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云同人)我是雄霸之女幽若

热门小说

正文  (4)风“心”到手

章节字数:12088  更新时间:13-06-24 16:4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4)风“心”到手

    天下会听风楼。

    “风哥哥,我昨天写了一首歌?名字叫《等你的季节》,我唱给你听怎么样?”幽若对着旁边靠在栏杆上温和笑着的飘逸少年道。

    “好啊!”聂风温柔地应予道。这几天幽若几乎每天都会来找她玩,而每次他都会将侍女遣走,让幽若在听风楼可以自由行动,这仿佛已经成为他们两人间的默契。

    相处久了,聂风也是不在会有“原来你会什么”这样的惊讶了,因为他知道,幽若虽然天真浪漫,但其实情棋书画什么的都会,好像除了武功以外,这丫头没什么不会的,所以现在幽若说自己做了歌曲,聂风也不觉得奇怪了。

    惊讶多了也就习惯了。

    “等夏天等秋天,等下个季节,要等到月亮变全,你才会回到我身边,要不要再见面,没办法还是想念,突然想看你的脸,熟悉的感觉,不,牵手也可以漫步风霜雨雪,不,能相见也要朝思暮念,只想让你知道,我真的很好,爱一生,恋一世,我也会等你到老,只想让你知道,放不下也忘不掉,你的笑,你的好,是我温暖的依靠……”

    清雅抒情的歌词从幽若口中慢慢溢出,明明是不知时间愁古灵精怪的天使,却能将一首多情的情歌演绎得极具画面感,动听得很,不得不说,聂风还是意外了。

    听着幽若慢慢唱出的歌词,随着那朴实多情的歌词,聂风脑中出现出一个画面,一个女子每天站在家门外眺望情郎离去的方向,笑着一年一年的等待着,无怨无悔……

    “怎么样?风哥哥,好听吗?”唱完动人的抒情歌,幽若脸上的表情也立马变回天真无邪的笑容,大大的眼睛闪闪晶晶地看着聂风,如同想要得到夸奖的学生。

    “很好听。幽若为什么会做出这么一首歌?”幽若这样的无邪自然不会是知晓男女之情的样子,所以聂风才会好奇幽若此歌的灵感是从什么地方来。

    “前几天丑丑怕我无聊,给我找来了好多解闷的小说,其中有一本讲述的男主因为国家战争去战场杀敌,而女主宰家乡等待男子归来一年又一年,幽若看着觉得很感动所以就为他们写了这首歌,幽若觉得,如果是女主的话,最想对远在边疆杀敌的爱人说的话,应该就是“我依然爱着你,心甘情愿地等着你平安归来,不用担心我,我过得很好吧!”聂风哥哥觉得呢!”幽若纯真地问道。

    “幽若说的对,风哥哥也是这么觉得的。”聂风温柔笑道。澄清的大眼睛波光点点,让人如沐春风。

    确实如果是非常相爱的一对男女,却因为一些事情一些责任不得不分隔在两地,这时候,彼此想要告诉对方的恐怕还真是幽若说的“我过得很好不用担心和我依旧爱你在等着你回来吧!”

    看着得到自己的确定此刻正高兴地灿烂微笑着的幽若,聂风脸上的笑容也不由增加了不少。

    明明是一个美好得如同泡影一般不真实的女孩,却有一颗比任何人都善良纯粹敏感的心吗?这样的人,这样的美好,恐怕没人不想要拥有吧!

    拥有?突然意识到自己想了什么的聂风猛地一怔,看着此刻抱着一根香蕉正好整以暇吃着的少女,聂风的脑中闪过了很多念头。

    不知什么时候会希望每一次相处的时间能够过得慢些,每一次的分离之后会不由自主地希望下次见面的时间能快点到来。看着对方欢笑,他也会忍不住地微笑,看着对方折腾,他也不觉得烦,反而觉得异常可爱。

    聂风只是温柔不懂拒绝,这并不表示他很笨,相反,聂风虽然总是微笑,温柔淡雅,但确有一颗很敏锐的心。

    聂风不想去追究自己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对幽若心动的,不想去追究他对她的兄妹之情什么时候变成了男女之情,只是,聂风的手不知觉地抚上自己的心脏。

    这里的跳动很有力,而且速度有些许加快和雀跃,那让聂风明白,自己真的对美好的幽若动了心。

    想要总是看着对方微笑,想要陪着对方微笑,想要保护对方让对方永远能这么开心的微笑……

    这样的念头也许存在了很久,但是此刻却是那么强烈以及不容忽视……

    他……爱上了幽若……

    “风哥哥,你怎么了?胸口不舒服吗?”在聂风理清自己感情的时候,幽若盛满担忧的纯真眼神闯入聂风的视线中,他这才发现自己抚上心脏的手一直没有放下。

    安抚一笑,聂风的声音愈显温柔宠溺:“风哥哥没事。幽若不用担心。”

