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云同人)我是雄霸之女幽若

热门小说

正文  (3)骗风之“情”

章节字数:10096  更新时间:13-06-24 12:0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3)骗风之“情”

    第二天一早,雄霸召见了自己的大弟子秦霜和步惊云,让他们乔装打扮前往圣山脚下为他带回一样珍宝,并没有说明具体是什么事物,只是告诉他们两人到了圣山脚下昨天从天而降的那妇人会主动和他们联系,让霜云二人只管听对方指示就好。

    之所以派霜云二人,也是因为雄霸知道霜办事稳妥,而云办事冷血,寒玉冰床事关幽若,雄霸自然不允许它有半点意外。

    聂风虽然也不错,只是心太善良,雄霸在幽若的事情上自然不希望因为某些人的善良而徒生繁多枝节。

    雄霸让秦霜和步惊云带着一干下属立刻动身秘密前往圣山之后,又将聂风召了过来,吩咐对方派人多运一些冰块上山交给文丑丑之后就将其遣退下去办事情了。

    关于幽若的事情,雄霸秉承着保护的念头倒是不想让过多的人知道幽若的存在,是以,并没有让聂风直接将冰块运往湖心小筑而是让其交给文丑丑这个已经知道了幽若存在的人处理。

    文丑丑经过昨天晚上的所见,自然心里明白雄霸是有多疼爱幽若这个女儿,所以他对幽若的事情肯定是不敢马虎的,这不,妇人和四侍女都已经离开,那么幽若的起居照顾自然需要文丑丑好好安排安排。

    吃饭的时候,幽若看着一桌子的素菜当即就把好看的眉头皱得死死的。

    见到幽若如此模样,在一旁伺候的文丑丑也只觉得小心肝扑通扑通地跳,开玩笑,眼前这位可是雄霸最心肝的宝贝,惹这位不开心,那还不如自己直接抹脖子干脆。

    “小姐,饭菜不和您口味?”文丑丑小心翼翼地问道。

    “不是啦!只是太多了,我吃不完。”幽若皱着眉头道:“雪姨从来不让浪费的,每次吃饭都要吃得干干净净才行,这么多采,我吃不完啦!”

    闻言,文丑丑的心放下了,还以为是不合口味准备叫人重做来着,既然不是不合口味,那就好说了。

    “没关系的小姐,你喜欢吃多少就吃多少。”不是自己伺候不周那就是没有生命安全问题,是以,文丑丑说话也是轻松了不少,恢复了那扭扭咧咧的小丑摸样。

    至于浪费?天下会家大业大,还怕浪费一点粮食。

    “哦!”幽若听见不用她全部吃完,当即就眉头舒展笑的开心极了。看着幽若这么好哄,文丑丑也觉得幽若可爱,当真是如孩子一样天真无邪。让人一相处就不由自主地想宠着她。

    “丑丑一起吃吧!这么多菜,不要浪费了。来,一起吃。”幽若说着就拉着丑丑一起坐下,丑丑见幽若那双渴望单纯的眼睛,当即心中就是一软,拒绝什么的怎么也想不起来,就想着顺着幽若不让那双扑扇的大眼睛中出现失望的表情。

    “好,丑丑陪小姐一起吃。”文丑丑如同长辈一般的宠溺说道。

    “丑丑,爹爹为什么没来和幽若一起吃饭,他在干什么?”席间,幽若一边给丑丑碗里夹菜,一片自己开心地吃着问答。

    “帮主现在在练功,还要处理一下帮务,晚上等不忙了就会来陪小姐吃晚饭的。”丑丑笑道。

    “哦!爹爹原来这么忙吗?原本还打算吃晚饭找爹爹玩的,看来还是算了,我等爹爹忙完了再去找他玩。”幽若听完,恍然大悟道。那副体贴的单纯摸样当真是让文丑丑喜欢到了心坎里。

    突然明白为什么一样心狠手辣冷血无情的雄霸也会对幽若那般疼爱,眼前这个不似凡间的孩子想来不管是谁都无法不打心底里疼惜吧!

