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云同人)我是雄霸之女幽若

热门小说

正文  (5)云归幽现

章节字数:10179  更新时间:13-06-24 16:4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5)云归幽现

    天下第一楼雄霸住处,雄霸正依靠在龙椅上看着帮务,突然一个悦耳铃音一般动听的声音传来。

    “爹。”幽若开心地小跑进入雄霸的房间,对雄霸撒娇喊道。

    “是幽若呀!找爹有什么事吗?”雄霸闻声放下自己手上的折子,慈笑道。

    其实早就知道来人是幽若,一幽若不会武功,光脚步声就能听出来,二,幽若身带异香,人未到香味先飘到,当然在天下会第一楼中,除了幽若这个小祖宗恐怕也没人敢这么大呼小叫吧!

    “爹,你看我的衣服好不好看。是我自己做的。漂亮吗?”幽若乐呵呵地摊开手在雄霸面前转了两圈,道。

    衣服一如既往的是白色的,银丝在白布之上绣花描草,熠熠生辉。纱裙薄薄一层,旋转间肆意飞扬,飘然若仙。

    今天好似特意为了配合这身衣服一样,幽若头上的带着些雪毛一般的白色装饰,趁着幽若的绝世丽容,让幽若好似雪山狐仙一样,灵动狡黠的同时出尘脱俗不染丝毫俗世尘埃。

    “我的幽若穿什么都好看。哈哈~”雄霸笑道。可能是霸者做太久了,雄霸的一言一行中都充满着霸气,笑声也是上位者的威严,只不过这丝毫不影响雄霸话中对幽若的宠爱。

    “呵呵,我就知道好看。”幽若得意一笑道。随后灵动的水眸在周围扫了一下,然后才疑惑地看向雄霸:“爹,丑丑呢!怎么这几天都没看见他?”

    至从幽若住进天下第一楼之后,却是再也没有出去过,自然这段时间也没和聂风见面,幽若到不担心几天没见,聂风就不喜欢他了。

    偶尔的分开,思念会加深感情的滋生。等到再见面的时候,聂风只会发现他对幽若的爱念更加深刻。

    “爹有事情让丑丑去办了。幽若觉得无聊了。”雄霸招手让幽若做到他身边笑着道。

    雄霸的龙椅向来只有他一人能做,如今幽若能享此殊荣想做就做,雄霸对幽若的疼爱可想而知。

    “还好啦!对了爹,你刚才在看什么?”幽若在雄霸旁边坐下,亲昵挽着雄霸的手臂问道。

    天下第一楼上以前有多少人幽若不知道,但至从她住进来之后,确是只有三个人,她,雄霸,文丑丑。

    文丑丑最近很忙,幽若也没特别去了解他到底在忙什么,反正是见不到人,至于雄霸,作为一代霸主,就算是在怎么疼爱女儿,也不能什么事情也不干地陪着幽若。所以一般幽若都是自己一个人呆着。

    不过天下第一楼既然是雄霸的居所,那自然有很多“好玩”的地方。比如藏经阁。幽若一个人的时候很多时间都是呆在里面看那些所谓的武功秘籍。

    如今她虽然无法修炼武功,但是等到她拥有了常人体温筋脉能运行真气之后自然就能修炼了。

    至于真元,童姥的一生百年修为当初随着凤丹一起进入了她的体内,只是囤积在胸口护着心脉,无法自行运行而已。

    所以现在多看看所谓的武功秘籍,记熟了,到时候能练的时候也有选择余地不是。

    另一个幽若呆的比较多的地方就是雄霸珍藏珍贵药品,刀剑的地方。当然幽若也只是看看,并不会尝试浪费。

    毕竟能被雄霸收集起来珍藏的东西自然不是平常伤药之类的东西,可以说那些都是能起死回生救人性命的珍贵宝物,随便一样扔出去那都是能引起一场血腥争夺的宝贝。幽若可不想那么败家。没准哪天雄霸就能用上,当然,幽若这并不是希望雄霸受伤的意思。

    相比服用,她自然更加希望雄霸健健康康永远也没有用上的那天。

    当然,她爹雄霸的第一楼确是很适合幽若玩寻宝游戏打发时间,但在珍贵的东西看多了也会无聊,所以这时候怎么办呢!