    “是吗?那你捂着胸口干什么?还捂住那么长时间。”幽若明显不信,随后很是认真地看向聂风道:“风哥哥要是有什么不舒服得可以告诉幽若的,幽若虽然不会治病,但是我可以给你找大夫啊!不开心的事情也可以告诉我,我可以给风哥哥当听众,不开心的事情说出来会舒服很多的吧!幽若不是大嘴巴,所以风哥哥不用担心我泄密的。”

    看着那样没有一点杂质清晰见底的眼神,聂风的心软成一片。

    “真的没什么?风哥哥只是想事情想得太入神了而已。”聂风笑道。

    “想事情?风哥哥想到了什么事情?是开心的还是不开心的?幽若也想知道,风哥哥快告诉我是什么事情?”幽若牵起聂风的袖口不依不饶道。那大眼睛中毫不掩饰的好奇还真让聂风有点哭笑不得。

    “没什么,就是想起了一个朋友而已。”聂风自然不会告诉幽若,他刚才是在理清自己的感情,聂风不想吓着幽若,他想让幽若自己懂。而他会用实际行动让幽若懂。

    “朋友?风哥哥的朋友叫什么?长什么样子?多大年纪?现在在哪里?”一听聂风说朋友,幽若眼睛都亮了不止一个层次,眼中好奇更浓,那小嘴里一下子蹦出了好多的问题。

    看着幽若可爱的摸样,聂风不由自主地失笑出声,逗弄道:“幽若你的问题这么多,你让风哥哥先回答你哪个问题好你呢!”

    “一个一个回答呀!风哥哥,不许转移话题,快回答幽若的问题。”幽若很是理所当然地催促道。显得那么急不可耐。

    聂风原本只是随口找的转移话题的借口,确实是没想到幽若居然这么好奇,无奈于幽若强烈的好奇心,聂风只有顺着这个话题讲下去,他打算拿好朋友断浪来满足幽若的好奇心了。

    “风哥哥的朋友叫断浪,和我同岁,他和我是一起进入天下会的,他很有本事,他因为舍不下我们之间的友谊所以甘愿留在天下会当了一个杂役。”说起断浪,聂风脸上的笑容明显淡了很多,眼中的愧疚也是分外的明显。

    对于聂风这样善良的人来说,好朋友为了自己而“过不好”,他心里会伤心觉得对不起对方倒是很正常的事情。

    接下来聂风又讲了很多他和断浪之间的事情,幽若没有说话,她此刻正抱着头安静而认真地听着聂风述说。

    那双没有一丝厌烦认真凝听的大眼睛让聂风不由自主地觉得很轻松,每次和幽若相处,他就好像脱离尘世一般,轻松自在到让他觉得身心都得到了解放。

    幽若总有这样的魔力,会让人忍不住跟着微笑,不是敷衍,不是勉强,是发自内心地真心想笑……

    她周身弥漫的纯净气息如同会洗涤人的疲惫一样,让人不由自主地想要靠近……

    “风哥哥,幽若等会去找爹爹,让爹爹也收了断浪哥哥做徒弟,这样,风哥哥就不用再为断浪哥哥的事情而内疚了。”幽若认真道。

    聂风原本只是单纯地倾述而已,却是没想到幽若愿意为了自己去找雄霸,虽然感动于幽若的有心,但却并不想让幽若为此事去麻烦雄霸。

    他不觉得雄霸会听幽若的,虽然听文丑丑的口气,雄霸很疼爱幽若,但聂风还是难以想象自己那个霸道专横的师傅会因为他人的一句话而妥协。

    聂风觉得如果幽若去求雄霸收断浪为徒,恐怕最可能的结果就是雄霸以为断浪怎么欺骗了幽若从而处死断浪。

    断浪是他的好朋友,他自然不会想看到他惨死的下场,遂带着些急切地道:“不必了。幽若,断浪的事情你”

    聂风一句话还没说完就被幽若打断了:“幽若喜欢看见风哥哥笑,风哥哥的笑容超好看的,才不要看见风哥哥不开心。”

    纯真的口气与认真的眼神都在告诉聂风,幽若说的是心里话,她是真心喜欢自己的微笑。

    不由自主地温心一下,聂风带着些微焦急的语气又恢复了平时的惬意如风:“真的不用了,是风哥哥不对,不该说那些烦心事让幽若担心。”

    “恩恩”幽若闻言,不赞同地摇头道:“幽若很开心风哥哥愿意和幽若说自己心理的不愉快,而且幽若也很开心能有机会担心风哥哥,所以风哥哥不用道歉。断浪哥哥的事情就包在我身上了,爹向来最疼我,风哥哥就坐等好消息吧!”