    “幽若小姐真乖,来,尝尝这个,这是丑丑特意让人做的,小姐看看喜不喜欢。”丑丑夸奖了幽若一句随后将一块豆腐夹到幽若碗中笑道。

    “丑丑也吃。”幽若见丑丑给她夹马上也笑着给丑丑回夹了一块。

    两人气氛和谐地吃晚饭,文丑丑就走了,徒留下幽若一个人呆在湖心小筑。

    突然有蝴蝶飞来停在幽若如玉的手指上,微微闭上眼睛,再次睁开幽若眼中却是闪过一丝精光。

    还真是天都帮她。原本还在衡量到底是先攻克云还是先攻克风,现在倒是不用她纠结了。

    步惊云被派去了天山,短时间肯定是回不来的,而聂风却被留在天下会,如此良机,幽若自然不会让其无端错过。

    原来那蝴蝶是圣雪宫独有的传讯手段,说来也是奇异,童姥为她寻得的这句身体,就如同还珠格格里面的香妃一样,生来带有奇香,只不过这香味除了吸引蝴蝶外,好像也还能吸引其他的东西。

    十五年不见,雄霸之所以那么确定幽若就是他亲女儿,很大程度可能就是凭借着这绝无仅有的香味辨别的吧!

    更离奇的是,在那所谓的凤魂入体之后,幽若却是发现自己居然多出了与动物交流的本事,这在最初可真把幽若吓到了,只不过想想穿越这种事情本来就离奇,所以也就对身上的这种奇异释然了。

    天下会一处走廊处,聂风指挥玩众人将冰块搬入文丑丑指定的冰窖之中,让众人先下去休息,自己本来也准备走人的,只是却被文丑丑叫住了。

    “哎哟,风少爷,你这会儿搬运的冰块能不能在大点,最好是越大越好的整块,对了量也尽可能的多些,越多越好,越快越好啊!”文丑丑摇着手中的诸葛扇,尖声细嗓道。

    “好的,文总管,我已经吩咐各地分舵尽可能快地运冰块上天下会,只不过路途有远有近,我也只能保证以最快速度运来上山。”聂风温和笑道。

    聂风有着一头乌黑飘逸的长发,一双明亮的大眼睛很是出众,那俊美优秀的脸上此刻正温和地笑着,一看就是很好相处的人。

    只不过那好似总是挂在脸上的笑容有种说不出得悲天悯人,他好像很容易苦中作乐,总是能很开怀,叫人不由自主也会跟着想笑,这样的人一般都有一种感染人心的力量。“还是那句话,越快越好,这些冰块可是有关帮主的心肝宝贝的,马虎不得啊!”文丑丑说着好似察觉到自己说漏了嘴,赶紧用扇子遮住自己的嘴巴,笑着补救道:“总之风少爷这事情你得放在心上,督促好才是。不然帮主怪罪下来,我和你可都少不了处分来着。”

    聂风听闻文丑丑提到冰块的事情有关雄霸的心肝宝贝,虽然很好奇什么东西能成为雄霸心中的心肝宝贝,但是见文丑丑那遮掩的摸样,知道这事情不是自己能够过问的,所以也就笑笑当做没听见文丑丑说漏嘴一样,笑道:“放心吧!文总管,师傅亲自下的命令,我自然会竭尽所能尽可能办好办妥。”

    “那就好,那就好。”听到聂风如此说,文丑丑也是笑得开怀。

    “丑丑你在这里啊!我找了你好久呢!”突然,有如同风铃一般清脆动人的声音传来,与之而来的自然是一股两人都不会熟悉的异香。

    聂风听见有声音传来,本能地侧头去看,只看见,在旁边那走廊外的假山之后,有一道白色的声音好似小跑着往这边来。

    那异香也是随着人儿的接近愈加的浓烈起来,这不禁让聂风想起昨夜那空灵美艳的莲花仙子来。

    昨晚那一场天舞聂风也曾为之迷离过双眼,心神为之所荡……

    那样的人,那样的舞,也许真的不应该出现在人间……

    想到昨夜总总,聂风此刻也是微微不由自主运转眼力望去想要看清楚来人的面容。

    “丑丑。”此刻那白色身影终于是绕过了假山露出了真容,那样的绝代风华当真让聂风和文丑丑觉得就算是此刻正午炙阳都好似被那笑颜如花的空灵出尘比了下去,显得很是暗淡无光了。