    针线。这恐怕是最适合古代女子打发时间的事情了。

    幽若这段时间可是自己做了不少衣服,自己的,雄霸的,鞋子,袜子,外套,里衣,幽若基本上都做了不下十套。

    前世“职业”需要幽若需要扮演各种各样的人,自然也就强迫自己学会了很多技能,厨艺,琴棋书画,设计剪裁什么的都有下过一番苦功夫,甚至有一次,她的目标是一个飙车赛车手,她还去学了飙车。一百八的速度那是正常行驶速度。

    所以某方面而言,幽若算是全能了。

    “只是一些平常的帮务,幽若有兴趣?”雄霸将手中的折子递到幽若面前,笑道。

    “我看看。没准幽若能帮爹你呢!”幽若嘴里说着手已经将雄霸递过来的折子一把抢过,翻看起来。

    “爹,南边运城大旱了吗?爹,我们今天不要收那些税收了好不好。”幽若看了折子上记载的内容,当即看向雄霸道。那认真中带着期望的眼神让雄霸不由一笑。

    每次看见幽若这样干净的眼神,总会让雄霸想起以前还是王霸时和幽若相依为命的日子,虽然不富有,虽然清贫,但却快乐幸福。

    只可惜平静的日子因为幽若的死去而结束,看着自己贴心善良的孩子为了保护她扑到他身上为他挡住那致命的一掌咽下呼吸时,他是那么恨,恨苍天无情,恨自己的无能。

    如果他不是一个平凡的农民,如果他拥有盖世武功,如果他权势滔滔,就能保护好幽若,既然安分做人会被人欺,被人杀,那他就沦落为恶。化成为霸。

    他将幽若送上圣山而自己下山建立如今实力滔滔的天下会,最初为的不过也只是保护好身边这个好不容易失而复得的珍宝而已。

    “好。”没有一丝迟疑或衡量,雄霸想也不想地笑着答应道。别说只是一点金银,就算是天上的繁星,只要自己的宝贝女儿开口,雄霸也会想方设法帮她夺来。

    雄霸对幽若已经不仅仅只是宠爱了,那根本就是溺爱。而且是深到极点的那种。

    “爹,你真好,来,亲一个。”幽若欢笑着凑过头在雄霸脸上落下一吻,继续得寸进尺地要求道:“爹,要不我们在捐些银子去救济灾民吧!”

    看着如同小狗一般扑扇着纯真的大眼睛看着自己的幽若,雄霸心中的温馨更甚,依旧是没有犹豫地笑道:“好,爹的宝贝说什么就是什么。”

