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年少懵懂  第六十五章 没关系

章节字数:2013  更新时间:13-09-20 12:0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不知道是什么驱使着男孩,他漫无目的地在街上闲逛,不自觉就走到了去年来过的书店。

    书店的门虚掩着,他踌躇了一下,终于还是推开门走了进去。

    没有人。

    他四周看了看,一切都没有变,只是那个戴着老花镜看线装书的老人不再坐在桌子后,而变成了依旧慈祥的黑白照片。他看着照片里的老人,很久很久,都无法动弹。

    这个让人一眼看到就倍感心安的老人,这个笑着说自己是个好人的可爱老人,这个把陌生女孩当作亲孙女看待的慈祥老人。才一年不见阿,你怎么就离开了呢。

    世事无常,我们能做的,只有接受。


    “婆婆是突发脑溢血才离开的。”

    女孩的声音从桌子后方传来。刚才的确是完全地走神了,连有人经过自己的身边都察觉不到。

    “不知道什么时候就突然离开,来不及交代任何东西。这才是做人最可悲的地方吧。”

    男孩很感慨。年纪轻轻的他们从来不会考虑死亡这个沉重的话题。却不知道生命的年轮每多一圈,对于死亡的恐惧就多一点。

    “那么,婆婆的家人来过么?”除了这个问题,他想不出更合时宜的话。

    “婆婆离开后一周才赶回来的。这是他们最大的努力了。几年前婆婆就和我说过,她走了之后要葬在自家的后山上。我把婆婆交代过我的事情都和他们说了。他们一一完成了婆婆的夙愿,又走了。只把这家书店,留给了我。

    “婆婆离开前半个月,我还来看过她。那时候她精神好的很,脸色红润,说话声音也大。可是那天,她跟我谈论的全都是关于死亡的话题。那时候我只知道一个劲地说这不吉利别说了。现在看来,也许那几天婆婆的精神是回光返照,也许婆婆知道自己时日不多了,才拉着我说那些话。

    “我怎么可以那么笨呢,我怎么能察觉不到婆婆的不对劲呢。我和婆婆说放假来看她她不回答的时候我怎么就没有多想一想是为什么呢。。。。。。”

    女孩的语气,从诉说变成了自言自语。可是男孩一直认真地听着。他从口袋里掏出餐巾纸,小心翼翼地递到女孩手边。

    她没有接。

    她抬起头,用闪着光的眼睛看他。

    “我没有哭。我答应过婆婆,以后不能哭。婆婆说她不喜欢动不动就哭泣的孩子。婆婆喜欢笑着的我。”

    女孩说着,声音有些哽咽,眼泪不停地溢出来堆积在眼眶里。柔弱的眼眶快要承受不住泪水的重量。女孩抬起头,一眨不眨地盯着天花板,拼命地想让眼泪倒流回身体里。

    “郁然,让我陪你一起守着这个书店。好么?”

    女孩愣了愣,忘记了眼眶里还满是泪水。将视线从天花板上转移到比自己高很多的男孩脸上。她看不清他的脸,泪水正将眼眶模糊。眼睛累了,连着眨了好几次,眼眶里的泪水全都滚了出来。

    她抬手不停地乱擦,明明说好不哭的。

    男孩用从刚才就一直拿在手里的餐巾纸,轻轻地为女孩擦拭着脸上的泪水。

    郁然的心里很乱,她不知道刚才他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看到他那么温柔的对待自己,心跳不自觉地加快了。

    感受到女孩脸上温度的变化,他想,她应该是喜欢自己的吧。

    “可以么?”

    “聂政。。。。。。你不该是喜欢羽城的么?”

    “我喜欢你。”


    很多年后,当郁然再次问起,他为什么会喜欢自己时。

    聂政的回答是,看你忍眼泪的样子那么可怜,就这么说让你开心一下咯。



    手机屏幕一亮一暗,“羽城”两个大字在屏幕上焦急地闪动着。

    聂政接起电话。

    “王轩走了。”



    “你不但没有留他,还跟他说分手?”

    学校天台。

    男孩和女孩都很惊讶。面前的女孩面无表情,仿佛王轩只是一个无关紧要的人,他在这里,或者去远方,都和她没有半毛钱关系。

    聂政很不理解,明明已经动了心,为什么又要这样决绝。

    可是郁然却隐隐有些了解,自从考试那天,周羽城就没有对劲过。

    不管她怎么问,周羽城就是一句话都不肯说,还对着她强颜欢笑。郁然真的很想告诉她,不是发自内心的笑容,真的要多丑有多丑。

    “明早的飞机。”

    “为什么。”明明是个惯用的疑问句,可是聂政说出来,却不带一点疑问。他知道,凭她的性格,如果她不愿意,自己是问不出什么名堂的。可就算这样,他还是想试一试。

    “我不爱他。与其强硬地把他留在身边,倒不如让他趁早离开。免得在我身上浪费青春。”

    “可他对你很好。”

    “就是因为他对我很好。所以每当面对他,我都很愧疚。就算我对他有好感,但就像你一样,还没有到非在一起不可的地步。”说到这里,周羽城顿了顿,抬眼看了看郁然的反应,还好,她并没有从自己险些说漏嘴的说辞里听出些什么。“爱情又不能当饭吃。更何况我们这个年纪,哪来的爱情?”

    “你怎么可以那么悲观。”聂政听到周羽城险些说出自己曾经的想法,也微微一紧张。不过还好,周羽城是聪明人,她的话锋转的那么微妙。也好在现在郁然一门心思都在周羽城放任王轩离开的事情上,没有追究细节。

    “我悲观?我亲眼看到我爸和别的女人上床,我亲耳听到我妈和另一个男人在房间里独处。你要我怎么相信爱情!”

    到这个时候,郁然对于周羽城的反常,才稍稍有了些明白。

    聂政没有再说话,听得出来周羽城也接近崩溃了。

    有些痛在心里,自己独自品味的时候,只会自觉可悲。可一旦被被人窥视,哪怕一点点,就会有秘密败露的恐慌和更加撕裂的痛感。

    聂政侧脸看了看郁然,郁然给了他一个信任的眼神。

    两人一起上前,紧紧地抱住周羽城。

    “没关系。你还有我们。”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