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部:斗星域·缘  第六十九章 剑

章节字数:5268  更新时间:14-07-16 14:3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时间过得很慢,朱雀在外面已经等得很不耐烦了,想要进去,可是一想到会对他有什么伤害,却止了步。看着自己觉得重要的人,谁不会不紧张,不耐烦?

    到了旁晚的时候,天赤出来了,对着她们两个女孩道;“你们现在可以进去看一下了,不过不要那么大声,他还没有醒。”说完就拿着手中的一旁血纱布走了出去。

    她们两个一前一后的走了进去,看着全身都包裹着厚厚的纱布时,朱雀的眼泪情不自禁的流了下来,看着自己对他有点好感的人,会变成这样,真是不敢想。

    天银月看到段穆琛,心中的忏悔很重,一个要救了我的人,我却要杀了他,这是为什么?难道这就是我的命运吗?在我这一代中,难道是没有可能从无常家中拿回属于自己的家族的东西?她含着眼泪跑了出去,走到一处没有人的地方,那个地方是可以看到魔兽森林的山上。天梦看这个自己的女儿跑了出去,她知道她去什么地方,站起身来,走了出去。

    果然她在哪里,天梦走到一边的山上,看到天银月。走了上前道:“女儿你怎么了?”

    “妈妈,你可以不可以说,我之前到底是怎么了,我为什么会做出那样的事,而且在那时我的记忆好像没有了。”天银月将自己的头,埋在双膝中,喃喃道。

    “或许吧!”天梦将之前发生过的事情,一一的告诉自己的女儿。可是女儿却是一直沉默着,而且她的眼神有点变化。

    “妈妈,你说。那是不是段家的后人?”天银月,将那些不开心的事情抛到脑后,说起了对自己族最重要的事。

    “我看了他的头发,是段家的颜色,在这个世界上,除了段家,就没有人能有银色的头发。还有我们都知道段家的能力和我们的都不同,而且在救你的时候,我看到了在地面上的六芒星阵,那是在族谱上和那时的一模一样。”天梦也说起了自己的对段穆琛是不是段家的看法。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也只能是等他醒来了,那时再问他是不是段家的人,就行了。”天银月现在恢复了,以往的性格,那就是有点活泼的气质,很想某一个段穆琛认识的人。

    过了几天,自从段穆琛手上之后的当天,朱雀来过之后,她就没有来过了,她被无常马特给困住了,没有办法来看段穆琛。段穆琛的伤势还是很重,他现在只是恢复了一点。

    天银月坐在床边的椅子上,看着那还在昏迷中的段穆琛,自己的心思飘到了段穆琛的身上。想着他为什么要戴面罩,而且他右眼上的伤是在怎么会是,还有他为什么要穿黑色的衣服,等的一些天银月所不了解的事情。

    在另一边的赤云学院中,段慕紫站在自己宿舍的楼顶,看着那星空,自己的心里从前几天就一直疼,做什么事,都无所事事,她是知道段穆琛出了什么事,可是自己却是不能到他的身边,眼泪又流了下来了。在她的身后,泰坤走到她的背后,双手从后面抱着她道:“慕紫,你就放心一点吧!以大哥的实力,他是不会有危险的。”他现在只能是这样说来。

    “或许吧!”段慕紫依旧很担心段穆琛,可是现在担心有什么用,因为自己又不在他的身边,连他在什么地方都不知道,现在也只能等他三年之后回来了。他们一同走了下去。

    或许是因为段慕紫的担心,段穆琛的眼眉动了一下,之后也没有什么反应了。天银月一直守在段穆琛的床边,似乎要等着他的醒来。到了晚上天银月趴在段穆琛的身上睡着了。

    似乎是感到自己的身体有什么东西压在,这几天一直没有睁开过的眼,终于是挣来了,他的眼眯着一条缝,抬起头看着自己的身上,原来是,自己救了那个少女天银月。段穆琛微微动了一下身体,而对于段穆琛有什么动静都了如指掌的天银月,猛地抬起头,看着段穆琛。

    双瞳对望,两个人的脸同时红了了起来,天银月立刻转过身来,道:“你醒了。”

    段穆琛一愣,脸上的红色消失了,道:“嗯!”感到喉咙很痛,又补充了一句道:“有没有水?”

    “啊!”天银月先是一愣,然后转过身跑了出去,拿水给段穆琛喝,也顺便叫自己的妈妈过来看一下。她拿着水来的时候,段穆琛已经不再床上了,水掉落在地上,眼瞳不由的缩小颤抖着,在她后面跟来的天梦可是一样。原来他也是抛弃我们,我们这样艰苦的家里。天银月连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现在在流泪。

    但,段穆琛根本就没有走,只是他现在在屋顶上,等着她哪来水,可是一直等也等不到,就干脆在存储器里面拿出一瓶水喝了!

