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部:太阳星域·初  第五章 失蹤 「disappear」

章节字数:5222  更新时间:13-09-14 08:0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如果讓認識韓雅文的人知道韓雅文在想這些東西的話,那個人會不敢相信,會直接撞牆看一下自己是不是在做夢。以韓雅文的性格,她雖然知道有這些東西,但她是不會想。這樣子在人家看來是一個感情白癡,不過韓雅文她不是感情白癡,而是因為她對感情絲毫沒有其他人那樣敏感。

    停止了自己的幻想,韓雅文動了動身體,就是這麼一動,弄醒了雪琳。雪琳高興地看著韓雅文,立刻跳下床,道:“雅文,你醒了!你現在有沒有哪里不舒服?”

    韓雅文搖了搖頭,小聲道:“扶我起來。”

    雪琳應了一聲,就做到床邊,慢慢的扶著韓雅文起來。雪琳不小心碰到了韓雅文背後的傷口,疼痛讓韓雅文不由得緊皺起眉頭。往自己身上看,自己身上只有那幾層抱住傷口的白色紗布,沒有穿衣服,看到這裏,韓雅文長長歎了口氣。

    “太好了,你沒事真是太好了!你想吃什麼早餐啊?我幫你拿!”雪琳微笑道。

    “隨便,今天你們吃什麼,你就給我拿點。”

    “嗯,好吧!你在這裏等一下,我去拿早餐過來給你吃。”說完,雪琳就走出房間。

    飯廳裏,上官寶儀和歐陽玲韻都沒有精神,龍傳弘則是看著她們倆個不知說什麼才好,直到雪琳走到了飯廳。

    “雪琳,雅文現在怎麼樣了?”雪琳還沒有坐下,龍傳弘就問她。

    雪琳道:“雅文現在沒有什麼事了!臉色比昨天好了些,現在已經醒了,在我房間休息中!”

    “那就好!”龍傳弘笑著點了點頭。

    “雅文現在真的沒有事了嗎?現在真的已經醒了嗎?”歐陽玲韻一連問了倆個問題,上官寶儀和歐陽玲韻眼睛睜的大大的瞪著雪琳。

    雪琳被她們倆個這樣看著有點不知在,嘴角抽了抽,點了點頭,不過之後就對著龍傳弘道:“爺爺,現在上早餐吧!雅文她還在我房間裏等著吃早餐。”

    過了一會兒,雪琳迅速的吃完早餐,拿起一份早餐,沖回自己的房間,怕韓雅文等久了。

    本來上官寶儀和歐陽玲韻也想去的,卻被龍傳弘阻止了。

    龍傳弘道:“你們還是吃完早餐在去吧!等一下我帶你們去。”

    雪琳很快的就回到自己的房間,韓雅文想下床吃,可雪琳不給,硬是要她在床上吃完在下床。無奈的韓雅文只好在床上吃早餐,可這樣被人目不轉睛的看著吃早餐,有點不在,不過韓雅文還是將早餐吃完。在韓雅文吃早餐時,上官寶儀和歐陽玲韻也來了,龍傳弘沒有進去,在房間門口看了一下韓雅文,就轉身走回書房。

    原來是一個人在看著她吃早餐,結果是三個人在看著她吃,這一點然韓雅文無語了,雖然臉上沒有表現出來,心裏可就是這樣。

    雪琳見有點悶,就打開電視看今天早上的新聞,一打開就是早上的頭條新聞。

    新聞員道:“從昨天下午開始,段家的二小姐失蹤了,直到今天還沒有回來,段家現在派了很多的部隊出去,找段家二小姐。直到現在為止段家二小姐還沒有找到。請知道段家二小姐的下落的人,請告訴段家的部隊。”在後面的螢幕中還播放著段家的部隊在走街串巷的找,“接下來是下麵的一則新聞……”