    “谢谢爹。”见雄霸这么好说话,幽若又是开心地大抱了一下雄霸,甜甜笑道。

    就在雄霸和幽若说得开心的时候,文丑丑突然走了进来。

    “帮主,帮主。”文丑丑人还未到,尖细的声音就已经先到了,这脚才刚踏进房门,抬头就看见幽若也在,看雄霸满脸笑容,一看就是刚才和幽若聊得开心得很。

    说出去可能还真没人愿意信,像雄霸这样的心狠霸主居然会如此在乎父女亲情,当真是惊呆一片人的眼球。

    文丑丑算得上最靠近幽若和雄霸这对父女的人,所以他自然也是最清楚雄霸对幽若是有多溺爱了。基本上幽若说什么是什么。雄霸根本不会考虑。

    不过有温情对着幽若慈笑的雄霸确实多出了一些人气,至少见过那样的雄霸,文丑丑倒是觉得以前让他觉得意外难以靠近心思难懂的雄霸其实也不是那么难靠近可怕。

    “哟!幽若小姐也在啊!看帮助这高兴的,想来是幽若小姐你的功劳吧!”文丑丑扭着腰肢尖声细气地摇着扇子笑道。

    “哼哼!当然是本小姐的功劳了,我可是爹的开心果来着。对吧!爹。”幽若听到有人夸,当即蹬鼻子上眼得意道。

    那皱着小鼻子挺着胸膛一脸雄赳赳气昂昂的摸样当即惹得雄霸失笑,文丑丑也是用扇子遮住嘴巴偷笑。心道,自己家的这位大小姐还是一如既往的可爱。

    和幽若相处,总是意外地开心自在,这位大小姐其实不止代表着霸主雄霸最后的人性温情,也是让每个和她相处的人都会觉得轻松不由自主地想要跟着欢笑。

    “对,幽若是爹的开心果,最能让爹开心了。哈哈~”雄霸大声笑道,看得出他此刻心情确实很好。

    闻言,幽若漂亮的小脸上更加得意了,那摸样让雄霸毫不怀疑,如果自己这宝贝女儿有尾巴的话,现在一定都翘上天了。

    雄霸开怀笑罢,这才想起文丑丑来,可能是因为幽若在场,雄霸不想摆出严肃的表情吓到自己的宝贝女儿,所以威严的脸上笑意虽然减弱了不少,但却并没有完全褪下。

    “文丑丑,你有何事上报。”雄霸道。听雄霸这么说,幽若漂亮的眼睛也是充满好奇地朝文丑丑那边看去,等待着他的回答。

    “哎呀!回禀帮主,是霜少爷和云少爷回来了,他们现在正带着带回来的东西在楼外等候您的召见呢!另外,风少爷和浪少爷也在。”文丑丑笑道。

    “哦!是霜儿和云儿回来了吗?风儿和浪儿也在,这还一下子都到齐了。”雄霸不置可否地说了一句,随后心念一动问道:“有没有看见圣山来人。”

    文丑丑见过王雪和那四侍女的,自然知道雄霸此言中的圣山来人指的是谁。当即机灵道:“没有,我也问过霜少爷和云少爷,他们说圣山之人将东西交给他们之后就离开了,确是没有跟过来。”

    “爹,雪姨们一般是不能离开圣山的,上次是姥姥让她们送我回来所以才破了例的。不过,雪姨给了爹什么东西吗?居然让爹派人去圣山运回来。还有丑丑说的霜少爷和云少爷是不是幽若没有见过的两位师兄啊!爹,你传几位师兄一起进来吧!幽若还没见过霜哥哥,云哥哥和浪哥哥的样子呢!正好一次看全他们长什么样子?呵呵!”幽若扯了下着雄霸的衣袖笑道。

    “你雪姨走之前让爹派人去圣山为你运来寒玉冰床,说是你现在的身体还需要寒玉冰床的孕养。”雄霸摸着幽若的头慈爱地对幽若说完才转头对着文丑丑轻点了一下下巴。

    文丑丑见此,知道雄霸是叫他让秦霜,步惊云进来,虽然和幽若小姐相处的雄霸好似很好说话,可文丑丑知道那样的“好说话”天下间雄霸也只对幽若一人而已。自己要是惹到雄霸,绝对死的很惨。

    是已,文丑丑不敢耽搁,对着雄霸微微行礼之后就退下去传达雄霸的旨意了。

    幽若并没有在意文丑丑的去留,而是继续和雄霸说这话。

    “寒玉冰床?”幽若好像被这样的答案弄得很意外,楞了一下才道:“寒玉冰床是圣山至宝,雪姨居然让爹运回来,这该不会是趁着姥姥睡觉雪姨自己下的决定吧!不过,姥姥要是知道了,估计得吹白发瞪眼好久呢!呵呵!”

    话到最后幽若语气中却是带着明显的幸灾乐祸口气,听得出幽若并不讨厌她口中的姥姥,她此刻这么说,只是一个类似于孩子气的恶作剧一样的行为。并没有恶意。

    对于幽若的幸灾乐祸雄霸自然不会出声斥责,在这位霸主心中,自己的宝贝可没有错误的时候,就算是有,那也是别人的错。

    幽若正笑得开心,门口突然走进来五个人,文丑丑在前,而其他四人却是一人一角抬着一个巨大的长方形黑色铁盒走进来。

    那黑色铁盒横竖有着一个帝王棺大小,抬棺的四人,两人在前,两人在后。

    在前的两人,一人看上去就是那种敦厚温和的稳重之人,一人看上去却浑身透着生人勿近的冷气,只是看着就让人觉得发寒。

    在后面的两人,一人脸上挂着温柔如风的微笑,周身气息随和,让人光是看着就仿佛如沐春风一般舒服,这样的气质除了聂风这个“风中之神”恐怕也再无他人了吧!

