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云同人)我是雄霸之女幽若

热门小说

正文  (1)因缘初系

章节字数:10524  更新时间:13-06-22 13:3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1)因缘初系

    在神州大陆上,有一座被凡人尊称为圣峰的山岚,据说在那高不可攀的雪山之巅,有仙人居住。

    有人听信传说,上山寻仙,只是终究黯然而回。但围绕这圣山的那些神秘美好的传说却并没有停息。反而为圣山更添神秘迷幻色彩,让凡人为之向往不已。

    圣山顶上覆盖着皑皑的白雪,整个巨大犹如怪兽的山体巍峨而立,白顶黑岩,显得比四周其他的山峰更加的陡峭,由于夕阳的关系,一股奇怪的淡蓝色雾气笼罩着整个山体,仙气飘渺,景色非常的震撼人心。

    而在这片常人无法触及的美景中,在那常年被厚实积雪覆盖见不到真身的山体之内,却是有着一座美轮美奂的磅礴冰宫。

    冰雕屋檐,白玉云桥,微粒朦纱雾,荧光卷铅华。屡屡冰光的光束,若隐若现的在其中折射,彩虹一样的霞光,犹如仙笔描绘,美轮美奂,奇异万分。

    缠绵着如梦似幻的冰雾,呈现出海市蜃楼般的宫殿,给人一种虚无飘渺的宁静与梦幻般得仙境之美。

    在这犹如仙境之内的冰宫之中,一间同样脱尘清幽的房间里,一女子作于白玉圆桌前,玉手撑着侧颊,闭目假寐。

    女子神情无喜无悲,静若秋江水。但丝毫无损她天仙绝丽的容貌,那张无人能以描述的脸颜。

    在这样的脱尘冰宫,又是这样的绝色佳人,莫不这就是传说中的倾城女仙。

    突然女子不知道是梦见了什么高兴的画面,嘴角突然轻勾而起,虽是小小一个几乎看不见的弧度,但却透着常人难以想象的尊贵,那是女神一般的存在……

    有人走了进来,那是一个中旬妇人,神色温柔慈祥,看得出是一个难得心善的好人。

    妇人进来看见女子嘴边的一点笑意,当即微微一笑,声音中透着一种温和与淡淡宠溺:“又做了那个梦吗?”

    “恩——”

    女子没有睁开眼睛,但唇齿之间却溢出一声空灵的回答,飘渺得不可捉摸,还有悦耳的音色,阵阵荡起气息的涟漪。只是却透着无法忽视的冰冷。

    “自从五年前你醒了之后,每天都会做同一个梦。”妇人走到了女子身边,淡雅中含着微笑:“每次,你都会笑着醒来。”