    趁着聂风和文丑丑失神之时,幽若已经跑到了两人的身边,她好伸出白皙如玉的手掌,大咧咧地在丑丑的眼前挥动着,还不忘天真地问道:“丑丑,你发什么呆啊!喊了你那么多声,你怎么都不理我。”

    幽若说道最后,语气带上了一丝孩子气的抱怨,好像很伤心文丑丑不理她一样。

    此刻两人才猛然惊醒回过神来,察觉到自己是因为幽若的美貌而失了神,心中都是不由得有些尴尬,微微偏头整理自己的情绪。

    “哎呦,我的大小姐,丑丑怎么敢不理你呢!这不是因为小姐你貌美如花,让丑丑一下子看呆了吗?”丑丑回了神,自然也是发现了幽若委屈的摸样,一下子心疼地说道。

    “真的吗?”幽若的表情明显不怎么相信。

    “真的,不信,你问问你风师兄,刚才他是不是也看呆了。”意识到幽若的怀疑,丑丑一下子心急将话题引到了旁边的聂风身上。

    幽若闻言,好似此刻才发现文丑丑旁边还有别人来着,偏过头看向此刻也是微笑着朝她看过来的聂风,纯真的大眼睛中有着明显的疑惑:“你是谁?”

    被幽若如此直接的问题问的一窒,聂风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幽若的问题,毕竟他此刻还不是很肯定幽若和雄霸的关系。

    就在聂风为难的时候,文丑丑做了好人,善解人意地帮他解了围,顺便也让他知道了幽若的身份。

    “他是帮主的二弟子聂风,你的风师兄。”文丑丑道。

    “爹的二弟子,那也就是说爹还有其他弟子咯!”幽若闻言,当即一直手装深沉地摸着下巴道。那明明孩子气却硬要装成熟的摸样,当即让两人都是心中好笑,只觉得幽若真是可爱不已。

    “当然了,帮主一共有三个徒弟,你大师兄叫秦霜,二师兄叫步惊云,都是一等一的英雄少年,武功样貌都是样样了得哦!”文丑丑扇着扇子笑着给幽若说道。

    “哦!原来爹有三个徒弟呀!那这么说我有三个哥哥了,呵呵,真好。”明白了真相的幽若当即呵呵笑道,望着聂风的眼睛纯真好奇,而且带着明显的亲昵神情,那是看着亲人的眼神。

    “文总管,她是师傅新收的徒弟?”聂风疑惑地问道。听文丑丑说自己是幽若的师兄,所以聂风才会有此猜测。

    “不是,她是你师傅的女儿,今年十八岁。之前因为身体原因一直在圣山居住,咱们天下会的禁地,湖心小筑就是帮主特别为小姐准备的居所,从建起来到现在一直空着就是等着小姐回来住呢!”雄霸其实并没有说不让幽若和其他人认识,只不过雄霸也没下令将幽若介绍给大家,所以文丑丑之前说话才那么注意,可是现在幽若既然和聂风这么碰上了,想着一个是雄霸的爱女,一个是雄霸的爱徒,这估计早晚都要认识,所幸也就为两人介绍起来。

    在之前文丑丑说聂风是她师兄时,她就心中好奇,她如今已经二十八岁,而聂风明显应该只有二十岁左右,只不过丑丑既然那么说,再不明白缘由的情况下,幽若也就没有发表言论。

    这会儿在听到文丑丑介绍自己只有十八岁的时候,心中微微有些明了。

    能让文丑丑这么说的,恐怕只有雄霸。既然雄霸告诉文丑丑自己只有十八岁,那就是说他是希望自己的女儿不知道自己死去的那十年芳华吗?