    幽若说着对聂风眨巴眨巴眼睛起身往外跑,却是打算离开。

    “幽若。”聂风赶紧拉住幽若,他是真的怕幽若就这么跑去找雄霸,那断浪的下场就真的凶险了。

    “风哥哥要是想谢谢幽若那就等幽若将事情办好之后带幽若飞一次好了,我可是听说了哦!风哥哥的外号叫”风中之神。这外号真威风。”幽若在聂风开口的时候抢先笑道,那明媚得笑颜隔着这么近的距离当即就让聂风有些失神,而幽若也是趁着这个时机,挣开了聂风拉着她的手掌,轻快地如雪中仙狐一般跑开了。

    过了一会儿,聂风才猛然回过神来,看着已经跑远的幽若,聂风不由苦笑起来。

    就算是相处了这么久,对于幽若的美貌他还是没能完全适应。这还真是让人头疼的问题。不过更头疼的是断浪的问题。

    他根本不怀疑幽若去找雄霸说断浪的事情,以师傅平时的独断专行肯定会为难断浪,看来自己这几天得注意点才是,等师傅处罚断浪时,能及时出面求情才好。

    聂风带着头疼的无奈转身回了听风楼客厅,而告别聂风的幽若也是回到湖心小筑等待着晚上雄霸的到来。

    自从幽若回来之后,雄霸不管有多忙,每天都会来陪幽若吃晚饭,感受着父亲的疼爱,幽若对雄霸的感情自然愈加依赖与眷恋。

    幽若很感谢老天让她穿越而来,给了她一个爱她的父亲。

    靠坐在湖心小筑湖边的栏杆上,望着湖中的波水,幽若开始回忆今天和聂风相处时自己的言行举止以及聂风的反应。

    这是幽若的习惯,骗人感情最先要偏过的是自己,只有自己也认同自己如何如何,别人才会相信你如何如何?

    先是将自己的行为举止认真推敲了一番,发现表现得没有破绽之后,幽若才开始回忆当时聂风的反应。

    不得不说,聂风真的是个很温柔的人,和她相处基本上都是微笑应对,不会生气不会不耐烦,就算有时候会被幽若搞得很囧然,也只是露出无奈纵容的笑容,不会斥责幽若。

    继承了那位天下第一美人八成容貌的聂风不可否认是俊美潇洒的,这样一个容貌,品行绝佳的男子,也难怪会被之后那么多美人相中倾心。

    风中之神刮起的风如今看来,更多的倒是春风……

    只不过,幽若嘴角勾起算计成功的愉悦弧度,今天聂风的表现他可都看在眼里,那澄清的眼神中明显多出了一分隐晦的爱念,分明是对她心动了的样子。

    风中之神的心看来她是初步拿到了,就看接下来她如何维系聂风对她的这份爱,幽若很清楚,自己并不是聂风的官配,原著中也没有出现过聂风喜欢幽若的场面,虽然自己这会儿有可能是改变了些许命定,但剧情的强大,幽若也不敢小看。

    聂风到最后爱不爱她不要紧,幽若要的只是聂风在乎她的感受罢了,那样就足以让聂风看在她的情分上绕过雄霸。

    她现在初步攻克下了聂风,接下来除了转移目标到步惊云身上之外,也得好好琢磨怎样才能不至于让聂风对她失去好感。一下子要招架两个人中龙凤的感情,就算是以骗“情”为职业的幽若也是有些觉得压力山大。

    只不过还是那句话,为了爹,就算压力山大也得努力而为才是。

    晚上,雄霸准时过来湖心小筑陪幽若吃晚饭。饭桌前,幽若吃下雄霸给她夹的一块雪参。随后道:“爹,之前你不是还欠我一个要求吗?我想到了要爹做什么了?”

    “哦!是吗?”雄霸慈爱地笑道:“那幽若想要爹做什么呢?”

    “我想让爹你收断浪为第四徒弟。可以吗?”幽若放下碗筷,巴巴地看着雄霸道。

    “断浪?”雄霸眸光一闪,随后不懂声色地笑问道:“幽若怎么会认识他?”

    幽若听雄霸这么问,有些心虚地不敢看雄霸道:“爹,其实我是不认识断浪啦!只是因为风哥哥放不下他所以才想让爹你收断浪为徒的。哦!这是我自己的主意和风哥哥一点关系都没有,爹你可不能迁怒风哥哥啊!”