    至于另外一人,长相也是英俊不凡,只不过相比秦霜的谦谦君子一般的温厚,步惊云寒冰千里一样的冰冷,聂风如沐春风一样的温和,他的身上却是有种邪剑般的张狂锐利。这样的人一看就让人不好惹。

    步惊云虽然也会让人一见生畏害怕,但那种害怕却是坦荡荡的很是直接,但此人给人的害怕却是一种带着不明黑暗的东西。

    四人进来之后也是立马发现了房间里除了雄霸之外还有他人,本能地抬头望去,当看到幽若的绝世丽容之时,除了聂风有点心理准备之外,其他三人包括步惊云都出现了一丝短暂的呆愣。

    无关其他,那只是人类因为看到出乎想象的美好事物而出现的正常反应。

    四人都是心智出众之人,所以虽然看呆了但也是很快就回过了神,倒是没有出现流口水看傻了之类的不雅举动。

    将手中抬着的铁盒轻轻放到地上,四人先是上前给雄霸行礼。

    “弟子秦霜。”秦霜最先单膝跪地,道。

    “弟子步惊云”步惊云次之单膝跪地,道。

    “弟子聂风”紧跟着是聂风单膝跪地,道。

    “弟子断浪”断浪最后,道。

    “拜见师傅。”四人齐声道。

    “都起来吧!”雄霸淡然道。

    四人依言都是站起按照拜师先后依次站到了雄霸左手边等待雄霸的问话。

    在雄霸没有说话前,幽若先一骨碌地跑到了几人放在地上的铁盒面前。伸出手想要将铁盒打开,只可惜铁盒盖子太重太紧,幽若用了几次力都不够,无奈自能搬救兵了。

    “风哥哥,快来帮我把铁盒子打开,我要看看里面是不是真的是寒玉冰床。”对于幽若的行为雄霸只是疼爱地看着并没有阻止。聂风见此,也就笑着走到了幽若身边道:“幽若你先站远一点,这铁盖子有点重。掀开的时候可能会伤到你。”

    “哦哦!”闻言,幽若很听话地朝旁边退了几步,眼巴巴地看着聂风的动作。

    聂风见此,再次对幽若温柔一笑,随后微微发力,一下子就将那看上去就不轻的铁盖子给掀开了。

    盖子一掀开,立刻就有五彩光芒散发出来,因为事出突然,几人之前一点准备都没有,所以虽然功力深厚,但一下子还是都被耀得受不了条件反射地移开了视线。

    等感觉光芒黯淡了一些后,几人再回头,这才看清了这铁盒里面装着的是什么东西。

    一个巨大的冰块,但奇异的是并没有散发出一点寒气。而且最让人惊奇的是,那冰块中有七彩彩虹流动,刚才那光芒恐怕就是这七彩流光了。

    几人都是暗自想着。突然室内响起一道异常欢快的声音,那声音中带着的天真无邪煞是让人难忘。

    “哈哈!真的是寒玉冰床呢!爹,雪姨肯定是瞒着姥姥运下山来的,姥姥现在没准就在生闷气呢!太好了,有寒玉冰床睡了。”幽若高兴地一下子就扑到了铁盒子旁边,将手放到寒玉冰床上摸来摸去如同小孩子得到喜欢玩具一样欢天喜地。