    妇人并没有因为女子的冰冷与那脱俗的尊贵而心生畏惧。也许在妇人心中,眼前如女神般不可亵渎难以靠近的女子是女儿一般的存在。

    女子闻言,收敛了嘴角弧度,眼睛随之睁开。

    一双犹若秋水辰星的黑眸,带起流光溢彩的晶莹,收敛着世间所有的华彩。就连那顶上散发着朦胧微晕的夜间明珠,都无法与这翦瞳相媲美,光华之下,还突觉黯然了许多。

    而与之而来的是女子身上那愈加尊贵让人不敢仰视的气场的增加,如同出鞘的绝世利剑,散发的冰冷气场与锋芒更加明显的使人难以呼吸难以接近。

    “童姥醒了。”女子轻飘飘的道,那保持着同样的语气和语速的话语给人异样的压迫感。并不是疑问口气而是用述说事实的口吻,这让妇人明白,女子并不是询问而是确定。

    “是的,她让我来请您过去。”妇人此刻的态度变得有些毕恭毕敬,那之前的些微随意也是收敛无踪,也许在这样的女子面前,你永远也无法以平常人的心态与之相对。

    女子闻言,面无表情地站起身来,缓缓的走到旁边的冰镜前站定。

    镜中女子一身云震般的锦绣宫装,长裙及地,长发披肩,宛如流云。风华绝代的白衣身姿,更多了一分飘渺的仙气。

    眉间那与生俱来的一份强势,冰冷的犀利,即便没有对上那双清冷的眸子也会觉得难以接近。犹如夜间轻轻绽放的那朵白莲,和着折射的银色月光,圣洁得让人无法直视。

    这无法忽视的耀眼和存在感,让女子自己都不禁有些恍惚着,就算是已经看了五年,但每次都还是觉得那么的不真实。

    其实又何止是这样的容貌让她觉得梦幻,想想五年前自己只不过是睡了一觉就变成了另一个人的经历,就算是过去五年,她还是觉得像是一场梦境,无法完全确定如今她到底是身在何方。

    女子原名叫住小小,是一名孤儿,用现代流行词汇总结小小的经历,那就是她穿越了。

    小小没有自己的名字,就算是小小这个名字,也不过是因为她从小长得小巧,孤儿院院长随口之下叫的,叫着叫着也就成了她的名字。

    也许是因为被从小抛弃的缘故,所以小小仇视一切的美好。因为仇视,所以她选择了破坏。

    小小算得上是一个小美人,但她的职业是偷“情”,这里的情是指感情,友情,爱情,亲情,只要是让小小觉得碍眼的,她都会选择从中破坏。

    当两个相爱的恋人因为她的插足误会不断,愤然分手,当两个肝胆相照的朋友因为她的诡计而从此陌路甚至仇视,当美好的家庭因为她的伪装欺骗变得支离破碎,当一切看似美好幸福的一切,因为她的原因而变得污秽破碎时,小小会觉得很开心。

    这就是她的职业,或者说是她选择的因为自身的被抛弃报复社会的人生。

    小小是多变的,她为了破坏人们的感情总是需要伪装成各种各样的人,而她自身也享受着这样多面的人生。

    她甚至曾无数次想过,也许到死的那天,她自己也不知道真是的自己会是什么样子。事实上,也确实如此。

    在穿越之前,小小是笑着的,因为她刚刚圆满地做了一回小三,破坏了一个在人们眼中应该算是很完美和谐的幸福之家。

    只是当夜深人静的时候,小小却依旧觉得孤独。也许她想要破坏,只是希望落入黑暗的人能更加的多些,然后,在这同样的黑暗之中,有人能陪着她而已。

    带着这样的感伤入睡,然后,再次睁开眼,她变成了眼前镜子中这个看上去美丽得过分了的女子。

    是的,美得过分了。

    因为那无法想象的美丽,小小无数次怀疑这只是一个梦,而她身在梦中却不自知。

    如果不是梦,世界上怎么会存在这样完美的人。

    高贵,绝美,人们口中能形容美好的词汇仿佛就是为了她现在这具身体而定做的。

    当然这都不是重点,如果只是仅仅变得美丽,或许小小不会愿意继续呆在这个梦境中,因为人再美,心是空的,也没有意思。

    会让小小不愿意停止这场梦,愿意在这场梦中停留五年的,其实只是一个人而已。

    那个人有一个称为名为——父亲。

    是的,父亲,而且是一个很爱孩子的父亲。

    只有小小知道,她破坏一切或者只是因为想要拥有而已。

    在小小还没有选择仇视一切美好之前,在她还是懵懂不知世间仇的时候,她的愿望只是等着院长爷爷口中说的回来接她的父母来接她回家而已。

    家中有爱她的父亲,疼她的母亲。不需要太有钱或者其他,小小只是单纯地想要一个人们口中幸福的家而已。

    只是随着越来越大,她知道自己的家早就没有了,或者,她一开始就没有,她不是被父母期待着出生的孩子。所以,才会从小被抛弃在孤儿院。院长爷爷口中那回来接她的父母其实只是一个善意的欺骗。

    当她明白这点的时候,也是小小开始去学会破坏一切碍眼温暖的时候。

    也许是上天补偿小小吧!让她穿越到了另外一个世界。而且,算得上是一个熟悉的世界。

    她现在这具身体的名字叫幽若,王幽若,母亲在生她的时候难产死了,她是母亲拼劲一切生育出来的,而她的父亲原名叫王霸,现在却改了名字。这句身体是被父母期待着出生的幸运儿。