    没来由地,幽若心中一阵感动,幽若死去的那十年,恐怕也是雄霸最为难熬的十年吧!没能保护自己爱女生命的自责也许才是让曾经淳朴百姓的王霸变成如今人人畏惧的霸主的原因。

    既然雄霸希望自己忘记那十年,幽若自然不会拒绝。如果不去承认那十年的存在能让雄霸心中的自责消失不见,让雄霸能心里舒服些,何乐而不为。

    “风哥哥好,我是幽若,恩,昨天才刚刚回家的,以后请多多指教。”幽若煞有其事的介绍让聂风也不由自主地笑了。

    他是没想到自己师傅居然有个女儿,想想昨天之前,大家对幽若的猜想恐怕大多是夫人,新欢之内的,倒还真想不到幽若居然是师傅的女儿,而且听着话里的意思,好像之前都不在天下会生活一般。

    “幽若小师妹你好。我是聂风,你的二师兄。”聂风总是温柔善解人意的,见幽若说的那么认真,他觉得自己也应该认真一些,以免自己这个孩子一般天真无邪的小师妹不高兴。

    “叫我幽若就好了啦!风哥哥。”幽若笑颜如花道。虽然有了一定的心理准备,但聂风还是被那灿烂的微笑晃了一下心神。

    回神,聂风心中不由苦笑,小师妹长得太好看,还真是一件有些苦恼的事情,毕竟如果不能习惯这样的风华绝代,那岂不是每次对方微笑自己都得愣一会儿。

    “丑丑,我刚才看见很多人搬着东西从这里进进出出的,你们是在干什么呀!”幽若和聂风认识完,好奇地转头继续和文丑丑说话。

    “那是”文丑丑刚准备回答,结果突然想起一件事,随后马上转移话题看向幽若问道:“不对呀我的小祖宗,帮主说你不会武功,湖心小筑也没有传让你撑过来,那你是怎么到这里来的。”

    “哼哼,没船就以为能困住我吗?我才不告诉你我怎么过来的,免得你知道后,给爹打小报告。”幽若见文丑丑如此吃惊,当即哼哼道,那副得意的摸样如同像父母炫耀自己得了满分的孩子,当即惹得聂风不由失笑。

    “哎呀!我的小祖宗,这可不是开玩笑,你要是有个什么意外,帮主还不扒了我的皮不成,你快告诉我,你是怎么过来的,如果安全,大不了我帮你瞒着帮主好不好。”文丑丑这会儿是真的急了,她就怕幽若是用了什么危险法子过来而自己不知道,这要是自己不注意的时候出了意外,不说雄霸肯定不放过他,就他自己的良心也不想让天真可爱的幽若出事啊!

    “好了啦!我告诉你还不行吗?你别这么急嘛!”幽若可能是看见文丑丑着急的摸样,不忍心看对方为自己这么着急,所以开口道:“我是请鱼儿们送我过来的。我离开吧!”

    话到最后,又恢复了那眉飞色舞的摸样,当即是孩子性子,喜怒哀乐都毫无遮掩地摆在脸上,让人一看就知道她在想什么。

    “鱼儿?”文丑丑理解这个词的意思,只不过转头和聂风对视了一眼,两人眼中有着明显的惊疑。想起昨天萤火虫抬花灯飞天的摸样,该不是他们心中想的那样吧!