    “咚!”一个声音响起,天族的两母女都跳上屋顶,查看一下发生了什么事,一上去才是知道段穆琛原来没有走,只是一直在屋顶上。不过他伤得那么重,他是怎么上屋顶的?这对于她们来说又多了一件稀奇的事。

    天银月从段穆琛的身后说道:“我以为你去了什么地方,原来你在屋顶刚才真是吓死我了。”

    “那有没有吓死你?”段穆琛半开玩笑的说。

    “喂!你……”天银月对着段穆琛的话,有点搭不上来。只有她的母亲道:“你之前你说你自己的名字叫天,那你的姓氏是不是段,全名叫,段天?”

    段穆琛将头转过左边,用眼角的光看着天族的人,道:“你之前没有听到我说的话吗?不过我是不叫段天,而是段穆琛,段家现任的家主。而你们也是我的手下之一。”段穆琛说出了自己的真实身份,还有天族的事。

    “你果然不叫天,那你为什么要用假名字说?”天银月有点不明白,段穆琛要隐姓埋名,再说了说出段家,也没什么!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但是我隐姓埋名,是有人告诉我,现在这个世界上有一个组织是要杀性段的人。那么你现在明白了我为什么要用假名。”段穆琛语气冰冷却是淡淡的说道。

    “是吗!”天银月有点沉着气说道,原来他还有着这样的事情啊!自己和他简直是比不上,他是段家的家主,如果他那么年轻人当上了家主的话,那么他的父亲或母亲,应该是死了。就在她想着的时候,天银月终于是回想起了之前自己和段穆琛对决时候的事情。他是段家的人,我怎么会以为他是杀我爸爸凶手的儿子吗?他的头发也已经是显示了他是段家的人了,为什么自己会那么的傻。别人只是说了几句话,就要置人于死地,我还算什么少主啊!她单膝跪下,做出了骑士礼给段穆琛歉悔道:“我当时不知是家主您,我冒犯了您,真是对不住,请您惩罚我!”

    闻言,段穆琛的身体微微一愣,而天梦却是和自己的女儿一起单膝跪下,道:“是我教子不利,也请家主您惩罚我吧!”

    段穆琛忍受着自己身体传来的剧痛,站起身来,对着她们道:“你们两个不必自责,我知道着不是你们的错,错是在于那个叫无常马特的人,所以你们就不用把责任都放在自己身上,而且我也不想惩罚你们这些人。因为我要在这个世界上重现段家的辉煌,还需要你们的帮助。”

    “家主所言极是,我们天族愿为家主赴汤蹈火,在所不辞!”她们一起高声说道。

    “不是家主,而是宗主,我所建立的是宗门,不是家门,如果是家门的话,我必须要在这里留下后代。不过留下后代,我有一点担心,那就是如果我的后人,以后收到什么物质的奖励,那么就会破碎。我可不行这样,一半家族出生的孩子,都有很强的虚荣心,那样反而不好,如果只是选用的话,那也好。不过段家以后只有我一个人是宗主了。”段穆琛说的话前言不搭后语,她们不明白段穆琛说的这些话是什么?

    “家,宗主,您说的那些话,到底是什么意思?为什么我们听不明白?”天梦说出了自己和天银月的不解。

    段穆琛看着天上的夜空,指着道:“天空是让人翱翔的地方,而我不建家门,就是因为段家的人只能留下最多五个人,所以多的话,就会分裂,分成几个小家门。而我不想见到的,在说了,段家使用什么力量你们是知道的,也是未免这力量在天下,照成一场大战,这不是我建立家门的原因,所以我要建立的是宗门,让世界上大家都知道的宗门,那样我在这个斗星域中的使命,才会结束。”闭上眼睛,享受着着一片的宁静,而且加上忍受着身上的痛楚。

    “原来是这样,我们没有宗主这样远大的目标,而且是维护这个世界安危的目标。”天梦说的是实话,所以这个人才是段家的人。虽然在自己族谱的历史上,写了很多自己是段家的人的事,自己的祖师爷一早就知道那不是段家的人,因为时间的流逝,知道段家还有四大古族的人也越来越少了,遇到自己真正段家的人也没有什么机会了。

    在哪里站了一会儿,段穆琛知道自己是撑不下去了,额头上都是汗水,而且自己身上的纱布早已湿透了,痛苦道:“你们快将我付下去。”只是简单的一句话,天族的人是知道段穆琛为什么要这样说,是因为他身上的伤,她们没有迟疑抱着段穆琛的身体跳下一楼,将段穆琛轻放在床上。

    “天梦,你先出去,我有话要对你的女儿说。”段穆琛刚一躺下,就对着天梦说道。天梦行了一个骑士礼,之后后退几步,走了出去。关着门的同时,也微微的笑了。不过这样是让段穆琛觉得奇怪,他是知道天梦在关门的那一刻是在笑,可她为什么而笑?段穆琛永远都是一个感情白痴,他自己虽然知道自己喜欢的是谁,但是却是不知道别人喜欢着自己,或许到最后,就是死的那一刻,才知道别人喜欢他。