    奇异的是,幽若的手居然能直接深入到冰床里面去捞那些彩虹玩,那样子就好像这冰床不是冰做的,而是水一样。这自然又是让几人看的一阵惊讶。

    聂风想要伸手像幽若一样去碰,但是却被幽若急急地阻止了。

    “风哥哥,别碰,寒玉冰床会生气的。它不喜欢男子碰他。”幽若说的很孩子气,但同样那认真的着急摸样也让聂风收回了手。

    他相信幽若不会害他,所以不让自己碰肯定是自己不能碰。

    虽然这冰床居然只有女子能碰着实让人惊讶,但原本就只是好奇,不能碰就不能碰吧!并没什么大不了。

    听着幽若喊雄霸爹,站在旁边的秦霜和步惊云很显然是惊讶了,呆在雄霸身边这么多年,还真不知道雄霸有个女儿的事情。

    此刻几人见了幽若自然也都是知道幽若就是雄霸寿诞那天从天而降献舞的“白莲仙子”。当初幽若一舞如今却已经是传遍天下,大家虽然都不知道她之名讳,甚至怀疑她是否存在过,但可以肯定的是如今不知道有多少人对这位“白莲仙子”魂牵梦萦,想要再见幽若一面。

    看着幽若的绝世美貌,秦霜和步惊云倒是能够理解雄霸会在这个女儿的事情上瞒得那么紧的原因了,而且幽若那那一眼就看出的单纯无邪,恐怕也只有在绝对的保护下才能形成吧!

    秦霜和步惊云表现的很平常。断浪心中却很不是滋味。

    他看着幽若和聂风亲昵的互动,心里嫉妒的要死,他嫉妒聂风的好运,年幼时被雄霸相中,一飞冲天成为了人上人的风少爷,锦衣玉食享受着,而他却只能做一个卑微的杂役过日。

    如今聂风居然又这般幸运地得到如此天仙美人的青睐,明明不比聂风差,为何好事都被他一人独占了,上天是否对他太好,对自己太不公。

    说到这里就不得不说当初断浪初见幽若时就已经对其心动的故事。英雄素来都爱美人,幽若如此美貌绝伦,有人会对她一见钟情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幽若对此也不觉得有些什么好在意的,只不过如果这对她一见钟情的对象是风云,算上断浪,这些风云中出场人物很多的角色的话,那可就另当别论了。

    当然断浪对她一见钟情了的事情幽若现在还不知道。

    雄霸看着和寒玉冰床“玩得”正开心的幽若,慈爱一笑,道:“好了幽若,先过来见过你的几位师兄,刚才你不是还说要看看他们都长的什么摸样吗?”

    雄霸并不喜欢看见幽若和寒玉冰床那么近,因为那会让他想起当初幽若毫无呼吸冷冰冰躺在里面的画面。

    “哦!好呀!”见雄霸喊她,幽若甜甜一笑道,随后转头对聂风道:“风哥哥,帮我把盖子在盖上,寒玉冰床不喜欢接触热气。”

    现在正值夏天,天气炎热,所以幽若如此说,聂风也不疑惑,温柔笑着再次运转功力将分量不轻的铁盖子抬起,盖上,之后才走回自己之前的位子站好。

    而此刻幽若正瞪着大眼睛好奇地打量着站在首位的秦霜。面对幽若那纯真剔透的水眸中的好奇,秦霜表现的很是自然,如同大哥哥一样温和笑问道:“幽若小师妹你好,我是你的大师兄秦霜。”

    “霜哥哥,叫我幽若就行,霜哥哥,你真的和丑丑说的一样耶!呵呵!”幽若吃吃地笑道,继续好奇打量着秦霜道。

    “哦!我倒也很好奇文总管怎么和幽若你说我的。”听着幽若孩子般得纯真话语,秦霜温和一笑,道。

    “我不告诉霜哥哥你。呵呵!”幽若得意笑着,随后做到了站在第二位的步惊云身边,面对幽若的打量,步惊云依旧冰冷如常,并不因为幽若的美貌和纯真有着丝毫例外的对待。对此幽若倒是一点也不例外,对于步惊云这样的人而言,美貌,天真什么的都和他没关系,不会让他给予任何特别对待,在步惊云眼中,只有在乎的人和陌生人!