    “段家的二小姐,竟然失蹤,這不可能啊!”雪琳驚訝的回想著剛才的那則新聞。

    “這有什麼不可能的,之前不是也有一些貴族的人員失蹤嗎?”上官寶儀眼中流露出一絲不解之色。

    “不是,那些貴族沒有段家的那種勢力,他們的失蹤只是做了一些讓人深惡痛絕的事,有些事主會找我們這些幫會,幫忙剷除這些人。而段家二小姐不是這樣的人,她的行事光明磊落,是我最敬佩的人。段家是這個世界上,最為神秘的家族,從古到今的歷史都有他們的存在。況且這一屆的段家的繼承人是歷屆裏來,是最優秀的人,段家大小姐和二小姐,倆個都一模一樣,只有靠她們倆個的氣勢來辨別她們倆個誰才是大小姐、二小姐。”說著段家二小姐時,眼裏竟然發著閃光。

    韓雅文喝了口牛奶,餘光看著雪琳,道:“你知道段家的是很清楚啊?難道你認識段家的人?”韓雅文回想著之前的事,並沒有見過雪琳或許這個幫會的人。

    雪琳解釋道:“我不認識段家的人,這些都是我聽爺爺說。爺爺他對段家是很敬佩,連曾祖也是,我就是被爺爺和曾祖所感染,當我在電視上看見段家二小姐時,我就喜歡上她了,聽爺爺對她的評價很高,慢慢的就喜歡上她了!”

    段家二小姐沒有失蹤,而是在一個幫會裏。只是連她自己都沒想到,姐她竟然會這樣找自己,看來家裏發生了什麼大事,她真的要快回去才行。否則姐她生氣起來,整個地球就不能住人。這是韓雅文所最擔心的事,可她忘了一件最重要的事,那就是她自己的家人,如果有人對韓雅文不利,他們連想也不用想直接殺了那個人。只不過那個雪琳,卻絲毫不知道她喜歡上的兩個人其實是同一個人,不過這事,等到韓雅文將自己的身份告訴了上官寶儀和歐陽玲韻之後,才告訴她。

    歐陽玲韻張大口臉上流露出蓋不住的驚愕道:“你可不要說,你們這個幫會的人都是段家的忠實粉絲?”

    “哦,你怎麼知道啊?沒錯是這樣沒錯,之前你們見過的顧定,是曾經在段家裏當過8年的兵,之後退役後,就進來我們的幫會裏,訓練我們幫裏的人。對了說道訓練!你們想好了自己練些什麼兵器。”說著說著雪琳突然轉移話題,轉到上官寶儀和歐陽玲韻最害怕的話題,她們兩瞬間石化了,可憐的目光看向韓雅文。但韓雅文可不吃這套,繼續的喝著牛奶。

    上官寶儀和歐陽玲韻對視一眼,她們從眼中看出了對方的想法,猛地一撲,撲倒韓雅文身上。恰好韓雅文手上的牛奶還剩下四分之一,就被她們這一撲,牛奶和杯子,一同掉在韓雅文胸前,牛奶就灑在紗布上,杯子就掉在胸上。但杯子掉的不好,巧好的是不是掉在傷口上,如果是掉在傷口上,那韓雅文不就是傷上加傷。

    “你們兩個快起來!”韓雅文叫道,可她們兩個就是不起來!突然心臟微微一疼,隨即就是鑽心的痛,韓雅文咬著銀牙,不讓自己發出一點聲音。過了一會,韓雅文實在忍不住,粗魯的推開上官寶儀和歐陽玲韻在地上,自己痛苦得彎起身子,手抓著心臟的位置,心想道:“可惡,這麼快就來,現在可是沒有藥在身,怎麼辦?”

    “雅文,你怎麼樣了?”雪琳關心的問向韓雅文,見她現在這樣痛苦的樣子心裏不由得疼,連上官寶儀和歐陽玲韻也是,她們不知道現在發生了什麼,只是看見韓雅文現在這個痛苦的樣子,心裏隨著韓雅文的疼而疼。現在誰也不知道怎麼辦,就在呆在原地,看著韓雅文。雪琳剛準備走到韓雅文身邊,就被韓雅文給阻止了,“你不要過來!”雪琳嚇了一跳,韓雅文現在根本就沒有轉過頭來看著她,她是怎麼知道自己要走過去,雪琳搖了搖頭現在可不是在想這些的時候,現在最重要的就是韓雅文,“那我去找醫生來!”雪琳也和剛才那樣,剛走了幾步就傳來韓雅文痛苦的聲音。

    “不用了,就算找來……醫生也沒有用。”

    上官寶儀哭著道:“那怎麼辦?雅文,我現在真的不想再看見你現在痛苦的樣子。”

    “雪琳,你之前,幫我換衣服時,在褲袋裏除了手機還有錢包之外,應該還有一個小罐子?”

