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00章:天魔使

章节字数:5120  更新时间:19-07-12 10:0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隔天是周末,将念背着剑袋进门,发现玄关跪着个小魔族,奇怪道:“这次怎么带随从回来了?”

    宴戚抖抖索索道:“我我我我不是魔主的随从、我、我不是……”

    将辰走出来迎接,没管长跪不起的宴戚,“念念。”

    “哥,你哪里弄来这么个小东西?怪可爱的。”将念一看便将晏戚定位在了魔界的低阶魔族中,体质孱弱,危险系数极低,连维持人形都勉勉强强。

    听到将念夸他可爱,宴戚青白的脸上升起了两朵红晕,“公主殿下、过奖了。”

    这个称呼将念很受用,“起来吧。”

    “我、不敢。”宴戚在这方面无比坚持。

    将辰直接无视,理都不带理的,将念到了客厅放下剑袋,杭舒窜出,落地后活动了一下手腕。

    何无幽魂一样从楼上晃下来,昨晚他们通宵打游戏,天亮他才去睡,这会儿更是困得要死。

    将念已经习惯何无隔三差五来蹭客房了,招呼都不想打,略过他上了楼。

    “感觉这丫头长高不少。”何无眼睛都睁不开,只能眯起一条缝看人。

    “魔族的生长期很漫长。”将辰端上一锅皮蛋瘦肉粥,两人分着吃了。

    何无吃完瘫在沙发上,睡得四仰八叉。

    将辰收拾了碗筷,抹桌子扫地拖地,完了又去晾衣服,宴戚看得三观都要碎成了玻璃渣。

    这还是他知道的那个叱咤风云的魔主吗?!

    是他疯了还是人界水土有问题?

    到了时间,猫猫狗狗自觉出窝,去外面的草坪上晒太阳,屋里静悄悄的。

    宴戚看着沙发上躺尸的何无,出神地看了好久。

    何无办张着嘴,一手搭在肚皮上,一手挂出沙发,睡姿潇洒得不行。

    宴戚站了起来,走到沙发前,小心翼翼地踩上沙发,俯下身,露出了尖锐的獠牙……

    何无的眼皮微微抬起,眼瞳中充斥着血色。

    宴戚吓得直接从沙发上翻了下去,还没站稳,手腕就被人从后握住。

    “我不是……”宴戚回转身,结果看到了和将辰一模一样但是神韵截然不同的面孔,惊恐之余却还是呆滞地把话说全了:“……要害他。”

    将离握着他的手腕,看了眼迷迷糊糊坐起身揉眼睛的何无。

    何无的魔瞳彻底睁开,他打着哈欠道:“我知道他是有意接近,防着呢,没事,放开他吧。”

    将离松了手,宴戚直接滑到了地上,再起不能。

    “还好将辰不在。”何无找到拖鞋,走过去蹲下来拍拍宴戚的脑袋:“知道这位是谁吗?”

    宴戚吓蒙了,傻呆呆地摇摇头。

    “看着他这张脸,没想法?”何无觉得这孩子很好逗。

    宴戚悄悄看了眼去厨房倒水的将离,将离感受到他的目光回看一眼,吓得他浑身哆嗦:“夜、夜无昼。”

    “哇,居然知道。”何无鼓了鼓掌。

    “咚!”

    宴戚额头差点砸进地板里面。

    “……”听着看着都好疼。

    何无也是服了:“你刚才露牙齿的气势哪里去了?好歹也是魔族,别这么怂。”

    “哟,何无同学,教训人呐。”化天合拖着行李箱过来,头上还戴着一顶太阳帽。

    “回来了啊。”何无和她击掌,“有没有带土产?”

    “等下分。”化天合扑到沙发上,拿了个水果垫垫肚子,“将离,我饿了。”

    将离把水杯递给她:“我去做饭,你同何无聊聊天。”说完帮她摘了太阳帽,然后把行李箱放在不挡路的地方。

    化天合喝了水,然后才看向那个快吓到魂飞魄散的小魔族,问何无:“他为什么跪着?”