    要么不,要么最,这才是不哭死神——步惊云。

    幽若和步惊云对立了很久,气氛到最后有些尴尬了,还是秦霜见此,笑着对幽若说道:“这是你二师兄步惊云,他不喜欢说话。幽若你别见怪。”

    幽若闻言,将刚才因秦霜开口转过去的视线又从秦霜身上转回到步惊云身上,头慢慢靠近步惊云,两人脸之间的距离慢慢减少到了一个拳头长短。

    对于幽若的慢慢靠近,步惊云的表情始终如初冰冷。没有丝毫变化。

    幽若就这么静静地纯真地近距离地对着步惊云那幽暗深邃的眼睛认真地看了好一会,眼中是孩子们看到什么奇怪东西后涌现出的纯真好奇,之后,幽若转身走向第一位的聂风。

    “风哥哥,这么多天没见有没有想幽若啊!”幽若可爱欢笑地跳到聂风面前。

    “风哥哥自然是想幽若的。”如同开玩笑的话中却隐含着隐在话中的真心。聂风之前就从文丑丑那里知道幽若搬到了第一楼和师傅住了,所以对于幽若最近都没去找他很理解,在他想来恐怕是雄霸不让幽若下楼吧!

    只是明白是明白,他心中的思念虽然长久没见而愈加想念,所以今天在秦霜和步惊云回来之后,他也来了,为的自然是上第一楼的时候,碰运气看能不能见到幽若一面。至于断浪,纯粹是陪着他来的。

    “嘻嘻。”听聂风说想起自己,幽若笑得好似被父母奖励的孩子,随后转头看向站在他后面的断浪纯真笑道:“浪哥哥好啊!”。

    声音熟络好似早就认识了断浪一样,见幽若看来,断浪倒是不自觉地挺了挺胸膛,好似接受长官巡视的士兵一样,让自己站得更加笔直一些,当然这样的条件反射只有断浪自己留意到,其他人却是没有察觉到他瞬间的紧张情绪。

    “幽若你好。”断浪笑道。眼神中有隐隐的爱慕闪现。

    幽若和这四位认识完,就转身又跑回了雄霸身边坐下,撒娇道:“爹,既然霜哥哥都会来了,你是不是应该有更多的时间来陪我了呢?”

    闻言,雄霸微抬眉头,有听没懂。

    “哎呀!幽若的意思就是让爹将那些见鬼的折子帮务全给扔霜哥哥处理啦!幽若回来这么久,爹你除了每天陪我吃一顿晚饭,你自己说,你什么时间陪过我。”幽若气鼓鼓地说道。

    “幽若乖,爹这不是有事吗?好吧!爹听幽若的行了吧!”雄霸慈爱地摸着幽若的头,随后抬起头威严看向旁边的文丑丑吩咐道:“去,将最近的折子帮务都搬到霜儿的望霜楼去让霜儿带为师处理。”

    “师傅,这万万不可。弟子不敢代劳师傅处理帮务。”雄霸这么一道命令,最先吓到的不是别人而是秦霜。

    作为雄霸的弟子,近距离伺候这位霸主师傅这么多年,他比谁都知道雄霸有多忌讳别人谋权。以往帮务之内的都是雄霸亲力亲为,从不假以别人之手,就是为了防止别人乘机夺权,如今雄霸此举此言,秦霜还真是被他搞得心中狂跳不安得很。

    “霜哥哥,你是我爹的大徒弟吧!怎么可以偷懒呢!爹都说让你处理了,你就别想着自己退掉自己清闲哦!。我说的对不对爹。”幽若对秦霜眨巴眨巴大眼睛,幸灾乐祸地笑道。最后还不忘问雄霸道。

    “霜儿,幽若说得对,生为大师兄替为师分担你责无旁贷,帮务从今天开始交由你处理,如不是十分重要之事,你可自行处理不用来通报为师。”雄霸说道,这相当于是交了权给秦霜了。