    而如今,她成了这个幸运儿。有个为生下她而甘愿死去的母亲,有个为了给她报仇变得面目全非的父亲。

    是的,这才是让小小甘愿留下的事实,有父母爱,真的是很幸福的幸运。而这份幸运,就算是致命毒药,小小也想义无反顾一次去追寻。

    因为,太想拥有了。

    幽若这个名字在现代也许大家只觉得耳熟,并不能记起在哪里听过,但如果说起雄霸,也许没人会不知道了吧!

    对,小小穿越到了风云世界。就是那个金鳞岂是池中物,一遇风云便化龙的风云世界中。而雄霸就是小小如今这具身体的亲爹。

    现在江湖之中只知道,雄霸是近年逐渐威慑江湖的一代大帮天下会之帮主!据闻他在崛起之初,已有雄霸天下之野心,遂易名换姓为雄霸,矢言成为一代枭雄,其真实姓名为王霸。却很少有人知道。

    也没人知道如今“威慑江湖的一代大帮天下会之帮主”当年也不过是一个毫无背景的乡野孤儿而已。

    更没人知道,为什么是因为怎样的经历才会让一个老老实实的村野山民下定决心走上了如果一条争霸天下的路。

    可继承了幽若记忆的小小却知道,也许,这个世界上也只有她知道那些隐藏在如今耀眼光芒之下的曾经的那些故事。

    王霸会变成雄霸,不过是因为被这个弱肉强食的世界给夺走一切而不愿再失去做出的反抗而已。

    当王霸还只是王霸的时候,其实并没有如今统治天下的野心,他和那些其他的平凡人一样,只知道每天上山砍柴,下地种田,为养大唯一的女儿幽若而努力开心地活着。

    可是当幽若因为所谓的江湖人打斗而为自己爹爹挡了那一掌“死”去的时候,自觉失去了一切,恨命不公想要报复的王霸就开始了也许是命中注定的脱变,从王霸到如今雄霸的脱变。

    那年,雄霸三十的年纪,而幽若,才只有十三岁。

    也许是雄霸不甘心就这么失去爱女,总之那个如今变得野心勃勃的父亲当时抱着已经咽气的女儿上了传说中的圣山,想要寻早所谓的仙人救活已经死去的幽若。

    而结果也很圆满,当伤痕累累也快被冻死的雄霸准备就这么抱着爱女的尸体一起掩埋在圣山的雪中长眠时,他遇到了久居圣山上的世外高人——天山童姥。

    童姥也许是被父亲的大爱所感动,所以她听了王霸讲述的故事和祈求时,从王霸的手中将幽若的尸体带走了。

    童姥将已经死去多时的幽若放在稀世奇宝寒玉冰床之上。她告诉雄霸,十年之后,幽若会再次醒来。

    而王霸也许如同抓住最后一根稻草的溺水之人一样,在寒玉冰床旁边陪了自己女儿幽若一年之后才下山了,当时王霸是怀着怎样的心情离去,小小觉得自己应该能懂得。

    陪了一年,女儿的尸体却还是冰冷刺骨没有一点活人气息,期望越大就越怕到头来空欢喜一场,也许是无法忍受接受那样的结果,所以王霸这个父亲才想要离开,逃避那苦苦等待的责骂。

    一年已经是极限,十年心心念念害怕期望落空,那已经不能只用折磨来形容了吧!所以想要离开,想要逃避,也是人之常情。

    王霸留下了九年之后来接复生的幽若下山的话离开了。

    九年之后,幽若没有醒来,醒来的是小小。她变成了雄霸爱女幽若。

    九年之后,已经改名为雄霸的王霸果真来了。亲自来的。

    心挂女儿的父亲亲自来了圣山之巅想要接走自己的女儿,只是却被童姥阻止了,童姥以幽若还需要在沉睡五年的理由让雄霸回去在等五年再来。

    已经成长为一代霸主的雄霸原本并不该如此听话,但是这么多年的残酷争斗与拼搏很显然并没有抹去他对自己第一个孩子的疼爱,所以这位霸主在看见自己的女儿真的再次有了微弱心跳的情况之后,没有强求,而是带着欣喜若狂的惊喜和感激应了童姥的要求,就那么的走了。