    何无也不明白宴戚为什么老跪,随口答道:“腿脚不好。”

    “哦。”化天合也不在意。

    宴戚盯着化天合看了好一会儿,才从她那双浅金色的眼瞳里看出点名堂,“金瞳、道人。”

    化天合笑眯眯地点头:“是我呀。”

    将辰终于晾好衣服下来了,见到化天合,他有些惊喜:“妈,你们回来了!”

    “对呀,想你们了。”化天合飞过去给儿子一个拥抱,揉乱他的头发,“小辰又变帅了。”

    “妈~”将辰顾不上发型,“你先等等。”

    化天合松开他后,将辰活像炸了毛的猫,头发没一根是贴服的。

    “母亲!”将念是从楼上跳下来的,蹦到化天合面前,露出了难得的笑颜:“你们回来了!”

    “念念长高了啊。”化天合发现她得抬头看将念了。

    何无咳了声,提醒道:“那是,她踩着宴戚呢。”

    母女俩低头,果然,在将念脚下,宴戚已经快被她踩咽气了。

    “……”

    一家人又其乐融融吃起了将离做的饭。

    宴戚看到将离围着那个卡通围裙,表情仿佛是要自挖双眼。

    化天合吃了两口就放下筷子开始喝果汁,听将辰讲魔界发生的大小事。

    既然说到了魔界,众人的注意力又都转移到了跪在客厅生根发芽一般的宴戚。

    宴戚被他们盯着,呼吸都要停止了。

    “奇怪。”将念听了宴戚的来历后,疑惑道:“以他的能力、这种性格,如何逃过重重关卡来人界作乱?”

    “而且他还敢招惹何无。”杭舒觉得事情不简单,“莫不是有幕后主使?”

    将辰的目光变得锐利无比,刀子似的往宴戚身上刮,“在我家行凶,你的胆子没看上去那么小嘛。”

    宴戚又“咚”一下,把地板嗑出了坑。

    “小辰现在好霸气啊。”化天合很是欣慰。

    将辰:“……”

    “你再不说,魔主大人就要把你拖魔界去审了哦。”何无吓唬他:“严刑拷打!”

    宴戚一副灵魂出窍的样子,仿佛马上就要魂飞天外了。

    “喂喂喂,你清醒一点。”何无拎着一瓶果汁跑过去,捏着他的鼻子灌了下去,“我算是见识到了什么叫活活吓死。”

    将离与化天合对视了一眼,后者眨眨眼,调皮地吐了吐舌头。

    “小辰、何无,让他起来。”将离发话了。

    将辰便伙同何无把宴戚架了起来。

    化天合示意将念和杭舒也过去,一群人就这么浩浩荡荡站在了宴戚的面前。

    宴戚垂着头,不敢直视他们。

    “你叫宴戚。”将离垂眸看他,平静道:“可是夜魇麾下的天魔使——宴戚?”

    ???!!!

    何无大脑空白半晌,“不是、什么使?他谁?!”

    将辰的脑回路接上了,“天魔使,魔界只出过一个天魔使……”

    可他的名字这一代的魔族已经没几个知道了。

    “算起来,也是我的前辈了。”将离轻叹一声,“能直呼我名号的魔族不多,再加上他见到此衣,喊的是金瞳道人,而不是其它身份。”

    将念对天魔使有所耳闻:“夜魇仅凭一人又如何打理魔界?天魔使是他特设的职位,在夜魇杀上天界后,天魔使也跟着失踪,魔界也再无天魔使一职。”

    将辰看着一言不发的宴戚,难以把他和“天魔使”这一曾经令人闻风丧胆的称号放在一起。

    化天合伸手,隔着一个拳头的距离,掌心正对宴戚的头顶,散发出丝丝缕缕的光,围绕着宴戚。

    晏戚一动不动,任由化天合检查。

    感应了片刻,化天合收回手道:“他的记忆应该是有缺失。”

    何无惊讶:“全部?”

    化天合更正:“部分。”

    这下将辰和何无都松开了手。

    宴戚没再跪下,只是耷拉着脑袋。

    将离温和道:“他已经不在了,你即便是把何无剖开寻得夜魇舍利,也无法让他复生。”

    何无捂住肚子嚎叫道:“剖开谁?我肚子里没那什么舍利!请不要肖想,谢谢!”

