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年少懵懂  第七十八章 对不起,是我的错

章节字数:2781  更新时间:14-06-30 22:4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聂政,你上周末去哪里了?”
    
    “……”
    
    “聂政?”
    
    “恩?!”
    
    “你在想什么?”
    
    “没……没什么。”
    
    郁然撇撇嘴,聂政这样失神的状态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而且,他脸上的伤也没有向她解释。
    
    =====
    
    “聂政,你的脸怎么受伤了?还疼么?”郁然说着,心疼地抬起手想要触碰又怕弄疼了他。最终也只是落在伤口边上。
    
    “没事,不疼。”聂政眼神飘忽了一秒,又很快坚定回来。他轻轻握住她的手,温柔地笑着。
    
    他避开了她的问题。
    
    既然他不想说,那么就不问吧。
    
    郁然低了低眼睑,没有说什么。
    
    =====
    
    这样的细节一个月来不是一次两次了。就算她再怎么相信他,她毕竟是个女生。胡思乱想,或者说心思缜密,大概是女人的天性吧。
    
    “聂政,有什么就说吧,别瞒着我好吗?你总是这样心不在焉,让我很痛苦。”
    
    “真的没什么。郁然,相信我。”
    
    “是不是……和羽城有关?”郁然犹豫了很久,从聂政有一丝不对劲开始,她就有这种疑惑了。可,她不该是个小肚鸡肠的女人阿。
    
    “郁然...”聂政一直装傻,即使他知道郁然早就发觉了不对劲。他也不想这样,对郁然也还有感情。可是,心思却总会不自然地飘到周羽城身上。好几次陪在郁然身边的时候走神,他也很自责。终于,郁然还是开口了。他没有窘迫,心里反倒悄悄松了一口气。
    
    “聂政,我们要不要,先分手。”
    
    “好。”
    
    没有一句挽留,没有一句解释。
    
    郁然心里虽然有些小小的落寞,但这不就是她所爱的人么?不纠缠,不欺骗,不掩盖。
    
    聂政想不到比这更好的办法,他不愿瞒她,他曾决心给她幸福快乐无忧无虑的生活。而现在他做不到,他能给的只有伤害。在周羽城过得幸福之前,他似乎无法就这么安心的过自己的生活。所以,是时候先放手。让彼此都冷静。
    
    这一点,两人无比的契合。
    
    这让彼此心底更坚定了要在一起的决心。却都没有表现出来。
    
    转身,分离。
    
    他一步一步地走着,眼睛盯着前方,却找不到视线的焦点。只觉得身边全是飞驰而过的车辆,和模糊的建筑。他一直在犹豫,脚步却没停。他没有回头。
    
    她也是。
    
    ==========
    
    “那些人已经被拘留了。你...还好么?”
    
    “恩。我有事找你。”
    
    按掉手机屏幕,周羽城理了理已经侧分的刘海,对着镜子左右照了照。她不知道在看什么,只是习惯性的动作。扯了扯衣服的,让它看起来更加合身。右手下意识地摸了摸口袋里的手机,以确保它还安全地在那里。
    
    之前的手机已经不见了,当时缓不过神来也忘记捡回手机。也许修修还能用,但现在应该早被送进垃圾站了。
    
    打电话跟父亲说自己要买新手机时,他在电话那边爽快地答应了下来。隔天就汇了6000到周羽城用妈妈身份证开的账户上。对于钱,他从不吝啬,对于爱,他一毛不拔。
    
    周羽城很快又给自己置备了最新款的iPhone,其实并不打算这么快买,但当聂政说要买一个送给她之后,她很快就到市里买来了。她不想再欠他更多。
    
    而现在,她要做一件她下了很大决心才决定的事情。
    
    这是一场赌局。赢了,她似乎也得不到什么。而如果输了,她将失去她所拥有为数不多的一切。
    
    而她,从一开始就知道,她会输。
    
    
    =======
    
    特意约了没人的地方。KTV。
    
    昏暗的环境没人打扰的场合,是实施计划的最佳场所。
    
    普通包厢的门没法锁,周羽城第一次自私地让聂政定了豪华包厢。
    
    她很尽力地早到了,却也不过是她前脚进聂政后脚就来了。
    
    聂政不喜欢迟到,更何况对象是周羽城。她现在就像是摔碎的玻璃杯刚用胶水粘上,还没风干。轻轻一碰就又重新碎落满地。
    
    他一进门,她就从沙发上站起来冲到正缓慢自动关上的门边,一把将门推进去,锁上锁。聂政还在疑惑,周羽城是有什么很重要的事情要说吧,这么紧张。却根本没意料到接下来发生的事情。
    