    雄霸这番表现自然是让一旁的几人都是微微睁大眼睛暗自打量他,那眼神就好似第一天认识雄霸一样的,在他们记忆中,这位威严霸气无双的长者可从来没有这么随和好说话过。

    不过今天他们算是见识到了,当真没想到有人能对雄霸这样的霸主有如此深的影响。

    简直是幽若说什么雄霸就是什么。就算是疼女儿也很少有如此溺爱的。

    其实雄霸也有自己的考虑,他对自己这个大徒弟还是很了解的,秦霜这种人绝对不会恃宠而骄,也不会被所谓的权势迷惑心智失了分寸。

    让秦霜代理帮务虽然看起来只是因为疼女儿才答应的,其实不然,这是一个武力至上的世界,这天下会能有如今权势全靠的就是他雄霸的武力值支撑起来的。

    秦霜只要一天打不过他,那就算是手握大权,雄霸也不担心天下会被秦霜谋权。

    雄霸看的真切,天下会之所以是天下会,核心是他雄霸,只要他雄霸在,能建立一个天下会自然就能建立起第二个。

    在雄霸眼中,秦霜根本不足为虑,根本影响不到他的霸业野心。

    所以在一些不需要在意的“小事”上妥协能逗自己宝贝女儿开心,那又何乐而不为。

    秦霜见雄霸讲的如此明确,自然知道师傅是说真的,于是,很从容淡定地握拳行礼:“弟子定当努力,为师傅分忧。”

    那副淡然,丝毫没有因为大权在握而有丝毫骄纵。这也让幽若明白,秦霜果然是秦霜,敦厚温和,品行俱佳。却是最不容易背叛雄霸之人。

    原著中,雄霸被断浪逼着自废了功力,那时候万金散尽,最后还愿意留在雄霸身边伺候照顾他的确是只有秦霜。也是因为这样,幽若才会让雄霸将权力分给秦霜,并不是笼络人心,而是秦霜值得如此对待信任。

    “哈哈,霜哥哥,你有得忙了,爹的那些折子可多了,呵呵。”幽若见秦霜应承下来,开心地幸灾乐祸道。

    对此秦霜摇头笑了笑,故作苦恼道:“幽若你真是给霜哥哥找了大麻烦啊!”

    “哈哈。”幽若见秦霜苦脸,笑的更加开怀。“霜哥哥你真搞笑,对了,现在快到中午了,霜哥哥你和云哥哥吃了午饭没有?”

    “倒是还未。正准备和云师弟拜见了师傅之后回去吃。”秦霜温和笑道。

    “那留下来一起吃吧!大家一起吃团圆饭,爹你说好不好。”幽若可爱地看向雄霸问道。她倒是不怕其他人不留,但步惊云却是很大可能不甩她,所以幽若才会问雄霸,只要雄霸开口,步惊云那是肯定会遵从的。

    “幽若说什么是什么。”雄霸宠爱地点了点幽若的小鼻子,随后抬头对四人说道:“既然幽若喜欢,你们就留下来一起吃午饭吧!”

    “是。”师傅有令,四人自然遵从。

    “霜儿。”雄霸似想起了什么,突然把刚才看的那份折子递给秦霜,秦霜接过之后才道:“大旱所属地百姓们的税收今天全免,另外拨一百万俩去救灾,这事情交给你处理吧!”

    闻言,其他几人又是一惊,雄霸不掠夺别人就不错了,现在居然拨银救灾,当真是惊呆一地眼球。

    不过看着幽若说“谢谢爹”的样子,他们微微了然,这事情恐怕还是幽若开的口,而雄霸宠女才会答应。

    看着和幽若相处的雄霸,他们突然觉得此刻的雄霸更像一个有血有肉的人而不仅仅是那让人生畏高高在上的冷酷霸者。

    “弟子带那些灾民感谢师傅大恩。”这话自然是最善良的聂风说的。

    对此,雄霸只是淡淡地点了点头,没说什么。还是那句话,无伤大雅的小事他自然乐意顺着幽若逗她开心。

    一百万两虽然很多,但是只要有权势,就不怕没钱花,自己没有,他就去抢,而这天下能敌得过他敌得过他的势力还真没有几个。

    文丑丑见几人正聊着,打算先下去为他们安排晚餐,幽若眼尖见此连忙喊住了他。

    “丑丑,你去干嘛啊!”幽若道。

    “我的小祖宗,我不是怕你饿了,这会儿去给你们准备午餐吗?”文丑丑见幽若看来,脸上的笑容不由得多了一份长辈的喜爱,他是真的很喜欢这个活泼天真的大小姐。总觉得光是看着对方毫无污秽的纯真笑容就好似晒阳光一样,不由自主地想要开心微笑。