    宴戚终于抬起了头,眼睛里蓄满了泪水,在眼眶里打着转:“我、想再见他、一面。”一开口,便已哽咽至极。

    何无最见不得这样的眼泪,撇嘴道:“我见过他。”

    宴戚的眼睛突然睁大,眼泪唰一下就淌了出来。

    “忘川之下,一面之缘。”何无正色道:“也可能只是一场梦,你知道的,魔主不入轮回,他不会有转世,消散后归于魔界,落叶归根。”

    宴戚咬住下唇,模样十分可怜。

    “他应该不想你这般凄惨的。”何无努力回想夜魇的样子,“夜魇之后都换了两代魔主了,他的时代早已过去,不复存在,你也不再是天魔使了,别为了他做傻事。”

    将辰一语道破:“你是怕被他开膛破肚吧。”

    “闭嘴!”何无一脚踩过去。

    宴戚终于挺直了腰板,他向何无祈求道:“夜魇舍利里有他的力量,肯定包含了部分意识,你能顺利使用魔界的招数都是它在起作用,我想进入夜魇舍利,哪怕见不到,我也认了,随后你们想怎么处置我,都可以。”

    “……”难道他浪费这么多口水,还是要被剖?!何无的脸色精彩万分。

    “爸,你的意思呢?”将辰拿不定主意。

    将离却道:“现在你是魔主。”

    “……”真是甩得一手好锅。

    何无也不扭捏,往沙发里一躺,慷慨赴死般闭上眼,英勇就义似的大喊:“来吧!不要弄得太血腥就行了。”

    宴戚面上一喜,直接扑了上去。

    ……

    夜魇舍利已经没有实体了,它完美地与何无融合。

    宴戚只要潜入何无的意识中,就能自动连接上,有关夜魇的部分。

    他在那条没有尽头的路上走了很久,遍寻不着夜魇的身影。

    记忆的碎片一点一点拼接起来,他想起了很多事情,但都变得朦朦胧胧。

    前方出现了一截断路,下面如同万丈深渊。

    宴戚毫不犹豫地向前一迈,但后面有一股强劲的力道,把他硬生生拽了回去。

    “宴戚。”夜魇的身影在断路前浮现。

    宴戚看到他,眼泪就下来了。

    “在这里呆久了,你会被夜魇舍利吸收,再也回不去了。”夜魇的语气平淡,没什么起伏。

    “我没打算回去。”宴戚盘起腿,就那么坐着,仰着头看着夜魇,“死一起多好啊。”

    “你在赌气。”夜魇太了解他了,“气我丢下你走了?”

    你知道就好!宴戚变得气鼓鼓的,像只河豚。

    “我一生杀戮,没什么朋友,就你一个。”夜魇单膝跪地,和他对视:“我想保全你。”

    宴戚听他提起这个就来气:“你死后,我散去魂魄,却苏醒于人界,失去所有记忆,都是你干的好事!”

    “是我预先准备好的。”事到如今,夜魇已经没有什么好隐瞒的了。

    “你知道我找了多久才找回那些记忆么?!”宴戚恶狠狠瞪着他,“你是死得轰轰烈烈干净利落,我怎么办?!魔界已经另有新主,你想要我扶持新主听命于他吗?那还不如杀了我来的痛快!”

    “我不想看到没有你的魔界,如果金瞳道人能生在我们那个年代……也许她能封印了你,像保住夜无昼那样,好歹能让你活下来。”

    夜魇单手揽住了宴戚的脖子,拍拍他的后背,哄孩子一样,轻声道:“够了,宴戚,我的生死轮不到他人定夺,也许我们之间唯一的遗憾就是没来得及好好道别吧,你既然来了这里,我也不会让你白白回去。”

    宴戚猛地推开夜魇,但夜魇早就已经动手了,源源不断的力量传入宴戚瘦弱的身体里,为他补上了空缺。

    晏戚试图挣扎,可夜魇的手臂焊住了般,纹丝不动,牢牢锢着他。

    “你个混账!放开!我不要你的力量!”

    “宴戚,我死都死了,能好好说话么?”夜魇摸了下他的后脑勺。

    宴戚眼眶湿润,声线都是颤抖的,但还是听话地好好道了别:

    “笙,再见。”

    再见,却是再也不见。

    ……

    何无醒来的时候,胃疼得不行,感觉肚子被马踩过。

    宴戚跪在边上,捧着杯水,眼巴巴等他醒,看到何无睁眼,他马上送水道歉:“对不起!”