    “银月你告诉我,你的父亲是怎么杀死?”段穆琛说道。之前他就知道,她的父亲对自己的女儿很好,要不然她怎么会发疯似的,想要杀死自己。

    天银月以为是什么事,也就是那件事,不过不是,她的脸微微红了起来,眼光不看向段穆琛道:“在五年前,也是我八岁的时候,我爸爸和我一起出去树林里面玩,就遭到了敌人的袭击,那些人是山中的土匪,想要捉我。可是我父亲却是一个斗气只有四级中级的实力,根本就不够那些三级左右的十几个人打,最后来了一个有着五级实力的人,那个人是他们的头,我爸爸为了保护我,受了很多的伤,最后是以死的代价,将我送回家里让妈妈救了我,可是爸爸却在那时死了。我妈妈说爸爸是含着笑死的,我就一直对这件事很烦心,也不知不觉形成了心魔,我自己也不觉得。我妈妈说,我有几次决斗的时候差点杀了他们,要不是妈妈过来阻止我,我也不知道会照成什么样的后果。不过我看着妈妈,那含着眼泪的样子,我自己就不由的心痛起来。”说着说着她自己也一直流着眼泪。

    “好了不要哭了。”段穆琛温柔的用指腹擦去她眼角上的泪水,段穆琛现在的性格是对每一个女孩子都是这样,这样会让那个女孩子误认成是他喜欢自己,可惜不是。

    天银月一时情绪很激动,身体向前一扑,扑倒段穆琛的怀里,也弄疼了他的伤口,哭着说道:“我不知道自己能成为怎么样的人,我只想要一个平稳的生活,可为什么那个无常家,每次都要我们天族的人去杀那些无辜的人。如果不是在一百五十多年前,丢失了那把段家给我们的剑,现在也不是这样。宗主你说,现在我们怎么办?”

    不知怎么的,现在段穆琛的心情和她的心情是一样的,都是一样,没有了父亲,只想过平凡的生活。可是这个世界就是这样子,自己越不想要,就给你一切你不想要的东西,你想要的,却一直得不到。这就是命,命域。一个命运在一个域里面,怎么都逃不过那个域的控制。

    “那你自己想怎样做?”段穆琛看着天银月的眼道。

    “我,我当然想杀了无常家的人,然后夺回自己家族的宝剑,回到北边大陆。”天银月在段穆琛的话下,说出了自己一直在心中所想的事,只不过那一天不可能会来的。不过对于段穆琛来说,这不会不可能会来的,而是一定回来的。

    “银月我说一件事,你千万不要生气,你忍住的听我说完。”天银月点了点头,“其实你们的那把剑,已经是被无常家的人卖了,而且只是用十万金币卖了。”

    什么!天银月脑里的火,瞬间点着了想要冲出去,被段穆琛拉着,道:“你不是答应过我,不要生气,要听我把话说完?”说完天银月才平复她的心情道:“宗主你继续说下去吧!”

    “我只是说他们卖了,还没有说是谁买了。其实那把剑在我的手上,不过如果不是小龙他告诉我,我也不知道那把剑是天族的传承之物,所以,我把剑拍卖下来,只是用了十五万金币。”段穆琛说出了原因。

    天银月明白的点了一下头,道:“原来是这样,那样我们就可以从无常家的魔爪里走出来了,太好了!谢谢你,宗主!”天银月高兴的扑倒段穆琛身上抱着他,这让段穆琛微微一惊。过了一会儿,天银月松开段穆琛,道:“宗主那么剑么?”

    段穆琛有愣一下,无奈的摇了摇头,心中想着,这丫头的心还真是急啊!道:“我有没有说不给会你们,不过在这之前,帮我换了一身的纱布吧!全身湿湿的,很不舒服。”

    “哦!”天银月哦了一声,之后走了出去那一些纱布。过了一会儿,她又回来,拿着一个盒子,道:“好了,我拿过来了,宗主你先做起来吧!”

    段穆琛点了点头,忍着自己身体上的疼痛坐了起来了。天银月慢慢拆来他身上的纱布,她之前并不在里面,所以不知道段穆琛的伤势是怎么样。所以她一拆开段穆琛身上的纱布,吓了一跳,原来自己弄得他身上的伤势是这么的严重。如果是不是段穆琛提醒她一下,否则段穆琛他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包扎好伤口。天银月不好意思笑了一笑,动起自己的手。

    但她在段穆琛的背后看到那些红色的火痕的时候,又惊讶了起来,道:“宗主你身后的那些是像是火痕的是什么东西?”而且那些的火痕,在里面的像是血流动的样子,有点恐怖。

    段穆琛低下头,道:“我不想提,这件事。如果是可以从新来的话,我不想有我身后的火痕。”

    天银月看着那低沉的段穆琛,心中微微一痛,迅速包扎好他身上的伤口,看见他还是低沉样子。从身后的双手抱着段穆琛,段穆琛的眼微微颤抖了一下,没有说话,天银月道:“宗主你不想提也没有关系,因为我知道宗主你一定有不想提的理由,而且我也不会故意要提这件事。不过宗主,你要知道,你以后还有着我们,你以后不再是一个人。所以以后宗主的性命由我来守护。”段穆琛没有听出她说话的意思,也没有听出她对他的意思,所以他只是点了点头。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