    而原本,这再次的五年之等,其实是醒来的小小请求童姥提出的要求。

    小小很开心自己有了雄霸这么一位疼爱自己的父亲,小小没有过多的善恶感,在她心中,只要雄霸爱着她,那就是她最珍贵的家人。而为了保护这个家人,小小不介意付出任何代价。

    她让童姥再次让雄霸等五年的原因,是因为她想为以后做打算。

    看过风云的都知道,雄霸虽然威风,但他的霸道他的一切不过是为了成全风与云得成长而已,当主角(们)出现的时候,就是你是超级无敌大BOSS,也难逃退散+GAMEOVER的结局。

    而幽若不想让自己的父亲成为所谓主角的垫脚石,至少,她舍不得雄霸死。

    所以她要了那五年暗中发展了一股属于自己的势力,和现在的主流打斗不一样,幽若主要发展的是情报网与商业,只有在现代社会呆过的人就没有人不知道情报的重要性以及钱的重要性。

    知己知彼百战不殆这句话,不光是在现代,在古代同样也是最重要的。

    圣雪宫。

    这是她用了五年时间建立起来的只藏于暗处的庞大势力。是她为了帮自己的爹与天争命而建立的势力。

    站在冰镜前看着镜中倒影出的那梦幻的高贵身影脑中想了很多很多,曾经的小小如今的幽若突然发言道:“我美吗?”

    毫无波动的神色,毫无起伏的淡漠之音,没有带着其他的意思,只是单纯的发问而已,而对象,自然是一旁一直静静站立在旁的妇人。

    “美。”妇人只说了一个字,但却比任何华丽的辞藻更加让人信服。而事实上,妇人说的也是心里话,见过幽若的人,恐怕不会有人能否认幽若的风华绝代。

    “是很美,只不过这般的高高在上,恐怕纵然心动也没有男人敢爱吧!”喃喃自语地淡漠从幽若口中溢出,很显然是若有所指。

    妇人没有说话,因为她明白幽若不是在问她。

    幽若又看了冰镜中的绝世容颜一眼,淡然转身朝着门外走去。风华绝代的白衣身姿,更多了一分飘渺的仙气。

    妇人见此静静跟上。

    淑女般的婀娜盈盈地在如同梦幻仙宫一样的冰雪宫殿中行走,路上不时有人经过,见到幽若走来,都是“咚”的一声响,给幽若行礼。

    那样的动作与其是一种规矩倒不如是一种习惯,无可否认幽若真的很美。

    她衣抉飘飘,宛如乘风,她白衣胜雪,长发如云,她风姿绰约,宛如仙子,但她的容貌,在这冰宫之中,恐怕无人能予以描叙,只因在这里无人敢抬头去瞧她一眼。

    那般高傲尊贵的样子,让人不敢轻易亵渎。因为那迫人的冰冷气场,所以下跪成了本能反应。就好似如果不这样,就是对那女神一般的女子的一种亵渎。

    不急不躁地一路走进一个冰窟之内,幽若在一个恍如世外仙人的老婆婆面前悠然而坐。动作优雅华贵。只是冰冷依旧。

    一直跟随在幽若身后的妇人并没有跟着进入冰窟,而是恭敬地站在其外等候着。

    “童姥。”幽若淡然开口道,声音依旧无波无浪,平静一片。

    “当真决定了。”老人看着坐在她身前的幽若,叹息道:“天命不可违。”

    “我想试试。”幽若不置可否地淡语道:“我希望您能成全我。”

