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年少懵懂  第七十章 不用走了

章节字数:2675  更新时间:14-06-29 14:0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不就是没写作业么?补回去就好了呀,干嘛非得闹那么大。”郁然红着眼眶,动作极缓慢地帮周羽城收拾着东西。
    
    
    办公室里的监控校长看了,他非常理性地批评了班主任一句:“这个学生没教好阿。”然后同意了以“目无尊长,出言不逊诋毁人类灵魂工程师”“不按时完成作业还不知悔改”等罪名批准开除周羽城同学。
    
    
    “看她不爽很久了嘛,借这个机会发泄一下。谁让她乱打小报告,还说我妈坏话。”周羽城故作轻松。但其实她的心里还是很沉重。脑海里全是昨天回家之后妈妈和她说的话。
    
    
    “我辛苦那么多年把你养大,就是希望你可以好好读书,长大了赚很多钱,不用像妈妈这样过苦日子。可是你呢,你态度好点,和老师说自己发烧生病了,然后保证把作业补好,不就什么事都没有了吗?”说着,妈妈的眼中终于还是留下了泪水,即便她一直拼命忍耐。
    
    “妈,对不起。可是,如果我真的那么说,她不过会说‘难道你整个寒假都在发烧吗?’而且,我不希望你被别人看不起。”
    
    “傻瓜,妈妈又没关系。你要是被开除了,你不也一辈子被别人看不起?妈妈不想你这样阿。”
    
    “妈……”
    
    
    想到这里,眼眶又模糊了,周羽城低下头胡乱抹掉大滴大滴的泪珠。她不想被郁然看见自己哭。
    
    看到周羽城突然低下头去不收拾东西了,看到她发丝里左手不停地动。郁然抬起手,想拍拍她的肩膀安慰她。但手抬到半空中,又放了回去。她应该不希望别人揭穿她的脆弱吧。
    
    “羽城,我去上个厕所。”
    
    
    周羽城很感动,眼泪更加止不住了。她慌乱地从口袋里掏出餐巾纸擦拭。抬头做了好几个深呼吸,甩甩头试图将妈妈从脑海里甩走。那么多人在看自己的笑话,不能哭。就算要离开,也要笑得比谁都漂亮。
    
    
    世界上多的是看你笑话的人。
    
    
    
    “你不用走了。”
    
    聂政风风火火地从门外进来,一把按住两人的手。
    
    “为什么?”周羽城想,班主任怎么会轻易放过她呢?她走了,不正好少了一个拖班级后腿的人?再说了,话都说得那么明明白白的了,要是不走,以后也没什么好日子过。
    
    “总之,不用走,你以后去三班上课。”聂政的表情和语气不像是在开玩笑,他也不会拿这件事情开玩笑。他顿了顿,心虚地瞟了一眼郁然,“我也去。”
    
    之后的他眼光闪躲,不敢看任何一个人。只是自顾自地低头把已经整理好的书搬到三班去了。
    
    周羽城和郁然对视,都从对方的眼里看到了疑惑。很显然,聂政做这件事,除了没有告诉当事人周羽城之外,被蒙在鼓里的还有女朋友郁然。
    
    而周羽城从郁然的眼里,还看到了另外一些东西。
    
    嫉妒?吃醋?亦或是仇恨?
    
    最好不是,她希望自己只是眼花。毕竟郁然是自己唯一的女性朋友了。
    
    
    “说吧,你做了什么?”周羽城严肃认真起来,声音里是无法抗拒的威严。
    
    “没有。”而只有聂政,才能那么理直气壮地无视她的无可抗拒。
    
    “你是不是……”在如此严肃的时刻,周羽城的脑海里居然不可控制地出现了作为腐.女才整天YY的事情。
    
    很显然,她.猥.琐.的表情已经深深地出卖了她。
    
    “把你脑子里.肮.脏!龌.龊!.猥.琐.的东西给我丢掉!”
    
    “你不告诉我真相,就无权阻止我想象!”
    
    “臆想?”
    
    “恩?”
    
