里给我装糊涂当我是傻瓜,你的兄弟王湘北已经招了?”

    路剑鸣猛然一震,但又假装镇静努力想托词。

    他的托词没想出来,一旁的凤飞飞却替他说出来了:“哈,你说那个什么王湘北的话你也信,亏你还自称盗侠呢?难道你不知道哪个王湘北一直冒充路兄在外面招摇撞骗吗,就在刚才被路兄撞破,所以怀恨在心诬陷路兄。”

    她看着连湘儿道:“是不是湘儿?”

    连湘儿道:“是呀是呀,刚才他们抢了我们的包袱,幸好路大侠替我们找回来了。”

    不提包袱还好,一提包袱顾邕就一肚子火气,道:“找回你的包袱?你的包袱呢?拿出来让我看看。”

    连湘儿道:“看看就看看。”

    凤飞飞道:“我们又不认识你,为什么叫你看?谁知道你看了之后会不会见财起意趁机打击呢,盗侠……哈,不就是小偷大盗吗?”

    顾邕道:“你……”

    说着,突然出刀。

    刀光过后,连湘儿怀里的包袱破了个口子,哗啦啦,一大堆的破石头跌落下来。

    连湘儿看着这满地的石头失声道:“大……少爷,这是怎么回事?”

    凤飞飞也是一怔。

    顾邕得意地道:“怎么回事?你应该问问你的这位路兄?”

    路剑鸣猛然一跺脚,愤愤地道:“这个该死的王湘北居然中途偷梁换柱,下次让我逮到一定有他好看。”

    说着,冲着凤飞飞一抱拳,道:“凤兄,对不起,你的一切损失等到了鄙宅之后一定如数奉陪。”

    凤飞飞道:“钱财乃身外之物,路兄不必放在身上,我倒是觉得这个什么马面很是可疑,说不定他才是王湘北的同伙,得了便宜还卖乖,将我的包袱偷梁换柱现在故意向我们挑衅恶心我们来了。”

    顾邕哈哈大笑道:“如果我真的想恶心你的话,早就把你们这两个良家妇女卖到妓院里去了。”

    凤飞飞被他笑得毛骨悚然,赶紧辩解道:“什么良家妇女?你不要乱说呀。”

    很显然,她在说这话的时候,底气异常不足。

    顾邕仍然在嬉皮笑脸,跟她打哈哈道:“说谎?哈,恐怕连瞎子都看得出来你是女人。你以为你易容术很高明呀。”

    大小姐用手指着他的鼻子,气得几乎都说不出话来了,不停地道:“你,你,你……”

    “你”了半天,还是什么也没说出来,被人当众揭了老底,确实无话可说。

    路剑鸣却是一副大梦初醒的样子,指着她们吃惊地道:“哦,原来你们真的是女孩子,是女扮男装呀。”

    大小姐还在冒充,冲着路剑鸣连忙摆手道:“不是,不是,路兄,你千万不要误会,不是的,真的不是的。”

    顾邕冷笑了一下,道:“不是?好,那我就证明给你看。”

    说着,突然出手,朝着凤飞飞的胸部抓了过去。

    ——太下流了,不过我喜欢。

    凤飞飞也不知道是被他抓了个措不及防,还是根本就没有反应过来,居然一动不动。

    她不动,路剑鸣却一错身,勾手,挡住了他的这突然一击,沉声道:“慢着。”

    顾邕居然真的收招。

    路剑鸣冲着凤飞飞一抱拳,道:“看来路某这次走了眼啦,想不到两位真的是如蜜般的女孩子,请恕在下眼拙,刚才多有冒犯。”

    既然把戏被揭穿,凤飞飞也就无话可说。

    她居然不好意思了,猛然低下头去。

    低头就是默认了。

    顾邕冷冷地看着路剑鸣拙劣的表演,哈哈笑道道:“蜜糖用剑挑,既然你什么都知道了,那你肯不肯合作说出温八的下落?”

    路剑鸣道:“在下真的不知道温八是什么人?”

    凤飞飞突然从路剑鸣的身后冲了出来,指着顾邕就是一通臭骂,道:“喂,你这个死马面坏马面,你个臭流氓臭无赖臭不要脸的,你往哪儿抓呀,如果不是本少……小姐心慈手软的话,早把你弯子掰下来了。”

    连湘儿道:“就是就是,我们这一路上经常有人说你马面是什么盗侠,没想到却是这么一个流氓。”

    顾邕点了头道:“哦,原来我在你们眼中的形象这么高大呀……嘿,流氓?这也叫流氓?我就让你们见识一下什么是真正的流氓。”

    他故意做出一副流氓的样子要对凤飞飞动手动脚,吓得凤飞飞连忙抱着胸口往连湘儿的身后躲。

    连湘儿也怕呀,可有不能躲。

    路剑鸣一横剑,将顾邕挡下,道:“马大侠,如果你再对两位兄……姑娘无礼的话,那就休怪在下无礼。”

    顾邕看了看他,道:“你不仅无礼,我看你是有眼无珠,要不然也不会连这两个小娘子是母的都认不出来。”

    说着,眉毛挑了挑,叹了口气,道:“既然你也不知道温八在哪里,看来要抓温八,只能使用最后一个法子了。”

    凤飞飞道:“什么法子?”

    这正是路剑鸣想问而不敢问的。

    顾邕道:“就是让那位狮子王向博虎向二少爷对王湘北用刑,逼他说出来了,哎呀,我刚刚交给他的那个用刑方法,真是太悲惨了,估计用完刑之后他连他老妈的奶头是黑还是紫都得招出来。”

    他一边说一边叹气。

    路剑鸣却在暗自生气。

    顾邕的手里甩着什么东西,叮铃铃铃……

    凤飞飞看着那个东西突然道:“呃,我怎么觉得你玩的这个铃铛这么眼熟呢。”

    连湘儿道:“小姐,你能不眼熟吗?这个铃铛根本就是你一直戴着的那只。”

    凤飞飞一摸胸口,果不其然,她的铃铛没了。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被马面给偷去的。

    哦,应该是刚才,他装腔作势要摸自己胸口的时候。

    一想到顾邕居然是从自己贴身的胸口将铃铛偷走的,先是脸红,随即大怒,冲着顾邕就要拔剑。

    路剑鸣本来就忍着一口气,此刻,终于找到发泄的借口了,将凤飞飞拦了下来,道:“姑娘,让我来。”

    说着,“哐啷”一声拔剑出鞘,道:“马面,我叫你一声马大侠,是客气,可不是怕你,你一而再再而三地为难路某也就罢了,却从一个姑娘的身上偷东西就决不能原谅。尽管打不过你,今天也要为两位姑娘讨个公道。”

    他单手握剑,脸上渐渐溢出一股无形的杀气。

    这种杀气先是凝聚在他的出鞘剑上,随即沿着剑锋一道一道地滑落下来,滑到他握剑的手上,然后,顺着胳膊网上涌,凝聚在他的眼中。

    然后,眸子精光逼射。

    这是出手搏杀前的征兆。

    杀气随即在他周身凝结。

    连大小姐也跟着紧张起来。

    顾邕拔刀出鞘,横刀在手,向前迈了一步,同样一脸杀气地道:“哎呀,看来这次想不打也不行了。”

    话刚说完,已然出手。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