    幽若不是这个世界的人这件事情眼前这位老人是知道的,事实上,老人虽然没有说,但幽若却一直在怀疑就是眼前的老人将她弄到了这个世界。弄进了幽若的躯壳之内。

    老人说天命不可违,那是因为她知道幽若的目的是帮助雄霸度过杀劫改变其陨落的命运,她是再劝说幽若天意已定,不要强求,而幽若的回答也告诉了老人,她想要强求,而且希望她成全。

    至于成全的事情,那自然是出这片圣山。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她是外来魂魄的原因,活着是借尸还魂的情况。总之,她在很久之前却是发现自己根本无法下圣山,就算是强行出去了,也只是灵魂而已,没有身体,幽若又能做些什么。

    而幽若也不知道老人能不能帮她,但直觉告诉幽若,老人是可以帮助她出圣山的。而如今,根本对此情况无计可施的幽若也只能指望她的直觉没有错。

    “哎!当真是命啊!”老人见幽若如此坚定,又是长叹了一声,感叹道:“我知道你一直以为是我将你的灵魂拘来这方世界,塞进如今身体。”

    闻言,幽若眼神微闪,很显然是很在意此刻童姥说的话,只是她知道如今她需要做的是听而不是讲。

    “其实姥姥也不是这个世界的人,姥姥和你一样,也是从其他世界来到这个世界的灵魂。我的前一任也是和我们一样,她告诉我,圣山每过一百年会迎来一位其他世界的外来者,无一例外都是女子,而她们的职责就是消除神鸟凤凰的千年怨恨,神鸟凤凰千年前因人类而死,它的怨气一直停留人世不曾消退,反而愈加的强烈,你是第十位外来者,而如今神鸟凤凰的怨灵也已经在你身体内沉睡,你如果要下山,姥姥可以成全,也许你能结束这长达千年的恨也说不定,只是姥姥必须嘱咐你,不要沾染杀戮血腥,那会引动你体内凤凰怨灵复苏,如果你不能压制那到时候你自身入魔被控不说,对于人间亦是一场浩劫。”

    老人悲天悯人的慈悲表情让幽若微微有了些表情,她虽然一直有感觉自己过来的事情和老人有关,但老人所说的事情还是超出了她的预料。

    原来自己并不是第一个穿越者,而是第十个吗?长达千年的使命什么的,还真是有些吓人了。

    也许真的如童姥所言,这一场长达千年的责任也许真的会在自己这一任在位期间结束,凤凰吗?看过风云二的人都知道那是帝释天杀的,那老小子啃了凤凰血长命千年,只不过一直隐匿不出世而已。

    而他千年后的第一次露面,也是在风云出世期间,所以,也就是说,想平息凤凰的怨气最可能的行动就是宰掉帝释天,而帝释天的这个反派在主角风云面前,也是被彻彻底底推到得干净。

    帝释天注定要死,而与之相随的所谓凤凰怨灵也会消散无踪,这些并不需要她操心,只要看着风云推到对方就好,她需要在乎也是最在乎的是,她的父亲雄霸的宿命能否被她更改而已。

    “谢童姥。”幽若心思白转,面上却淡定如初道。幽若是在感谢童姥愿意帮她下山。

    “你如今其实算不上是真正的活人,虽然会笑会哭,与常人无异,但你的体温却如同死人一样冰冷,心跳也远远比常人来的缓慢的多,想要这些你也定然注意到了。”老人慈爱地看着幽若道。那副如同看孙女的眼神并没有因为幽若的冰冷而有所减弱。

    “因为不能算是活人,所以每次强行下山,出去的只能是灵魂?”听到这里,幽若冰冷的眼中闪过一丝疑惑。

    “恩,没代外来者都是借尸还魂,理论上而言,我们的身体原本都是已经死去了的,只是因为寒玉冰床得特性才没有腐烂损坏,就算是身体中重新有了灵魂,但也只是活死人而已。圣山地理特殊,我们才能在里面如同活人一样存在,但如果是圣山之外,灵魂就会脱体而出。”老人道。