    “你说你让鱼儿送你过来的,丑丑还不是很明白,小姐能不能说的明白些。”丑丑摇着扇子笑着不耻下问道。

    “丑丑真笨,让鱼儿送过来的就是让鱼儿送过来的嘛!我明明说得这么明白了,就是将桌子扔到水里,然后站在上面,让鱼儿们帮忙推动桌子送我过湖那样子啦!放心,我已经和鱼儿们很要好了,才不会有危险,丑丑你要说话算数,不许告诉爹爹,不然我以后不理你了。”幽若给了丑丑一个“你好笨的”眼神,撇撇嘴说道。

    “风哥哥,我们去玩,不理笨丑丑。”在丑丑因为他这个答案而楞住的时候,一把拉住同样好像也很意外的聂风跑了。

    聂风看着拉着他跑进假山里的幽若,一时间心中很惊讶,虽然在幽若说鱼儿送她过来的时候,他心中隐隐有了答案,但当幽若真的确定了他心中答案的时候,她还是觉得很惊奇。

    与动物沟通,这样的本事在故事里是有听过,但真的见到却是第一次,不过想想幽若的纯真,突然觉得大概也只有这样心灵纯粹透明的人才能做到这点吧!

    任由幽若拉着一路兜兜转转的跑,聂风却是发现,一路上都没有人能发现他们,幽若好像知道什么地方什么时候有人,从而巧妙地避开。这让聂风很是好奇。

    “幽若,为什么一路上我们都碰不到人。”聂风随意地让幽若拉着跑,笑问道。

    “是鸟儿告诉我的。如果被发现那爹爹肯定知道我偷跑出了湖心小筑,那就完蛋了。爹爹肯定会总是守着我让我再也跑不出来的。一个人在湖心小筑很无聊的说,我才不要总是一个人呆着。”孩子气的话却让聂风明白幽若这么偷偷摸摸原来是因为寂寞了。当即心中微微升起一丝疼惜。

    “幽若是想去哪里?”聂风觉得还是将话题移开的好,毕竟师傅的决定不是他能左右的,如果师傅不愿意让幽若出湖心小筑,那自己就算是想陪幽若,恐怕也是有心无力。所以转移话题道。

    “我不知道啊!我对这里又不熟。”过于理所当然的回答让聂风忍不住一楞,随后微微摇头苦笑。

    他见幽若一直拉着他走还以为幽若是已经想好要去的地方了呢!搞了半天,根本就是没有目标地和天下会的守卫捉迷藏吗?还真是一个大孩子啊!

    “风哥哥,要不我们去你的住处吧!好不好。”幽若突然停下来转头看向苦笑的聂风,那闪闪晶晶的水眸中含着的期待让心善的聂风根本提不起拒绝的心。

    情不自禁地点了点头,之后就看见欢天喜地高兴得如同得到糖果的幽若纯真的笑颜。

    随后由聂风指方向,幽若拉着聂风依旧是一人没有惊动地跑到了聂风的居所听风楼,因为考虑到幽若不想见到其他人的原因,聂风将伺候自己的两名侍女给遣退了出去,顺便嘱咐她们没别的事情不要进来打扰。

    侍女们虽然疑惑,但是少爷发话,自然没有不从的道理,是以也就带着疑惑依言而退下了。

    如此幽若就高兴了,如同换了新家一样,在聂风的听风楼到处跑到处闹,聂风见此也不说,只是如同纵容小妹妹一样,任由幽若爱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而聂风只是不紧不慢满脸含笑地跟在幽若身后,保证对方不会因为意外而受伤。

    知道幽若不懂武功,聂风也是不希望幽若因为折腾跑得太快而摔倒,所以也就在后面跟着,心甘情愿地当起了保镖。

    “啊!好饿啊!风哥哥,你饿不饿?”玩累了的幽若终于消停下来,一屁股坐在桌子旁边,将头摊在桌子上,嚎叫了一句之后望着一旁始终微笑纵容他尽情折腾的聂风道。

    “饿了吗?那我去端食物过来?”聂风更想起身往外走,他还是记得不能让幽若见到别人的,所以就打算自己去拿。

    “等等,风哥哥。”见聂风往外走,幽若立马也站起来跑到聂风身边,将他拉住。

    聂风见此,停下脚步转头看向幽若笑道:“怎么了?不是饿了吗?你在这里乖乖等我,我很快就回来了。”