    何无缓过来,左右看了眼,将辰一脸冷漠拿着块毛巾,砸在他脸上:“恭喜,没死。”

    “你在老子身体里干什么了?”何无坐起身,“见到夜魇了没?”

    宴戚乖巧点头:“见到了。”

    “那就好。”何无用毛巾擦了擦额头的冷汗,怎么睡了一觉就虚成这样了!

    “那么宴戚……前辈,你打算回魔界吗?”将辰对宴戚的态度尊敬很多。

    宴戚摇头:“不回。”

    “哦。”将辰一点都不意外,要想回去宴戚早回了,还能留到今天。

    “在人界也好,否则你的身份在魔界,会引起不小的风波。”将离在沙发对面给化天合剥橘子。

    何无不解:“天魔使很吓人吗?”

    “比你这魔界第一将还吓人。”将辰答道:“以前天魔使和魔主夜魇总是形影不离,基本上他出来,等于夜魇出来大开杀戒。”

    “偶尔我也会帮着他杀。”宴戚羞涩地挠头:“不然他会嫌我吃白饭。”

    “……”

    他们好像知道了什么陈年秘辛。

    化天合燃起八卦之魂,她很好奇夜魇是什么样的魔,但还没来得及开口,便是一阵干呕。

    “此衣!”将离放下橘子去扶她。

    “这是怎么了?”何无爬过去看情况。

    “妈!”将辰给化天合送上垃圾桶,“你、你想吐?”

    “妈……”将念忍不住多想,“你不是怀孕了吧?”

    “……”

    一行人忍不住去看将离的脸色。

    咱们的前魔主夜无昼大人,居然呆住了。

    化天合脸色苍白,她摇摇头,等胃里平静下来,才抓着将离的手说:“不是。”

    宴戚察觉到化天合身体有异,又看了看茶几上空出来的地方,咋舌片刻,猜想道:“你该不是吃了放在这里的黑色水果吧?”

    何无想起来了,“她一进门就吃了。”

    “……”将辰拍了下额头,“那是魔界生长出来的作物,对神族有害。”

    那就和人类的食物中毒一个道理,何无这下知道该怎么办了:“催吐,吐掉就好了。”

    将离抱着她去了卫生间,剩下的人面面相觑。

    “怎么办?你爸不会打你吧?”何无觉得很有可能。

    水果是将辰带来的,他逃不了干系,可就这么被打也太冤了。

    “能对神族起效的水果,不是很厉害么。”杭舒发现了盲点。

    将辰马上抓起外套道:“我回魔界研究下,妈没事的话,念念你给我传个信就好了。”说话间,他人已经在跑路的路上了。

    为了不成为被殃及的池鱼,何无提议道:“这样,我看今晚月色很好,我们去外面搓顿烧烤递增递增感情。”

    还没跑远的将辰闻言又回来了:“走!一起。”

    就这样,等将离把化天合抱回来时,客厅已经是人走茶凉。

    “跑得倒是挺快。”化天合笑得开怀。

    “都还没长大啊。”将离也笑着摇了摇头。

    化天合眼珠子一转,问他:“如果我真的怀了,你打算要这个孩子吗?”

    虎毒不食子,将离自然不会强迫化天合引产,但他舍不得让化天合再受分娩之苦,一时之间也不知该如何作答。

    化天合没等他想好,自顾自说了下去:“要是有第三个孩子,你可不能像给小辰取名那样随便,他都埋怨我了。”

    “……嗯。”将离只得顺着她。

    “你看念念的名字多好听。”化天合还举例说明,“何无同学的名字也还行,对吧。”

    将离敏锐道:“他这一世能顺利降生,你有插手,对么?”

    化天合笑颜依旧:“那就是另一个故事了。”

    

    作者闲话:

    至此,封魔师就完结了(本来在打完大师兄这个boss的时候就该结束了的)

    新坑已挖——《最高指令》尽请期待!

    还有非常感谢能看到这里的小伙伴,封魔写了几个年头我自己都快记不得了,算是个史前巨坑吧,填上莫名有种成就感~

    咱们下本文再见吧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