    说着说着,好似很怕雄霸误会是聂风怂恿她一样,急急地为聂风开脱罪名。

    “风哥哥?幽若是见到你二师兄聂风了吗?”雄霸淡淡笑道,那样的态度让人不知道雄霸此刻到底是否在生气。

    这会儿幽若更加心虚了,两只玉手的食指不住地互点在一起,小声道:“这不能怪幽若,是爹不好,总是让幽若一个人呆在湖心小筑,幽若无聊了才跑到对面去的。不过爹你放心,除了风哥哥以外,幽若有避开其他人哦!”

    幽若拍着胸口很是得意地向雄霸保证除了聂风没人知道她的存在,那好似翘着小尾巴像主人邀功的小狗摸样当即让雄霸失笑出声。

    “哈哈!”雄霸大笑出声:“爹又没说什么,怎么幽若你就急成这样?”

    意识到雄霸是故意捉弄自己玩儿的,幽若很气愤地鼓起了腮帮子道:“爹,你居然吓唬我,太过分了。”

    面对幽若可爱的义愤填膺,雄霸笑得更欢,不过看着宝贝女儿有愈加生气的迹象,这位霸主爹爹还是很识相地赶紧花了起来:“好好,是爹的错,大不了爹答应你收断浪为徒,让你借花献佛讨好你的风哥哥好不好。”

    “真的,爹。你真是太好了,幽若最喜欢爹爹了。”见雄霸这么好说话,幽若当即也没理会雄霸话中的打趣,超高兴地一把搂住雄霸的脖子对着雄霸的脸就是一吻。欢天喜地道。

    女儿对自己这么亲昵,雄霸也是高兴万分,只是收一个徒弟一句话的事情而已,能换来女儿的一个微笑,这位霸主自然不会吝啬。

    不过聂风嘛!看样子幽若好像很喜欢他,老实说,雄霸对自己这个二弟子的印象还是不错的,除了有点善良过头之外,其他人品武功天资倒是都是一等一的出众,而且还是祝自己化龙得风,如果幽若真的喜欢上了聂风,雄霸倒是不介意促成他们两人。

    一来可以让幽若高兴,二来也能更加巩固聂风对他的忠心。至于断浪,寒玉冰床自然还是放在湖心小筑中最为适合。

    收断浪为徒势必要为其落建楼阁,大兴土木的同时也为湖心小筑建立冰室打了掩护。一举两得。

    不得不说,霸主心思自不会那般简单,雄霸爱护幽若之心自然不假,只不过这并不妨碍他一箭双雕。

    在疼爱幽若的同时也同时做了自己要做的事情,这样的心思缜密才是雄霸成就今天霸业的助力。

    “幽若你如果觉得无聊,要不要搬到爹的第一楼去住几天。”让聂风运送上山的寒冰已经囤积了很多,也是开凿冰室的时候了,这算时间幽若住在湖心小筑恐怕会被吵到,是以才会想把幽若搬去和自己一起住一段时间,等放置寒玉冰床的冰室建成在将幽若搬回湖心小筑。

    “真的吗?好呀好呀!那样幽若可以随时随地见到爹了。呵呵!”幽若小鸡啄米一般不停地点头,那摸样就好似点慢了,雄霸会说话不算数一样。

    纯真可爱的摸样逗得雄霸又是开怀一笑。

    当初贫瘠普通时,虽缺少很多,但日子温馨安宁,如果不是因为当初幽若的无辜死去刺激到他想要站立云端,也就不会有如今野心勃勃让世人畏惧的一代霸主。

    只是荣华富贵,滔天权势虽然全部掌握在手中,但雄霸为之失去的又何尝少?

    高处不甚寒,如今人人畏他,惧他,而他也需要时时防备他们用心,曾经的温情与轻松早已埋没丢弃在脱变路上。

    不过上天有心,将明珠还给了他,如今幽若那亲昵的依靠撒娇让雄霸这些年争霸天下已经习惯了冰冷残忍的心又感受到了曾经的温馨宁静。

    可以说幽若代表着如今的雄霸心中最后的温情,让他还保有最后的一丝人性和温度。

    第二天,雄霸早早就让文丑丑去通知天下会众到三分校场集合,宣布收断浪为四徒弟的事情。

    三分校场上人山人海。大约五千人黑压压地立着,一望无际。如今在天下会的雄霸的弟子只有聂风,所以当聂风到来时,他们便主动让开了道,顿时前路逐渐空阔,仿佛带着避水珠入了海。

    只是走在其中就能感受到两边的视线交错,听着无数的窃窃私语,好奇的、兴奋的、评估的、沉思的、羡慕的、嫉妒的。几千少年青年虽然面目模糊,情绪却分外逼真,分外逼人。

    这不由让聂风有些恍惚,好似回到了他当初被雄霸收为弟子的那刻。

    他是真的没想到师傅会突然要收断浪为徒,或许不算突然,因为昨天幽若才对他说要让雄霸收断浪为徒,让他能不再为此烦恼。

    他只是没想到幽若居然真的能让那记忆中一向唯我独尊的霸者同意而已。聂风突然笑了,很温柔的笑。

    也许师傅比自己想的更加疼爱幽若,毕竟,他们是亲父女不是吗?