    “不用麻烦了风哥哥,你这么大一个听风楼,难道都没有自己的厨房吗?”幽若抓了抓头道。

    “有是有,不过,幽若这是想自己下厨吗?”聂风惊讶地看向幽若道。

    幽若一看就是那种养尊处优的大小姐,只有那种从小被保护得很好的人才有可能养成她这样天真无邪的个性。所以在聂风心中,幽若会下厨这种事情还真的是让他惊讶了。

    “哼!”见聂风那明显不太相信的摸样,幽若立马就将眉毛一挑,道:“风哥哥你居然小看我,看我今天给你好好露一手。厨房在哪?咱们现在就去。”

    “你是认真的?”聂风还是不怎么相信幽若会做饭,所以玩笑地又问了一句。

    这会儿幽若的眉毛跳得更高了,而是嘴巴也鼓了起来,一副被小看要好好争口气的摸样道:“当然,快点带路啦!”

    见幽若坚持,聂风也就笑着在前面带路了。

    会不会做不要紧,只要幽若开心就好,聂风一向都是如此替他人着想的温柔之人。

    到了厨房,幽若先是在厨房这里找找那里找找,找到了一些蔬菜豆腐之内的,肉食什么的却是碰都不愿意碰。

    “风哥哥,烧火。”很有大厨气派的幽若指示着聂风切菜燃火,打着下手,而对此幽若的指挥,聂风都是好脾气地笑着去做,一点抱怨都没有。

    聂风真的不怎么相信幽若会做菜的,只不过当那一盘盘本来很寒酸的青菜豆腐萝卜被幽若做成精致的菜肴端上菜桌的时候,阵阵香气扑鼻引人开胃时,他却是真的见识到了幽若是真的会做菜。

    并没有离开厨房,而是直接在旁边切菜的桌子上坐下,幽若如同等待老师打分的学生一样希夷地看着刚夹了一道菜进嘴巴的聂风,道:“怎么样?风哥哥,好不好吃?”

    看着等着大眼睛看着他的幽若,聂风微微一笑点头道:“很好吃。”

    这倒不是敷衍的话,幽若做的菜虽然只是用简单的蔬菜而做,但味道却是很好,而且外表也很精致美观,白萝卜被雕成了玉兔,豆腐被雕成珍珠,其他蔬菜也多是花花朵朵的造型,难得的是都栩栩如生,让人一见心情就好,香味扑鼻,更是刺激食欲。如此可见幽若的厨艺有多了得,恐怕一般的大内御厨都比之不过。

    这自然又是让聂风狠狠意外了一把。看不出一个好似什么都不懂的天真小姐,居然能做出这么好的菜肴来。

    “真的吗?那在尝尝这道,还有这道。风哥哥,尝尝。”听见聂风的肯定,幽若笑的就如同得了一百分的学生高兴得不得了,很是殷勤地将其他的菜也都纷纷夹到聂风的碗中让他尝。

    对此聂风自然不会推脱,笑着将幽若夹的菜放到嘴里,一边吃也一边给幽若夹菜让对方吃,毕竟刚才先喊饿的是幽若,这点聂风还是记得的。

    一顿饭吃下来,聂风和幽若都看得出很高兴很开心。

    肚子饱了,天也黑了。幽若看着外面的天色拍着自己饱饱的肚皮,打了个饱嗝道:“风哥哥,我要回湖心小筑了,不然等会爹爹去看不见我就该知道我偷跑出来了。”