    “不用了丑丑,今天的午餐我们自己做。”幽若笑道,随后偏头看向雄霸道:“爹,今天幽若下厨,将几个师兄和丑丑借给我打下手怎么样?”

    看着幽若眼中带着期待的光芒,雄霸自然是高兴应允。

    于是,就有了之后幽若和四位天下会尊贵的少爷们一起在厨房忙活,丑丑进进出出搬着幽若要的东西。而雄霸做旁边桌子旁看着的画面。

    “霜哥哥,浪哥哥,豆芽菜你们串好了没有。”主厨幽若对着坐在小凳子上认真和豆芽菜奋战的秦霜和断浪叫道。

    “快好了。”秦霜与断浪对视看了一眼,随后低头看着盆中还有一小半没串起来的豆芽菜,无奈笑道。他好命,身为天下会的少爷,今儿个倒是第一次进厨房。这让他带人打仗他倒是会,但这洗菜串豆芽他还真有点心有余力不足。

    而断浪之前虽然是杂役,但他负责的不是厨房方面,所以理所当然地没有一点经验。他也没想到自己会有串豆芽的这天。自然除了苦笑还是苦笑。

    “快点呀!霜哥哥,浪哥哥,我等着下锅呢!”幽若无视秦霜的苦笑,大叫道。随后对生火的聂风的抱怨道:“风哥哥,火大点,还有,别让冒这么多烟。呛人好不好。”

    苦笑,聂风也是出了苦笑还是苦笑。生火没什么难,只不过幽若做菜一时要火大一点一时要火小一点,这也注定聂风的“工作”难度增加了不止一倍。

    “丑丑,我要的冰块呢!还没来吗?”逮着刚提着两篮子蔬菜的丑丑,幽若就喊了起来。

    “到了,就在外面,我现在就去拿。”丑丑叫道,随后就立马急急往外跑了。

    其实丑丑倒是可以让那些送东西的下人直接把蔬菜什么的直接送进厨房,但是考虑到在场的都是天下会的“上层”人物,为了给“几位狼狈”的少爷们维护下形象,所以丑丑也只能让那些仆人将东西放在外面,自己动手将东西搬进来了。

    “哇!云哥哥,你好厉害,居然雕得这么漂亮,栩栩如生,太厉害了。”又听幽若一声大叫,众人看去,只见砧板上放着很多用胡萝卜豆腐雕刻的动物。有鸟,兔子,马,很多很多,看起来都雕刻的很逼真很好看,如此也难怪幽若会这么惊讶了。不说幽若,其他人看着也很惊讶好吧!

    对于大家如同看怪物的表情,步惊云还是那么淡然的面瘫已对,无喜无忧,冰山神马的,就是强大。

    “恩,云哥哥雕得这么好,幽若也来雕几个。”说着就拿起旁边的小刀子开始在豆腐上描绘起来。那认真的纯真,让旁边的步惊云眼波微闪。不过很快就恢复平静,没人发现,也没人知道这刻他脑中闪过的是怎样的念头。

    厨房里忙的有点鸡飞狗跳的味道,而雄霸只是静静坐在旁边的桌子上看着,视线忽略了其他人只跟着幽若旋转。

    看着幽若忙碌地为他做饭,雄霸的思绪不禁又被带回了曾经他与幽若父女两相依为命的日子。心中暖流浸泡,让他不由自主地勾起了一丝嘴角,彰显他此刻的心情。

    这样的温馨曾因为他的无能而失去了十五年,如今再次拥有,雄霸心中暗下狠心,一定不会让他在失去,他必定用尽一切力气也要保护好这好不容易失而复得的珍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