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四十六、剑挑蜜糖(III)

章节字数:3074  更新时间:15-04-18 09:2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刀光过处,已经朝着路剑鸣劈头盖脸地砍了过去。

    路剑鸣持剑相迎。

    两个人打了个不可开交。

    路剑鸣号称南陵公子,一副纨绔子弟江湖骗子的架势,可是,剑法却诡异异常,不是王湘北所能比。

    要说他的剑法也算不错了,可那也得看跟谁比。

    顾邕的刀法虽然没有剑三十凌厉迅疾,可是,要揍南陵公子路剑鸣却是绰绰有余。

    顾邕的直刃刀朝着路剑鸣攻击的时候,基本上都是用刀背,左一刀,右一刀,上一刀,下一脚。

    顾邕刀里加脚,嘭,一脚踹在路剑鸣膝盖上。

    噗通一声,路剑鸣单腿跪地。

    跟着又是一脚补上,正好踹在他的肩膀上,嗖的一下,路剑鸣像支被发射的箭一般飞了出去。

    刚落地,顾邕的人也跟着追上了去,飞到他的身后,接着一脚,又将他给踹了回来。

    路剑鸣眼看就要跪在那里。

    马面的人却又到了他的前面,双脚同出,踢在他两只膝盖上,将他即将跪下去的身体给硬生生地顶了上来。

    路剑鸣摇摇晃晃的,居然没有跪倒。

    顾邕在他脸上轻轻搓了搓,道:“打也打不过,逃也逃不走,既然如此,你都说了呗,对你我都有好处的。你我各有所需嘛,我拿温八换钱,你拿这两个小妞儿换钱,互不干扰,你看怎么样?很划算的。”

    凤飞飞道:“划算你个大头鬼呀,你不仅是个臭流氓,还是个贼,快把金铃还给我?”

    顾邕摇了摇铃铛,叮铃铃铃……,笑道:“你想要呀,你想要就说嘛,虽然你说了,可是我却不想给你,为什么不想给你呢,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不想给你,反正就是不想给你,哎呀,你看你呀,我该怎么说你呢,不就是你想要铃铛我不给你铃铛,你也没必要把剑给扔了呀,扔就扔了吧,找个没人的地方扔呀,没人的地方也有花花草草呀,砸坏了花花草草会破坏生态平衡的……”

    ——唐僧附体了。

    大小姐几乎口吐白沫。

    她再也受不了啦,哐啷一声,拔出长剑要将马面的舌头割下来让他别在唧唧歪歪。

    看她生气了,马面居然破天荒地后退了好几步,冲着她摇着手指道:“NONONO……”

    连湘儿在一旁帮腔道:“孬什么孬,大小姐,这个小偷臭流氓居然说你的剑法孬,在他身上戳俩洞,看他还说孬不孬。”

    马面道:“我呀,看你是女流之辈……我这辈子最讨厌的就是跟女人动手了,好啦,算我认输,不打了,不打了。”

    凤飞飞此刻是骑虎难下,向前逼了一步,道:“你不喜欢跟我打,哼,我偏要跟你打,看招。”

    长剑出手,虽然只是花架子用来唬人的,可同样杀得马面东躲西闪,满地乱蹿。

    看来,他确实是不大喜欢跟女人交手。

    实在逼急了,他就舞动手中的金铃去跟凤飞飞的剑相击。

    剑铃相击,居然发出一阵很清脆悦耳的声响。

    一个不留神,顾邕一失手,铃铛居然飞了出去。

    凤飞飞一伸手,将金铃接住,得意地看着马面,那模样又骄傲又自负。

    顾邕见到手的金铃居然飞了,不由大怒,觉得要是再不给这个小丫头片子一点儿教训她真的以为自己技不如她了。

    他神色一懔。

    一直躲在树后面观察情势的闻停远见他们要是再这么捣乱下去的话,真的要坏了自己的大事的。

    更重要的是,他很想看路剑鸣究竟要把凤飞飞带到哪里去,说不定是去找那位躲在幕后的花间派大老板呢。

    想到这里,他猛然一跺脚,喃喃地道:“这个死马面真会耽误事,我看我不能再这么白等下去了,哼,活该你倒霉。”

    他背着竹筐,直接从草丛里蹿了出来。

    他在草叶上点了几点,便落在凤飞飞路剑鸣和顾邕中间。

    他仗剑在手,连鞘一起朝着顾邕击了过去。

    凤飞飞和路剑鸣还没有明白过来怎么回事呢,闻停远先是一脚将马面踢到一边,然后回头冲着两人大喊:“愣着干什么,还不赶紧走?”

    说着,剑鞘飞出,击中顾邕的胸口,又飞了回来。

    闻停远接着剑鞘,与剑锋交叉呈十字,大声道:“好你个马面,居然敢在光天化日之下拦路抢劫,别走,吃我一剑。”

    闻停远一怒拔剑,和马面战在一起。

    凤飞飞也不知道是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还是不领情,根本就没动。

    路剑鸣却赶紧拉着她和连湘儿就跑。

    顾邕一边格挡闻停远一剑又一剑的攻击,一边冲着渐行渐远的凤飞飞嘿嘿地奸笑着,大道:“我说大姑娘,如果你认为我是拦路抢劫的强盗的话,那么你就错了,而且还是大错特错,你看这是什么?”