    父亲答应女儿的要求,仔细想想其实是很正常的事情,他会怀疑不过是因为雄霸给人的感觉太强势太独断不像是可以因为别人的话而妥协的人,也许正是因为雄霸一直的强势让他忽略了他也是一个人,也是一个父亲的事实。

    看了看四周,所在的是正对着高台的前沿位置。高台上的龙椅在午后的日头下熠熠生辉,那是雄霸平日坐的。人群虽然拥挤,倒很整齐有序,都和这高台保持了一定的距离。聂风来到这难得的空地的时候,断浪已经在那里站着了。

    一身衣物已经不再是杂役的装束,那身华丽开的出在来之前,文丑丑应该好好为断浪打扮过。当初他和云师兄拜师的时候,也是受到了这样的待遇。

    “浪,太好了,今天过后我们就是师兄弟了。你也终于实现了你父亲的希望有了出人头地的机会。”聂风对着也是一脸激动难忍的断浪道。

    在天下会,雄霸之徒的身份算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尊贵无比,所以聂风如此说也是不错。

    “恩。以后我们就是师兄弟了。”断浪笑道,随后摸了摸头,凑近聂风好哥们地道:“其实老实说,文总管今天早上来告诉我帮主要收我为徒时,我当时真的是傻了,风,你知不知道帮主为什么突然有这样的打算。”

    断浪是个很有野心的人,他自傲但同时也很有自知之明。

    雄霸不是那种没事找事的人,突然收自己为徒肯定是因为什么原因才会如此。等会就要面见雄霸,为了以防万一,他倒是希望能从聂风口中得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这样也方便他带回应对起来心中有个底。

    聂风见断浪如此,哪还不知道断浪在想什么,当即笑着安慰道:“浪,你放心好了,师傅会收你为徒应该是幽若要求的,她是师傅的爱女,师傅很疼爱她。”

    断浪闻言,更是莫名其妙肃然道:“帮主居然有女儿这还真是闻所未闻,只是我应该没见过她,她怎么会突然。”

    断浪话还没说完,就看见身边的聂风脸颊微红,眼中的温情简直如同要溢出来一样,一看就知道是在想着心爱的人。

    断浪不在发问,因为他大概能知道雄霸突然收他为徒的来由了。

    没错,也许说动雄霸收自己为徒的是那听都没听过的帮主之女幽若,但那幽若去找雄霸说收他为徒这事八成是因为聂风的原因。

    断浪知道,聂风一直因为他在天下会当杂役的事情而暗自对他愧疚自责,聂风长相俊美而且性格温和,武功也好,身为雄霸之徒身份自然也算是高贵了,这样的人引女子动心倒是正常。

    那帮主之女幽若因为想让喜欢的人高兴从而在自己爹耳边吹吹风让其收他为徒倒是不难让人猜。

    明白是自己是沾了聂风的光,断浪心中对聂风的嫉妒越加的深刻。

    他和聂风,明明是一起的加入的天下会,聂风为北饮狂刀聂人王之子,而他为南麟剑首断帅的儿子,两人身份不分伯仲。可却只有聂风被雄霸收为徒弟,而他却只沦落成为天下会一个小小的杂役。

    如今,雄霸终于也收他为徒,却不是因为他断浪本身有才,而是因为聂风的原因。被雄霸之女爱上,聂风以后甚至可能成为天下会的接班人。自己在底层狼狈挣扎,而聂风却能平步青云得到一切。这又怎能不让断浪嫉妒。

    只是多年的底层生活让断浪明白,为了将来他却是要继续掩埋这份嫉妒,和聂风做好朋友,至于未来,断浪自信,在相同的平台之上,他断浪散发的光芒绝对不会比聂风差,甚至绝对更加的灼热压过聂风。

    就在断浪和聂风各自想着自己心事的时候,却陡然感到氛围一变,两人具是神色一动。抬眼望去。只见一个身影不知从何而起,以极快的速度掠来。转眼间,那高大身影已经背对着众人,稳稳地落在了高台上。

    身着暗紫长袍,背后用金线绣着一条盘曲狰狞的蛟龙,微风过时,乘云欲飞。

    如此霸气冲天,天下会除了雄霸自是不会再有其他人了。

    数千弟子见雄霸到来,当即黑压压地跪了全场,齐声大喊道:“弟子参见帮主!”