    “那该如何才能真正复活?”知道了自己为什么不能下山的原因,幽若也不因为自己其实是死人这种事情而心中发寒,只是冷静地问着解决的方法。

    既然在她之前已经有了九位前任,而就幽若知道,童姥其实曾今有下过山的事情,幽若肯定面前的老人一定有办法让她如今的身体和灵魂一起下山。

    “凤丹。”老人不紧不慢地说道:“凤凰既然被称为不死神鸟,自然有其神奇之处。凤魂如今已经在你体内,这也是你如今有了些微心跳的原因,只要在服下凤丹,有凤丹为你镇压灵魂,却是不会让你再出现灵魂脱离身体的情况。”

    闻言,幽若微微惊讶:“就算是再次被人捅穿心脏也是一样?”

    “在你真正拥有一个活人体温之前,你就是一个死人,死人又如何再死。”老人微笑地看了幽若一眼,说道。老人那微笑之中包含了很多东西,只是幽若却无心去追究。

    人做一个决定都需要付出一定代价,而既然做出了选择,也不必让一切所谓的付出再来扰乱心扉。

    而老人的话幽若也懂了,在拥有正常人体温和心跳之前,其实她就是不死的吗?

    “凤丹能让我真正复活?”幽若又问了一个在意的问题。

    “自然,只不过这个完全复活的过程需要时间,可能很长也可能很短,这需要看你自身的机缘。”老人道。

    接下来老人又和幽若说了很多其他的事情,大多都是没代外来者需要注意的事情和与所谓使命相关的嘱咐。对此,幽若虽然心里不以为然,但面上还是不作任何表情地听着。

    她是知道所谓使命估计就到自己这代就玩了,但是这也不是一下子就尘埃落定的事情,所以对于老人说的一百年之后,她的外来者接班人的肉身辨别和其他注意事情幽若还是留心记下了。

    等老人说完,幽若才再次开口问了一个话题很沉重的问题。

    “童姥,”幽若叫了一声,沉默了一会才开口继续说道:“你失去了凤丹会怎样?”

    既然凤丹是没届外来者复活的主要珍宝,那自然,失去了的代价恐怕也不轻吧!幽若其实心中大概有些猜测,只是她还是希望亲口听到童姥自己说。

    “应该会回到原来的世界吧!”老人平静地笑道,而这话也让幽若的身体微不可寻地震了一下。

    果然吗?失去了凤丹就会死去,其实这个结果并不难猜,因凤丹而活,失凤丹而死,因果循环,倒是天经地义。

    只是,知道是一回事,可还是有些难以接受。

    老人好似看出了幽若心中的郁结,慈爱地笑道:“童姥到如今在这个世界刚好活了一百年,该看的该听的该见识的都已经够了,人生没了遗憾自然也就不会觉得死亡是可怕的,等你也活满百年时,也许也会明白姥姥我如今的感受吧!”

    幽若依旧没有说话,她知道老人说的是真的,她并不怕死亡,只是这并不是怕不怕的问题,前世幽若虽然不是什么好人,但也从没有真的害死人,因为自己要生,所以只能让别人死去的无奈,作为现代人的幽若还是无法适应。

    只是幽若却知道,自己必须适应,今生,有一个霸主父亲,无可奈何无法尽善尽美的事情绝对不会太少,而这种种样样恐怕都会沾染血腥。她,必须适应。

    之后,童姥带着幽若去了冰窟更深处,在那里,有一个寒潭一样的池子,里面虽然是水,可那冰冷之气就算是隔得很远都还是能够让人血液冻结,端是厉害非常。

    “你体内有凤魂,凤丹入体可能让凤魂苏醒,却是很危险,所以只能在这寒潭里才能让凤丹进入你体内。凤凰是火中神兽,在寒潭,凤魂不会醒只会陷入更加深沉的沉睡。”老人说着,然后将幽若拉到寒潭的另一边,那里有一个冰柱,冰柱之中有一件非常美丽的衣服,如同凤凰羽衣编制的华服,当寒冰的折射下熠熠生辉,华光流转,美得炫目。尊贵异常。