    “那要我送你吗?”聂风笑道。虽然是初见,但聂风是真的喜欢上这个天真无邪小师妹。虽不是男女之情,但确是不希望她有意外。

    “不用了,我自己能回去啦!在自己家里还有着鸟儿的帮助,风哥哥就放心好了。你不用担心啦!”幽若起身笑得天真道。

    “我还是将你送到小湖吧!”聂风想了想,还是觉得自己应该护送下幽若,就算是不能去禁地湖心小筑,但送到湖心小筑的湖边还是可以的。

    “真的不用了啦!不过,风哥哥,我以后还能在来找你玩吗?”幽若说着说着,好似不好意思地两手背到背后,一脚站立一脚点地,忐忑地问道。

    见幽若这般连看都不敢看他的摸样,聂风只觉得心中一软,知道幽若只是寂寞不想一个人所以想找他陪,聂风微微一笑,伸手摸了摸幽若的头,大哥哥一般道:“当然可以了。幽若你什么时候无聊了,都可以来听风楼玩。”

    “真的吗?耶!我就知道风哥哥最好了。”也许是真的太高兴了,幽若在聂风根本没有防备的情况下一把将他抱住,并对着聂风的脸颊吻了一下。随后,才放开聂风欢快地朝着外面跑去。

    “风哥哥再见。幽若明天再来找你玩。”

    欢快纯洁的身影慢慢消失在夜幕中,而直到此时,聂风才猛然回过神来。

    手不由自主地捂上剧烈跳动的心脏,脸色发烫,聂风只觉得自己好像生命了一样。

    “你在乱想什么?那是妹妹啊!”

    好似是自我解释一样,聂风在心中不断告诉自己,幽若刚才的举动只是小孩子对亲人撒娇的自然举动,他不应该多想,也不该乱想。

    可是心跳还是那么的快,久久无法平静下来。

    脑中不断闪过幽若的纯真笑颜,灵动的水眸,一举一笑,一言一行,都好似电影重播一样,占据了整个大脑。

    也许还不懂情爱的聂风不知道,心动其实并没有那么神秘……

    幽若从听风楼出来,随后悄悄回到了湖心小筑,想着今天的刻意遇见以及所言所行,依旧聂风对她的态度反映,在确定她确实已经初步得到聂风认同之后,当即自信一笑。

    好的开始虽然不确定有好的结局,但对幽若的打算还是好的出现,接下来,只要在步惊云回到天下会之前,逐步增加她在聂风心中的好感,不需要聂风爱上她,只需要让聂风将她真心当妹妹看,以后,只要她开口,凭着聂风的慈悲温和,想来想要他放过雄霸并不是难事。

    而最快让聂风认同她的方法,脑袋一转,幽若思维中闪过一个人的名字。

    断浪。

    断浪与聂风同时进入的天下会,算得上是发小的哥们,可生活却是一个在天上一个在地上,野心勃勃的断浪自然不甘心,而心地善良的聂风恐怕也是心心恋恋愧疚不已吧!毕竟电视中的聂风一直以为断浪之所以愿意留在天下会当杂役是因为心念他们之间的友情,不愿意和他分开。

    所以,要买聂风人情,此时,恐怕解决断浪的处境是最快最有效的方法。聂风这种人,你帮他的朋友永远比帮他来能让他感激。

    对于断浪,幽若是很有好感的。

    以前看风云的时候,她就觉得相比风云,断粮更像一个人,他的野心从来都是那么明显。那么显而易见。

    而现在,或许是因为断浪不但和“风云际会浅水游”这命运没半点关系,更是原著里风云的大敌——正好可以用来克制风云。使得幽若对其更加青睐。

    幽若很明白,命运到底能不能改变,这事情没有到最后尘埃落定的那一天都很难说。绝对不能把希望寄托在别人的身上,幽若相信,想要得到什么,就得依靠自己的手段心机。那才是最靠得住的。

    风云的情,她会继续骗,但为了保险,她也需要在断浪这个人身上花花心思。

    断浪绝对是个做弟子的好人选,他不但天资可与风云比肩,而且命运里和雄霸一样也是风云的敌人——敌人的敌人自然就是朋友。

    只不过幽若也是很不解自己爹当初到底是怎么想的,当初聂风和断浪一起进入的天下会,为什么只收了聂风却不理会同样资质出色的断浪。

    相比风云,幽若更欣赏的是断浪的心性。

    断浪不似步惊云,步惊云是外表冰冷而内心细腻,而断浪则是真正的狠心人。其实步惊云的心是很柔软的,这一点从原著中步惊云对待断浪的态度上就可以看出来。断浪向来讨厌甚至痛恨冰冷的步惊云,然而事实上却是步惊云数次救了断浪的命。而到最后,步惊云甚至放过了他的大仇人——已经走投无路的雄霸。而断浪呢?他与聂风自幼相交亲似兄弟,聂风也帮他良多——可断浪能毫不犹豫地把聂风的行踪卖给独孤一方,等于是陷聂风于绝境!