    雪琳點了點頭道:“是,那是什麼東西?”

    “你應該沒有把它丟了吧?”

    “沒有。”

    “那好,你把那個小罐子拿過來,快點。”韓雅文說到最後的兩個字,就好像用盡全身的力氣說。

    雪琳應了一聲,就從床頭的櫃裏拿出一個小鐵罐子,遞給韓雅文,韓雅文順手拿過小鐵罐子,打開罐子,在裏面倒出一顆藥,連水都不用喝了,直接吞下。足足過了半個小時,韓雅文才鬆開身體,倒在床上喘著氣。

    “寶儀、玲韻,你們真的要練習一些武術,否則回應了我之前說過的話。”韓雅文喘息了一會兒道,她想轉移話題,不讓她們問我剛才到底是怎麼了。

    “但我們倆個不想練啊!練得時候可是好辛苦的喲!”歐陽玲韻戳著嘴道,她們絲毫沒有察覺到韓雅文說這個話題,是為了轉移之前所發生的事。

    韓雅文從床上坐了起來,看著她們倆個的目光有些渙散,道:“辛苦也要練,萬一你們倆個沒有我在的時候,你們怎麼辦?”上官寶儀和歐陽玲韻低著頭,沒有說話。“回答我!”韓雅文嚴厲的大聲道。

    “……不知道!”上官寶儀和歐陽玲韻同聲異口道,她們現在真的想不出,沒有了韓雅文在身邊的情景。可她們見到韓雅文現在嚴厲的說話時,還是嚇了一小跳,雖然在學校裏是見過她這樣說,但她們是第一次被韓雅文這樣子說。

    “回答不了是吧!那你們就更應該去練習!否則我們連朋友都沒得做,你們自己好好想想,你們想好了,我就會告訴你們,你們學習練習什麼才好。雪琳,幫我拿件襯衫過來。”說完韓雅文沒有在看她們,目光看向雪琳,對她說。

    雪琳點了點頭,這種場面,她是不容易插進去,所以剛才就一直做個旁觀者看著。走到衣櫃裏拿出意見白色的襯衫,遞給韓雅文。韓雅文走下床,穿好衣服,搞一下有些淩亂的銀長髮,接著又說“你們想好了嗎?”

    上官寶儀堅定的點了點頭,如果這樣子做可以減少,對雅文的傷害,就算是辛苦一點,我也要努力練習學習,不能再讓雅文為我擔心,也能然雅文輕鬆點。“雅文,你說得對,如果之前沒有你,或許我和玲韻已經死在那個男人手裏。我答應你雅文,我一定會學好練習好,不會讓你的苦心失望。”

    歐陽玲韻也是堅定地點了點頭,如果,如果,我真的學習了,不用雅文在為我操心,這樣也能減少雅文的壓力,就算是遇到了群架,雅文雖然能保護我和寶儀,但自己卻是受了重傷,足足要一個星期才難有好轉。你從不對我說三道四,就算我的成績不好,你也不會嫌棄我,還耐心的教導我,我不能廢了你對我的苦心,“雅文,我也答應你,努力練習和學習,我也不會讓你失望的。”

    “很好!你們知道就好!那我也有話對你們說,其實你們的領悟性很好,就是沒有那恒心,如果你們有恆心,那這個世界就有你們一片天地,世界上的人都會認得你們兩個的名字,上官寶儀和歐陽玲韻的名字,我等著那一天的到來。”韓雅文語重心長的說,這也能讓她們更加深的瞭解到。

    “雅文,那你呢?”上官寶儀,聽著韓雅文說的話,她的說的話,並沒有她自己的名字,難道她自己就沒有了嗎?不可能,雅文的成績一直都是在級裏排名第一的。

    韓雅文的眼神黯淡了下來,走到陽臺上,手輕輕的扶著欄杆,看著眼前的海,道:“或與那一天,我沒有機會看見。我的事不用你們理了,就算我不在你們也可以在這個世界上撐出一片天!”