    “幽若,穿上这凤凰羽衣,它能保证你不被这寒潭所冻结。如今,这衣服只有身具凤魂的你能碰了。”老人指着那冰柱中的羽衣,感叹着。眼神很是复杂。

    光是看这衣服就能想到当初凤凰神鸟的美丽和尊贵,只可惜,人类的一次贪婪,也造就了他们十个人的穿越,原本温馨的家被剥夺,血脉相连的亲人永远无法相见,这一切难道就是她们该承受的,明明,她们十个,什么也没做……

    缘也命也,该与不该,谁对谁错又怎能真的分的那么清楚……

    幽若看懂了老人眼中的复杂,那是在对凤凰神鸟也是在对自身命运的纠结,只是,幽若并没有去安慰老人,因为她知道,老人并不需要她安慰。

    来都来了,想要回去,却并不是自己能够主宰的,没有选择权,她们的来去只能交给天做决定,所以,说什么都是无济于事。

    自己想通看淡……就好……

    幽若从冰柱中取出了凤凰羽衣穿上,羽衣加身,猛地散发出熠熠华光,衬着幽若本就惊人的美丽与尊贵,更显幽若不似人间物……

    幽若走下寒潭,明明应该是寒颤刺骨,可因为身上羽衣散发的淡淡温暖,却是一点也感觉不到。

    火中神鸟,当真名不虚传。

    等幽若慢慢游到寒潭,老人也在寒潭旁边坐下,手中不知什么时候多出一把精致小刀,而寒潭周围也是多出了四个穿着白衣的双十女子,各自手中捧着一种乐器,向寒潭中的幽若微微躬身行礼之后,淡然地分坐在寒潭四方。

    就算是多出了人,幽若还是面无表情,没有发问,有些事知道不知道真的不重要,因为结局已经注定。

    不想看老人手中小刀产生作用的那刻,幽若缓缓闭上了那双清冷似冰的眼。

    在幽若闭上眼睛的瞬间,利刃刺入血肉的声音传来,让人觉得心颤。

    周边有乐声响起,轻柔的,淡淡的,类似于妈妈的催眠曲一样,温柔舒服,有什么东西灼热的东西从眉间钻进了身体,一路下到心脏悬浮其中。

    幽若觉得有了些倦意,并没有多加反抗,幽若就顺着倦意睡了过去。

    身体被水全部淹没,但幽若并没有感觉到溺水的窒息,她感到很舒服,如同回到了母亲的身体内,在那里,温暖,安心……

    童姥,没能亲眼送您走最后一程,抱歉了,一直没有对您说,您真的是个慈祥的好奶奶,愿您能如愿回到真正属于自己的世界,而我,您不用露出那么担心的眼神,我会好好的,一定……

    冰窟最深处,四个白衣女子围绕着一处寒潭,手持乐器在轻轻吹奏动听宁静的莫名曲子,而寒潭之内,一绝色女子身作璀璨华丽羽衣正安静地睡着,眉目平静安详,只是却透着难以接近的冰冷与尊贵。

    突然,女子手指微动,随后只见寒潭平静的水面出现了点点涟漪,随后尊贵冰冷如冰雪女神的美丽女子慢慢从水底破水而出。

    乐声停止,围绕在寒潭周边的四位白衣女子卑微跪地,将头触地,给予那慢慢走出寒潭的女神最大最真诚的敬畏。

    幽若看着寒潭旁边地面上的一把匕首,那是童姥之前用来捅破心脏取出心脏之处的凤丹时所用的,如今,凤丹亦在她的心脏处,如果以后有第十一位外来者,她也需要以同样的方式将凤丹给予接班者。