    断浪也不似聂风,聂风仁善心软,而断浪随时翻脸无情。当断浪与风云敌对后,不遗余力地追杀风云,可是风云却在有机会杀他的时候放过他多次。

    在幽若眼里,可以说,若不是风云身上的主角光环,早就不知道死多少次了。断浪甚至能在眼看就要死在风云手下的时候提起小时候的情谊大打真情牌,最终得以逃生——而逃生之后马上安排杀手对付风云——这份心性狠辣决绝真令幽若赞叹不已。

    断浪和幽若很像。他们为了所追求的都可以舍弃很多,无视很多,但事实上,断浪比幽若更加不择手段,更加不顾一切。

    只不过断浪的心狠野心明确,幽若虽然欣赏但却同样忌惮。

    从电视介绍来看,断浪此人可是从不念旧恩旧情,即使你对他有大恩大德,别说是阻了他的路,就是让他看不顺眼了也照杀不误!

    幽若明白,对待断浪这种人是不能像对待风云一样的。这样的人要是用的好那就是好牌,要是一个不小心,给自己养的毒蛇反咬一口的事也不稀奇。

    幽若是要帮雄霸活命,可不想一不小心又为雄霸招惹一个杀神上身。

    幽若对待步惊云和聂风的打算是获得他们的怜爱,只风云都是格外重情之人,只要能得到他们的认可,那么以后幽若就能在风云面前说上话。为雄霸谋得一线生机。

    而断浪,幽若却得好好琢磨对这个人的态度。

    要卖聂风人情,再加上断浪的用处,幽若已经确定了要在断浪身上花些心思,只不过这心思怎么话,她确实需要小心斟酌斟酌。

    思索间,突然听见竹排划来的声音,幽若当即收敛思索表情换上一副天真无邪的纯真笑颜,朝着门外跑了出去。

    “爹。”依旧是直接扑到那刚刚才上岸的高大身影怀中撒娇道。

    “呵呵!爹的宝贝女儿今天有没有想爹啊!”雄霸脸上霸气全散,只留慈父温情笑道。

    “当然想了,之前幽若还想着去找爹你呢!可是丑丑说爹要练功还要处理事情,幽若想爹这么忙,所以就没去找你,爹,女儿这么乖,你怎么奖励我。”幽若孩子般邀功道。

    “好好,幽若最乖了,幽若想要什么告诉爹,爹马上让人帮你寻来给你啊!哈哈!”雄霸宠溺地笑道。

    虽笑着,但却没人会认为雄霸这句话是在开玩笑,只要幽若要,雄霸是真的愿意不惜一切代价为她寻来。

    这是霸王对自己最珍贵的掌上明珠许下的承诺。

    “幽若还没想好,等幽若想好了在找爹要,到时候爹你可不许反悔不认账,知道吗?”幽若一手点着下巴,天真无邪地思考道。话道最后还不忘让雄霸不许反悔。

    “好好好,爹答应你,不管幽若要什么,什么时候要,爹啊!都答应你的要求,这样幽若满意了没有。”雄霸点了点幽若挺立的小鼻子,宠爱道。

    “满意了,爹,你还没吃饭吧!幽若等你等好久了,肚子都饿死了,快点走啦!”幽若拉着雄霸开心地往客厅里走。

    那里,有一顿晚饭等着她和雄霸享用,独属于她们父女的温馨晚宴……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