    说着,横刀在闻停远面门扫过。

    闻停远暗叫一声不好,向后一弯腰,躲过去。

    可是,那只装在竹筐里的包袱便从里面跌落下来,哐啷,宝贝跌落一地。

    凤飞飞和连湘儿几乎是同一时间惊叫出来的:“哎呀,我的包袱……”

    路剑鸣却仍然拉着她们快走:“哎呀,两位姑娘,都什么时候了,还想着包袱呢,你知道这两个家伙是什么人吗?这两个人就是江湖中传闻已久的南陵二狠,有名的采花贼,专门破坏良家妇女的贞洁,手上不知道犯着多少条人命呢,两位如果落在他们手上,最终的下场很可能是先奸后杀。”

    在讨回包袱和避免先奸后杀之间权衡一番后,她们最终还是选择了后者。

    钱丢了可以再赚回来,要是……用一位哲学家的话说,就是,贞洁丢了只能自杀了——那个时候处女膜是女人的第二条命,虽然现代处女膜破了还可以补回来,但新鞋和穿过的鞋又刷干净了一样吗——虽然在我们看来两者并没有什么区别,但给人的心理却不一样,用过的就是破鞋了。

    于是,他们没命地逃窜。

    但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他们还没有跑多远呢,又横空杀出来一帮子少年来。

    不用怀疑了,是江丰四人组没错。

    有句话叫做敌人的敌人就是我们的朋友,这话在江丰看来却是有矛盾的,现在,那位梅大侠在对付马面,而马面要对付凤飞飞和路剑鸣,所以,从他们的立场来看,路剑鸣和凤飞飞就是他们的朋友。

    但事实却是,路剑鸣恰恰是他们的朋友。

    他还带人去破庙杀过他们呢,虽然最后被梅大侠给打走了。

    既然是敌人,那梅大侠又为什么帮路剑鸣呢?

    哎呀,反正挺乱。

    不管了,打吧。

    四人组对路剑鸣充满仇恨,所以,连着凤飞飞和连湘儿一起对付了。

    三个人对三个人,余下的江丰也就没事干了,只好跑过去帮闻停远揍马面。

    只可惜他的好心被当成了驴肝肺,江丰刚冲到闻停远和顾邕俩中间,就被闻停远一脚给踹了出来,倒在地上,哎哟,哎哟叫个不停。

    闻停远却全然不管这些,一剑逼退马面之后,挑起落在地上的包袱重新扔回到背后的竹筐里,飞身又去帮凤飞飞和路剑鸣,将纠缠不清的四人组逼退。

    出手的当儿,甚至还冲着路剑鸣和凤飞飞大声道:“还愣着干什么,快走呀。”

    跟他有过过节的路剑鸣也没时间追问为什么帮他了,拉起凤飞飞和连湘儿拔腿就跑,跟兔子似的,估计再练练能破刘翔的百米纪录。

    刘翔百米跑有障碍,而路剑鸣的百米跑障碍则是马面,还没跑几步,马面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跑到前面等着他们了。

    顾邕呼啦一下从草丛里蹿出来,将刀一挥,大叫道:“哪里走?”

    此路不通,另寻他路。

    他们跑顾邕当然在后面追了,一边追一边喊道:“站住,你们给我站住。”

    凤飞飞居然还有心思跟他斗嘴,回头反驳道:“废话,站住就被你给抓住了。”

    顾邕道:“你们哪里走?”

    路剑鸣道:“你别管,反正我们有地方走。”

    顾邕道:“你们走不了啦。”

    连湘儿道:“你别吓唬我们哪。”

    凤飞飞问路剑鸣道:“路兄,现在我们向哪里跑?”

    路剑鸣见茂密的草丛遮挡了马面的视线,为他们的逃跑创造了地利条件,他拨开草丛向远方一指,道:“走,咱们去那里。”

    路剑鸣凭着地形熟悉,七拐八拐,居然将马面摆脱了。

    顾邕追得不见了踪影仍然在追,可是,闻停远却停下来看着几个人消失的背影哈哈大笑,然后,把脸一绷,开始骂四人组,道:“喂,我说你们这几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蠢货,还有完没完,我不是已经告诉你们不要跟着来了吗,怎么又跑过来了,真是岂有此理,岂有此理呀?”

    江丰知道四人可能是破坏了他的计划了,低着头,嘟嘟囔囔地道:“梅大侠别生气,其实我们也是想帮你嘛。”

    闻停远摸了摸脖子里的那道疤痕,忿忿地道:“什么?帮我?哼,你们呆在那里什么也不做,就是对我最大的帮助了,真是越帮越忙。”

    他在这边正训着,那边忽然听见顾邕传来一声悲惨的叫声,惊天动地。

    啊,救命呀——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