    周羽城准备出绝招了,那就是——不说话。在无话可说的时候,沉默是最锐利的武器。
    
    以不变应万变。
    
    
    “我让我爸跟校长求情,请他吃了顿饭,还保证你一定会上重点,以学校历年第一的重点率威胁他。他就答应拉。”
    
    在周羽城不说话,又不把目光从他身上移走这种状态持续了五分钟后,聂政终于妥协了。但是,妥协不代表全招。
    
    他尽可能地是自己看起来一脸轻松,好像在介绍自家宠物的名字一样不痛不痒。说完后还耸了耸肩,提醒周羽城他已经演讲完毕,她可以接下去了。
    
    没记错的话,她最在乎的应该就是尊严了。虽然通常情况下她总表现得穷不拉叽,但事情一旦严重到触及尊严,她深藏心底的刻薄就会显露无遗。她会毫不吝惜自己所能想到的一切脏话。
    
    和班主任的对峙就足以说明。
    
    他以为,她会说不需要自己讨来的施舍,即使他隐瞒了让父亲在送校长的西装里塞了钱。或者她会问他为什么他父亲有那么大的面子。
    
    要知道,校长是个很“专横”的人,这样收回成命,有损他的面子。
    
    意料之中,周羽城的反应的确很激烈。
    
    意料之外,她对他提前想到的两个方面丝毫不在乎。
    
    “上重点?!开什么宇宙玩笑?!让我走,老娘还能去重点当个清洁工什么的!我……喂!你别笑!”
    
    抑制住强行闯出来的笑意,聂政的肩膀还在不停的抖动。
    
    “原来我说完之后,你最在乎的就是这个阿?哈哈哈……”
    
    “这个还不值得在乎么?让一个全班倒数的人上重点,还不如叫一个资深.老.鸨.抛弃她一辈子积攒下来的圈内人缘和大笔收入弃暗投明.婊.子..从良来的容易!”
    
    “……你什么时候从哪里学来这整套整套的?我还是比较喜欢以前那个只会红着脸笑的你。恩!”说完这句话,聂政又肯定了一下自己。
    
    “让聂大少爷失望了,小女子之前都是装出来的贤良。”周羽城两手交叠放在腰侧,双腿微微弯曲,低头。十足一个待字闺中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的少女。可是下一面……
    
    “但是现在老娘不屑了!我要释放本性!”一秒钟包租婆上身?
    
    “咳咳。”聂政清了清嗓子。
    
    周羽城总是这样令人捉摸不透。每当他自以为足够了解她的时候,她又变了。或者说,她又展现出了另一个不为人知的自己。
    
    但在周羽城看来,她也不是很清楚自己的本性到底是什么样的。似乎随着心情在变化。也随着自己面对的人,所处的环境在变化。
    
    这不是人类的特长么?
    
    至少这次和班主任的对峙让她.爽.到.了,这样的毒舌也许维持不了多久,也许只对聂政一个人这样。
    
    一是词汇量不够,二是,不是在所有人面前都这么放得开。
    
    聂政是个例外。
    
    
    在聂政再三保证就算周羽城没能考上重点,校长也会准许她毕业,而且还签字画押之后,周羽城终于决定暂时放过他。
    
    
    虽然从小学到初中毕业,周羽城在班里一直处于数一数二的地位,那些时候的班主任也因为她读书好,对她比对其他同学要好,要宽容。
    
    不过上高中之后,一切都变了模样。
    
    学校汇集了市里所有所有初中里的尖子生,周羽城无能为力了。
    
    她从来就不是用功读书的人,之前的数一数二在她看来也只是运气好。小学是因为在落后的西南部读书,初中是因为她放弃了去城里学校读书而选择留在阿姨在的乡村的中学就读。
    
    可是她的妈妈一直看不清现实,或者说不愿意看清。她一直一厢情愿地认为周羽城在这里也应该数一数二,还满心期待着她能考重点。即使她不表现出来,周羽城也能感受到。
    
    但周羽城心里清楚,就算她头悬梁锥刺股也未必能考上,更何况她不愿意成为一个只会读书的书呆子。
    
    
    “就这样吧,考不上重点就活不下去了么?千千万万人考不上呢。”
    
    “你怎么这么安于现状呢周羽城!”
    
    “这叫随遇而安阿聂政!这是一种生活态度。常言道:‘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嘛。”
    
    “懒人有懒人的言论。”
    
    ……
    
    
    空旷的教室里打得火热的两人,都没有注意到窗外有个人已经站了很久了。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