    喊声如雷,震耳欲聋。

    雄霸转过身来,大大方方地坐上龙椅,目光从下面的数千人上扫过,最后停在了聂风身上。

    聂风见此,温和一笑,左腿踏出,单膝跪地道:“徒儿拜见师父。”

    雄霸不置可否,目光转向身边的文丑丑。

    雄霸微微对文丑丑点了下下巴,文丑丑领悟,当即摇着手中的扇子向前走了一步,笑道:“天下会向来有功既赏有过责罚,弟子断浪救帮主千金有功,今帮主决定论功行赏收断浪为座下四弟子,赐楼观浪楼。今日动工,工成即刻入住。断浪,还不上前拜师。”

    断浪听文丑丑说自己救驾有功,可自己却是连那幽若的面都没见过,心中微微不屑但也知道这只是雄霸做给天下会其他人众看的,自己能飞黄腾达成为人上人,断浪自然不会管理由如何虚假。

    见文丑丑叫自己上前拜师,断浪心中一紧,略带激动地往前走了一步,和聂风一样单膝跪地,恭敬道:“弟子断浪叩拜师傅。”

    “恩。”雄霸此刻才说了一句话,但也只是点头表示受了断浪拜师礼而已,却是没有多余的话。

    而见断浪拜师完成,那其他数千人又是喊声如雷:“恭喜帮主!贺喜帮主!恭喜断浪师兄,贺喜断浪师兄。”

    拜师会结束之后,雄霸也就直接回了天下第一楼。

    断浪和聂风也是高兴地打算找一个地方喝喝酒为断浪庆祝庆祝。在走廊上看见忙碌的文丑丑,当即笑着上前打招呼。

    “文总管。”

    “文总管”聂风断浪先后道。

    “哎哟!是风少爷和浪少爷啊!这是准备去哪呢!”文丑丑闻声转头看见是聂风和断浪,当即摇着扇子笑道。

    “今天师傅收了浪为徒,我们正准备找个地方去给浪庆祝庆祝。”聂风笑道回答了文丑丑的问题,看着文丑丑身后忙活着搬运东西的下人,聂风又道:“文总管这是在忙什么呢?”

    “这些呀是为浪少爷准备的,如今浪少爷身份不同,自然衣食住行都需要丑丑好好打点一番才行。这些东西原本是准备等会儿让你过目看满不满意的,刚好,浪少爷你来了,看看,满意不。”丑丑摇曳着扇子笑着对断浪道。

    断浪闻言,望去林罗绸缎,美玉珠翠,所享所用皆是上品,断浪在底层混迹这么多年,自然是没怎么见过这些东西,如今看见,倒也没有显露出什么丑态,而是很有风度道:“文总管看着准备就是了,想来也不会亏了断浪。倒是断浪还得谢谢文总管的费心才是。”

    “哎呦浪少爷真是会说话,既然浪少爷这么信任丑丑,那丑丑就看着为你准备了。还有一件事,虽说帮主已经下令为浪少爷你落建观浪楼,但这也不是一时可以完成的,如今以你的身份自然不适合在居住在人仓,丑丑想你和风少爷关系要好,就琢磨着想让你在风少爷的听风楼先行住下,等观浪楼落成之后在搬出来,就不知道风少爷和浪少爷觉得如何?”丑丑继续笑道。

    “浪来听风楼住我自然乐意,浪,你觉得呢?”聂风闻言自然高兴应予。

    “那最近就先打扰风你咯!”断浪也是笑道。

    “自家兄弟不必客气啦!呵呵。”聂风正笑着突然有一只麻雀飞着落到了他的肩头,心念一动,聂风隧道:“浪,文总管,我突然有些事先走了,浪你知道听风楼怎么走吧!你和文总管一起先去如何?我回去再和你庆祝。”

    见聂风言语中带着一份急切,好似真的很急,文丑丑和断浪也就没有强拉着聂风,而是让聂风走了。

    只是一个呼吸,聂风的身影就消失在了两人视线中。

    连风神腿都使用上了,可想而知,聂风是多心急。

    文丑丑看着聂风一闪就消失的身影,笑道:“哎!看云少爷这表情肯定是去见幽若小姐了,呵呵!”

    闻言,断浪心中一动,问道:“文总管,幽若小姐是这样的人?为何之前都没听说过师傅用子嗣。”

    “那是因为幽若小姐之前都住在别处,最近才回的天下会。”文丑丑停了一下才继续笑道:“至于幽若小姐是怎样的人那还是等浪少爷以后自己见了就知道了。丑丑口笨,却是无法道出幽若小姐万分之一的仙姿。呵呵!”