    
    女孩转过身,直冲着男孩的怀里.扑.来。没等他反应,她一踮脚,双手.勾.住.了他的脖子,用力往下拉来适应她的身高。他不自主地就弯下了身子,嘴.唇.一.片.柔.软。他还没明白发生了什么,女孩小.巧.湿.润.的.舌.头.已.经.探.了.进.来。
    
    双.唇.碰.触.的那一刹那,周羽城的脑海中又浮现出了被.那.个.男.人.欺.凌.的画面,心里一阵恐惧。下意识告诉她,要逃!可是在男孩.颈.后.交握的手紧了紧,她用理智控制住了自己。不能半途而废。
    
    而聂政,却想起了两人分手那次的“最后一吻”。她的唇.依.旧.令.他.陶.醉.。他一下.失.了.控.制.,变被动为主动,微微张.大.嘴.包.住.她.的.唇,舌.头.用.力.地.伸.进.她.的.口.里,贪.婪.地.吮.吸.着。双.手.也.紧.紧.抱.住.了.她.的.腰,让她更靠近自己,彼.此.的.身.体.更.加.贴.合。
    
    就这样吧,让事情这么发展下去。
    
    周羽城心里想着。因为被他抱住,手根本不需要用力,于是她学着电视电影里的人,双.手.轻.轻.抚.过.他.的.肩.膀.,再.到.胸.前。她的.抚.摸.似.乎.起.了.效.果,他的.吻更.加.炽.热了,腰.上.的.力.量.也.更.大.了.。.她.身.体.不.住.地.颤.抖.,.紧.张.的情绪包围着她的全身,让她无法享受其中。她按照事先想象的那样,解.开.他.的.衬.衫.扣.子。
    
    她感到自己的额头,手心都是汗,湿.漉.漉.地很难受。纽扣似乎也不停使唤,怎么也解不开,半昂着头.迎.合.聂政,让她更加无法确定纽扣的正确位置。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解开了两颗。她却犹豫了。
    
    这么做,真的对么?
    
    
    而聂政,此时感性已经占了上风,理智早被周羽城的吻挤到一边。他正吻.得.难.以.自.持,手也正要在她.腰.间.游.移.起.来.的时候,胸.口.突.然.一.凉,与此同时,郁然穿着雪白大衣红色围巾在雪地里冲着他微笑的画面在脑中一闪而过。他猛地推开了周羽城。
    
    理智终于回来了。
    
    我这是在干什么?聂政心想,附带着无比的懊悔和巨大的疑问。似乎从一踏入这个门,他就被周羽城掌控住了。他的被动到主动,他的动.情,似乎都在她的掌控之中。静下心来,才发现整件事情都在朝着一个不可收拾的方向发展。
    
    
    身体猛地失去重心,周羽城踉跄了几步,跌坐在沙发上。她抬头,看见朦胧的黑暗中聂政那极其懊悔的表情和思索着的紧皱的眉头。她终于肯承认,她输了。
    
    一丝丝懊悔也涌上了她的心头。聂政,是郁然的男朋友阿。她这是在做什么。自己怎么也变成了当初最讨厌的那种人?
    
    现实果然是最残酷的东西,它让人不知不觉地改变,慢慢变成自己曾经最厌恶的样子。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我想把第.一.次给你。”
    
    “……”
    
    “很惊讶吗?那一次是运气好,可是,我不敢保证以后的每一天每一时每一刻,你都能够像这次一样迅速地感到我身边啊。我害怕。害怕第一次被这种人夺走。所以我想,至少给了你,我才不会后悔。”
    
    “不,这种事以后不会再发生的。”
    
    “你凭什么说的这么肯定?”眼泪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盈满了眼眶,周羽城已经无暇顾忌了,就任凭泪水肆意流淌,在脸上,嘴角留下咸涩的痕迹。“我害怕。我害怕仅剩的最珍贵的东西就这么丢了。你根本不明白我那时候心里究竟有多绝望!”
    
    她站起身,走到门口,把锁打开。
    
    “对不起,是我的错。”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