    这是她们的命,就算不愿也需要遵守。

    “童姥是笑着走的,遗体已经化为冰霜。”距离幽若最近的女子见幽若盯着地上的匕首,语气恭敬地说道。

    “冰霜吗?来去无痕,这样的宿命到底是幸还是不幸。”淡淡的话语从口中溢出,如自轻喃。

    四位白衣女子没人说话,因为她们听出来了,幽若是在问自己而不是像她们询问答案。

    将匕首捡起,幽若转身离开了寒潭,而四位还跪在地上的白衣女子亦是自动起身乖乖跟随。

    圣山之上,每隔一百年会迎来一位其他世界的灵魂,她们借尸还魂被称为凤凰圣女,而同样的每一任凤凰圣女身边都会有命定的四位侍女为之守护。而此时跟随幽若而去的四位白衣女子就是童姥寻历天下为幽若选定的四位天定侍女。

    她们不会背叛幽若,因为她们的命他们的心从出生开始就已经注定是幽若的了,她们是为如今的幽若而生。

    依旧是最初那冰雪透彻纯净的房间之内,幽若作凤凰羽衣静坐于床榻之上,其下四位白衣女子分站立两旁,而在幽若所坐立的冰床之旁,还站着最初跟在幽若身边的那位妇人。

    “我父亲如何?”沉默压抑的气氛中,含着强大威严的冰冷声音淡然响起,如同巡视领土的女皇,从容而高高在上。

    “关于老爷最近的情况,巨细无漏,奴婢都已经为宫主整理在书册之中。”妇人闻幽若开口,动作不失从容地从袖子中拿出一本书册恭敬地双手递到幽若眼前。

    幽若扫了一眼妇人的神情,见并没有特别的反应,幽若这才无声的接过书册,打开翻看。

    圣雪宫虽然不出世,发展的时间也是只有短短五年时光,但情报系统却因为幽若的刻意侧重,已经相当的完美了,几乎每个月,关于雄霸的情况都会被列为最重点的事情大小无漏地送到旁边妇人的手中,再由妇人整理入册交由幽若观看。

    如果发生大事,幽若只需要从妇人表情之中就能看出一二,这也是幽若在接过书册时会特意看妇人一眼的原因。

    “宫主?”妇人略带小心翼翼的声音响起。

    “什么?”幽若淡淡的说道。虽然开口,但视线却是一点也没从手中书册上移开的意思,那副专注就好似看着什么珍宝一样,而其他人,其他事都不值得她移开视线去观看,去注意。

    “再过几天就是老爷四十五岁寿辰,今年宫主想好送什么给老爷。”自从五年前幽若醒来之后,她每年在雄霸寿诞的时候都会派人以匿名的形式为其送去贺礼。

    以前每年,幽若都是早早地就将礼物准备好,可今年却倒如今都没有下来命令,也是因为如此,所以妇人才会有此一问。

    “今年的寿礼我亲自送。”幽若眼神依旧没有波动,只是这次她的视线从手中的书册上移到了旁边一直安静站着如同不存在的四位白衣女子身上。

    “冰雪寒冻。从大到小。”幽若淡然道。没届凤凰圣女的四侍女都是没有名字的,她们的名字都是由她们侍候的当代凤凰圣女赐予。而如今,幽若就是再给四人赐名。

    不得不说,这四个女子也许是因为从小修炼的功法原因,都是出尘飘然,再加上不俗的容貌,还真如同翩然仙子下凡。就是不知,是不是每代得圣女与四侍女都是这么脱俗出尘不似人间人。

    幽若此想法倒是不差,确实每代圣女与四侍女都是容貌不俗气质出尘之人,只不过幽若这代是其中最出众的一代。光是幽若之貌,说是冠绝古今也许都不算过分,只因为,实在是太美了。

    “谢圣女赐名。”四位女子很显然也是听明白了幽若话中意思,都是不疾不徐的道。

    是的,幽若是圣女,她们命中注定为之守护的尊贵之人,不管幽若还有其他什么身份,对她们四人而言,幽若只是圣女,她们的圣女。

    幽若能从这四人的眼底深处到一丝崇拜的意味,虽然不狂热,但绝对发自内心。只是幽若有些不明白只是第一次见而已,为何能露出这样的神情。

    心中的疑惑转眼即逝,幽若也无心追寻结果,只要可以肯定这四人不会背叛就行,其他的又何必放在心上。

    现在她该想的是该如何策划与她爹的相见画面……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