    听完丑丑的回答,断浪心道丑丑既然不愿说,那就算了,他如今也成为雄霸徒弟,也是文丑丑那话,想来以后也不愁见不到这传说中的雄霸之女幽若小姐。

    断浪和文丑丑继续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而另一边,聂风在麻雀的带领下,用着风神腿快速奔到了湖心小筑之前的那片湖的对面假山。

    因为湖心小筑是雄霸亲口设下的禁地,所以就连湖的这边很大一块地方也是没人敢进入的,聂风一路走来,自然是一路没遇到任何人。

    麻雀是幽若通知聂风她来了的信号,因为不想让其他人知道她的存在,所以每次幽若去找聂风之前都会让一只麻雀先去通知聂风自己来了,而聂风之后都会遣退自己楼中的人,让幽若可以在里面玩的自由尽兴。

    这几乎是他们之间特有的默契,聂风对此也很是习以为常。

    假山之中,聂风一来就看见一道雪白身影坐在大石头上对着太阳举着一片叶子看,浑身透着一股百般无聊的味道。

    不由自主地加深了脸上的微笑,聂风温柔喊道:“幽若。”

    “风哥哥。”被喊声惊扰,雪白身影猛地转头朝着聂风看来,那回眸一笑的惊世芳华自然又是让聂风微微有些失神。

    还是不习惯,这太过美丽的容颜笑靥。总会有种对方是海市蜃楼的不安感,在下一刻就会那么消失无踪一样……

    “风哥哥。”见聂风来了,幽若立马有些笨笨地爬下石头欢快地往聂风身边跑来。

    “风哥哥今天开心吗?”幽若纯真笑道。

    “恩。很开心。”聂风回过神,笑意中带着浓浓认真,“谢谢你,幽若。”

    “不用客气,我都说了最喜欢风哥哥你笑了,而且爹很疼我啦!一般我说了爹都会答应的,幽若并没有做太多的事情。还有风哥哥你这么认真地对幽若说谢谢,幽若还真不习惯。”幽若可爱地抓了抓头,继续道:“总觉得太见外了啦!”

    聂风只是温柔地笑看着幽若,那澄清如水的明亮眼睛中承载着浓浓情意,恐怕聂风自己也不知道,他在不知不觉间对幽若的爱意变得有多浓烈。

    也许对幽若只是一句话的事情,可对断浪却可能是一生的转变,而且,幽若也可以视若无睹什么也不做的。只是因为单纯地希望他微笑不喜欢他忧愁,这样的毫无算计全心为他才更加让聂风感动入心。

    “风哥哥,你要是真的感谢幽若的话,那就带幽若飞吧!之前幽若就有说过吧!也想做一次风中之神呢!”幽若灵动的眼睛中透着希夷好奇。

    聂风没有说话,只不过却突然搂住了幽若的纤腰,将对方抱住,当幽若连一声惊呼都来不及叫出口,她就被聂风带上了天空。

    一阵强烈的失重晕眩之后,脚在触到地面。

    此刻幽若才后知后觉,刚才聂风运转风神腿带着她飞了一段。

    回头望去,之前他们站立的位子已经看不见半点,明明幽若只觉得自己只是闭了一次眼睛而已,却已经飞出了这么远吗?

    风神腿,当真名不虚传。

    真是可惜了自己如今这活死人的身体根本无法习武,不然,她一定也去找雄霸学这风神腿。

    压下心中念头,幽若面上做出一幅刚下云霄飞车的惊险刺激样,看了看来路,然后异常高兴地拉着聂风的手臂,蹦跳道:“好厉害啊!风哥哥,我还要玩,再带我飞啊!”

    聂风看见如同进了游乐场的小朋友一样高兴兴奋的幽若,宠溺地再次拦住了幽若的腰,香气扑鼻,温润在怀,就算是温润君子的聂风也是不由心中微荡。

    心中微微苦笑,这个小精灵还真是要命的小家伙。明明纯真单纯的要死,可偏偏全身上下都透着美好诱惑,聂风突然有些明白师傅为什么让幽若独居湖心小筑了。

    真不敢想想,这样美丽的人,这样灵动纯粹的精灵被世人知晓时,会引起怎样的滔天波浪。

    红颜祸水,虽然是贬义词,但却也是最能说明女子美丽的词汇不是吗?

    在幽若心急的催促下,聂风收敛心神,功力再次运转,带着幽若在空中掠动。

    “风哥哥,那边。”

    “风哥哥,到大石头上去。”

    “风哥哥,飞得再高点。呵呵!”