    聞言,上官寶儀和歐陽玲韻瞬間怒了,走到韓雅文身旁,上官寶儀道:“雅文,你說這話是什麼意思?什麼看不到,什麼就算你不在了?這話好像說你的生命不長了,這怎麼可能,明明你的身體素質都好過我們。”

    “對啊!雅文,你到底有什麼難言之隱,你說出來嗎!讓我們倆個為你分擔一些,你這樣憋在心裏不好。”歐陽玲韻在上官寶儀說完後接上了話。

    韓雅文搖了搖頭,靜靜的看著大海,過了一會道:“我不用你們擔心,這是我自己的事,而且……我的時間已經不多了,我也不想麻煩你們,就算麻煩你們,你們也不會去做。”

    “雅文,你這話到底是什麼意思,什麼時間不多了,難道你有什麼事?唉!雅文等一下,你去哪?”歐陽玲韻不解的問韓雅文。雅文的身體素質,明明比我們還好,在這一年裏並沒有生過病,她怎麼會說這種話。在想著的時候,韓雅文就走向門口。

    韓雅文走到床邊停下腳步,沒有轉過身看著上官寶儀和歐陽玲韻,直接道:“你們以後不要再問我的事了,寶儀我覺得你最適合的武器是針,針可以殺人於無形,但我覺得你是不會殺人的,不過這武器是最適合你,如果你能練成的話,可以牽住人來有助於自己的逃跑。玲韻,我覺得你最適合的武器是武棍,武棍攻擊的話可以控制人的動作,也就是說你打中人的一些穴位,使人暈闕讓不利於自己的情況改變為有利於自己的情況,這樣能讓你有時間逃跑到人多的地方,一般來說,他們不會在多人的地方動手。一個牽制,一個攻擊,你們也可以互相的配合對方,這樣如果你們兩個一起的話,有時真的只有一個逃走的來,所以你們有時間就練習一下你們之間的默契,或與我有時間,會教導你們一些動作。”說完這些韓雅文就看著雪琳,對著她道:“雪琳,等過了一個小時,你幫我送她們回家,不要讓她們的家人擔心,我走了,你們要小心!”說完韓雅文就走出了雪琳的房間。

    雪琳還沒有從韓雅文的語話中反應過來,韓雅文就走了,她連忙的跑出自己房間。韓雅文走到了電梯的門口,雪琳連忙的跑到電梯口,在電梯裏,雪琳口舌不斷地說著,硬是要跟著韓雅文走到市區,怕韓雅文迷路。可韓雅文她是笨蛋嗎?答案是是否的,韓雅文知道她的用意,只不過是想陪著她,不想讓韓雅文走。只剩下不知現在做什麼的上官寶儀和歐陽玲韻,她們無奈的走回自己的房間,等著有人來接她們回家。

    走到馬路的一半,韓雅文停下腳步,對著雪琳道:“你回去吧!不要再跟著我了。”

    “可,現在還沒有到市區啊!”雪琳一陣低估道,心中升起一絲不舍。

    韓雅文歎了一口氣,道:“我知道你為什麼要跟著我,不是怕我迷路,而是你喜歡我對吧?”

    雪琳沒想到韓雅文這麼快就知道自己喜歡她,臉紅得像一個熟透的番茄,害羞道:“你怎麼知道我喜歡你,不過你不覺得,女的和女的在一起,不是那麼的……”

    “你不需要知道我是如何發現你喜歡我,但,我可以告訴你,我不管你喜歡是誰或是我,現在我可是不想談論感情,只要你不要煩我,我就隨你,就這樣。你不用再送我了,再見!”韓雅文眼裏閃過一絲嚴厲,接著就轉身走了。

    雪琳眼裏閃爍著喜悅的光芒,高興地跳起來。雅文她沒有拒絕我,太好了!真是太好了,不管你現在對我的態度是怎麼樣,我只想在你的身邊。雪琳看著韓雅文的身影逐漸的變小,隨後身影就消失,而雪琳深深地看了一眼韓雅文身影消失的地方,然後轉身走回幫會了。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