    ……

    幽若好像“飞”上了瘾,一个劲地指挥着聂风这边飞那边飞,在掠过湖边一棵高大柳树时,幽若突然挣开聂风往旁边够去。

    幽若突然推开他这种事,聂风根本就没想过,所以当看见幽若要往下掉落的时候,他的心一下子差点就停止了跳动。

    身体比脑子更快反应过来,一个发力,幸运地勾到了幽若的一只玉手,一拉一代,就是将幽若重新抱入了怀中。

    心有余悸地站立在地面上,此刻聂风心中还是后怕不已。

    如果刚才自己没有拉住幽若,那样的后果,聂风根本不敢去想。因为只要想到幽若可能会受伤,他就觉得自己的心都快停止跳动了。

    此刻被幽若这任性之举一下,聂风却是明白了自己对幽若的感情有多深。放不开了吧!这个精灵一般纯洁美丽的少女……

    “幽若你刚才怎么可以乱来,要是我没有及时抓住你那可怎么办?”聂风心有余悸地对身边一副完全没意识到自己刚才做了怎样危险动作的美丽少女苦笑道。

    “可是风哥哥不会抓不住我呀!”面对聂风的苦笑,幽若却是很奇怪地看向聂风道。

    看着幽若眼中认真的眼神,聂风猛地一窒。

    幽若的眼神从来都是透彻见底的,那里面的东西你永远能一眼就看懂看透。

    此刻,幽若那双灵动的水眸仿佛在说,风哥哥怎么可能抓不住我呢!抓不住什么的那是完全不用去想的事情。

    幽若刚才的举动也许任性,但这份任性是在全身心地信任他这个风哥哥的情况下才去做的。

    因为相信自己绝对会抓住她,因为相信自己绝对不会让她掉下去,所以才去做的吗?

    聂风心里好似一下子泡在了温泉之中,暖暖的,热热的……

    从来没有人这样毫无防备,全身心无条件地选择去信任他……

    已经死去的父亲不曾有过,如今的恩师师兄亦不曾有过,就算是现在唯一的好朋友断浪,对他的信任也是有待评估……

    可是幽若却这么相信他,这么不含任何功利不含任何考量地全心全意愿意去相信他依靠他,聂风毫不怀疑,以后就算是遇到生命危险,幽若也会毫不考虑地将命交给她。

    聂风心中因为幽若纯真的话情浪翻动,再也忍不住地将幽若紧紧抱入怀中,聂风任由情感涌动地在幽若耳边轻语道:“幽若说的对,风哥哥不会抓不住你,风哥哥不会让你受伤,风哥哥会抓住你,永远抓住你……”

    将头也放在聂风肩膀上的幽若闻言,眼中精光一闪而过。看来聂风短时间是逃不出她手掌心了。

    聂风如今还没有被雄霸逼迫暗杀逃亡在外,也没有遇到明月,第二梦那几个让他心动的女子,可以说,一直生活在天下会的聂风,如今却还是一个纯情少年,没有谈过恋爱得纯情少年对上幽若这样的情场老手,被拿下,被骗情倒是不出意料。

    难搞的是步惊云那个不哭死神,和聂风的好接近情感丰富不同,想要靠近那种冰山的内心,你就得先将对方身上的坚冰凿开,那可是很费工夫并且不一定能成功的事情。

    不过再难,幽若也不会退缩,如今搞定了聂风的心,风云之心得其一,雄霸的危险相当于减少了一半。

    幽若觉得自己只要再接再厉,想来就算不能让步惊云对她有好感,也多少能阻止风云合璧会雄霸才是。

    计划圆满,幽若自然开心,但越是这种时候自然越不能大意,所以幽若立马收敛心神,脸上的笑颜保持着剔透的纯真。

    演戏最忌讳频繁进戏入戏,因为会留下很多把柄,随时可能搞砸整盘戏。幽若自然不允许自己在成功一半之后功败垂成。

    “风哥哥,我们还可以继续飞吗?我还想玩。”幽若天真无邪地问道。她并没有反抗聂风的拥抱,而是仍有聂风就那么抱着,虽然有些疼,但幽若却并没有说出口。

    废话,现在这么好的气氛,难得聂风情不自禁,自己要是拒绝那这戏还唱不唱了,聂风的心她幽若还偷不偷了。

    “只要幽若想,风哥哥随时随地带你飞。”聂风此刻情绪也是平复了些,想到幽若没有拒绝自己的拥抱,聂风心中愈加的愉悦,不拒绝就代表着自己有机会,虽然幽若现在还不懂男女之情,但是他会慢慢守护幽若,等待着这纯真精灵开窍的那天。

    聂风带着幽若再次飞起,只不过这次聂风将幽若打横抱在怀里,虽然刚才幽若任性的理由让他感动,但是安全第一,聂风并不想在遭遇一次那样的突然。

    心吓得快要停跳的经历一次就够了……

    天蓝水清,山耸树绿,

    幽若的欢声笑语与聂风愉悦笑容此刻仿佛成了永恒……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